BL小说网 > 野人凶猛 > 第二十二章 骑士到来

第二十二章 骑士到来

    康沃尔镇。

    城门口,卡丘和另一个守卫同伴无精打采的看守着城门口,对于他们而言,被安排在城门口固然清闲,但也实在太过无聊了,无聊的让他们都昏昏欲睡了。

    偶尔有几个要进镇子里做点小买卖的农民,卡丘也是随便从他们的菜篮里拿几株白菜、萝卜什么的,权且当作进城税,便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这些乡巴佬滚一边去。

    至于你如果问为什么不收钱币而是收萝卜什么的,你一定是在说笑。

    那些乡巴佬知道什么叫钱币吗?

    数千年以来,贵族们收税都始终是让那些农民缴纳实物税,让那些农夫上缴一些鸡、鸭、小麦、稻米之类的实物什么的而已,至于钱币这类的东西,距离那些习惯于以物换物的农夫太遥远了,遥远到他们大部分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什么是钱币。

    饶是如此,仅仅是拿了这些农夫几个全不值钱的小玩意,他们也好像是被割肉了一样的一脸肉痛,让卡丘看了便打心底里觉得烦。

    “这帮活该穷一辈子的乡巴佬。”

    卡丘对着那几个背着菜篮的农夫背影,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满脸不屑。

    而就在这时……

    “哒、哒、哒……”

    清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的响起。

    在卡丘的疑惑目光当中,一人一骑从远方缓缓走来。

    看着马身旁那个高大的身影,卡丘脸上的表情先是惊愕,随即变成狂喜,他随即使劲的用手摇晃着身旁,靠着城门打着酣的的同伴。

    “快、快看!阿托卡游侠回来了!”

    身旁的同伴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嘟囔着:“谁啊……”

    “是阿托卡游侠、那个神箭手!”

    卡丘满脸兴奋的盯着远方,那个牵着身边的马,不断靠近城镇的高大身影,转过头看着面前的同伴,语气激动地强调着。

    “谁来也别来烦我……”

    同伴不耐烦的用手打开卡丘摇晃他的手,靠在城门上,准备继续歇息。

    但随即,他猛然睁开眼,眼神当中满是惊愕。

    他跟卡丘一样,飞快的将目光投向远方,看着那个牵着一匹马的高大的身影。

    “真的是阿托卡游侠……”

    他面带呆滞,喃喃着。

    对于康沃尔镇里的居民而言,“阿托卡游侠”早已是备受关注的名人。

    两箭射杀两头猛虎或许还没人亲眼见识过,但“阿托卡游侠”每日狩猎之后带回来的成果却是很容易便看得到的。

    每天,“阿托卡游侠”都会将他在野外狩猎获得的猎物,驮在马背后上载回来,然后毫不吝啬地把多余地猎物,分发给康沃尔镇上的所有人食用。

    这个举动,理所当然的让顾白迅速赢得了康沃尔镇上几乎所有镇民的欢迎,这也是“阿托卡游侠”的名声为什么会在镇上飞快流传开的原因。

    而更令这些守兵热衷讨论不已的,更是“阿托卡游侠”每天带回来的猎物。

    每天“阿托卡游侠”带回来的猎物都各不相同,有时是只羊,有时是只鹿,更有轮值的城门士兵在其他没有见到“阿托卡游侠”的守兵面前吹嘘,他们看到过“阿托卡游侠”的马背上驮着一头死去的成年豹子。

    镇民崇拜“阿托卡游侠”,是因为他乐善好施,会将食物分给其他人,而守兵们崇拜“阿托卡游侠”,则是因为他的强大。

    只有像他们这样与刀枪弓箭为伴的人才会明白,在野外能每天都收获到食物是何等的不易,更不要说不但每天都能狩猎到猎物,而且数量还这么多,至于能在狩猎时猎杀一只豹子,更是足以让他们即使老了以后,在后辈、孙儿面前吹嘘一辈子的荣耀了。

    但在“阿托卡游侠”面前,这却仿佛成了吃饭喝水一样的轻松事。

    这岂能不让他们为之崇拜。

    而卡丘之所以之前渴望轮值成为城门守卫,也正是想一睹“阿托卡游侠”的英姿。

    但让他失望的却是,从轮值的凌晨到正午,他都没看到“阿托卡游侠”骑马从城门口离开镇子。

    整个康沃尔镇不过千余人,并不大,又三面环水,只有卡丘所驻守的城门口这一处出口,

    没有从这处城门口经过,就意味着没离开镇子,没离开镇子,又怎么会带着猎物回来呢?

    但是,就在他以为看不到“阿托卡游侠”的时候,他却奇迹般地出现了。“不过,阿托卡游侠为什么要牵着马,而不是坐在马上呢?而且,他似乎背上扛着什么东西……”看着远方隐隐约约的影子,卡丘的同伴嘀咕着。

    “你说,阿托卡游侠这次又会带什么回来啊?”

    卡丘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近的骑士,没有思考为什么阿托卡游侠为什么没经过城门口,却也一样出现在镇子外。而是面带兴奋的紧紧盯着面前那个牵着白马的高大身影,对同伴问道。

    “我觉得也许是头鹿,最近野外獐鹿很多。”

    同伴眼也不眨一下的盯着那个骑士,好像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一样,头也不回的随口答道。

    “我觉得也可能是头狼,或者又是一头豹子!”

    卡丘兴奋道。

    同伴闻言,怪异的看了他一眼。

    “卡丘,你疯了?豹子有那么好碰到吗?就算是阿托卡游侠,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又猎到一头豹子吧……”

    卡丘不满的回答道:“愚蠢的哈摩萨,我相信,阿托卡游侠一定会证明你是错的。”

    但是,当顾白真正走进时,他们还是被震惊的张大了嘴。

    顾白牵着的那匹白马背上,驮着满载的各式各样的猎物猎物,堆得如同小山一样。

    但这还不是最令他们惊讶的,真正让他们几乎忘记思考的是……

    是在那个高大而神俊的男人肩上抗着的一个东西。

    卡丘的同伴,哈摩萨目瞪口呆着,过了好一会儿,他狠狠地咽下了一口口水,声音颤抖着说道。

    “狮子……”

    是的,一头让人看了就不寒而栗的成年强壮狮子正被顾白抗在肩上,从它那强壮而结实的肌肉,以及锋利的爪子,不难看出,它活着的时候,一定是一个在平原上叱咤风云的猛兽,但现在,它只能被阿托卡游侠抗在肩膀上,等待未知的命运。

    难怪游侠这次必须牵着马,因为这个出乎所有人想象的猎物,实在是太重了,以至于如果再在那匹本就承载着数百公斤重量猎物的白马背上,加上游侠自己和雄狮的重量,必将超越它所能承受的极限。

    “哒、哒、哒……”

    他们耳边的马蹄声渐渐减缓、停止,同时也变得无比清晰。

    卡丘抬起头,激动着望着面前高大的骑士,声音略微颤抖道:“阿托卡游侠!”

    背上扛着一头体型硕大、且让人望而生畏的狰狞生物的顾白,看到他们,轻笑一声,伸出手,在马背上满满当当的沉重猎物堆当中摸索了一下。

    “砰!”

    “乓!”

    两声颇为沉重地声音响起。

    不知什么东西,被顾白直接丢向这两名没反应过来的守兵,他们赶忙手忙脚乱着接住。

    “东西送给你们了……”

    话语未落,顾白便已经继续牵着白马进入了镇子当中,只留下了一个渐渐远去的背影。

    卡丘低头朝怀中望去,只见怀中揣着的顾白丢给他们的东西,正是一只颇为肥硕的兔子。

    他下意识地朝自己的同伴望去,他的脸上带着惊喜的表情,怀中同样也是一只兔子。

    卡丘嘴唇微微颤抖着,对他而言,一只兔子并非特别贵重,但这可是强大的阿托卡游侠送给他的,怎能让他不激动不已呢。

    ……

    当顾白进入镇子之后,很快就被周围的镇民所发现了。

    他们欣喜地叫着:“‘慷慨的阿托卡游侠’来了!”

    无论男女老少,周围的镇民纷纷簇拥上前,围着牵着白马的顾白,把这原本人数稀少的道路围堵地水泄不通。

    与此同时,还有更多的镇民闻讯赶来,竞相来围观只有在狩猎归来时才会出现在镇民面前的阿托卡游侠,这更加造成了这片区域的拥堵。

    顾白牵着马,看着身旁那一双双渴望和期待的眼睛。

    他当然知道这些眼睛都在渴望和期待什么。

    但他丝毫不觉得这些眼睛的主人那小小的私心有什么不对,毕竟他们太苦了。

    没有经历过他们那种生活的人,永运无法理解生存的沉重压力把他们压成了什么样。

    再说,他不正是因为怜悯他们生活的艰辛,才希望能给予他们一点生活当中的小惊喜吗。

    顾白将沉重的狮子卸在地上,从身后沉重的猎物堆当中取出一只狐狸。

    “班那诺!这是你的了!”

    顾白一边高喊着,一边挥手一掷。

    狐狸先是准确的抛中了人群当中,一个看起来有些木讷的年轻人头上,随即又掉在他地脚下。

    措不及防的年轻人先是吃痛,忍不住叫了一声,随即,他茫然不解摸着自己的头,一边四处张望,好像还搞不清楚他的脑袋为什么突然就痛起来了。

    “哈哈哈……”

    看着这个名叫班那诺的木讷年轻人,人群当中爆发出善意的哄笑。

    直到这时,在别人的指点下,年轻人才恍然大悟的捡起掉在脚下的狐狸,看了看周围对着他善意微笑的人们,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脸上挂着腼腆而高兴的笑。

    顾白同样笑了起来,但他没有停下,一个个猎物被他丢掷出去。

    “杰西娜……”

    “乔门……”

    “保尔……”

    每丢出一个猎物前,顾白都会先报出对方的名字。

    凭借联邦人类的强大记忆力,单单记是记下千余个名字,对于顾白而已,丝毫不是难事。

    而每投掷出一个猎物,都会引起人群当中的阵阵欢呼。

    获得猎物的人高兴,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能够罕见的吃上一顿肉食了,而没有获得猎物的人也高兴,他们在衷心的为自己的亲戚、邻居能够得到这样地惊喜而为他们高兴。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如同庆典之时才有的快乐与高兴。

    不知是谁,突然喊出一句“愿慷慨的阿托卡游侠长寿!”

    紧接着,如同连带效应一样,又有人开口祝福道:“愿慷慨的阿托卡游侠一生平安……”

    “愿慷慨的阿托卡游侠健康……”

    “愿慷慨的阿托卡游侠变得更加强大……”

    一句句或拙劣或雅致的祝福交织在一起,这些祝福里,都寄托着他们对顾白的崇敬与爱戴。

    顾白一边跟着他们一起笑着,一边继续分发猎物,小一点的猎物没有了,便把大的猎物用尖刀切开,再分发出去。

    很快,原本堆积的如同小山一样的猎物堆便迅速矮了下去,直至只剩下了那只狮子。

    狮子是他最大的猎物,所以,按照这个世界的习俗,无论如何,即使是为了救助他人,一位猎人都绝不可放弃他的最后一个猎物,。

    所以,顾白微笑着一摊双手,示意多余地猎物没有了,但人群仍然狂热的高颂着他那“阿托卡游侠”的外号,不断祝福着、赞美着。一直过了很久才渐渐散去。

    当人群散的差不多时,顾白仍在四处寻觅着什么,突然,他找到了目标。他对着一个穿着很是破烂、正欲离去的小男孩招手道:“杜奇,快过来。”

    小男孩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但还是很快跑过来,然后恭恭敬敬地开口道:“阿托卡游侠,您有什么吩咐吗?”

    顾白看着瘦小不堪的他,略带怜悯的看着他,用尽可能缓和的语气开口道:“我听说你母亲前几天病逝了,现在只剩下你和你父亲,对吗?”

    小杜奇低下头,脸上没有表露出什么哀伤之色。

    但顾白敏锐的眼睛却一下就看到了,他的两只手下意识地握紧成拳。

    顾白叹息了一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真是个坚强的孩子。”

    他用尖刀,在自己背后的那只狮子后大腿上割下了一块颇为肥美的大腿肉,然后递给满脸错愕的小男孩,微笑道:“愿我们未来的小杜奇能和这头狮子一样,勇敢而强壮。”

    小男孩看着对着他微笑的顾白,嘴唇微微颤动着,即使刚刚在说到他那去世的母亲时都不曾落泪的脸上,突然眼泪止不住的流淌下来。

    他低下头,哽咽着,努力试图用手擦干脸上的眼泪。

    良久,他抬起头,露出满是被手擦出泥痕的脸,看着顾白,努力平复语调,开口说道:“愿您……一生都平安。”

    说完,他拿着手中的肉,转身便朝远方跑去。

    顾白看着他跑开的身影,叹息着。

    而此刻,在距离人群的不远处,一个穿着祭司袍的牧师一直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手握圣灵教会的标志物——一个金色的十字。

    他低下头,用额头触碰着金色十字,喃喃着:“圣灵啊,我看到了一位远古时代的英雄……”

    ……

    之后的道路,顾白继续牵着马步行。

    一路上,不时有镇民或是向他送上祝福的话,或是站在原地,尊敬的对他弯腰致敬。

    顾白也丝毫不厌烦的一一回应。

    而直到进入领主府后,这一切才算结束。

    正当顾白准备将马系在领主府前院里的马厩时,却意外的发现,马厩里多了几匹他不认识的马。

    他顺口对这一旁的马夫开口问道:“这几匹马是哪来的?”

    马夫不敢怠慢,连忙道:“这是雷曼骑士、梭耳骑士、哈修斯骑士,以及他们的骑士扈从的马。”

    顾白恍然大悟。

    整个康沃尔领,是总共由一座城镇和一处城堡外加十处个村庄构成的宽广领地,包括各种湖泊、平原、森林在内,占地不下上千平方公里。

    而其中,有近一半的领地,都被划分给了康沃尔德男爵手下的这三位骑士,以作为他们的庄园和封地。

    现在,康沃尔领的领主和三大骑士同时汇聚一堂,显然是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但是,顾白却只关注了一个人的名字。

    “雷曼骑士……”

    这不正是那些城堡士兵们说的,教授他们剑术的人吗?

    顾白的脸上露出期待的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野人凶猛》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