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野人凶猛 > 第四十五章 不可思议的箭技

第四十五章 不可思议的箭技

    “那是谁射的箭?”

    一名弓箭手张大了嘴,对着身旁的同伴问道。

    同伴没有回答他,而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另一个方向。

    弓箭手顺着同伴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而匀称的身影,无视狂风影响,稳稳地站在垛口上,其风度,可谓英姿勃勃。

    “他是谁?”

    诸如此类的话正在人群当中传播。

    只有他们这些弓箭手才能明白刚刚的那一箭有多么的惊人。

    一名长弓手正常情况下所能射到的极限距离不过一百二十米左右,即使加上城墙高度的俯射优势,也不过是提高到了一百六七十米远,离那名矮小男子所处的两百米开外,还差了几十米远。

    更不要说,所谓“强弩之末,不穿鲁缟”,一百六十米,不过是他们所能做到的最大极限射程而已,如果想真正发挥出足够的杀伤力,只有在最多三分之二于最大射程的情况下才行。

    可刚刚那一箭,却是在跨越了两百米后,依然径直贯穿了那名矮小男子的身体。

    如此表现,不可谓不惊人。

    但是,那名让众多弓箭手赫然的高大男子,没有放下手中的弓,反而是将手掏向自己的箭囊当,同时抓出六七支箭,再次搭在自己的弓身上。

    “他想干什么?”

    “难道他想射到那些超过两百米外的蛮族士兵吗?”

    “这完全就是神话吧?”

    “……”

    看着他的举动,在众多士兵不可思议的注视当中,那道高大的身影开口道。

    “此箭,当射骑白马之人。”

    相比起刚刚的那名矮小男子,他的声音并不是十分宏亮,但却掷地有声,给人的感觉就是,吐口唾沫在地上都能砸出个坑一样,有着无可置疑的自信。

    而那种以近乎咏叹调一样的语气说出的话,更是莫名地为这句话添上了一份严肃与庄重。

    对面,蛮族当中大多一脸茫然。

    因为,他们当中,大多都不过是连蛮族语都说不太顺的野蛮战士而已,指望他们能听懂顾白说的洛博语什么意思,无异于笑话。

    但还有有一些人听得懂的。

    在蛮族当中,一名距离城墙足足两三百米远的纳克逊人贵族骑在马上,哈哈大笑着:“那个家伙在说什么?他还以为他自己能……”

    “咻!”

    一声细微的轻响。

    那名纳克逊人贵族瞪大眼睛,嘴巴张着,没能再说话。

    在身旁众人惊恐的目光当中,一支箭从他那张正张大地嘴中径直插入,贯穿了他的脖子。

    “噗通……”

    纳克逊人贵族身体软软的从马上栽倒。

    而他骑着的,正是一匹白色的马。

    ……

    “此箭,当射手持狼首旗帜之人。”

    就在周围的人惊愕时,远方的城头上,悠悠传来了一个无可置疑的声音。

    “手持狼头旗帜者?”

    有那听得懂的贵族反射性的在人群当中扫视着。

    只见一个在不远处,一个手里扛着高高的狼首旗帜的旗帜官,脸色惊愕着。

    作为有资格掌管代表着军中编制旗帜的掌旗官,这位掌旗官自然也是贵族出身,也稍微听得懂一些洛博语,但他却完全没有想到,这次话语的目标,居然会说针对他而来。

    他抬起头,看向城头那个高大身影,正想喊什么。

    “啾!”

    没等他开口,一支利箭直接贯胸而出。

    “咳咳……”

    他的嘴巴张着,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胸口的箭矢,手中举着的旗帜滑落指尖,勉强后退了几步,似乎想稳定自己的身形,但身体终究还是应声倒下。

    “嘭!”

    蛮族军中,众多耸立的旗帜当中,一杆高大的狼头旗帜轰然落下,引起阵阵惊呼。

    ……

    “此箭,当射穿铁甲之人!”

    “此箭,当射骑灰黄杂色马之人!”

    “此箭,当射头戴两条尾雉帽之人!”

    ……

    城头的声音不断传来,每一声,都必然会有一人应声倒地。

    而似乎城头那人对手持旗帜的掌旗官尤为感兴趣,往往总是挑选掌旗官来作为射杀目标。

    而这对蛮族军队的士气打击尤为重大。

    死去的人虽然多,但终究离得太远,对于军队铺散足足数公里宽散的蛮族军队而言,近处亲眼看见的人或许会惊恐万分,但对于远处的人而言,却是毫无直观感觉。

    但高高耸立的旗帜就不一样了,那个东西,是整支军队都看得到的。

    每有一杆旗帜倒下,都意味着一个掌旗官的死亡。

    而从喊话到现在,不过十几个呼吸之间,倒下的旗帜有多少?

    他们不知道,只知道,每时每刻,都有一声喊声说出口,而每一句喊话,都往往意味着一杆旗帜的倒下。

    “天神啊,那是什么啊?”

    “邪魔!一定是邪魔!”

    惊呼与骚动开始在蛮族军队当中出现。

    “射箭!”

    “快射箭!”

    这时,许多蛮族将领纷纷反应过来,他们高呼着,让蛮族弓箭手们朝城头的那道高大身影射箭。

    但蛮族的弓箭,本就质量拙劣,就更别说还是仰射,射程更是极其短的吓人。

    无数的箭矢射出,却连城墙的边都没有挨到,只是零零散散的落在护城河里,很多甚至都没能射到护城河当中,只是射在了护城河前的地面上。

    面对那些根本射不到他的箭矢,威风凛凛的站在城头上的身影脸上毫无动容,只是不断不断地重复着开弓、射箭举动。

    “此箭,当射有金发长须之人!”

    “此箭,当射手持鹰爪旗帜之人!”

    突然,他向腰间摸箭的举动停了下来,可以装进二三十支箭的箭囊空了。

    他转头看向身旁一众已经目瞪口呆的弓箭手,伸出手。

    “给我箭!”

    他的语气当中带着些许命令的态度,但此刻完全陷入震惊当中的弓箭手们毫无被命令的不满,反而争先恐后的摘下自己的箭囊,纷纷递到顾白面前。

    “用我的!”

    “我的箭最好,用我的吧!”

    “他们的箭矢都不行,用我的吧!”

    ……

    在众多争执的声音当中,顾白顺手拿起一个箭囊,被取走箭囊的士兵脸上满是受宠若惊的惊喜。

    而就在这短暂地间隔当中,从蛮族军队当中跑出一骑。

    骑在马背上的是一个高大健硕的身影,看起来,他是纳克逊人当中一个颇为著名的勇士,因为,他只是骑着马冲向城墙,便有有人高喊着他的名字。

    “勇敢者萨那摩耶!”

    名叫萨那摩耶的勇士,一边向前,一边对着身后的蛮族战士们高喊着:“对方只是一个人!他不可能射太久,很快就会累的!别怕,我们快冲……”

    他鼓舞着战士们的士气,但是,随即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此箭,当射向前冲锋之人!”

    “什么……”

    他惊愕的转过头,迎面而来的,是一支迅猛的利箭。

    “滋……”

    利箭干脆利落的射穿了他的头颅。

    胯下的马依然茫然的向前狂奔着,但萨那摩耶的身体却软软的向马后背倒去。

    “噗通,”

    ……

    “此箭,当射戴金帽之人。”

    随着顾白说出的下一句话,那名贵族骑兵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

    “啊……”

    他大叫着,不顾一切的试图拨马向身后逃。

    但这终究是徒劳。

    “嗖!”

    一支利箭应声射出,射穿了他的脑袋。

    ……

    “魔怪!那是魔怪!”

    一名蛮族骑兵大叫着,选择了向后逃离。

    在他周围的士兵虽然没有逃离,但脸上,也依然露出了畏惧,他们不自觉的往后撤退了几步。

    ……

    这样地例子越来越多的发生。

    看似不可思议,但当一个人,每时每刻都在以接连不断的箭矢精准射杀你的同伴、并且你还无法成功反击时,这足以让所有人为之心生畏惧了。

    而最初,还只是小范围的骚动,但很快,便蔓延成了顾白面前、这支庞大蛮族军队的前军整体开始小范围的后退了。

    而被点名射杀的贵族们意图逃跑的举动,更是严重打击了这支军队的士气。

    军队的纪律性是一种很诡异的东西,它具有强烈的从众情况。

    一个人的不安与焦躁,很容易发展成整个军队的不安与焦躁,所以,历史上才从来不缺乏因为什么极小的小事,导致的大规模营啸事件。

    反之,一个人的英勇,也能鼓舞到他身边其他的人,让他们进而带动其他更多的人奋勇杀敌。

    而此刻,对于这些蛮族战士而言,此刻,他们所得到的,正是一个消极的从众情况。

    一个人的逃跑,导致了十个人的动摇,十个人的动摇,又导致了一百人的不安。

    如同雪崩一样,蛮族军队的前军里开始出现了大规模逃离的现象。

    虽然也有毫不畏惧的人站在原地,努力大声鼓舞周围战士的士气,希望他们停下了,但随即就会被一支突如其来的箭矢射中、倒下。

    这更是加深了蛮族战士们的恐惧,引发了更加严重的溃逃现象。

    相反,而这也益发鼓舞了城墙上士兵的士气。

    “好!”

    “圣灵啊,你终于派下了神使来帮助我们吗?”

    “……”

    在一片狂热的呐喊衬托下,城头的那个傲然身影越发高大伟岸。

    ……

    在蛮族军队后方,纳克逊人贵族们惊愕的看着前方的骚乱。

    “哼哼……嗬嗬……哈哈哈哈!!!”

    短暂地错愕之后,纳克逊人的王、诸部落的首领——达阿兹狂笑起来。

    望着狂笑当中的王,周围的贵族脸上带着惊恐。

    “有趣,居然有人能以一己之力,让我这勇敢无畏的军队产生畏惧,实在是太有趣了……”

    笑了一会儿,他躺在白骨王座上,仰面看着上方的青空,沉思了片刻,突然开口道:“传令各军,暂时撤退。”

    “撤退?为什么???”

    贵族错愕着,有人大声质疑道:“前军虽然有些骚动,但其他军队士气还很稳定,我们完全可以继续直接攻城。”

    “愚蠢!”

    达阿兹毫不犹豫的开口骂道。

    “难道你还没有注意到那些城头士兵的反应吗?”

    他示意众人去看城头。

    众人转过头,看着遥远方向的城墙,他们什么也看不清。

    “看不清对吧?我也看不清。”

    达阿兹出乎意料的开口道。

    “但我知道,那些士兵们的士气此刻已经被彻底鼓舞起来了。”

    他的脸上带着阴沉:“我们原本是应该趁那些士兵被他们国王及其他贵族的死讯导致方寸大乱时,强行攻城,但现在他们士气高昂起来了,反而是我们士气低落了下去。那即使我们现在再攻城也毫无意义了。”

    “不过……”

    他那原本阴沉的脸上突然露出了轻松之色。

    “反正我们缴获的各种攻城器械还没来得及送来,正好先暂时撤退,等待攻城器械彻底齐备了,再去攻城也不迟。”

    看着面前喜怒无常的王,众位贵族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人欲言又止。

    “可是……大贤者死了,现在……”

    一名贵族开口道。

    “那个家伙死了确实挺可惜的,好歹是部落里唯一一个能帮上我忙的人。”

    达阿兹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有我在,就绝不会输。”

    面对这等狂妄的发言,站在原地的众多贵族当中,无一人胆敢出言质疑。

    ……

    “纳克逊人撤退了!”

    看着城下渐渐撤去的蛮族大军,城头的士兵惊喜着。

    在众多欢呼声当中,顾白放下了手中的长弓,在其他无人注意的角度,他的双手微微颤抖着。

    与常人所想的不同,开弓射箭是一件极度要求力量的事情,每一次开满弓,都不亚于一个普通人做十几个俯卧撑,所以,古中国才会用能拉几石弓来作为力气的标准。

    而弓箭手一般要求膀大腰圆的壮汉,但即使如此,寻常弓箭手,往往在一场战斗当中,也,估计几天内,他都别想再拉弓了。

    但他没有在意这件事,他看着远去的蛮族军队,修长的剑眉微微一皱。

    不同于那些狂喜当中的士兵,他深知,他只不过是打击到了一下部分蛮族战士的士气而已,对整支军队其实没什么影响,但对方偏偏撤退了。

    “暴风雨前的平静。”

    他突然想到了一句话,口里喃喃着。

    “下一次,可就是真正的恶战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野人凶猛》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