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圣人门徒 > 第六章 周家的内部矛盾!

第六章 周家的内部矛盾!

    武陵周家,这些天家族里面的气氛有些怪。

    各房年轻一辈的公子、小姐,还有一些门客,护院,账房,掌柜,乃至一些仆从、丫鬟进出周家大院都谨言慎行,而一些登门拜访的学子,客人,比往日似乎也多了些许拘谨。

    最近周家大房家里似乎出了一些事儿。

    先是大老爷和大夫人在后院里闹了几出,最早据说是某天半夜当值的王护院听到夫人在老爷书房又哭又闹,吵得很凶,刚开始大家还不太相信。

    因为谁不知道在周家,大老爷和大夫人感情最是和睦,数十年来一对伉俪相濡以沫,脸都不曾红过?

    可是接下来几天,一些在内进伺候的丫鬟,仆从们一个个紧张莫名。

    陆续传出消息,说是大夫人闹绝食,又说大老爷在书房将当年臬台大人送的那件釉里红梅瓶给摔了。

    这一下整个周家大房彻底陷入了紧张之中。

    暗地里,一些捕风捉影的话传了出来。

    说是大夫人有一天对蔡大管家大喝:“不用你劝,这事没得商量,我女儿可是有小功名的,倘对方真是大家公子也就罢了,可是让若儿不明不白给一个不学无术,混吃混喝的做小,我是不会干的!”

    大夫人房里的丫头媚儿姐当时据说也在,还给大管家说了“唐公子”才学的事情,又说了一些小姐自己也是不情愿的话云云。

    这些陆续传出的信息,似乎涉及到小姐,又和那“唐公子”有关,渐渐的,事情的眉目似乎越来越清晰了。

    待到那一天老太爷来了大房,而小姐也从学校回来,他们都去了老爷的书房,中途夫人闯进去似乎又和老爷吵起来了,惹得老太爷也生了气。

    最后夫人领着小姐从书房出来,很多人看到小姐眼睛哭得通红通红,这事就更明显了……

    敢情老爷竟然还真想将小姐许给那外进东厢房的唐公子?

    不是说唐公子没什么才学吗?澧水中学的陈老夫子都说这唐公子是“不可教。”

    陈老夫人可是有名望的人,虽然自己只得到小功名,可是其祖上是出过高学功名正统法师的,按照大周律令,三代功名就是书香门第,陈老夫子也算是准书香门第出身,在这小小武陵城,谁见了也得恭敬的叫一声“夫子”。

    这样德高望重的老夫子,说出去来的话岂是信口雌黄的?

    一时整个周家上下都暗地里议论此事,虽然无人敢对大老爷的做法提出质疑,可是大家心里面却是很为小姐叫屈的。

    自家小姐可是拥有小功名的才女,而且是极有希望考入高学的士子,武陵城好几个大家公子都托了人上门提亲。

    据说在澧水中学还有一位正儿八经书香门第的公子,暗地里也在苦求小姐。

    再看那唐公子。

    痴痴呆呆的,而且体弱多病,经常在后山一发呆就是一整天,怎么看都不像是身怀才学的人。

    还有他那个老仆,简直就是个恶奴,见谁冲谁龇牙,东厢的方执事,多和气的人,硬是被这恶奴打落了八颗牙齿,理由竟然是方执事私闯了他家公子的宅院。

    这简直是荒唐,整个东厢都是周家的,他唐家公子哪里有宅院在东厢?

    小姐许给那个呆子,就是鲜花插在牛屎上,也不知道老爷是怎么想的,究竟是看中这唐公子哪一点。

    所以大房上下大家的态度基本统一,那就是一边倒的支持夫人。

    这些消息在大房发酵,陆续传到二房和三房那边。

    那边倒是有很多幸灾乐祸的人,据说二房三公子周林还私下和人开玩笑,要找个机会向若水妹妹贺喜呢。

    谁知道周林安的什么心,这个有几分才学的三公子,向来可是看大房这边不顺眼的。

    消息传到了二房和三房,周家的事儿也就不是秘密了。

    和周家走得近的司马家,武家,罗家都知道了,甚至连澧水中学都知道了。

    以前武陵后辈中可没有听说过有一个叫唐雨的才学出众的后辈,这唐雨是从哪儿蹦出来的?

    待到后来有人说这唐公子原是秦国来的,还没有功名在身,这一下就热闹了。

    秦国是什么地方?那地方可是以尚西洋魔法著称的西方蛮国?和西洋沆瀣一气,圣人教化难施的地方。

    秦国的那些蛮子,最是粗鄙,据说在大街上都能看到坦胸露肩的西洋女人,还据说那里男女大防之礼都不立,男女竟然可以勾肩搭背,实在是有辱斯文。连帝都书院都流传着很多关于秦国蛮子的粗鄙笑话,秦国来的公子,那算什么?

    当今大周,谁不知道“惟楚有才”?说到才学,还是楚国是正统。

    这个唐公子既是来自秦国,想来才学也是极其普通的,这样一个人,怎么能配得上有澧水四花之称的周若水小姐?

    渐渐的,一些若水姑娘仰慕者们坐不住了。

    罗家公子罗恒据说就向唐公子发了贴子,邀请他参加月末澧水学会组织的诗会。

    还有澧水中学的苏景公子也向唐公子发了拜帖,说是要登门拜访唐公子,请教经学。

    就在大家等着看好戏的时候,却又有消息传出来,说是罗恒公子和苏景公子投贴无门。

    原来这唐公子却是寄居在周家,没有自己的宅邸。

    他们的贴子投到周家,被周家所拒。

    这一下,更是炸开了锅。

    敢情这唐公子竟是从秦国逃难回来的落魄书香门第之后,周大老爷是得了失心疯吗?仅仅因为“书香门第”这四个字,就非得要把女儿许给这等人?

    一时,武陵学界为这事很是震动,尤其是澧水中学,有些学子竟然相约到周家想为这事寻个说法。

    可是这一切都没用,谁也没能见到过那个叫唐雨的公子,这人是胖是瘦,是高是矮都不为人所知。

    闹得最凶的时候,倒是也听过一些关于唐公子的好话,比如从周家传出消息,说唐公子本也是楚人,年幼的时候随父去了秦国,可是在治学上却都是习的圣人之学。

    还说唐公子才学是毋庸置疑的,只是身子有些弱,需要静养,不便见客云云。

    反正各种传言,就是不见人。

    这一来大家倒是想见见这唐公子本人了。

    毕竟周家周如海虽然是行商,可也是有小功名在身的儒商,而且此人以心机深沉著称,外面都叫他周扒皮,在武陵也算大名鼎鼎的一号人物。

    他铁了心选的女婿,也不一定真就是传言所说的那般才学不堪,家道中落……

    ……

    周家大房,素淡典雅的花厅之内,周老大爷周如海今天精神很好。

    他饶有兴致的逗弄着那一只最他为钟爱西山四喜鸟,大管家蔡常恭敬的在后面候着,等着老爷问话。

    “东厢房的客人可好?”

    蔡常恭敬的道:“回老爷,客人好着呢!苏老最近气色好了很多,东厢房伺候的那些下人们说是听到他哼了秦腔小曲儿呢!”

    “哦?”周如海眉毛一扬,手轻轻的掸了一下苏丝绣纹的长卷袖,整个人就显得更饶有兴致:“那唐公子呢?”

    “唐公子平常很少见,似一直都在卧房,平常也从不见出门。王护院倒说是见过唐公子几次,都是卯时末,天刚微亮呢!门房马二却是跟我说,这唐公子最近每日卯时初就出门,一路小跑着,偶尔苏老爷跟着,不知道去干什么。

    一般半个时辰返回,老奴打听过……说是什么‘晨练’……马二耳朵不太灵光,大抵也就只听说这些……

    不过有一点,马二说这唐公子的气色比之前大好了,说话中气足了不少,似乎也不像之前那么痴呆了,偶尔还能说几句话,发呆……的时候少……”

    蔡常小心的措辞,想尽可能的说得详细准确一些。

    最近他的压力太大了,老爷现在在小姐婚事问题上势单力孤,作为大老爷最贴心的人,周家上下没人敢跟老爷说什么,可是大伙跟他蔡常说的可不少。

    这唐公子似是……没人缘……

    “唔,好,好!唐公子身子骨儿日渐好转,这是好事!”周如海十分满意的道。

    “对了,你刚才说唐公子白天大都在卧房?不是书房?”

    “这……似是在卧房,应是在安心养病。”蔡常认真的道,不过,东厢房冬儿丫头倒是有个发现,说是见了一幅字,应是唐公子写的……”

    “字?在哪里?快快拿过来我看看?”周如海的神情突然变得十分急迫,两眼放光,整个人都动了起来。

    蔡常立刻从长袖中取出一张十分蜷曲的白宣纸。

    看这纸已经揉得十分难看,不仅沾了污秽,而且还多处破损。

    蔡常小心翼翼的展开,周如海已经迫不及待的凑过来。

    只见污秽残破的宣纸上,有一道道十分纤细的纹路,似不是用毛笔书写的,是鹅毛笔?

    书院弟子怎么用西洋鹅毛笔?

    周如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但看这字,倒还规整,这是写的……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周如海极其艰难的辨出了字迹,缓缓念叨出来。

    “这……不像是格律啊?气象似是不凡,只是……”周如海的眉头越皱越深了,蔡常在一旁不敢打扰,脸色却是有些古怪。

    蔡常虽然没有功名,可是自幼也是进了学堂,这些年在周家,耳濡目染,不敢说才学惊人,倒也有几分鉴赏水准。

    【求推荐,求收藏,新书开张,冲榜关键时候,希望大家能挺起来!!!】
    《圣人门徒》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