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圣人门徒 > 第二十六章 两大才子对赌!

第二十六章 两大才子对赌!

    江心岛,指南诗会广场,才子们的斗诗已经进入了最激烈的阶段。

    整个诗会彻底的分开成了两派,一派是以谢聪谢轻候为首,而另外一派是以柳河柳容若为首,双方交替命题,彼此谁都不服谁,场面异常火爆激烈。

    诗席前面挤满了人,三名笔墨童子伺候着,个个脑门上一脑门子汗。

    贵宾高台之上,气氛却缓和一些。

    争文无名篇,现在正是斗诗最凶的时候,恰恰是最没有好作品出来的时候。

    所以众夫子还有各大人也难得有冷眼旁观的机会。

    在贵宾席左侧,澧水四大才子之一的李勃一直在笑,他身形很胖,笑如弥勒,样子很和善,但是平常其一双灵动的眼睛却为他平添了才气,这也是他在武陵学界受人喜爱和尊重的重要原因。

    可是此时的李勃,双眼一动不动,就盯着广场的某个位置,笑得也和平常不同,有时候浑身的赘肉都在颤动,却是没有了大才子的气度了。

    “李子安,你傻笑什么?这里是诗会,作为夫子,岂能这般失态?”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的旁边,端坐的就是号称冷若冰霜,艳若桃花,清如芭蕉,才如江河的指南第一才女苏雨樵,字先知。

    女子能入学,能有表字,这都是得益于新学派的倡导。

    现在的大周,就算是最保守的楚国,得了功名的女子地位和男子都已然相差无几了。

    当然在一些极其顽固的老夫子哪里,女子和男子还是不同的,只是这样的老夫子已然太少了。

    面对苏雨樵的叱呵,李勃恍若未闻,表情丝毫不变,笑得却更是痛快了。

    苏雨樵眉头不由得渐渐的拧了起来,她先是极其厌恶的看了李勃一眼,然后再顺着李勃看的方向凝神自己的观望……

    “啊……”

    一声惊呼。

    旋即,她脸上便罩上一层寒霜,勃然道:“岂有此理,此人是谁?竟敢……如此无礼……”

    苏雨樵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方向,眼神之中既愤怒又是震惊,那是谢聪的正后面,赫然有一个穿着白袍的士子酣然趴在坐席上睡着了。

    因为距离遥远,加上谢聪个子高大挡了视线,如果不仔细看,还根本发现不了。

    “这样的场合,竟然有士子能够酣然入睡,此人究竟是何人?”

    苏雨樵缓缓的站起身来。

    李勃倏然坐直,道:“苏先知,你要干什么?你可不要乱来,此等妙人,我李子安生平仅见,你万万不可行大煞风景之事。”

    苏雨樵双眉一挑,道:“这等惫懒之人也是妙人?也就你李子安称其妙人,原本可能就是一路货色。”

    李子安腆着肚子,呵呵笑道:“吾非道中人,不可与之道。怎么?苏先知,刚才和我对赌,输了不服气吗?要不我们再赌一次如何?”

    苏雨樵脸色一变数变,神色之间浮现出一抹尴尬之色。

    刚才她和李子安对赌,苏雨樵认为这一次诗会当柳河一方占优,而李子安却赌谢聪一方占优。

    从目前的形势看,场面虽然依旧激烈,可是谢聪一方已经基本牢牢的把局面掌握住了。

    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次谢聪会是指南咏春诗会的大赢家。

    开场诗拔了头筹,接着在互相命题的过程之中,又做出了两首诗被跑马传诗,一次诗会他一人三次跑马传诗,这已然是历次指南诗会的个人记录了。

    而柳河也不过是一首《雨夜》被跑马传诗而已,却不是互命题诗,无论是急才还是诗才,他已然是输了。

    柳河是她苏雨樵的弟子,而谢聪是李勃的弟子,苏雨樵才学比李勃好,可是作为夫子,李勃似乎更出色一些。

    今天这一赌,苏雨樵败了,她一直耿耿于怀呢。

    “你要赌什么?”

    李子安嘿嘿一笑,手指酣睡士子的方向,道:“我们就赌此子!我断定此子才学不凡!”

    苏雨樵一愣,嗤一声笑出声来,道:“李子安啊,李子安,你这是何种谬论,此等无礼懒惰之徒,也配提才学二字?既然如此,我和你赌了……”

    “好!”李子安用手摸摸自己的大肚子,“我们一言为定,如你输了,你珍藏的那本《大学集注》送给我。如果我输了,我把我手中的《人间诗话》送给你,如何?”

    苏雨樵认真点头道:“那好!我们就说定了!我现在就去广场将此子叫过来,我们当面询问……”

    “别!”李子安道:“你不要这么心急,诗会还在继续,这么急干什么?待会儿无需我们询问,自然有此子一展才华的机会……”

    “指南众士子,请肃静!”

    就在两人说话间,学台大人孟大夫子站起身来朗声道。

    孟夫子一句话,全场的喧嚣立刻停止,下一刻,众多士子开始归位。

    可是双方士子依旧还在互相怒目对视,显然,在斗诗激烈的时候被突然打断,他们还意犹未尽。

    不用刻意去观察,就可以发现诗会广场之上两派人马已经泾渭分明。

    一边是谢聪这一方,一个个士子神采飞扬,志得意满。而另一方则是柳河一方,众士子怒目圆睁,士气低落,颇显狼狈。

    孟大夫子喝停诗会,显然在众夫子和众大人的心中,今日诗会胜负差不多已经见分晓了……

    孟夫子目光锐利,环顾四周,待整个广场都安静下来,他才放声道:“今日命题诗,鲜有佳作出现,我辈读书人,以文会友不能忘了礼,失礼便失德,尔等可都能醒悟?”

    众多士子低下了头,脸上露出惭愧之色。

    孟夫子顿了顿,又道:“刚刚收到跑马传诗,现有一命题诗供各位评鉴,此诗命题为‘夜雨’,呈上诗作……”

    两名笔墨童子手捧卷轴登上诗席。

    卷轴缓缓的在诗席上铺开,童子清亮的声音吟道:“澧水诗会周若水无题诗作,酥雨知时节,临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童子吟完诗,整个诗会广场一阵躁动。

    众多士子脸上都流露出惊容。

    好一首五言诗,用词平实却生动利落,尤其是意境高远,着实不凡。

    “澧水诗会竟然有人能做出这等好诗?”

    孟夫子目光凝视着众多士子,朗声道:“现在我也用‘夜雨’命题,尔等做此命题诗,诗优者便是这一次咏春诗会魁首!”

    孟夫子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今日诗会,竟然出现了大夫子亲自命题作诗的情形?

    那先前的互命题斗诗岂不是没有了意义?以大夫子命题决定整场诗会的魁首,在指南诗会上可不多见了……

    再说了,这“夜雨”的命题,是否太简单了?

    【兄弟们推荐票很告急啊。上传十多天了,咱们推荐还只有两千多点!不像是老作者开书,兄弟们,砸点票票吧!】
    《圣人门徒》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