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圣人门徒 > 第三十一章 你们可服?

第三十一章 你们可服?

    江心岛,整个诗会广场一片喧嚣。

    贵宾席上,众多大人夫子也是纷纷交头接耳,各自都在品鉴唐雨的这一首《春晓》。

    朴实的文字,简单的话语,没有任何花哨,可是意境高远,如同画卷一般将春天呈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好,太好了!此子才思之敏捷简直是……不可思议……”李勃赞道。

    “苏才女,这首诗一出,你该认输了吧?”

    苏雨樵拧着眉头,哼了一声道:“这首诗虽然不错,可是并不比刚才那一首《无题》好,就命题诗的规则,这首诗……还是不能算魁首……”

    “呵呵……”

    一声轻笑响起。

    知府曹清大人站起身来慢慢踱步到苏雨樵身边,道:“先知啊,你还是没有仔细品此诗,没看出此诗妙在何处……我问你,此诗第一句是什么?”

    苏雨樵愣了一下,瞬间闹了一个大红脸。

    他没料到自己这话让曹大人听去了。

    曹大人曹清可是院学士子,就算苏雨樵再狂,却也不敢狂到敢不服曹清。

    没等苏雨樵说话,另外一位夫子便道:“曹大人,第一句是‘春眠不觉晓”……”

    敢情曹大人说话了,所有的夫子和官员都凑了过来。

    曹清微笑看向众人,道:“这就是妙处,第一句为什么有一个‘眠’字?你们想想,刚才唐雨士子被众人斥责的时候,他在干什么?”

    “他……他在睡觉啊……啊……”

    陶夫子一开口,旋即脸色就变了,惊呼一声……

    下一刻,所有人齐齐色变,包括苏雨樵在内。

    好一句春眠不觉晓!

    敢情唐雨是在说自己刚才睡觉的事儿呢,这句是什么意思?

    通俗的说就是春天来了,正是恹恹欲睡好睡的季节,能够一夜沉沉入睡,天亮了都不晓得,这不是好睡觉吗?

    这句诗分明是唐雨对刚才自己之所以睡觉的一种辩解,同时从意境上,隐隐还有一丝致歉的意思……

    读书人,都是敏感而委婉的,自始至终,唐雨没有致歉,也没有说自己的过错。

    可是这一首诗第一句,就将他内心深处的辩解和歉意全部包含在了其中,从这句诗来看,好像他睡觉根本不是什么过错,甚至都不能怪他。

    因为春天实在是太美了,太让他沉醉其中了,所以他才被春天迷倒了,然后睡去了……

    试想,对这等情怀的士子,对这等性情的士子,谁还忍责备?

    整个贵宾席雅雀无声。

    李勃痴愣愣的呆立,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此人之才,近乎于妖啊……”良久,李勃才喃喃的道。

    他再仔细品味这四句诗,味道和先前却又是大大的不同。

    这首诗本身就已经是了不得的佳作了,而结合前后的情形再读此诗,更是让人如痴如醉,难以自拔。

    苏雨樵脸色越来越白,她纤细的手指合拢弯曲,捏成了小拳头。

    而她的眼神却看向了诗会广场之上。

    那白袍少年被很多士子围着,而他却还是发懵,发傻,发呆,浑身上下就看不到一丝才子的倜傥潇洒,这样的人,能作出此等诗?

    “空魔船……快,快……飞天传诗……”

    孟大夫子激动得浑身颤抖,说话都不灵光了。

    空魔船飞来,带走了那首让人如痴如醉,难以自拔的《春晓》,而孟大夫子却径直往诗席方向走过去。

    孟大夫子离开了贵宾席,走向了诗席,这一幕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而围在唐雨身边的众多士子也自然散开……

    孟大夫子一直走到唐雨的面前,他一双眼睛灼灼的盯着唐雨,眼神之中激动之色溢于言表。

    “好,好,唐雨士子……你……你可有表字?”

    唐雨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老夫子,看其神态和气度就知道是个大人物。

    他心中不由得遽然一紧,“表字?”

    “不是要十八岁才可取字吗?”

    一旁的谢聪见唐雨如此发呆,当即连忙凑过去道:“唐贤弟,这是我武陵学台大人同时也是指南中学大夫子魏哲大人,字浩然。你还不快快回话?”

    “呃……啊……”

    唐雨先前回过神来,正要说话,可是下一刻,他心脏遽然一跳,牙齿几乎要将自己的舌头咬掉。

    “孟哲,字浩然,那岂不是就是孟浩然?”

    “《春晓》就是孟浩然的诗,那刚才这自己……岂不是……”

    唐雨只觉得双眼发黑,眼前的这孟浩然是不是就是唐朝的孟浩然?

    “孟……孟夫子,诗才……我……的确不佳,才学……更是不堪,还……望夫子见谅……”唐雨艰难的才说了这句不怎么通顺的话。

    孟哲丝毫不在意唐雨的紧张和局促,相反他眼见唐雨如此诚恳老实,虚怀若谷,心中更是欢喜。

    他孟哲何等人物?在武陵地面躲一跺脚,武陵城就要抖三抖。

    一般别说中学士子,就算是高学士子见到他有几个不紧张的?倘若唐雨一点都不紧张,反倒不正常了。

    当即,他微微一笑,环伺四方,道:“尔等学子当学唐雨士子,有才而不骄,得志而不傲,虚怀若谷方能海纳百川……”

    众士子齐齐低头道:“弟子受教……”

    其时众多贵宾也从贵宾席上走向了诗会广场,所有人将唐雨和孟夫子团团围在了中间。

    孟夫子见士子们诚恳受教,当即又道:“各位士子,对唐雨士子之才可有谁不服?”

    全场雅雀无声。

    而柳河和王茂则早就躲在了最后面,两人皆面如死灰,尤其是王茂。

    今天诗会他可以说是惨败而归。

    不仅没有好诗作,而且还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他现在是欲哭无泪,那个唐雨分明出自书香门第,才学惊人,为什么偏偏说要进什么教廷学校,这不是故意戏弄人吗?

    而且周家那些人也可恨,唐雨分明大有才学,他们却偏偏说唐公子不学无术,游手好闲,不学无术之人能让学台大人如此重视?

    而且第一句就是问其是否有表字。

    分明有了收其为徒的意思了。

    “哎……”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今日之后,自己在武陵学界恐怕要成为别人的笑柄了……

    可是他的事情还没结束,就在全场雅雀无声的时候,突然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我不服……”
    《圣人门徒》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