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圣人门徒 > 第五十一章 和苏师对着干?

第五十一章 和苏师对着干?

    正式入学了,唐雨的起居有了规律,可是麻烦却接憧而至。

    首先他不会制艺,其次对诗文词赋更是不太懂,至于琴棋书画,除了棋艺之外,其他的也是没有任何根底。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棋艺还算勉强。

    他在地球上是标准理工男,对围棋这种脑力的游戏有极强的天赋和浓厚的兴趣。

    小学的时候参加全市少儿围棋比赛拿过第三名,如不是运气差了一些,他可能是第一名。

    不过上了中学之后,他下棋的时间越来越少,只能偶尔抽空上网和网上的高手对垒,却也是负多胜少,棋力应该在业余三段的水准。

    然而苍穹大陆的棋和现代围棋应该是颇有差别的,唐雨没有涉猎过,具体的情况也不知道。

    反正一切要从头再来,他坚定了这个心思,心便也就沉下来了。

    至于剽窃诗作这样的事情,他肯定也不会再干了。

    自然,在甲级学堂,他很快就成了一个异类。

    每次测试,他必然是末位,苏雨樵要求的制艺,词赋诗文,他一律空白,什么也不作。

    不管苏雨樵如何责骂生气,他反正就是一句话:“学生经文尚且不是很通,制艺和诗文更是不曾涉猎,却是作不出来,还望苏师谅解……”

    这话其实意思就是一个:“他不会!”

    你苏师发火他也不会啊,不会作,苏雨樵能把他怎么样?

    谢聪每一次精心做的制艺和词赋,到了苏雨樵的口中总是能跳出百般毛病来。

    可是遇上了唐雨这种,根本就没有制艺和词赋做出来,任你苏雨樵才学惊人,又如何评判唐雨?

    对于唐雨不通制艺,强词夺理勉强能说过去。

    可是说他不通词赋,谁人能信?

    苏雨樵不信,甲级学堂的士子们也不信啊。

    他们信不信和唐雨能不能出现了严重的错位,自然种种误解就来了。

    苏雨樵变得越来越焦躁,甚至是抓狂。

    她唯一对唐雨构成威胁的就是排名最末,要降级乙级学堂,可是唐雨不在意啊。

    最后苏雨樵使出狠招,如果唐雨一直这样,她甚至能将唐雨逐出指南中学,唐雨也不为所动。

    反正他就是不会,他是真不会,只是无人相信这是真的,就算是要逐出指南中学,他还是不会……

    很快,指南中学的议论就多了。

    士子们对唐雨的关注也更多了。

    好家伙,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指南中学谁不怕苏师?也就只有唐雨敢和苏师直接对垒,手段之刁毒,着实把事情做绝了!

    如真是没有才学的士子,哪个谁能有这胆子?

    一时,唐雨的谦虚低调反倒让他成为了指南中学的风云人物。

    他的小院外面,每日都是士子云集,苏伯手中的拜帖都收了厚厚的一沓,好在唐雨的个性简单,就是专注一件事,一旦沉浸在某件事情中,他对周围的一切都完全不理会,要不是一般的人,恐怕早就扛不住压力了。

    因为经学难度很高,唐雨专门又把陈夫子请了过来。

    每日上午去学堂听苏玉樵讲经,回来便继续跟着陈夫子学习。

    苏玉樵和陈昂都属于圣人学派一家,但是观点上也颇有差异,在唐雨看来负有优劣。

    唐雨每日认真听他们讲经,加上自己的参悟理解,经典之上的进步很明显,四书基本是差不多理解了。

    能背诵能理解,接下来就是五经,这又需要时日。

    好在唐雨并不急躁,每天就是学习经典,然后习字,外面是风起云涌,传言不绝,他却是有条不紊,按部就班,日子过得充实自在。

    不过一月结束,唐雨在甲级班排名末等,却也是在指南中学掀起了极大的波澜。

    也注定了他的学习之路会受到干扰和波及。

    这一日,唐雨习字完毕,便听到书房外面一番噪杂。

    苏伯进来说是陶夫子众人来了。

    唐雨轻叹一口气,到了客厅才发现哪里只是陶夫子?

    苏雨樵,李勃,还有几名白发苍苍的严厉老者在座,这几个严厉古板的老者,便是常驻在指南中学的所谓遗老。

    场面有些尴尬,更有些严肃,尤其是那几个遗老,唐雨感到他们浑身冷气,让他很不舒服。

    “陶师,苏师,李师,学生唐雨有礼!不知几位夫子前来所为何事……”

    “还能有什么事?尔等狂生,公然悖师,此乃和圣人之道背道而驰。今日我们前来,就是要轰你出指南中学,像尔等这般士子,纵然有才学,却也是圣人异端,又有何脸面留在指南中学之中?”

    还没等几位夫子说话,一位白发老者便站起身来厉声喝道。

    唐雨神色一滞,看向说话之人。

    就是这老家伙,像个幽灵似的,第一天入学的时候就戳在自己院子门口,好像看自己很不顺眼似的。

    自高俅那件事情之后,对所谓的学派唐雨内心是相当的反感。

    所谓遗老,都是圣人学派的产物,圣人学派又怎样?

    圣人学派能代表一切吗?

    唐雨内心不舒服,便直接无视这老家伙,直接将他的话过滤掉。

    一旁的陶师就尴尬了。

    作为监学夫子,这些日子他忒难过了。

    唐雨和苏雨樵闹得这么僵,如是一般的士子倒也罢了,以他监学夫子的身份,可以严肃的摆平此事。

    可是唐雨哪里是一般的士子?

    现在整个武陵都知道唐雨刚刚夺得三月诗会的魁首,在才学上冠绝武陵年轻一代。

    他是对苏雨樵第一才子构成最大危险的存在,两人碰到了一起,自然会水火不容。

    就算他是监学夫子,又如何能插手这等级别的才子之争?

    一方面,大夫子严令他化解矛盾,而圣人学派那边则要求他严惩唐雨,两边都给予了他极大的压力。

    今天他也是迫不得已,不得不带李勃前来,想来劝解唐雨。

    可是没想到,李勃却把苏雨樵也叫过来了,而苏雨樵一动,圣人学派的三个遗老也来了,这还没开始谈话,局面就掌控不住了……

    “唐雨士子,我大楚士子最重圣人之道,所谓天地君亲师,师长便是长辈,须谨遵师道,你可知道自己错了?”陶夫子大声道,面上多了些许严厉。

    唐雨愕然道:“陶夫子,弟子并无不尊师之举啊?我对众位夫子,都是谨遵弟子之礼,从来没有忘记圣人法度。就算是对要好的李夫子,我在礼数方面也绝对没有懈怠之处,陶夫子训示弟子之错,还望您明言!”

    【告急啊,今天的推荐票告急!!!兄弟们,有推荐票的别忘投,目前才过五百,咱们一千的目标今天莫非又达不到了么?】
    《圣人门徒》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