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圣人门徒 > 第五十九章 尔等有什么异议?

第五十九章 尔等有什么异议?

    苏雨樵突然驾临,现场一片混乱。

    乙级班和丙级班一众看热闹的士子如鸟兽散。

    而甲级班的士子,则一个个神色紧张,纷纷正冠理袍,如临大敌。

    最苦的是柳河,刚才他发疯似的欲和唐雨拼命,整个人形象大毁,要在短时间恢复温文尔雅的士子模样,谈何容易?

    一番手忙脚乱,总算在苏雨樵到学堂门口的时候,他勉强收拾妥当。

    他脸上早已经没有了狰狞之色,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关怀和谨小慎微,慢慢的凑近苏雨樵的轿子,道:“苏夫子,您……您抱病我们都很担忧……您来了?”

    看到柳河那模样,唐雨暗松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好笑。

    这个柳河,敢情是对苏雨樵有那个意思呢!

    难怪像疯子一样揪住自己不放。

    单相思!

    单相思的男人很可怕啊!

    苏雨樵的手如嫩葱一样洁白无瑕,玉手轻轻的掀开轿帘,露出的是一张极其严肃的脸。

    隔很远,他就看到了这边的情况。

    眼看柳河纠缠唐雨,她心中就觉得犯堵。

    那唐雨固然可恨,可是柳河却更是让她很厌恶。

    也不知柳家人是不是都是那般没有自知之明,自己提携柳河,完全是针对李勃,要狠狠的用柳河压李勃的弟子谢聪一头。

    可这个柳河着实可恶,自作多情,屡屡逾越正常师徒之礼,真是让人感到可恨。

    她的双眼冷冷的瞥向柳河,冷声道:“还嫌不够丢人现眼吗?退下去!”

    柳河浑身一震,神色既尴尬又羞愧,却不敢违背苏雨樵的话,乖乖的退到士子群中,看他那模样,乖顺的像一只猫,哪里还有先前疯狗的神态?

    苏雨樵莲步轻移,款款的走向众士子。

    他的眼睛挨个从每个士子脸上扫过。

    最后她深深的看了唐雨一眼,唐雨神色平静,并不和她对视,而是恭敬的行弟子之礼,绝无半分骄矜不敬之态。

    苏雨樵盯着唐雨良久,嘴唇掀动,可是终究忍住没有做声。

    “谢聪,刚才是怎么回事?”

    谢聪便将刚才的情形娓娓的向苏雨樵做了叙述。

    苏雨樵脸色更难看,他瞪向柳河,道:“柳河,谢轻候所说的可是事实?”

    柳河道:“谢聪所说不实,我是不忿唐雨目无夫子,因而才……才一时情急……”

    “住口!”苏雨樵怒目看向唐雨,道:“唐雨,你说!”

    唐雨不紧不慢的道:“此事是柳容若误会了,非得说我不敬苏夫子您,可自我入学以来,从来对苏夫子您均是执弟子之礼,绝对没有半分不敬之处。但凡夫子所言,除非我力有未逮,大小事情,我必是谨记在心,不敢有稍忘!”

    唐雨极其恭敬的说话,样子极其的诚恳,任谁也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可是苏雨樵却死死的盯着唐雨,她是越看越怒,越看越气。

    苏雨樵能成就指南第一天才,曾经和无数才子有过争锋,其中不乏有才学出众,实在难对付者。

    可是像唐雨这等人,她生平第一次遇到。

    别的才子是处处示强,处处锋芒毕露,而唐雨则是处处示弱,绝对不露半分锋芒。

    可是就是唐雨这温吞水的做派,让她苏雨樵屡屡遭受挫败,那日三月诗会是如此,昨日也是如此。

    苏雨樵倒是想和唐雨一决高下,可是任她咄咄逼人,唐雨就是那处处示弱的脾气。

    她的锋芒全刺在松软的棉花上,根本发不上力,她哪里能不气?

    “都给我进学堂!”苏雨樵手一伸,背后的丫鬟帮她取下披风。

    她莲步轻移,进入了学堂之中。

    众士子连忙尾随在后面,一个个进入学堂后立刻找到各自的位置,规规矩矩的端坐着,不敢发出丝毫的声响。

    外面的传言那么多,都是关于苏雨樵和唐雨之争的。

    大抵都是在传苏夫子昨日被唐雨一首《声声慢》给震慑,本来是准备上门问罪,最后却落荒而逃。

    有目击士子看见,当时苏夫子脸色苍白,气得几乎立足不稳,出门的时候差点摔倒。

    出了那样的事情,可以想象心高气傲的苏夫子今日是多么恶劣的心情。

    所以在这个当口,谁也不敢轻易触她的霉头,得罪了苏雨樵,那真就是万劫不复了。

    唯一神色平静的就算是唐雨了。

    在别人看来唐雨是胸有成竹,可是对唐雨自己来说,他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反正都那样了,还能怎么的?

    苏雨樵的声音清脆而有力,她朗声道:“自今日起,甲级学堂不再考校辞赋和制艺,我们考校的所有内容都限于经典。经典不通,谁也不能做辞赋,制艺,都听清楚了吗?”

    “啊……”

    一众士子饶是做足了心理准备,也被苏雨樵这话给惊呆了。

    指南中学甲级班的士子不作制艺了,不作辞赋了,天天治经典,那还如何参加乡试?

    要知道乡试考的可是制艺,虽然制艺都是从经典而来。

    可是在座的士子,有哪一个不是学经典近十年,经典需要那么多时间去琢磨吗?制艺不通,春闱指南中学还有希望吗?”

    所有的士子眼睛看向苏雨樵,然后又落到了唐雨的身上。

    唐雨低头暗暗苦笑。

    这个苏雨樵,还真是豁出去了要和自己过不去。

    自己不作制艺,他便让整个学堂都不再作制艺,全都改用经典测试。

    自己再要躲,恐怕也不行了。

    好在经历了这些天的日日苦学,经典释义基本已经全部融会贯通,对四书五经,唐雨不敢说自己有大成,但是至少也能算是登堂入室了……

    “怎么了?尔等有什么异议?”苏雨樵冷声道。

    “我等没有异议!”柳河率先回答道,他眼睛冷冷的看向唐雨,眼神之中尽是挑衅之色。

    柳河屁股后面跟的一帮士子,连忙随声附和,表示没有异议。

    “谢聪,你有异议?”

    谢聪尴尬的站起身来,嘴唇掀动,却欲言又止,沉吟良久道:“我也没有异议!”

    谢聪本来是觉得苏雨樵的做法太过荒唐,可是他终究没敢反对,因为他深知苏雨樵的厉害。

    别小看经典,只要谢聪敢反对,苏雨樵就能信手拈来各种刁钻古怪的经学典籍,谢聪定然会被羞辱得抬不起头来,最后只能是自取其辱。

    对苏雨樵这个女人,谢聪是真怕了。

    但愿唐雨能够和这女人一较高下,最好是双方都能有台阶下,这样斗气下去,对整个甲级学堂都是大大的不利的。

    【推荐票!!!推荐票十分告急,千万不要忘记投票了!!!加更随时准备伺候着呢,今天我们能完成目标么?】
    《圣人门徒》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