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三章 巨熊
    “哇——哦——!”迪亚戈·阿斯纳尔几乎要大喊出声来表达自己的惊奇了。虽然穿越前在游戏里不止一次的看到过德鲁伊们施法,但是那只是看到一个简单的法术效果——一团绿光或者一团白光而已,和眼前这种细微到每一片嫩叶的舒展、扭动都清晰可辨,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迪亚戈甚至能清楚的看到,那些嫩叶上面鹅黄色的绒毛在随着微风轻轻飘摇。

    “嘘——”暗夜精灵做了噤声的手势,“小点声,别让那个兽人看守听见了。”他轻轻的把手从笼子的缝隙伸出去,凑到锁着笼子的铜锁旁边。

    就在迪亚戈·阿斯纳尔的注视下,那棵嫩芽继续生长着。他看到有一部分嫩芽的尖端伸进锁孔里,然后几秒钟之后,那棵植物仿佛完成了生长一样,开始变得坚硬,颜色也变成了黑褐色。

    “很简单的一个小戏法——操控植物,德鲁伊的基本技巧,甚至连最粗浅的法术都算不上。”玛斯雷微笑着介绍说,但迪亚戈能看到他脸上的得意,这使得迪亚戈近乎本能的就判断出了这个暗夜精灵的年纪。

    虽然对于人类来说,几乎每个暗夜精灵长的都没什么区别,但对于那些经验丰富的玩家们来说,从他们的面纹,从他们的眼珠颜色,从他们的长耳朵形状等等,还是能区别出来的。但是对于暗夜精灵的年龄,即使是经验最老道的玩家,也很难判断出来,哦,当然,那些造型比较独特的除外——例如头顶鹿角,胡子一大把的大德鲁伊玛法里奥·怒风。不过,迪亚戈对此倒有些独特的见解。

    由于永恒之井的存在,暗夜精灵几乎永生不死,这也导致了暗夜精灵的幼年期极为漫长。相对于人类十八岁甚至更低即可成年,在比较单纯的精灵社会中,暗夜精灵却需要数百甚至近千年才能成年,当你面对一个几百岁的暗夜老妖怪时,你很少会知道,他的心理年龄可能才相当于一个人类少年,他的一些幼稚行为在一个成年人类来说,简直有些不可思议。而迪亚戈就是靠这些来判断一个暗夜精灵的年纪的。

    根据他的观察判断,这个暗夜精灵可能才六七百岁,这相当于大概十四五岁的人类少年,正值青春叛逆期,很可能是翘家出走的也说不定。

    玛斯雷·熊皮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这个人类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他得意的扭动那根植物版锁钥。随着一声喀的轻响,锁子打开了。但他立刻就再次把锁子锁上了,而且把那根植物钥匙把从锁孔里拔了出来,随手丢在地上——即使是最有想象力的兽人,都不会把那团歪七扭八的枝杈和钥匙联想到一起的。

    伴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一个棕色皮肤的兽人从远处濛濛的雨雾中走了出来。他长着一张典型的兽人的脸,脑门狭窄,下巴宽大,一双淡黄色的眼珠,锃亮的头顶寸草不生。两颗锋利的獠牙从他的下颚向上刺出,探出嘴巴,使他看上去凶狠而残暴。

    他手里提着一把沉重的战斧。这战斧看来经过了不止一次战斗,斧刃上崩满了大大小小的豁口,看上去如同一把锯刃,如果在矮人甚至人类手里,这把斧子早就该丢掉了——粗糙的锻造工艺与铁质使得它连回炉再造的价值都没有,但对于铁制品极端缺乏的兽人部落来说,这仍然是一把让人眼红的好武器。他把它磨的寒芒闪烁,锋利无比。

    这个兽人穿着一身简陋的兽皮制成的皮甲,只有肩膀部位的甲胄是铁制的,但做工看上去很粗糙,不过他应该很喜欢这件肩甲——迪亚戈看到这件甲胄被打理的锃光瓦亮,即使是锻造缺陷而造成的裂纹和层断都被他细心的修补过。在铠甲的左肩靠近心脏的位置,用某种红色的颜料——按照兽人的传统,迪亚戈断定那是某种智慧生物的血——画着一个红色的巨龙龙首标志。

    红色龙首?棕色皮肤?迪亚戈知道那是龙喉氏族的标志。虽然这个氏族也曾喝下恶魔之血,但他们的皮肤却没变成绿色,这很令人费解——要知道,即使是没喝恶魔血的霜狼氏族,也在其他氏族兽人体内的邪能天长日久的侵染下,变成了绿色皮肤。

    如果是龙吼兽人的话,他基本就可以确定这是哪里了——湿地!只有那里的气候,才符合这种又湿又潮的天气,而更重要的是,在大灾变发生之前,龙喉兽人一直都在湿地一带活动,湿地东部的格瑞姆巴托要塞更是龙喉氏族的老巢。

    与那些沉迷于副本、战场和装备的玩家不同,迪亚戈则完全着迷于这整个宏大的艾泽拉斯世界,十年来,他走遍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处幽深的洞穴,每一处残破的遗迹,都印有他探索的足迹。艾泽拉斯的每一个人物,甚至每一把有名字的武器背后的故事,他都知之甚详。无论是艾泽拉斯漫长的历史,还是十年来发生在艾泽拉斯的大小事件他都一清二楚。

    不止一次,有人不理解的告诉他,这只是一款游戏,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假的,虚构的,这个世界完全不存在,是乌托邦,但他仍然固执的扮演着自己在这个游戏中的角色。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给向他致敬的联盟士兵一本正经的回礼,也曾经对护送任务中失败时倒下的平民NPC使用地精起搏器,徒劳的试图挽回他们的生命。他就像沉迷在骑士故事里的堂吉诃德一样,不可自拔,这款游戏对他来说,就像空气一样不可或缺。而他也像融入这个世界里一样,如鱼得水,无所不知。

    现在看来,或许,这将是他在艾泽拉斯世界活下去的最大的本钱。

    兽人走近了,他在暗夜精灵的笼子前停了下来。玛斯雷·熊皮瑟缩的低着头,鹌鹑一样瑟瑟发抖的躲在笼子里,看上去畏惧极了。这是个好办法,崇尚力量的兽人最喜欢的就是看到弱小生物对他们的恐惧,这总是让他们心中充满了膨胀的力量感。

    “真是好演技!”迪亚戈在心里感叹道。就在这时,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兽人来到了他的笼子前。好吧,拼演技的时刻到了。他艰涩的扭了扭头,眼神呆滞的看着兽人,就像一个被打傻了的人类。“现在,我就是奥斯卡影帝,我就是汤姆·汉克斯,我就是丹泽尔·华盛顿,我就是尼古拉斯·凯奇……”他在心里默念道,龙吼兽人那可怜的脑容量显然不足以识破这个演技派,他被骗过去了,这个时候,迪亚戈那长长的奥斯卡影帝名单甚至都还没念完三分之一。

    “Ted-lasa!”那个兽人凶狠的恐吓道,迪亚戈听不懂兽人语,但是他能猜出,大概是“老实点”之类的意思。兽人挥动手中的斧子,在关着迪亚戈的笼子上敲了敲。伴随着他的敲击,笼子上锈烂的铁渣簌簌的掉落了下来,迪亚戈被洒了个满头满脸,其中最细碎的一些甚至掉到了他仰着的鼻孔里,这使得他不由自主的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俘虏的狼狈显然取悦了看守,兽人哈哈的大笑起来,他把双手斧扛在肩膀上,摇摇晃晃的往远处走去,迪亚戈看到那里有个简陋的兽皮小帐篷,应该是给看守者休憩用的。

    看守返回帐篷之后没过多久,一阵粗重的鼾声就从那边传了过来。

    “好了,我们得抓紧时间了,”暗夜精灵从地上捡起钥匙,麻利的打开了自己笼子上的锁,“或许今晚,或许明晚,那些绿皮怪就会把咱们献祭给恶魔。”

    他蹑手蹑脚的向迪亚戈这边走了过来,又一颗植物种子在他手中绽放,他把手凑到锁孔前。

    “你被抓住的时候应该和他们大干了一场,看你身上的伤就知道了,你肯定打的很激烈。”他敬佩的说,铁锁发出喀的一声轻响,然后打开了,在他看来,这并不比喝杯水困难多少,“我是被陷阱逮住的,连反抗都没来得及。”他自嘲的说。

    暗夜精灵打开门,然后弯下腰,检查着迪亚戈身上的伤势,过了一会,他抬起头。

    “你很幸运,没伤到内脏和骨头,只是些挫伤,”他笑着安慰有些紧张的迪亚戈,“要知道,作为一个野性德鲁伊,我并不太擅长治疗,但是应付你的这些伤势倒是足够了。”

    一直以来,德鲁伊教派分为三个流派或者说分支,分别是精通变身野兽,擅长肉搏的野性德鲁伊;精通自然法术,掌控自然平衡的平衡德鲁伊;以及治愈自然,平复伤痛的恢复系德鲁伊。迪亚戈记得在几年后发现迷踪岛时,可能是受熊猫人自然和谐之道的影响,一个新的流派从野性德鲁伊分离了出来,他们自称自己为守护者,这些守护者德鲁伊更擅长防御,他们变身巨熊,战斗在团队的最前列,守护着后方的火力手和治疗者们。

    玛斯雷·熊皮把手放在迪亚戈肩膀上,表情开始变得严肃,“你要忍着点,可能不会太舒服,尽量别出声。”他说道,一团微弱的绿光从他手下闪耀出来,然后在下一刻,这绿光就像水融进沙子一样消失在迪亚戈体内。

    治疗之触,迪亚戈知道这个德鲁伊法术,他在游戏中不止一次被这个法术治疗过。但是他从来在现实中体验过这个法术效果。他突然感到嗓子有些痒,仿佛有气流正从肺里冲出来一样,那团绿色的生命能量在他体内起作用了。全身的伤处都传来又麻又痒的感觉,这感觉就仿佛有一万只蚂蚁在他伤口上啃噬一般。

    “你能把我打晕过去吗?”他像一只锅子里的大虾一样,绷紧着全身,哀求道。

    “曾经很多人这样要求过,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不能。你必须保持清醒才能保证最好的治疗效果,我们没有再来一次的时间。”暗夜精灵歉疚的说,他翻开迪亚戈的衣服,检查着后者的伤势恢复情况,“脸上的伤我得给你留着,不然那些兽人会发觉异常的。”

    过了一小会,迪亚戈感觉自己好受了一些,他感觉力气好像又回到了他的身体,他试图翻身坐起来,但暗夜精灵制止了他这么做。

    “你会好起来的,但不是现在,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玛斯雷·熊皮悄声说,他把囚笼的门锁上,然后把木头钥匙交给迪亚戈,“我得回去了,那个兽人看守快要出来了,剩下的时间不够我们做些什么了。”

    说着,暗夜精灵就回到了自己的囚笼,然后把自己锁在里面,继续扮演着鹌鹑。迪亚戈只好躺着,等待着伤势好转。

    不得不说,暗夜精灵的治疗法术非常强大,迪亚戈很快感觉自己的伤势好转了许多,至少不影响战斗力了,有时他甚至感觉如果给自己把武器,他甚至能把那个兽人看守干翻。但是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静静的平躺着,等待着暗夜精灵的暗号。

    期间兽人看守又出来巡查了两次,但是他的智商上限显然不足以识破精灵和人类的精湛演技,这使得两个人都放松了许多。

    在等待的时候,迪亚戈尝试了一下召唤“系统”和角色面板——这是大多数穿越书里主角都有的待遇。让他有点失望的是,什么都没出现。这是个真实的世界,不是游戏,没有系统,也没有金手指,他比艾泽拉斯土著多出的,只有穿越前的记忆。

    雨渐渐地停了,虽然那层濛濛的雾气依然还在,但比起之前要淡的多了,现在迪亚戈能看的更远一些。他看到这个营地背靠着一道巍峨的山脉,而东面——应该是东面,如果他的方向感没弄错的话——则是一望无垠的空旷的原野。

    迪亚戈判断,这里既不是龙吼兽人的老巢格瑞姆巴托,那里壁垒林立,要塞高耸;也不是龙吼之门,那里地处山谷,两侧都是岩石峭壁。那么符合这里地形的就剩下一个地方了——怒牙营地。这让迪亚戈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毕竟和戒备森严的前两者来说,怒牙营地要容易逃跑的多。

    在东部王国,一直以来,怒牙营地都是作为龙吼兽人的一个前哨站存在的,这个营地的山坡下,就是一条重要的商路。对于南方的铁炉堡矮人和更靠南的暴风城来说,无论是前往北方的阿拉希盆地,还是向西到米奈希尔港,渡海前往卡利姆多大陆,这里都是必经之路。怒牙营地的龙喉兽人劫掠者们在这里占山为王,打劫过往商旅,不止自己赚的盆满钵满,也为老巢格瑞姆巴托要塞输送了大量的物资。

    对于联盟玩家来说,这里也是一个有着无数惨痛教训的地方,迪亚戈就不止一次被龙吼兽人们敲闷棍敲到死。

    天色渐渐的变暗了,夜幕即将降临,远处的兽人营地里已经点起了篝火,一片火光中,营地开始变得喧嚣起来,迪亚戈甚至听到兽人手鼓已经响起,龙吼兽人们有节奏的踏地舞蹈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

    兽人看守几次钻出帐篷,往营地那边眺望。他显然对不能参加这次隆重的聚会而感到恼怒,这使得他对两个俘虏的态度也变得加倍恶劣起来。

    “嘿,伙计,我们得开始了,”当兽人看守又一次垂头丧气的钻进帐篷后,玛斯雷·熊皮轻声喊道,他捡起木头钥匙,打开门锁,同时示意迪亚戈也这么做,“等他们欢宴结束,就会往这边来,把我们献祭给恶魔。我们得抓紧了。”

    两个人从笼子里出来,蹑手蹑脚的向看守帐篷摸去。

    “不管他们了吗?”迪亚戈小声的问,他看了看其它笼子里的俘虏,虽然他们两个已经来回折腾了好几次,但那些笼子里的俘虏们仍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甚至都没人翻身往这边看上一眼。

    “他们中活的最久的一个是今天早上死的,”暗夜精灵有些悲伤的轻声回答说——作为艾露恩信徒,暗夜精灵们悲悯每个生命的逝去。他眼睛紧紧的盯着兽皮帐篷,“他们没你那么好的体质能撑到现在,而且前段时间那个兽人一直盯的很紧,我也不敢贸然给他们治疗。”

    为了防止发出声响,他们前进的很慢,但最终还是靠近了看守帐篷,在离帐篷大概还有三步远的时候,暗夜精灵停了下来。

    “好了,距离差不多。”他小声说,就在这时,帐篷里的灯光摇曳了几下,看来那个暴躁的兽人又沉不住气了。

    “就是现在!”暗夜精灵说道,他这次并没有刻意降低音量,迪亚戈能确定那个兽人看守也听到了,因为他看到从帐篷口映射出来的兽人影子正在弯腰试图从旁边拿起武器。

    接下来,迪亚戈·阿斯纳尔再一次被震撼了,他感觉自己的整个穿越前的生命里都没经历过今天这么多次的震撼。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暗夜精灵的外表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他紫色的皮肤变得坚硬而粗糙,浓密的兽毛从上面的毛孔里丛生出来,就仿佛一层厚实的毛毯,他的嘴巴变得如同野兽的吻部,差互的獠牙从他口中龇出,狰狞可怖,他的四肢变的粗壮有力,巨大的脚爪刀刃般锋利。

    迪亚戈惊讶的几乎合不拢嘴,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玛斯雷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变成一头足有一吨半重的巨大棕熊,虽然这头熊仍然保留着一些暗夜精灵的特征,它手肘部的臂环,肩膀处的日月纹都在显示这是一头德鲁伊巨熊,但他仍然难以相信这头野兽还保有着清醒和理智。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液,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巨熊低吼着扑向那个低矮的帐篷,它的体型看上去比整座帐篷都要巨大。帐篷毫无抵抗之力的被扑倒了,迪亚戈听到它下面发出骨头断裂的“喀吧、喀吧“的声音,这是那个兽人看守最后能发出的声音了,他甚至都来不及惨叫几声。但巨熊显然还没得到满足,它又猛力的拍击了几下,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它在已经被鲜血浸透的篷布上划拉了几下,露出下面的兽人尸体——那已经不能叫尸体了,只能算一团烂肉——和旁边的双手斧。

    “拿上这把斧子,咱们得再干票大的。”巨熊扭过头,龇着牙对迪亚戈说,后者非常的惊讶它能口吐人言,但今晚经历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已经有些麻木了,他走上来,默默的捡起那把斧子,跟在巨熊后面。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