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五章 前路何方
    战斗终于结束了,这个拥有近百兽人战士的怒牙营地就这样被两个人彻底剿灭了。营地里躺满了尸体,没有兽人逃跑,这是这种生物的天性,他们宁可战死,也绝不偷生。

    借着营地里残余的火光,两个人四下检视,顺便在营地里翻拣着,他们俩都对补刀和搜缴战利品没什么心理障碍。但这些穷鬼兽人实在没有什么好东西,看来上一批打劫的物资应该是运往格瑞姆巴托要塞去了。他们只找到了几十个金币,还是人类金币——兽人这个种族还没有开始铸造自己的货币,他们还处于以物易物的原始氏族状态,他们有自己的货币那得是萨尔建都奥格瑞玛几年后的事情了。

    在没有被大火殃及的兽人首领的帐篷里,迪亚戈找到了两把手斧,他必须为被敌人近身后的战斗做准备——这也将是以后不可避免的情况,几乎每个近战职业都知道遇到猎人的时候要尽快贴上来,近身纠缠。

    斧子是矮人风格的,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但保养的很好,锻造的时候应该还掺入了少量瑟银,这使得它的斧刃散发着梦幻般的翠绿光泽,战斧的刃部很宽,在斧柄的前端还安着锋利的破甲锥。

    “好东西,至少是精良品质的。”迪亚戈在心里猜测道。在艾泽拉斯,武器装备的品质分级依次是普通、优秀、精良、史诗和传说。偶尔也会有低品质的装备比上一级品质的要好,但那大多是因为锻造的时候掺加了好东西。当然,这种情况很少,因为很少有人舍得拿粗浅的手艺来糟蹋东西。

    哦,当然,土豪和兽人除外。他最后在营地里找到的两件皮甲就是如此。

    迪亚戈的这个人类猎人穿越前曾学过制皮。魔兽世界的专业技能提升起来,那叫一个难,完全是靠一次次的练习堆起来的。从初级、中级、高级、专家、大师、宗师、禅师一直到德拉诺大师,技能的分级比穿越前时的职称评定等级还要复杂,像工程学这种专业甚至还分成了地精工程和侏儒工程两个分支,号称坑爹之王,玩家们甚至曾经开玩笑说,“考古毁一生,工程穷三代”。很不幸,迪亚戈就学了地精工程,所以他一直是穷鬼一只。

    除了这个两个专业技能,迪亚戈还把钓鱼、急救、烹饪也都练习到了德拉诺大师级,毕竟作为一个游荡在荒野之中的猎人,这些技能可以保证他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生活的很好。

    依他德拉诺大师级的制皮眼光来看,这两件皮甲虽然工艺粗糙,但材料还不错,都是选用的上好的硬甲皮,里面衬以硬甲毛皮,如果改一改,倒是能给他和暗夜精灵提高一些防御力。

    除此之外,营地里到没什么能入得他眼的东西了,龙吼兽人的工艺水平远远无法制造出精巧的链甲或者锁甲,而笨重的板甲也不适用于德鲁伊和猎人这两种敏捷向的职业。

    暗夜精灵倒是找到了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即使以迪亚戈的眼光,也很难分辨出这些东西都有什么用——椭圆型的石头珠子,满是牙印的骨头,破破烂烂的幡布,缺个豁口的陶罐,还有其它的一些零碎。

    “我学过考古,这明显是某个旧时代的古董。”暗夜精灵很肯定的解释说,他小心的把这些破烂装进一个皮袋子里,背在肩后。

    “考古毁一生啊,又一个熊孩子被忽悠了。”迪亚戈在心里感叹道,他没说出来,因为你很难和一个脑洞大开的“古玩收藏家”辩清道理的。

    经过一番搜刮之后,两个人离开了怒牙营地,来到旁边的一条小河。因为暗夜精灵巨熊身上的毛都被鲜血湿透了——有他自己的血,但更多的是兽人的——全身的毛都粘嗒嗒的,纠结成一团一团的毛疙瘩,非常难受。

    迪亚戈相对要整洁的多,这也是远程职业的一个优势。但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营地边的小河边,迪亚戈把手浸在冰凉的河水中,来回蜷缩伸展麻木的手指,缓解着胳膊的肿胀感,他今天在急速射击的状态下,发射了八十多支箭,本就受伤的手臂难以承受如此猛烈的用力,肌肉撕裂了——如果不是指肚上那层厚厚的老茧,他的手指肯定也早已磨烂了——德鲁伊不得不为他施放了一个回春术。这种持续性的治疗效果更适合这种肌体内部的伤害,现在的情况比刚开始时要好多了。

    借着高悬夜空的双月(艾泽拉斯拥有神奇的两个月亮,一个是白女士,暗夜精灵称她为艾露恩,牛头人则叫它姆沙,另一个小一点的月亮叫蓝孩子),迪亚戈看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这还是他穿越之后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脸。看上去大概二十岁出头,算不上英俊,只能说模样还算端正,有些小阳光,瞧着有点像《谍影重重》里的马特·达蒙。

    “你今天干的太漂亮了,都快赶上我了,在猎人这个行当,即使是最好的精灵射手都不能干的比你更出色了。”刚洗过澡,变回人身的德鲁伊走过来,坐在他旁边,大声夸赞道。刚刚经历过一场酣畅淋漓的杀戮,这个年轻的暗夜精灵虽然疲惫,但却仍然难以掩饰自己的兴奋。

    “你不弄点水漱漱口么?我看到你撕咬的那个兽人内脏都甩出来了,花花绿绿的拖了一地。”迪亚戈看着精灵嘴角的血迹,故意问道。

    “能不能不要提这茬?你这样弄的我很恶心,”玛斯雷有些责备的说,他歪过头去,哇哇的干呕了几声,“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干,以前我可没,呕……”

    “……这么威猛!”暗夜精灵又呕了几口,然后斟酌了一下措辞,得意的说,他接过猎人递过来的水壶,漱了漱口,“但是你得同意,这么干很痛快,很解气,是吧?”

    ……

    夜色深了,离怒牙营地大概几里外的一个小山坳里,两个人建立了一个小营地,这里视线很好,能看到远处的怒牙营地。如果有兽人队伍从格瑞姆巴托要塞那边打着火把赶夜路过来,他们可以第一时间看到。

    篝火熊熊燃烧着,两个盛着嫩鳄鱼肉的铁制小桶架在上面,散发着浓浓的的香气。这只兽人豢养的鳄鱼是他们今天在兽人营地的某个水槽里发现的,杀的性起的德鲁伊巨熊当时扑上去就是一爪子,于是就有了这道晚餐。

    迪亚戈默默的坐在篝火旁,看着火苗出神。紧张刺激的一天下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有时间捋捋自己有些混乱的思路。

    在穿越前,虽然父母双亲还在,但两个哥哥也很孝顺,应该能替他照顾好老人的。就是才刚刚谈了半年的女友肯定会很伤心的。这个女友虽然算不上漂亮,长相只能算一般,但对他可以说百依百顺,温柔如水,两个人的感情很好,虽然还不到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但自己现在突然消失,算怎么回事啊?迪亚戈有些惆怅——没有人能轻松斩断过去,不留一点念想的。

    “今年是哪年?”他向暗夜精灵问道,他指了指自己的后脑,“你知道,这里挨了一下,有些事情记不清了。”

    “今年是黑暗之门开启后的第二十一年,就在去年,我们在海加尔山刚刚取得对恶魔的最终胜利!”玛斯雷自豪的说,但他在心里对未能参加这场圣战而懊恼不已。

    迪亚戈点了点头,他几乎是立刻就明白现在是什么时期了。他知道,魔兽世界这款游戏要在四年后,也就是黑暗之门开启后的第二十五年才会开始运营。这让他如释重负。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在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曾经害怕过这是个逼真的梦,某一天,自己会在这个梦境中突然醒来,然后像往常一样,上班,回家,睡觉,日复一日的重复他那庸庸碌碌、寡淡无味的生活。

    后来,他又想,自己是不是灵魂被吸进了魔兽世界这款游戏里,像某个NPC一样变成一组数据,被储存在客户端或者服务器里。如果哪一天,这款游戏停止运营,服务器关闭,自己也会跟着消失,但是现在看来,这种恐惧可以被打消了——因为这个时候,魔兽世界甚至还没有开始运营呢,他的存在,与游戏无关。他知道,自己可能再也不用担心了。

    “你打算去哪里?”玛斯雷·熊皮打断了他的思索,凑过来问。这个几百岁的熊孩子和其他内敛、优雅的暗夜精灵不同,他看上去更有朝气,更富有冒险精神。

    迪亚戈稍微考虑了一下。从这里出发,有三条路,一条是往西前往港口城市米奈希尔,然后从哪里坐船前往精灵城市达纳苏斯或者刚建成的人类港口塞拉摩,另一条路是往北前往人类王国洛丹伦,第三条路是往南,前往矮人国度铁炉堡,或者从那里坐地铁前往更靠南的人类国度暴风城。

    “听说达纳苏斯是个好地方,那个建立在世界之树泰达希尔上面的城市风景如画,四季如春……”想到这里,他试探的问。

    “那里有什么好的,除了森林还是森林,还有一群老顽固,一点意思都没有。”玛斯雷有些急躁的打断了他,看上去他一点都不想家。

    “好吧,那就不去那里。”迪亚戈在心里划了个叉,但他也不会选择塞拉摩港。因为就在今年,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带着舰队到达卡利姆多大陆,和萨尔建立的兽人国度掀起大战,把这个刚刚建立的海港城市打的稀巴烂。那里太危险了——虽然迪亚戈·阿斯纳尔迫切的渴望融入到这壮丽澎湃的大时代中去,但他知道,自己必须谨慎,绝对不能像一头鲁莽的野猪一样,一头扎进荆棘丛里。他还需要时间来熟悉、适应这个世界,尤其是熟练的掌握自己的力量之前。

    他也不想往北走,因为北方的洛丹伦王国已经毁灭,就在那片废墟上,女妖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正在带领被遗忘者们为从巫妖王的控制中解放出来而战斗,现在,那片土地上瘟疫遍地,亡灵横行,实在不是居家旅行的良选。

    那么,只剩下一个选择了。

    “我想去南方的暴风城,我现在孑然一人,又把以前忘了个一干二净,或许在同胞当中能帮我找回过去。“迪亚戈胡乱编造了一个理由,说道。

    “那我也去,”精灵不假思索的说,看上去只要不回达纳苏斯,他去哪里都无所谓。

    “听说那边的人类妹子都很热情。”他憧憬的说。

    迪亚戈哑然。借着变幻摇曳的篝火造成的光影掩护,他悄悄仔细打量着暗夜精灵。和好多奇幻小说中的帅的惨绝人寰的精灵不同,艾泽拉斯的男性暗夜精灵们并不英俊,虽然他们的身材同样修长,眼前这位看上去比一米八多的迪亚戈还要高上一头,但他们肌肉虬结、粗壮有力的双臂看上去完全符合壮汉而不是英俊小生的外表,更不要说那张长长的马脸了,不光不帅,看上甚至还有些猥琐,不过这倒是给他们增添了一些亲和力,毕竟没有那个男人喜欢和比自己帅的呆在一起的——当绿叶很爽么?

    一直以来,好多玩家满怀恶意的暗地里揣测,这也是英俊潇洒的血精灵们不和人类结盟,而是加入部落的一个重要原因,毕竟在那群妖魔鬼怪当中,血精灵的的长相绝对是鹤立鸡群,出类拔萃的。这可太有心理优势了,至少能天天保持好心情不是?

    不过,男性暗夜精灵长的丑倒也是有好处的,作为少数族群,生活在人类社会中的男性暗夜精灵们没有被敲闷棍,扒猪猡,直接被人类捉去调教成兔爷或者面首,长得丑不失为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在这方面,男性血精灵就不行了,他们长的太英俊了,甚至都到了男女通杀的地步。因为这个,血精灵不光女性,就连男性,每年的失踪人口也是居高不下,摄政王洛瑟玛·塞隆几次颁布严令,酷刑镇压捕奴者都没用——没办法啊,市场需求太大了!

    “你也是玩家么?”迪亚戈突然问道,他用的是汉语。

    “什么?你说的是巨魔语么?”正在拨弄篝火的精灵诧异的抬头看着他,“虽然我懂矮人语,侏儒语也能听得懂一些,但是你说的这种语言我却从来没听说过。”

    “哦,钓鱼岛是我们的!”迪亚戈继续用汉语说道。他想最后确定自己是不是在游戏里,或者说看看这个世界的土著居民有没有接触过玩家。

    “什么?”精灵用有些责备看着他,这太失礼了,因为自己明明已经说过不懂这种语言了,他这是在炫耀自己的语言天赋么?

    “天王盖地虎!”迪亚戈用热切的眼光看着精灵,但让他失望的是,后者警惕的看着他的热切眼神,有些恶心的向后蹭了蹭,离他更远了些。

    “嘿,伙计,听着,”玛斯雷·熊皮表情严肃的说,看上去非常认真,“我不歧视同性之间的爱情,但是我不希望这一切发生在我身上。”

    “绝对不!”他用力挥了一下手,斩钉截铁的强调说。

    “我也不,”虽然很开心确定自己不是在游戏里,但迪亚戈仍然感觉有些哭笑不得,他决定还是撒个谎比较好,解释等于掩饰,在这个时候并不会起到好作用,“我刚才是在问,德鲁伊法术是必须有天赋或者说特定种族才能学习的么?”

    “哦,这个啊,”玛斯雷恍然大悟的看着猎人,他如释重负的笑了笑,慎重的思索着,“德鲁伊这个职业从来也没有天赋这个说法,而且也没有限定种族,牛头人或者精灵这两个种族盛产德鲁伊只是他们的思想或者说生活方式更加的符合德鲁伊教义,更加的贴近自然。我的老师也对我说过,不止一个人类曾经和他学习过德鲁伊法术,但是他们无一例外的失败了,因为这个种族太过急躁,太过贪婪,没有节制,向自然索取而不懂回报,大自然当然也不会赋予他们自己的威能。”

    说到这里,德鲁伊向猎人歉疚的弯了弯腰,解释道,“我不是在说你,阿斯纳尔,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个好人,即使以精灵的标准,也不能要求你做的更好了。”

    被发了好人卡的迪亚戈有些苦笑,“太过急躁,太过贪婪,没有节制,向自然索取而不懂回报”,这些毛病自己身上可一个也不少。不过他的醉翁之意不在酒,能不让玛斯雷误会自己是基佬就好了。

    作为一个猎人,他并没有再兼职一个德鲁伊的打算,虽然这两个职业都适宜在荒野生存,有很大的相似性。这个世界奉行的并不是DND规则,穿越前,他也从来没听说有那个玩家成功兼职过。

    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他的所有技能不论是生活技能还是战斗技能都得到了保留,除此之外,一些有趣的知识也留存了下来,比如说语言,穿越前只考过英语四级的迪亚戈现在是个强大的语言大师,精通人类语、矮人语、精灵语、德莱尼语以及侏儒语五种语言,哦,严格意义上,其实是四种——侏儒语实际上不能算一个单独的语种,它和矮人语一样,都是古矮人语的分支或者变种,就像都是从拉丁语衍生出来的葡萄牙语与西班牙语一样。

    因为没有系统或者角色面板啥的,迪亚戈也不知道他的身体到底处于什么水平,这让他有些郁闷。没准出门一个豺狼人就有可能把他干翻,不过这个可能性也不太大,毕竟看按他在怒牙营地战斗时的感觉来看,他也不是那种可以随便任人虐的菜鸟。

    但不管怎么样,凡事小心,总没大错。在这个到处是大拿的世界上,做人,还是低调点的好。

    ……

    注:黑暗之门纪元:为了纪念这段给艾泽拉斯和德拉诺各种族都带来惨痛伤害的历史,各种族一致同意将黑暗之门开启那年定为黑暗之门纪元元年。

    诸位读者必须注意到的是,本故事发生在魔兽世界的背景下,遵循的并不是DND规则。据传,暴雪最早也是想借用DND规则的,但是他们与海岸巫师之间的战争摧毁了这一可能,暴雪只能另起炉灶,建造自己的艾泽拉斯。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