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六章 潜伏的危机

第六章 潜伏的危机

    第二天是个难得的晴天,太阳一早就烘散了湿漉漉的雾气,这种天气在湿地极为难得。趁着这晴朗的天气,两个人步行启程离开,向遥远的南方进发。虽然他们在怒牙营地里也找到了座狼兽栏,但是那些座狼应该是被派往格瑞姆巴托运送物资了,兽栏里空空如也。不过即使里面有座狼,迪亚戈也不确定自己能驯服这种桀骜不驯,但却忠诚无比,从不肯更换主人的生物,更不要说骑着它赶路了。。

    德鲁伊变形成的黑豹在道路两侧茂密的草丛中来回撒着欢,发泄着过剩的精力。它一会跳到迪亚戈身前,一会儿又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这头庞大的野兽长度超过两米,流畅而健美的肌肉在缎子般闪亮的皮毛下面滚动着,散发着野性和优雅。

    黑豹的速度很快,经常转眼间就把迪亚戈拉的很远。这让猎人眼红不已,他还没有捕捉到猎豹之魂,没办法施放“猎豹守护”这个法术来提速,只能靠自己的两条腿紧倒腾。

    “嘿,大猫,你就不能驮着我赶路么?”他愤愤不平的喊道,在他的前面,猎豹已经跑的快要看不到影子了。

    但这个要求被德鲁伊拒绝了——他踱着小步跑回来,难以置信的看着迪亚戈,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前不久才被打消的怀疑似乎又有被重新勾起来的苗头。

    “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男性骑在我背上的,那太恶心了。”

    本来迪亚戈还没想太多,他只是想省点力气,但玛斯雷这么一说,他也意识到有些恶心了——这里面的东西太龌龊了,完全是颠覆伦理认知啊。

    他忍不住呸呸的吐了几口,再也不提这个要求了。

    但是没过多久,他就不得不再次大喊了起来。因为这个熊孩子——哦,不,现在得叫他豹孩子,不过也不好听,叫毛孩子吧,反正怎么变都是长满了毛——太不让人省心了,他已经遛遛达达的远离了大路,深入到远处的草丛里去了。

    “别靠近那边的草丛,里面有蜘蛛。”迪亚戈大声警告说。

    “蜘蛛有什么好害怕的,那些虫子我一脚能踩死一大片。”毛孩子漫不经心声音从那边的草丛中飘了过来,但是下一刻,他就大跳着从草丛里逃了出来,蹦的比兔子还快。迪亚戈看到他后面跟了一长溜的巨大蜘蛛。

    这些三尺多长的红色蜘蛛不停地敲击着狰狞的口器,发出哒哒的声响。一股股特殊的丝浆从它们腹部的腺体里喷射出来,一接触到空气,就立刻就凝固成了粘性蛛丝。如果不是毛孩子果断从草丛里跳了出来,肯定会被这些蛛丝缠住。

    “嘿,大猫,这些虫子都交给你了,一脚踩死他们吧!”迪亚戈看着狼狈逃窜的毛孩子,讽刺的喊道,但他还是抽出背后的长弓,“下次我可不会再给你擦屎了,自己惹的麻烦自己解决。”他抱怨说。

    这些蜘蛛的战斗力并不像它们的外表那样可怕,只用了十分钟,战斗就结束了。对付这些没有智商的昆虫,德鲁伊甚至连毛都没掉一根,这让他得意不已。他奇怪的看着迪亚戈,后者正拎着手斧把一条条巨大的蜘蛛腿从那些蜘蛛尸体上剁下来。

    “砍这些蜘蛛腿做什么,可以吃么?”自从昨天吃过迪亚戈烹饪的鳄鱼浓汤之后,这个毛孩子就彻底的变成了吃货,什么东西都要先问一下能不能吃。

    “中午你就知道了。”猎人闷声道。这让暗夜精灵期待不已。

    中午的时候,他们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那些湿地常见的草本植物显然竞争不过这棵巨大的植物,它下面茅草稀疏。

    迪亚戈随意平整了一下地面,然后开始架火烤制那些巨大的蜘蛛腿,他用的是从大树上折下来的枯枝。这让德鲁伊非常满意,因为爱护自然的行为是每一个德鲁伊都乐于看到的。但事实上,迪亚戈没砍枝繁叶茂的枝杈只是因为那些树枝太湿了,不好烧。

    准备午餐并没有花太长时间,这与迪亚戈穿越前的天朝人属性无关——说实话,穿越前的时候,宅男迪亚戈根本就不会烹饪,煮方便面已经算他的最高厨艺水准了——凭借的是他德拉诺大师级的烹饪技能。剥开烤焦的甲壳,原本白色的蜘蛛肉此刻色泽金黄,香气扑鼻,玛斯雷几乎是用扑的方式把大部分食物划拉到了自己那边。

    迪亚戈拎着一串松脆的蜘蛛肉,边嚼边眺望着他们来时的方向。他看到半里外晃动的草丛里,好像有人影在活动。

    “玛斯雷,你今天注意到咱们后面有什么人吗?”他回过头,问道。

    “没有啊,”正在狼吞虎咽的暗夜精灵头也不抬的回答道,松脆的蜘蛛腿在他嘴里嘎嘣作响,“这个地方,能有什么人?我们在这条路上走了半天了,一个人都没遇到过,连个豺狼人都没看到。”

    迪亚戈没有说话,他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鹰眼术,然后向远处看去,但是这次什么都没发现。

    “难道刚才是幻觉?”他想了想,没想出个头绪,就把这件事抛在了一边。

    趁着鹰眼术的效果还在,他转过身,四下眺望着。他看到在更远一些的山脚下,矗立着一块巨大的白色石头。他穿越前曾经去过那边。

    这个石头很有名,叫瑟根石。据说在它下面曾经有一条巨大的瑟银矿脉,但经过矮人们几百年的开采,这座山洞里的瑟银早已开采殆尽,只剩下一些伴生的锡矿,但也支离破碎,没有了开采价值。只留下一条废弃的矿洞,变成了巨型蜘蛛的巢穴。

    经常有不明情况的商队在这一带夜营,然后全部失踪。这一路上,迪亚戈不止一次看到过那些废弃的货车,但货车上的货物早已被在沼泽里出没的藓皮豺狼人搜刮一空了。

    午餐之后,两个人再度启程。这次毛孩子吸取了教训,乖乖的沿着大路前行,再也不到草丛深处去了。这倒让习惯了小家伙的活泼好动的迪亚戈有些不适应。

    就这样迤逦行进了七天之后,两个人终于看到了那座壮观的镶嵌在两山之间的,隔离了湿地与洛克莫丹两个地区的巨石水坝。这座神奇的造物,矮人智慧与力量的结晶,艾泽拉斯世界最令人震撼的奇迹,高度大约三百尺,宽度要超过四百五十尺,通体用巨大的岩石建成,靠着矮人杰出的建筑技术,这些巨大的岩石之间严丝合缝,没有一点渗漏。在大坝的正中靠上,是三个凸起的巨大矮人头像。

    有关这三个巨大的矮人头像,曾经有位著名的推理小说作家曾经在自己的书中提到过:在矮人信服的高山之王安威玛尔的时代,铜须、蛮锤、黑铁三个矮人部族为了向安威玛尔陛下证明三个部族的团结,联合三族精英石匠修建了巨石水坝,并且将三位部族首领的头像雕刻在水坝高高的背水照壁之上——讽刺的是,一直暗暗酝酿的三个部族的内战在安威玛尔陛下逝世后立即爆发。这就是矮人历史上有名的三锤之战。

    作为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建筑设计师,黑铁矮人弗兰克罗恩?铸铁不光设计了这条巨大水坝,还设计了黑石塔和暗炉城这两座鬼斧神工般的山中堡垒。但他的设计风格仍然局限于矮人的审美观,最典型的,传承于矮人的创造者——泰坦锻造者卡兹格罗斯的特点,那就是大,巨大,超级巨大。其实不光是他,其他好多矮人设计师也有类似的爱好,这一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铁炉堡的大门,从来没人认为,五短身材的矮人会需要如此巨大的门框,但他们就是那么干了,而且还引以为豪。

    实际上,三个头像并不是单单为了壮观或者其它什么表面的原因,它还起着溢洪、泄洪的作用,在雨水丰沛的雨季,随着水位的上涨,超出设计安全水位的洪水会通过水坝内的暗道,从三个头像的嘴巴里排出。

    两个人到达水坝脚下时,正值水坝溢洪排水,水流从百尺高空垂直落下,直接冲击在下面的河道上,形成了三道巨大的瀑布。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激荡的水汽在空中飘散,如同三道白色的纱幔,衬映出一圈圈反射着阳光的七彩虹光,五光十色,千变万化,使整个瀑布浸润在一种缥缈迷离的梦境中。

    两个人赞叹了许久,才收拾心情返回到原路。

    丹奥加兹,这条通往洛克莫丹地区的道路,就位于水坝西边的群山之中。作为洛克莫丹的北大门,这条山路在峡谷之间曲折迂回,有时弯路多的会让人崩溃,因为你经常在走了大半天之后发现,你早上出发的地方,还在你脚下不远的地方。在一些实在无法绕行的地方,矮人们会在山壁上开造出一条条隧道。这导致了丹奥加兹的隧道极多,经常从一个隧道里出来还没几步,就又是另一条山洞。从进入丹奥加兹到到达洛克莫丹,两个旅行者有接近一半时间是在幽暗的隧道里度过的,以至于到达这条山路最南端的矮人地堡时,两个人都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穿过丹奥加兹向南来到洛克莫丹,巨大的景色反差让两个人惊讶不已,谁也不会想到有着如此气候差异的地方,距离会如此之近。

    与温暖潮湿的湿地不同,洛克莫丹常年阴冷灰暗。阳光很少能穿透迷雾,有限的视野内只能描绘出一个树枝在微光中摇曳的世界。持续不断的降雨使土地保持着花草茂盛的青葱色彩。虽然有东部海洋转来的暖流使得湖水不至于结冻,但冰雪融水依然带来的很大地影响,刺骨的寒冷充斥着每个早晨和夜晚。这天气虽然不适合敏感的人类,但对矮人来说却很完美。它不像南边干燥不毛的荒芜之地,洛克莫丹的空气洁净清爽,即使是喜欢森林的暗夜精灵也无法挑剔。

    从大道透过松林的掩映向西看去,是连绵起伏的陡峭雪山。这是卡兹莫丹山脉的一条支脉,这条以矮人之神泰坦锻造者卡兹格罗斯命名的山脉隔断了洛克莫丹和丹莫罗,但善于开凿和挖掘的矮人们硬是在这条山脉上开出了两条隧道,他们把它命名为北门小径和南门小径。虽然从北门小径往西前往铁炉堡要更近一些,但疲惫的两个人还是决定先绕道在塞尔萨玛休整一下,再从南门小径去铁炉堡。接近半个月的长途跋涉,已经耗尽了他们的耐力。

    有着这个打算之后,接下来的路就相对轻松了许多,更像旅游一样。两个人甚至还离开大道,沿着洛克湖的西岸旅行了一段路。

    巨石水坝形成的这面大湖是艾泽拉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整个湖宽广无垠,覆盖了卡兹莫丹的很大一部分。三个大岛屿点缀在湖中。最北边的岛上有着第二次战争中留下来的废墟,南边的两个也已经荒废了,只是偶尔能见到碎石石腭怪和鳄鱼的存在。

    其实这里更像一个群山环绕的山谷,山脚下长满了茂密的针叶松林。这里水美鱼肥,周围的山脉中有丰裕贵金属矿藏。几乎是与世隔绝的环境和丰富的资源给这里带来了安宁与富足,除了一些人类商人,很少会有外族人到达这里。

    世代居住在这里的矮人们在这里捕鱼、挖矿、伐木,与所有的铁炉矮人一样,洛克莫丹的居民们勤劳而热情,几乎每个看到两个旅行者的矮人都会热情的问候,甚至有时还会邀请对方到自己家中做客。

    湖中的鱼类资源丰富,其中就有长得如水虎鱼般的狂齿鱼。湖中鱼的数量种类也反映了这个地区掠食动物的多样化。经常有黑熊出现在岸边,从水中抓鱼,迪亚戈和玛斯雷经常看到肥硕的黑熊直立在水边,等待着鱼儿跃出水面。看到旅行者们在不远处经过,黑熊只是漫不经心的瞧上一眼,看到对方没有打扰自己的意思,就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到了水下。

    深不可测的巨大水面,显然也给了某些巨型生物足够的生存空间,两个人不止一次看到过以水生植物为食的巨大蛇颈龙浮出水面。迪亚戈本来还想在洛克湖试试自己大师级的钓鱼技能,但是在看到蛇颈龙的大块头后,就打消了这个主意。这种史前生物在穿越前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他可不敢相信这它们是素食主义者。

    迪亚戈被完全沉醉在了这里如画般的风景中,流连忘返。穿越前居住在水泥丛林中的他并不是没有出门旅游过,但那种如赶集般拥挤的风景区让他倒尽胃口,再也没有了对旅游的兴趣。与他相反,暗夜精灵对这迷人的景色熟视无睹,几百年的森林生活使得他早已对此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就这样,行行重行行,沿着洛克湖旅行了几天之后,两个人终于来到了洛克莫丹最大的矮人聚集地塞尔萨玛。

    塞尔萨玛坐落在一个小型的谷地,矮人们在谷地周围的山壁上开凿出自己的家,当旅行者们沿着小路进入到这里时,他们看到的是各种窑洞式的建筑,看上去有点像电影《指环王》里霍比特人在夏尔的家,只是看上去要粗犷一些,而且还多了一个门廊。

    作为洛克莫丹地区唯一的一个小镇,塞尔萨玛还算繁华,在街道两侧,开设着一些店铺。迪亚戈看着那些曾经熟悉的人们繁忙的张罗着自己的生意:铁匠摩汉·铜喉的武器店里,战士格伦丁·迅斧正在和老板激烈的讨价还价;裁缝拉恩·火翼正和妻子女牧师贝尔达在店门口展示新到的丝绸布料,他们的邻居索尔宾·暗影齿轮——从名字看就知道是个侏儒术士——正在把自己那些稀奇古怪的附魔材料分门别类的放置在木格子里……

    在街道中段的黄金位置,是维德拉·壁炉和纳克罗·壁炉夫妇开设的烈酒旅馆。这个旅馆是彻底的矮人风格,地窖式的建筑,外墙是大块的岩石砌成,几个大酒桶并排嵌在墙面上,看上去非常粗犷。这些酒桶中装的都是满满的矮人黑啤酒,蜜酒以及雷霆麦酒。它们底部的管子连通到旅店内部,而老板或者招待们可以在那儿取出上好的美酒来招待顾客。这样不仅节省了空间,还为旅店营造了一种“矮人特色”。这里也是两个旅行者在这里的目的地。

    旅馆老板的女儿,掌管兽栏的丽娜·壁炉,这个女矮人负责照顾来往的客人们的坐骑。她这时正在门口和女猎人贝尔达·野性之心闲聊,后者在这一带有名的猎手,有一手好枪法,迪亚戈穿越前曾经和她学习过稳固射击的诀窍,但此刻后者此刻显然并不认识他。

    “嗨,丽娜,嗨,贝尔达。”迪亚戈向两个矮人女性打着招呼。

    两个矮人女士也惊讶但不失礼貌的回礼,看到两个旅行者并没有牵着坐骑,丽娜·壁炉只是做了个手势,示意两个人自行到旅馆里面去。

    沿着向下的楼梯进入旅店内部,矮人篝火在壁炉里熊熊燃烧着,墙边挂着火枪装饰和野猪头标本,桌椅摆放得相当散乱,墙角甚至还堆着一些箱子和麻袋。纳克罗·壁炉——这个豪爽的大胡子矮人是这里的老板,他正和几个客人大笑着聊天。

    客人并不多,迪亚戈看到有杂货商雅尼·铁心、盗贼格尔达·铜刃、绿袍法师甘道尔、圣骑士法尔多克·石信几个人。

    注意到进来的两个旅客,纳克罗·壁炉向他们举起一杯冒着泡沫的矮人麦酒,大声说道:“满上一杯麦酒,拉上一张凳子过来坐坐吧。我们要畅饮一番,同时还要分享我们的故事!”很显然,他喝得有些醉了。

    迪亚戈婉拒了这个邀请,但他仍然礼貌的向所有人一一行礼致意,他甚至还挨个说出了他们的名字。这让所有人都有些吃惊,说实话,他们都没觉得自己见过这个人类,但是出于礼貌,他们还是做出了热情的回应。

    在吧台和老板娘维德拉·壁炉做了个登记之后,两个人挑了一套看上去高一些的桌椅坐了下来,那是为来往的人类旅客特意准备的。

    迪亚戈熟练地为两个人点了塞尔萨玛血肠、肉排和樱桃馅饼,还有几块经过二次加热的莫高雷香料面包。这种牛头人风格的长条面包凉着的时候坚硬无比,甚至可以作为武器防身,但是在烤热后,却松软香糯,美味无比。血肠是老板娘维德拉的拿手菜,它的味道非常浓郁,是佐酒的好东西。穿越前的时候,迪亚戈还曾和维德拉学过它的做法,当然,那是在完成某个任务之后。

    出乎迪亚戈的意料,年轻的暗夜精灵固执的点了两大壶雷霆麦酒,看上去就像刚离开家,终于摆脱父母束缚的高中新生,很有点狂放恣意的意思。

    “你来过这里?我看你和所有人都很熟。”酒至酣处,满脸兴奋的年轻暗夜精灵羡慕的说,要知道,很少有矮人会喜欢精灵,他们总是不喜欢那些“装腔作势”的“瘦子”,即使他们同在联盟阵营。

    “或许是吧,我不记得了,但是我知道这里所有人的名字,熟悉他们的爱好、习惯。”迪亚戈得意的说,他看着那些他曾经熟悉无比的“NPC”现在他面前鲜活生动的说话、饮酒、走来走去,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在穿越前,迪亚戈在所有联盟和中立势力中的声望都是崇拜,他的大名在联盟中如雷贯耳,但现在他显然只是一个无名之辈,“我是是空降下来的,得从头开始。”他在心里说。

    酒酣饭饱之后,应他们的要求,老板娘带两个人前往客房。烈酒旅店的客房在地下二层和三层,要经过厨房以及储藏室。在经过储藏室的时候迪亚戈看到了一些弹药以及枪支,他甚至看到一些疑似火药的黑色粉末从一个大桶里泄露出来,洒了一地。说实话,与一堆炸药比邻而居很是考验了他的心理抗压能力。

    迪亚戈内行的选了地下三层的客房,因为他知道,老板纳克罗·壁炉和他的朋友们经常会喝到深夜还不尽兴,而厨师霍尼·金麦小姐就不得不在厨房里忙到半夜——厨房就在客房的正上方。他自忖对噪音没那么大耐受力,地下三层的客房相对来说要安静许多。

    跨过一堆铁砧和储物箱到达地下三层的客房,老板娘向和他们两个道了晚安之后就上楼去了。房间不大——这是矮人们的一贯风格,建筑内部总是相对较小,尽可能的利用每一寸空间,但很干净。迪亚戈和玛斯雷的尺寸只能选择一人住一间。

    和暗夜精灵道了声晚安后,迪亚戈进到房间里。地面上铺着形状不规则的石板,壁炉中温暖的小火烧得很旺。进门左手边有一个储物柜,可以存放行李或者衣物。床铺在靠近壁炉的地方,足够温暖而又不会有被炉火烫伤的危险。床单看起来柔软而干净,房间里还有一张较大的方桌,大小刚可以让客人坐在桌边读写些什么。虽然看起来摆放它的初衷是为了两位旅客对酌用的……

    看着这个舒适而温暖的房间,迪亚戈几乎是立刻就感到了一阵倦意上涌。他迫不及待的扑到了床上。这还是迪亚戈·阿斯纳尔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第一次在床上而不是帐篷里入睡。松软的鹅绒棉被覆盖下,他睡的非常安稳。塞尔萨玛非常的安全,他把下了弦的弓,和手斧一起丢在角落的武器架子上,想都没想会过夜里用到它们。

    但就在半夜里,他被一阵急促的钟声惊醒了。他从床上爬起来,听到外面楼上隐隐约约的传来一阵喊叫声。借着壁炉里暗红的余烬,他穿上鞋子,披上外衣,从房门走了出去。

    地上二层和一层都没有人,他来到大厅的门廊,意外的看到旅馆老板、厨子和招待都在挤在这里,像一群大鹅一样抻着脖子向外张望着。壁炉夫妇手里都提着一杆矮人火枪,迪亚戈发现两杆枪的击锤扳起,击砧上也盖着火帽,随时可以击发。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他凑上去问。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纳克罗·壁炉转过身,粗声粗气的说,他看上去酒还没醒,至少没完全醒。火枪在他手中胡乱晃动着,这让迪亚戈不自觉的离远了些,天知道那杆枪会不会走火。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老板娘维德拉·壁炉的声音:“外面发生什么了,卡德雷尔?”

    从人缝里看出去,迪亚戈看到巡山人卡德雷尔和几个同僚正从街道上一头往这边跑过来。

    “有兽人!兰加尔说他在村子北边发现了几个兽人,”卡德雷尔喘着粗气从酒馆门口跑了过去,沉重的板甲在他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磕碰声,“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那些大牙怪的——他从来没见过兽人,最多也就是和镇子西边的豺狼人干过几仗,如果他这次搞错了,我一定要让兰加尔老爹把他领回去狠狠踢他屁股,我发誓。”

    迪亚戈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有预感,这些兽人是冲着他和暗夜精灵来的。但他没有出声,他不想让这些矮人把自己当成麻烦制造者,虽然历史上,矮人们和兽人早已大打出手,火拼过不止一次了,说是死敌也不为过。丹奥加兹哨站至今还挂着悬赏龙喉兽人头颅的告示,时间不限,数量不限。

    回到床上,迪亚戈辗转很久都睡不着,在度过进入艾泽拉斯最初的兴奋之后,他也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四伏的危机。到最后,他又爬起来把弓重新上弦,和手斧一起放在床头边才再次沉沉睡去。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