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八章 夜袭
    在到达塞尔萨玛的第三天,迪亚戈·阿斯纳尔和玛斯雷·熊皮再度离开了这个安静宁和的小镇。后者对此很不满意,他已经迷上了矮人酿造的各种美酒,有向酒鬼发展的趋势。

    “铁炉堡脚下的卡拉诺斯酿酒厂有整个艾泽拉斯最好的烈酒。”迪亚戈不经意的说。这让暗夜精灵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他期待的看着西面,虽然那边除了雪山,他什么都看不到。

    他们并没有购买矮人大山羊来代步,因为按他们的身高,骑上去双脚甚至都没法离开地面。更关键的是,他们没足够的钱。这种冻石农场出产的昂贵坐骑最便宜的也要一百个金币,即使矮人也不是每家每户都能买的起的。

    离开烈酒旅店的时候还是玛斯雷·熊皮结的账,猎人所有的钱都被他用来换他背后的柘木弓了,一个铜板都没剩下。

    沿着向西的道路,两个人往铁炉堡的方向前进,塞尔萨玛距离南门小径大约有两天的路程,一路上,迪亚戈一直警惕的注视周围,他心里知道这一路并不安全,但暗夜精灵对此显然不以为然,依然大大咧咧,满不在乎。

    第一天晚上宿营的时候,在迪亚戈的坚持下,两个人还是安排了守夜,迪亚戈前半夜,玛斯雷则是后半夜。

    说到守夜,德鲁伊绝对是最佳人选,亲近或者说融入与自然的他们拥有无数的动植物盟友,这使得他们在荒野中几乎如鱼得水。事实上,德鲁伊是可以随时沟通动物盟友的,但他们很少这么做,因为这样往往会打乱动物的生活习性,给它们造成不可预估的影响。对于玛斯雷来说,现在的状况并不值得这么做,他认为迪亚戈肯定是忧心过度了。

    正因为有了这个值得信赖的守卫,所以迪亚戈睡的很安稳,但小心起见,他没脱衣服,皮甲和武器也放在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

    半夜的时候,他被突然被叫醒了。

    “快起来,伙计,有什么地方不太对。”暗夜精灵从帐篷外面探进头来,表情严肃的说,“周围太安静了。”

    “发生了什么?”猎人一骨碌从毯子上爬了起来,小声问道。他一点都不意外,或者说,这就在他意料之中,他有条不紊穿上皮甲,拿起手边的长弓,把箭壶挂在背后,然后把手斧挂在腰带上。

    “还没发生,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暗夜精灵谨慎的说,“树木在给我传递危险的信号,但是你知道,它们不是动物,说不了那么清晰。”

    迪亚戈从帐篷里走出来,为了防止被袭击,他们选的这个宿营地比较空旷,离丛林有一段距离,这样可以防止被人悄悄摸近而不自知。营地中间的篝火已经第一时间就被玛斯雷用沙子压熄了,不然的话,在这样的夜里,站立在火堆旁的两人无异于最显眼的靶子。

    迪亚戈警惕的看向四周,但他什么也没看到——今天是双月日,但也是个阴天,白女士和蓝孩子都被乌云遮住了身影。

    “可真是个杀人放火的好天气。”他咕哝了一句,然后集中注意力,侧耳倾听这远处的动静。鹰眼术并不适合在夜里使用,这个法术模仿的是鹰眼而不是猫头鹰眼。他的视力其实还不如玛斯雷,即使比不上穴居石腭怪的红外夜眼,暗夜精灵的微光夜眼在夜里好歹还能看的更清晰一点。

    周围一片寂静,没有虫豸的鸣叫,也没有夜枭的振翅,只有婆娑的树木在夜风中摇曳,发出沙沙的声音。这不正常,很显然,树林中的动物都也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偃声息鼓了。

    迪亚戈盯着远处的黑暗,虽然他看不到,但他很清楚,敌人就在那里,在砥砺爪牙,随时会发起袭击。他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龙喉兽人显然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他们派出了追杀者前来复仇。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响声。那响声并不大,却令篝火旁的两个人寒毛悚立。他们都听出来了,那是金属碰撞发出的声音,准确的说,是甲胄上的金属甲片之间磕碰发出的声响。

    迪亚戈从熄灭的篝火堆中间抽出一根还留有余烬的木柴,用力的向远处投掷出去。木柴旋转着划过夜空,空气的吹拂使得即将熄灭的木柴的剧烈燃烧起来,上面的火星四散迸飞,如同流星。借着木柴落地前的光亮,迪亚戈看到远处的黑暗中,有刀刃的寒光在闪烁。

    可能是意识到已经暴露了行迹,黑暗中的袭击者索性发起了攻击。

    “Lok-TarOgar!”伴随着吼叫,一个身穿红甲的兽人从黑暗中率先冲了出来,在他身后,更多的兽人潮水般涌了上来。这些从格瑞姆巴托来的兽人明显比那些怒牙前哨的兽人更强壮,装备也要更加精良,那些厚重的板甲在他们奔跑时发出叮叮当当的巨响。

    一团红色的火焰突然从地面上爆发出来,把经过那里的兽人卷入其中。紧接着,一大片冰霜在地面蔓延开来,不止一个全副武装的兽人滑倒在上面,再也无法站立起来,坚固的钢铁甲胄此刻并不能给他们更多的保护,反而使他们更加笨拙,像倒扣的乌龟一样在冰上滑来溜去,十分滑稽。

    那是迪亚戈在天黑前设置的陷阱,此刻发挥了超出他想象的威力。但令他有些遗憾的是,他没办法控制更多的陷阱——猎人粗陋的精神控制能力与法师无法相提并论,他最多只能控制三个陷阱,实际上,是两个——迪亚戈没有抓到足够的毒蛇来制作毒蛇陷阱。

    在看到袭击者时,玛斯雷·熊皮就完成了自己的巨熊变身,他咆哮着向兽人们冲去,如同怒潮中屹立的礁石。

    迪亚戈用力踢在被沙土半掩盖着的篝火堆上,根部尚有余烬的木柴四散纷飞,得到充足氧气的它们再次猛烈燃烧起来,把整个战场映的一片火红。

    现在,敌我双方都在明处了。

    迪亚戈的左手稳如磐石,而右手则不停的动作,几乎舞成一团幻影,一支接一支的箭矢从他指间射出,奔向目标。

    但这次,他没有取得在怒牙营地那样的辉煌战果,那时的兽人大多没有着甲,许多兽人甚至都赤着上身,现在这些兽人袭击者可是全副武装的。

    不过,箭矢的威力仍然无法小觑,即便顶盔贯甲,但那些箭矢仍然如同毒蛇一般,钻进铠甲间的缝隙,将一个又一个兽人射倒在地。短短五十米的距离,超过十个兽人倒在了这段冲锋之路上。

    兽人的散兵线明显凹下去了一块,但就在这块碗型的凹陷前方,那个红甲兽人已经冲近了,迪亚戈再一次拉开弓弦,奥术能量开始向箭矢汇聚。他并没有一开始就攻击这个兽人,这个红甲兽人一看就不好对付,那会耗费他大量的时间。

    迪亚戈撒放了紧绷的弓弦,这支附加了奥术力量的箭矢飞射而出,短暂的飞行之后,它击中了自己的目标,但是却没达到预期中的效果,兽人在箭矢及体之前,勉力的移动了一下,这支箭矢穿透了他的左肩,那里离心脏还远着呢。

    迪亚戈有些吃惊,但他已经来不及再发射一次奥术箭了,他必须等待体内沸腾的奥术能量冷却下来。但兽人已经冲到离他不足十步的距离了。

    他意识到自己有**烦了,不过他并没有失去冷静,而是把柘木弓插回了背后的弓袋,然后从腰间取下两把手斧,迎向兽人。

    兽人首领的冲锋迅猛无比,但是迪亚戈显然要比他更加敏捷,他一个错步,闪开了兽人猛烈的合身冲撞。兽人冲的太猛了,一击不中的他冲出三四步才停了下来。

    红甲兽人回过身,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人类,而后者也同样盯着他。

    这个兽人叫戈尔弗克·怒牙,迪亚戈知道他。这个全身红色板甲的兽人战士是怒牙兽人前哨的首领,迪亚戈和玛斯雷突袭前哨的时候,他可能跟随运送物资的队伍前往格瑞姆巴托要塞去了,并没有出现。

    这个兽人脸上棕色的面孔上绘着黑白相间的条纹图案,看上去如同恶鬼般狰狞,那是代表着复仇的掠食者图案。传说中,兽人一直有这种传统,在为亲族复仇的时候,他们会在脸上绘上这种图案,这代表这次复仇行动是不死不休的,除非仇敌倒下,或者自己死亡。

    事实上,戈尔弗克·怒牙已经是怒牙氏族的最后一个兽人了。半年前,作为怒牙氏族的领袖,他为这个龙喉兽人中的小部落争取到了驻扎前哨的肥差,没想到却给怒牙氏族带来了灭顶之灾。

    兽人首先发起了进攻,他的双刃斧斜向下砍过来,如果击中,迪亚戈的皮甲根本无法抵挡这把锋利的武器,但他举起左手的手斧,将这把双刃斧从侧面拨开了。这斧子砍在地面上,给大地开出一条深深的堑壕,但这并不是结束,借着地面的反震,兽人将武器反向挥出,破坏了猎人右手手斧的挥击,并迫使后者向后退却。

    两个人再次战斗在一起,在最初的试探之后,两个人的战斗无论是频率还是激烈程度都明显提高了一个等级,武器不停的撞击着,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兽人在力量上占优,而人类则强在敏捷,两个人打的不分胜负,或许一个意外就会让这场战斗失去平衡。

    更多兽人冲过来,即使以德鲁伊巨熊的凶猛也阻挡不了所有人。这些兽人围住了正在激战的两人,这使得迪亚戈处在了劣势,事实上,只要给猎人空间,他们可以单挑任何敌人。但现在他的被压缩在了一个小圈子里。

    “滚到一边去!”戈尔弗克一脚踹开了一个试图上来帮忙的兽人——作为一个氏族的领袖,他不想任何人介入到这场神圣的复仇中来,即使这些兽人是他从母族借来的援兵也不行。他要亲手砍下这个人类的头颅,把它剖成酒杯,摆在自己的王座旁,他还要让术士把这个人类的灵魂囚禁在颅骨酒杯里,彻夜哀嚎,永无宁日。

    他自以为给了对手公平一战的机会,却没想过,对于一个猎人来说,距离就是生命,围着一圈兽人,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不过迪亚戈并没有在意这些,这是生死之战,他还没幼稚到从敌人那里祈求公平的地步。他手执双斧做好了战斗准备,瑟银手斧在火光下散射出淡绿色的光。他不知道暗夜精灵怎么样了,但从人圈外传来的咆哮声判断,那边的情况或许比这边要好一些。

    兽人再次发起了凶猛的攻击,但人类顽强的抵抗住了他的进攻,间或还有犀利的反击,使他不能很快的结束战斗。迪亚戈充分利用自己在敏捷上的优势,尽量回避和对手硬碰硬。

    几分钟之后,两个战斗的身影再次分开了。这一波的较量还是不分胜负,但是可以看出来,兽人战士已经占据了上风,毕竟对于人类猎人来说,近战肉搏并不是他所擅长的。

    周围的兽人们开始感到不耐,对于鲜血的**使得他们聒噪起来,许多人发出嘲笑的声音。这让兽人首领变得恼羞成怒。

    “Trk’hsk!”戈尔弗克发出一声巨大的吼叫,在某种神秘力量的驱使下,他的身体开始膨胀起来,整个体型变得巨大。紧接着,他更加凶猛的扑了上来。

    迪亚戈举斧挡住了兽人的劈砍,但兽人紧接着又是一斧,他的攻击比起刚才猛烈了不止一倍。

    “嗜血!”迪亚戈立刻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习惯性的向后跳跃,拉开与对手的距离,打算暂避对手的锋芒,但他忘了背后的兽人们,这些兽人推住他的后背,把他向前大力推去。

    “去死吧,人类!”戈尔弗克咆哮着砍了过来,嗜血状态下的他仅存着战斗的本能,公平什么的,早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但迪亚戈一个有些狼狈的前滚翻避开了这次劈砍。不过兽人战士明显更加的熟悉近战技巧,劈空的战斧灵巧划过一个半圆,再次砍了下来。闪无可闪的迪亚戈只好举起双斧,招架这次势大力沉的攻击。

    巨大的撞击中,迪亚戈终于无法握紧手中的武器了——嗜血的兽人首领力量大增,那战斧仿佛有千钧之力一般,把他的手斧击落在地。

    不光如此,他感觉两条手臂都在剧痛,或许是骨头断了,他连动弹一下指头都无法做到。迪亚戈知道下一刻要发生什么了,他闭上眼睛,等待着战斧的再次劈下。

    “还真是短暂的穿越之旅,看来我不是故事的主角啊。”迪亚戈在心里自嘲道。

    但是戈尔弗克在最后一刻旋转了一下斧柄,用斧面而不是斧刃击中了人类——他改变主意了,决定在临死前给这个人类更多的痛苦,单纯的杀死仇敌并不能令他感到满足。但巨大的冲击力仍然把迪亚戈打得抛飞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兽人们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戈尔弗克举起战斧,享受着兽人的赞美,之后,他骄傲的走向自己的对手,打算狠狠的折磨这个人类一番。他看到那个人类的胸口仍然在起伏,看样子只是昏迷了过去。

    有那么一瞬间,戈尔弗克几乎就要品尝到复仇的甜美滋味了,但在下一秒,一只巨大的黑影从他身边冲了过去,把他撞的趔趄着退开了。

    巨熊从人圈外冲过来,冲到人类身边,他那硕大的爪子轻轻一捞,就把猎人甩到了自己宽厚的背上,然后再次冲开兽人的包围,向远处的黑暗奔去。

    兽人们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他们愣怔了那么一小会儿,才怒吼着向已经跑远的巨熊追去。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