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十二章 断牙
    迪亚戈来到兽人营地的时候,玛斯雷·熊皮正挨个帐篷的寻摸。他手里拿着两个皮袋子,每个都有半个西瓜大小,他把其中的一个向这边丢了过来,“这个是你的,好东西呢。”

    “这是什么?”迪亚戈随手接过来,问道。

    “恶魔布包,”暗夜精灵头也不抬的说,他专注的在那堆杂物里翻拣着,“我原本有一个和这个包差不多大小的月布包来着,但在怒牙营地被俘虏的时候被不知道那个兽人摸去了,后来也没找到,这个先将就着用吧,就是难闻了点。”

    迪亚戈知道恶魔布包是什么,他穿越前就有过一个,但他一直都很好奇这种包包是怎么装下那么多东西的。他兴致勃勃的把袋子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观察着。这两只昂贵的袋子应该是怒牙部族最后的家底了,应该是前段时间运输物资时戈尔弗克随身携带的。

    袋子颜色发黑,略微带点紫色,中间有个奇特的花纹,迪亚戈猜测那可能是某种恶魔文字。袋子是两块料子缝在一起做成的,用的是一种紫色的粗皮线,看上去非常结实。袋口上有几个线孔,一条同样质地的皮绳从中间穿过,束紧了袋口。说是布包,但迪亚戈怀疑这个包其实是用恶魔皮肤缝制的,硬硬的,有一种兽皮的质感。

    迪亚戈把束口绳解开,然后拉开袋口,一股浓烈的硫磺气味立刻扑鼻而来,他屏住呼吸,往袋子里看去,出乎他的意料,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他什么也没看到。他以为这是光线太暗的原因,于是他从帐篷里走出来,把袋口冲着阳光,但是他依然什么都看不到,袋子里就像有个黑洞,连阳光都被吞噬了。他惊讶的把袋子口朝下抖了抖,可是什么也没掉出来。

    出于谨慎,他并没有把贸然把手伸进去,而是从背后的箭袋里抽出一支长箭,然后小心翼翼的伸了进去,神奇的是,箭被整个塞进去了,但按照袋子的长度,是绝对不可能容纳的下这支箭的。

    这东西肯定是某种法术造物,或许这个皮袋被恒定了某种空间法术,它的内部空间远远不像它外表看起来这么小。

    “这个袋子应该是安全的,至少穿越前的时候,没听说过谁的恶魔布包里还有陷阱。”他欺骗自己说。真正的事实是,他已经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迫不及待的想要一探究竟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手慢慢伸进袋口——这只袋子从外表看起来也就能装得下他的两只手——摸了一下,但什么也没有摸到。他思索了一下,然后在心里想了一下那支箭,他感觉有到什么东西再次出现在他手心,就这样,当他把手从袋子里抽出来的时候,那支长箭跟着被抽了出来!

    “还真是神奇!”迪亚戈由衷的赞叹道。虽然知道这个世界有诸多的不可思议之处,但他还是再一次被震撼了。他兴致勃勃的把自己的东西挨个放进去又取出来,箭支,长弓,刚找回来的两只手斧,射箭护手,甚至磨了两个洞的臭气熏天的破靴子,他都塞进去试了试。他就像一个找到新玩具的孩子,玩的不亦乐乎。

    不过他倒也不是光顾着玩,在试了很多次之后,他也摸索出一些袋子的用法。装进袋子的物品并没有大小限制,东西放到袋口,就会随着使用者的心意被容纳进去,但最多只能装十六件物品,如果是箭枝这样的物品,还可以多放一些,可能按袋子的规则,很多支相同的小物品算一件吧。

    最后还是翻遍了营地的暗夜精灵打断了他的摸索。

    “我们得抓紧了,那些矮人还分了一部分人手去抓奴隶呢。”玛斯雷提醒说,他很为终于比迪亚戈稳重了一次而高兴。

    迪亚戈也很赞同他的意见,两个人最后在营地里扫荡了一遍就轻装出发了——的确是轻装,干粮之类的补给什么的都在袋子里装着呢,如果不是为了遇到战斗时取用方便,迪亚戈甚至连斧子和弓箭都想塞进去。

    接下来的战斗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他们在奥达曼挖掘场的北边呆了半天才等到那些追捕逃奴归来的黑铁矮人。一场谈不上多难的伏击之后,奴隶们被解救了出来。在两个人看来,获得自由的奴隶们比那些黑铁矮人难缠多了,他们的热情简直能融化黑铁。尤其是玛斯雷·熊皮,他坚定了几次自己的意志才抵抗了铜须矮人们邀请他前往塞尔萨玛痛饮美酒的请求。

    “我们也该走了,路还远着呢。”迪亚戈看着遗憾的走远的前奴隶们,低声说。他回过头,看到暗夜精灵正在偷偷擦去嘴角的口水。

    “走吧,听说黑铁矮人也有很多好酒呢。”他诱惑的说,看上去就像在驴子前面举着一颗绑在棍子上的胡萝卜。

    一直跟在身后的麻烦终于解决掉后,去掉跗骨之蛆的两个人感觉轻松了许多,他们放开胸怀,步履轻快的踏上了南下的路。

    ……

    这里是荒芜之地中央地带的一个小盆地,和其它地方的砂砾地质不同,这里的土质松软,颗粒细密,介于砂土和粉土之间,每当热风吹来,这里就会卷起漫天的灰尘。这也是它名字的由来——漫尘盆地,一个被尘土与风沙覆盖的干涸河谷。

    迪亚戈和玛斯雷此刻正爬在一座小土包后面,借着几丛灌木的掩护注视着五十米外的一块岩片。岩片上丢着一块肥厚的肉片,几只绿头苍蝇正在肉片上方飞来飞去,不时的落到上面遛达几圈,顺便舔舐几口甘美的肉汁。

    而离岩片几步远的地方,一只黄豹正来回徘徊着,它不时看那肉片几眼,然后又警惕的看向四周,仿佛渴望吃到这顿美食,但却又担心这是一个陷阱。

    实际上,它的担心是正确的,就在它不知道的地方——那岩片下面,就是迪亚戈费劲心思埋设的冰冻陷阱。一旦它靠近陷阱威力范围,迪亚戈就会毫不犹豫的引发。

    这只山豹毛色淡黄,没有斑点,这在遍地黄土的荒芜之地是一种保护色。从脑后到两肩后侧长着浓密的背鬃,这些背鬃的颜色稍深,看上去比较硬,不像狮子的鬃毛那样柔顺飘逸。从它鼻梁两侧眼角的位置,有两条向下的泪痕状斑纹,一直延伸到鼻孔两侧。

    这只豹子不连尾巴大约有两米半长,体重大概要超过五百磅,这在体型较小的山豹当中,已经算是巨无霸了。它上颌长着一对剑齿虎一样的犬齿,其中一颗看上去已经从中间断掉了。但这丝毫不损这头野兽的威猛,相反,它看上去显得更加凶残了。

    黄豹在那块肉周围兜了几圈,但就是不靠近。这让迪亚戈有些担心,这块肉是他们前几天打死一只秃鹫弄来的,虽然迪亚戈有本事把秃鹫肉做的不是那么难以下咽,但对于这种食尸鸟,两个人还是有些接受不能,不过倒正好用来做诱饵。在这炎热的天气里,这块肉已经开始腐烂变质了,迪亚戈不确定黄豹对这块臭肉是否还有兴趣。

    和迪亚戈穿越前在游戏里看到的不同,在艾泽拉斯,野兽看到人类第一选择往往是逃跑,而不是扑过来开干,尤其是它并不是那么饿的时候,在它们眼中,人类对于野兽比野兽对于人类要更加危险。而这只黄豹一旦受惊跑起来,迪亚戈是打死也追不上的。

    “我是一块石头,我纹丝不动,我缓慢呼吸,我让它靠得更近……”

    迪亚戈低声念叨着,有那么一刻,他感觉自己就是《兵临城下》里的瓦西里,潜伏在冰雪之中等待狼的靠近,不过瓦西里等待的是狼,而他等待的却是一只黄豹。

    就在这时,暗夜精灵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自我陶醉。

    “它叫断牙?它看上很聪明的样子,你感觉我们能抓住它吗?”玛斯雷小声说,这个好奇宝宝总是有很多疑问。

    迪亚戈转过头,严厉的看着玛斯雷,后者立刻就不说话了,但是当猎人转过头看黄豹的时候,他又开口了。

    “你确定,不需要我使用安抚动物这个法术来帮你么?”

    “闭嘴!”迪亚戈猛的转过头,动作之迅猛直让暗夜精灵担心他会把脑袋甩飞掉,“如果你不说话,就算帮到我了。”

    这让满腔热情想要帮忙的德鲁伊感觉很受伤,不过迪亚戈此刻可顾不上安慰这个敏感的大男孩,他正等着那只野兽上钩呢。

    当他转过头去的时候,他失望的看到,那只野兽已经不见了,作为诱饵的臭肉仍然静静的躺在陷阱上,纹丝没动。

    “唉,又没成……”迪亚戈叹了口气,沮丧地从坡顶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委屈的眼泪汪汪的毛孩子,感觉还是有必要安抚这个大男孩的一下。

    “其他职业是很难理解一个猎人对于宠物的执念的,”迪亚戈柔声说,他拍了拍暗夜精灵的肩膀,“没有宠物的猎人,能叫猎人么?”

    他仿佛想起了什么,扭头不坏好意的看了德鲁伊一眼。

    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玛斯雷立刻就明白了他这个眼神的意思。他毛发直竖的跳了起来。

    “不,想都别想。”他暴跳如雷,完全不是刚才自伤自怜的样子。

    迪亚戈再次叹了口气。穿越前的时候,抓个德鲁伊当宝宝,是多少猎人的梦想啊。看玛斯雷的反应,显然达纳苏斯的精灵猎人们也不乏这个想法,或许有人还把这个想法付诸实践过。

    迪亚戈记得在燃烧的远征时代,幽暗沼泽的领主穆塞雷克在猎人中大名鼎鼎,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成功的抓住德鲁伊当宠物的猎人。他们当年解救出那个被抓去当宠物的精灵德鲁伊时,那个德鲁伊的话,让人记忆犹新:你要知道,被猎人抓去当宠物,对于一个德鲁伊来说,是多么屈辱的事情啊!

    很显然,暗夜精灵玛斯雷·熊皮生气了。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他连续几天都没和迪亚戈说话,即使是后者精心烹制了几道美餐都没有平息他的怒火。他宁可啃着自己带着硫磺味的干粮,也不和迪亚戈吃一锅饭,看上去事情真的大条了。

    这让迪亚戈有些烦躁,因为他的年龄也不大,即使是穿越前也不过二十八岁,作为一个宅男,又能成熟到那里去呢。对于知心姐姐的角色,他显然是无法胜任的。

    然而更让他烦躁的是,黄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看上去这只多疑的野兽已经意识到有危险在靠近了。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因为根据迪亚戈穿越前的经验,断牙在荒芜之地并没有固定的巢穴,它更喜欢在荒野中游荡,漫尘盆地不过是它出现频率最高的地方而已。如果感觉这里有危险,那它可能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虽然不想承认失败,但迪亚戈还是觉得这次可能要空跑一趟了。他决定再守三天,如果三天仍然看不到断牙的踪迹,他们就继续往西走,去灼热峡谷。

    然而幸运总是在不经意之间降临。就在第三天清晨,迪亚戈走出帐篷,准备开闸放水的时候,他惊奇的发现,就在他的脚下,岩石下方大概二米多的地方,黄豹断牙正慢悠悠的沿着沟壑散步,看上去非常的悠闲自在。

    在那一刻,迪亚戈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巨大的幸福感填满了。他毫不犹豫地高高的跃起,在空中伸展开四肢,向那只黄豹背上扑去。这一刻,他没想起冰冻陷阱,没想起安抚动物,猎人的野性本能驱使他像一张大网一样笼罩住了那头美丽的野兽。

    断牙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大跳,它几乎被扑下来的迪亚戈给砸趴下。但是当它明白过来自己的处境时,黄豹立刻开始了亡命狂奔。

    这只聪明的黄豹并不是瞎跑,它专门挑难走的地方跑,有时还会像野猪一样一头扎进荆棘丛中去,这让迪亚戈吃足了苦头,刚睡醒的他还没有穿上皮甲,那些尖锐的棘刺轻而易举的划破他的衬衣,在他身上划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不过迪亚戈并没有松手,他的两只手在黄豹的颈下挽住,像打了个死结一样紧扣在一起。双腿则紧紧的盘着大猫的后腰,像两条蛇一样缠绕着它。

    “跟我走吧,绝对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哦,对了,不知道你喝不喝酒……,你还能天天吃到肉,都是新鲜的,你要几成熟的?要生肉也可以,血淋淋的,美味极了……”迪亚戈语无伦次的絮叨着。虽然他能把心里想的通过灵魂联结传递给野兽——这是猎人们的不传之秘,这一点即使是法师们都无法做到——但他还是喜欢在传递思想的同时说出来,这纯粹是习惯问题,并不影响沟通效果。

    黄豹显然没被美食所诱惑,它突然改变了战术,猛的一个翻滚,背朝下向前滑去,粗砺的岩石在迪亚戈的后背上擦过,划出一条条沟壑。有的地方整个皮肤都被揭了下去,露出下面红色的肌肉和白色的筋腱。

    “好吧,我会带你走遍艾泽拉斯,而不是死守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你会看到大海、高山,还有茂密的森林,一望无际的草原……”迪亚戈继续信口开河,其实连他本人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他全身都在疼。不过,这并不重要,驯服野兽最重要的是要不停的说,用尽量多的信息让野兽陷入混乱。其实就是忽悠,如果能把它们忽悠蔫了,那就成功了。在这方面,迪亚戈穿越前的一位东北籍小品演员最有天赋,他不止一次的臆想,如果哪位大叔能穿越到艾泽拉斯来,绝对是兽王级的猎人。当然,光靠一张嘴也不行,你得让你看上的那只野兽相信,你是强大的,值得追随的,即使按照丛林法则来说,你也是荒野中的强者,唯有服从,才是唯一出路。

    断牙继续在荒野中奔跑着,见缝就钻,那里狭窄它就往那里去。最后它甚至朝着一颗横倒的枯树底下冲了过去。它背上的迪亚戈被狠狠的撞在了树干上,与以往的蹭擦刮划不同,这次是结结实实的正面撞击,迪亚戈甚至都听到了自己颅骨凹陷发出的“喀”的一声脆响。

    迪亚戈闷哼一声,差点晕了过去,如果不是抱得紧,他几乎被撞下豹子的后背。一个巨大的血肿迅速在他头顶上膨胀了起来。但这并没打断他的喋喋不休。

    “我会带你见见世面的,人类,矮人,兽人,巨魔……,只要是艾泽拉斯有的种族,我们都要去看一看,或许以后,我们还会到外域去看德莱尼人,到潘达利亚去看熊猫人,你能想象么,一个和你一样浑身是毛的智慧种族,呵呵……”迪亚戈感觉自己都要失去意识了,但他仍然紧紧的抱着这只野兽,不过他没注意到断牙的速度正在逐渐变慢,毕竟猎豹并不是一个以耐力见长的种族,它们的优势是高速冲刺。

    “我们会尝试所有没有尝试过的一切,我们会好奇的探索,勇敢的冒险,精彩的活着,你要相信我,绝对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人生的,对了,你是豹子,那就是精彩的豹生,你的同类们会羡慕坏的……”迪亚戈昏昏沉沉的唠叨着,他感觉自己疲惫的要死,现在最渴望的就是一张柔软的天鹅绒大床,美美的睡上一觉,但他仍然固执地坚持着不晕过去。

    就在这时,黄豹终于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它精疲力竭的轰然倒下了。在它身旁,人类猎人终于松开了手脚,他像个“大”字一样平躺在地上,一只手和一只脚还压在黄豹的身下。

    “坏了,我怎么松开手了?你会趁机跑掉么,大猫?那我可就再也抓不住你了。”恍惚之间,他迷迷糊糊的想,然后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半刻钟之后,周围的草丛被拨开了,暗夜精灵德鲁伊循迹而至,他变化的黑豹从草丛后面露出脑袋。

    “天哪,你这是刚去了趟剥皮地狱么?”玛斯雷震撼的喊道。在他的面前,迪亚戈·阿斯纳尔身上几乎没有一寸完好的皮肤,看上去就如同被巨熊碾压过的破破烂烂的布偶。

    “好吧,看上去我们至少得再耽误一周的时间才能离开了。”暗夜精灵蹲下来,按了按迪亚戈的胸口,那里瘪塌塌的,看上去肋骨断了不止一条。

    “或许更长时间。”他补充说。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