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十四章 卡加斯
    在兽人战争中,入侵艾泽拉斯的兽人部落是由许多大大小小的兽人氏族组成的,比如黑石氏族,影月氏族、龙喉氏族,战歌氏族等等,这些喝下恶魔之血的兽人在恶魔主子的驱使下,疯狂而残暴,但在由人类、暗夜精灵、矮人和侏儒组成的联盟顽强抵抗下,部落最终被打败了。除了一些依然流窜的堕落氏族,大多数兽人被囚禁在俘虏收容所中。在这里,恶魔之血的影响渐渐从他们身上消退了。

    后来,霜狼氏族的新酋长萨尔带领他的氏族战士解救了被囚禁在收容所里的兽人们。这些摆脱了恶魔之血的兽人和旧部落兽人不同,他们仍然暴躁,但却已经恢复了理智,不再嗜血而疯狂。在萨尔的带领下,兽人们离开东部王国大陆,来到大海对面的卡利姆多大陆。在这里,他们和联盟并肩作战,一起抵抗兽人曾经的恶魔主子——燃烧军团的入侵。在战争胜利后,他们和盟友牛头人、暗矛巨魔一起,在杜隆塔尔组成了新的部落,并定都奥格瑞玛。萨尔成为第一任新的部落的大酋长。后来,风行者希尔瓦娜斯带领的不死亡灵——被遗忘者也加入了进来。

    出于生存需要,新部落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在卡利姆多和东部王国各地建立前进营地,以探索蒙昧中的蛮荒地带,获取更大的生存空间。

    卡加斯就是这些前进营地中的一个,它是一个小而功能健全的前哨,是兽人和他们的盟友们在这附近探险时休整和补给的地方。它位于荒芜之地的西北部,是个相当重要的地方——它扼守着连通荒芜之地和灼热峡谷的的唯一一条山间小径。

    老兽人高恩管理着这个前哨。高恩和他的战士们一直监视着东部王国的旧部落——南边的黑石氏族和北方的龙喉氏族。他致力于消灭大陆上残存的堕落兽人以及竭诚推动部落和联盟的互信。

    但他一个人的努力显然无法消除联盟与部落(无论新、旧)之间的隔阂与仇恨,即使在去年,部落和联盟才刚刚并肩作战,成功抵抗了燃烧军团的入侵。但在战争结束之后,这个营地对路过这里的联盟人员立刻就变的不那么友好起来——兽人大战造成的血仇并不是那么容易洗清的。

    黑暗之门开启后的第二十一年。

    就在这年六月底的一个下午,两个全身都笼罩在斗篷里的神秘旅行者来到了卡加斯的东门外。但就在他们离大门还有五十米的地方,一支射入地面的利箭阻止了他们的靠近。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兽人在木栅后的箭塔上高声喊道,他的人类语听起来有些蹩脚,但勉强能让人听懂。

    “两个从荒芜之地来的旅行者,我们已经走了一个多月,又累又饿,急需休息和补给。”两个旅行者当中高个子的那个回答道,但情况并没有他说的这么严重,因为德鲁伊和猎人对于荒野都不陌生,即使在那里呆上半年,他们都不会感觉到有多难。

    “你们是做什么的?”兽人哨兵警惕的说,能穿过遍布野兽和食人魔的荒芜之地的,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弱者都已经被淘汰在那片荒漠里了。

    “旅行商人。”高个子回答道,他拍了拍背后的大包,包里面是他沿途采集的一些珍稀药草,这些药草既是炼金术的必需材料,也能研磨出各种特制墨水,用来制作铭文,相当的珍贵。

    “是走私商人吧?”卫兵嘲讽的说,他这么认为是有依据的。自从兽人战争以后,商人们就很少再走这条遍布危险的商路了,只有那些贪图暴利的走私者们才会通过这条路走私一些违禁品,比如血蓟之类的。

    “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揭穿”了他们真面目的卫兵得意的说,他挥了挥手,像驱赶苍蝇一样示意他们离开。

    “那么我们能通过这里前往灼热峡谷吗?”高个子沉默了一下,降低了自己的要求,其实这是他们起初的打算,“我们可以交纳一笔通行费。”

    “不行,”兽人哨兵犹豫了一下,看上去他在抵抗金币的诱惑,最终他还是拒绝了旅行者们的请求——他太年轻了,还没到唯利是图的年纪,“这里被封闭了,我们收到消息,北边的龙吼氏族又有新动向了。”

    “难道你以为我们会是龙吼兽人吗?”高个子猛的把兜帽掀到脑后,露出自己的长耳和那张暗夜精灵特有的面孔,他同时示意伙伴也这么做。后者配合地照做了,但他心里并不认为这样会有效果。因为在艾泽拉斯,有太多物品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外貌了,他穿越前就曾经拥有一个辛多雷宝珠,可以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血精灵。

    “那也不行,命令就是命令!”果然,忠于职守的兽人哨兵坚决的拒绝了暗夜精灵,“命令上说,任何人都不可以通过。”

    这让暗夜精灵非常的愤怒,他激动的挥舞着双手,向前走了几步,但一支利箭立刻就射在了他的脚前。

    “不要靠近,除非你想尝尝我的利箭!”那个年轻的兽人紧张的大声喊道,但看上去他好像很渴望暗夜精灵那样做。

    暗夜精灵愤怒的凝聚自然能量,打算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一个教训,但更多从木栅后面探出脑袋的兽人卫兵让他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真是活见鬼了!”暗夜精灵低声抱怨道,他悄悄的驱散了已经开始汇聚的法术能量,和同伴一起向后退去,消失在了兽人们的视线内。在他们背后,兽人们嘲讽的哄笑声不绝于耳。

    “你说的是对的,这些绿皮怪就像石腭怪一样愚蠢,就好像他们的脑壳里装的全是大粪。”在离卡加斯营地大约一里外的土坡上,自告奋勇代表两个人交涉,但却遭遇失败的暗夜精灵玛斯雷·熊皮愤怒的咒骂着。

    在他的旁边,迪亚戈·阿斯纳尔正在往卡加斯的方向眺望着,他的瞳孔周围的眼白完全变成了金黄色,眼脸边缘散发着一圈淡红色的光,这是施展鹰眼术的征兆。这个法术可以使他看的更远,远超人眼的极限。

    “我看到一打兽人被派出营地,他们在往山口小径那个方向布置兵力,好吧,我得恭喜你,小子,你成功的打草惊蛇,引起那些绿皮怪的警觉了。”迪亚戈嘲讽的说,他低下头,看到精灵少年有些尴尬的撇着嘴,看上去都快要哭了。

    “我怎么知道这些兽人这么……”玛斯雷委屈的说,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些讨厌的兽人。

    “这么翻脸无情?”迪亚戈调整了一下口气,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柔和一些,“你要知道,我们和兽人之间才刚刚打过几次生死之战,暴风城都一度灭国,一些兽人氏族甚至全族覆灭,你感觉这些仇恨是一次被迫无奈的携手作战就能消除吗?”

    “可这些兽人是不同的,他们是新部落!”玛斯雷倔强的辩解道。

    “但他们大多数人都是从旧部落出来的!他们中的许多人和我们有血海深仇,这些人的亲人——父母儿女、兄弟姐妹甚至全家都死在了联盟人的手里。虽然在我们看来,这是他们罪有应得,是他们入侵艾泽拉斯的报应,但你能确认他们也这样想吗?”迪亚戈反问道,他目光炯炯的看着暗夜精灵,“今天是我们运气好,他们没有当场把我们杀死,已经是很克制的事情了。但从今天起,我不会再纵容你这样做了,你这是在拿我们两个的性命冒险。”

    “好吧,我听你的,”暗夜精灵被说服了,他佩服的说,“我得承认,我真的不擅长动脑子。”

    “你不是不擅长动脑子,你是没脑子!”迪亚戈取笑道。

    “嘿,你!”毛孩子恼怒的梗着脖子,满脸通红。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迪亚戈笑着摆了摆手,向山坡下走去。在坡脚的阴影里,关海法缓缓显出了身影——它刚才潜行侦察去了。

    大猫迎向迪亚戈,它在他的腿边站住,低沉的吼叫了几声。

    “它在说什么?”暗夜精灵好奇的问道,这是德鲁伊的职业限制,如果他们不是处于安抚动物的施法状态,他们是无法知道动物的思想的,而猎人则不同,他们时时刻刻都可以了解动物的想法,不过对象仅限于他们的宠物。

    “兽人加强了对小径的看守,他们派出了至少两打最精锐的战士!”迪亚戈语气沉重的说,这和他通过鹰眼术看到的情况是相符的。

    “那怎么办?我们杀过去吧?”暗夜精灵杀气腾腾的说。

    “不,我们再想点别的办法,”迪亚戈否决了玛斯雷的建议,虽然今天兽人们拒绝了他们的通过,但迪亚戈仍然不想大开杀戒。他时刻提醒自己,这是个真实的世界,而不是游戏,对于任何人来说生命都只有一次,他不想自己变成残酷无情的冷血之徒。这些兽人不是堕落疯狂的龙喉兽人,也不是邪恶自私的黑铁矮人,他们看上去仍然很克制,即使不想给联盟人提供便利,但也没有对他们两个下手——新的部落同样需要休养生息,需要喘息的机会,他们同样不希望挑起战争。

    “或许我们可以悄悄的摸过去,不惊动任何人。”迪亚戈说,他并不是和平主义者,但也绝对算不上良善之辈,他只是警惕自己不要过度崇信暴力。隔阂重重的联盟和部落之间迟早有一天还会开战,但他不希望那是由自己引起的,至少他是不想再往双方之间的仇恨里在增加新内容了。

    他们两个并没有等多久,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在简单的啃了点肉干之后,两个人开始借着黄昏的的余晖准备晚上的行动。

    和白天的燥热焦灼相比,夜晚的荒芜之地凉爽宜人,如果不是风里仍然卷着沙尘,迪亚戈甚至都不会感到这个地方有多么的严酷无情。但事实并非如此,夜晚是很多夜行野兽出来觅食的时候,许多蝎子、蝮蛇之类的毒虫也开始活跃起来。迪亚戈就遇到了一只黑的发亮的沙蝎,这只剧毒的大虫子已经很难被称为虫子了——它几乎有脸盆那么大,当它高举双螯与尾刺的时候,连关海法都不敢上去挑逗一下。两人一豹很低调的从那大蝎子旁边绕了过去。

    迪亚戈记得穿越前还是有些养毒蝎做宠物的猎人的,就是不知道那些人是如何驯服这种毒虫的,他对此深表敬仰,反正他是不敢去尝试一下的,那怕有玛斯雷·熊皮这个治疗跟着也不行。

    今天是双月,这给他们的潜行通过造成了很大困难,但陡峭的山壁还是构成了一些阴影,算是天无绝人之路吧。

    卡加斯营地并没有把山谷小径堵死,它和岩壁还有一段距离——大概有八九十米,这保证了营地里箭塔的射程可以完全覆盖这条道路,不过在晚上,这个目标就很难实现了。即使以是夜视能力最强的暗夜精灵,在这个距离上也很难看的清楚。

    玛斯雷和关海法已经到前面探路去了,即使有双月的照耀,夜晚对于他们来说依然是最值得欢呼的时刻,夜幕如同披风一般遮掩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从这边向西看过去,可以看到灼热峡谷上空被灼热的熔岩映红的天空。

    命苦的迪亚戈匍匐在地上,尽量无声的缓慢爬行。一条蜥蜴皮斗篷盖住了他的全身,使他看上去仿佛和赭红色的粗砾地面融合在了一起。

    在横穿荒芜之地的旅途中,不挑食的两个人的食谱里,几乎包含了这片土地上的所有物种——哦,当然,食人魔、黑铁矮人这些智慧种除外。在这些物种当中,沙地蜥蜴的肉味道绝对是最棒的,无论是蜥蜴肉串还是烟熏蜥蜴,或者脆炸蜥蜴尾,玛斯雷这个吃货都吃的赞不绝口。

    本着不浪费的原则,迪亚戈用这些沙地蜥蜴的皮缝了这块伪装布斗篷。迪亚戈不得不承认,这些变色龙的皮真是天生做伪装布的材料,它可以随着地形地貌的变化而改变颜色,比迪亚戈穿越前见过的迷彩吉利服要好了不知多少倍。而且据暗夜精灵说,这种细密的皮革还能隔绝热源,为此迪亚戈还特地跑到一个石腭怪盘踞的废弃矿洞试了试,果然,在幽暗的矿洞深处,拥有红外夜眼的石腭怪们没一个发现近在咫尺的他,这让迪亚戈狂喜不已——这东西对于猎人来说简直就是个神器,无论是潜伏狙击还是伪装逃亡,这件披风都能发挥难以想象的巨大作用。

    但即使这样,迪亚戈也不敢大意。他们白天的造访显然引起了兽人们足够的警惕,入夜之后,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支缠裹着油布的照明箭被发射出来,落到营地和山壁之间的这片地带上。这使得他极为被动,因为照明弹对于猎人的影响要远大于德鲁伊,在这种情况下他几乎不能移动,但德鲁伊的豹形态却可以在照明弹的照射范围外通过。

    他爬的非常慢,可能一分钟才会挪动两三米的距离。他不得不这样做,如果他爬的快了,箭塔上的兽人肯定会察觉的。有时候,他还得停下来静止一段时间,以免正在注视这边的兽人哨兵发现异样。

    就这样,当两个小时后,迪亚戈翻进一个山脚处的土坑时,他几乎都要崩溃了,极度的紧张和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使得他疲惫不堪,看上去比刚打了一场大战还要狼狈。

    这里离卡加斯营地大概有二百米远,在这个距离上,即使是视力最好的兽人在夜里也看不见这边。他缓了口气,从山壁的转角处悄悄的探出头去,然后又很快的缩了回来。

    在这一晃的工夫,他看到大概二三十米外,两山之间的小径上,一群兽人士兵正围坐在篝火边。篝火上应该正在烤着什么肉类,即使在他这个距离,也能闻到烤肉的香味。

    大概四五米宽的小径,被这群兽人士兵堵了个严严实实。这让迪亚戈头疼不已,看上去除了大杀一场之外,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虽然一打十二个兽人对于两个人——哦,现在还多了个关海法——来说,难度并不是特别高。

    “如果有个盗贼就好了,可以投掷烟雾弹来制造混乱,那样就有机会了。”迪亚戈自言自语的说。虽然他也有工程学烟雾弹的制造配方,但制造那东西得有元素炸药粉和灵纹布——这两种东西是外域特产,他现在可弄不到。不像盗贼的烟雾弹,完全是靠能量凝聚的,不需要任何材料。

    虽然迪亚戈对于盗贼们殊无好感,但他还是得承认,有些时候,这些游走在阴影中的幽灵往往比其他职业更如鱼得水。比如说现在这种情况。

    ……

    注:艾泽拉斯的盗贼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小偷或者强盗——虽然他们同样精擅溜门撬锁,探囊取物之道。他们和战士一样,是一种冒险职业。他们大多喜欢使用涂毒的匕首或者短剑,从敌人的背后发起攻击。作为出色的刺客和潜行大师,他们是最出色的斥候人选。他们擅长拆除陷阱——这或许是迪亚戈讨厌他们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些阴影中的游荡者擅长潜形匿迹。在消失在人们视野中的同时,他们同样也摆脱了道德的束缚。一些盗贼堕落为唯利是图的杀手甚至劫匪,因为老鼠屎和汤的辩证关系,很少有人喜欢盗贼,即使那些被军情七处招安的盗贼自称为潜行者,但那些知道他们根脚的人仍然喜欢喊他们为盗贼。

    血蓟,一种草药,据说是从外域走私到艾泽拉斯世界的一种舶来品,有强烈成瘾性,类似罂粟。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