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魔兽世界编年史(29-42)

魔兽世界编年史(29-42)

    29格瑞姆巴托之战

    与此同时,在早已被战争打破了宁静的南部大陆上,四分五裂的兽人残余势力正在为生存进行着艰苦的战斗。虽然格罗姆?地狱咆哮和他的战歌氏族逃离了追捕,但死亡之眼和他的血窟氏族却被囚禁在了洛丹伦的俘虏收容所中。他们发动了一次暴动,但收容所的看守很快就从兽人手中夺回了控制权。

    尽管如此,在联盟的侦察员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一股强大的兽人势力仍然控制着卡兹莫丹北部的荒野。龙喉氏族的酋长——臭名昭著的术士耐克鲁斯利用一个被称为“恶魔之魂”的远古神器控制着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和她的红龙一族。由于控制着红龙女王,耐克鲁斯在被遗弃的蛮锤要塞格瑞姆巴托中建立起一支秘密的部队。他计划利用他的部队和强大的红龙军团对联盟发动新的战争,从而将四散的兽人部落重新联合起来,继续他们对艾泽拉斯的征服行动。然而他的计划没有能够实现,由人类法师罗宁领导的一个小队毁掉了恶魔之魂,将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从耐克鲁斯的控制中释放了出来。

    暴怒的红龙将格瑞姆巴托要塞彻底摧毁,把大部分的龙喉氏族的余党都烧成了灰。当联盟将幸存的兽人投进俘虏收容所时,耐克鲁斯的计划宣告破产。龙喉氏族的失败标志着兽人部落的末日,以及兽人狂暴嗜血的彻底终结。

    30兽人的消沉

    数月之后,更多的兽人囚犯被投入了收容所。随着各地的收容所爆满,联盟不得不在奥特拉克山脉南部的平原上修建新的收容所。为了更好地维持和供给数目不断增长的收容所,洛丹伦王国的泰瑞纳斯国王向所有联盟成员国征收新的税款。这项新税和日益升级的边界争执使得联盟陷入了极其不稳定的状态。从各方面的情况看来,在人类王国最黑暗和最困难的时期签定的那些条约随时可能被撕毁。

    在政治骚乱的同时,许多收容所的看守开始注意到他们的兽人囚犯发生了令人困惑的变化。兽人试图越狱逃跑的行为,甚至是他们内部的斗殴都大幅度减少,兽人们变得越来越冷漠和嗜睡。虽然这很难相信,但兽人——这个曾经是艾泽拉斯大陆上最具侵略性的种族——开始丧失战斗的欲望。这种奇怪的现象令联盟的领导人感到莫名其妙并继续影响着这些急剧衰弱的兽人。

    一些人认为,是一种奇怪的、只会感染兽人的疾病使兽人变成了这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但达拉然的大法师安东尼达斯提出了另一种假说:在研究了他所能了解的所有兽人历史之后,安东尼达斯发现兽人已经受恶魔的力量影响长达数百年之久。他认为兽人早在第一次入侵艾泽拉斯之前就已经被恶魔的力量引诱而堕落了。很明显,恶魔毒害了兽人的血液,作为交换,他们给了兽人异乎寻常的力量、耐力和侵略性。

    安东尼达斯认为兽人的反常嗜睡行为并不是疾病,而是长期以来使他们变得可怕、嗜血的恶魔法术消退的后果。虽然这种症状很明显,但安东尼达斯无法找到治疗兽人目前状况的方法,而他的许多学徒和一些著名的联盟领导人都认为替兽人找出治疗的方法纯属冒险行为。在谨慎地考察了兽人目前的神秘状况之后,安东尼达斯认为治愈兽人的唯一途径是通过精神的力量。

    31新的部落

    俘虏收容所的大典狱官埃德拉斯·布莱克摩尔在他的监狱堡垒敦霍尔德中监视着被俘的兽人们。有一个特殊的兽人总是引起他的兴趣:他在十八年前捡到的那个失去双亲的婴儿。布莱克摩尔将这个年青的男兽人培养成了一个才华横溢的奴隶,并给他起名叫萨尔。布莱克摩尔将关于战术、哲学和格斗的知识传授给萨尔,并将他训练成为一名角斗士。自始至终,这个邪恶的典狱官都在致力于将这名兽人青年铸造成为一件武器。

    尽管典狱官的养育极其苛刻,年青的萨尔仍然成长为一名健壮而聪明的兽人,但他心里明白自己的一生决不应该作为奴隶度过。当萨尔成年以后,他了解到了自己的种族,还有那些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在战争中被击败的同类们,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被关入俘虏收容所中。有传闻说兽人领袖奥格瑞姆·毁灭之锤已经从洛丹伦逃走并隐居了起来,只有一个流亡的氏族仍然试图避开联盟警惕的目光,秘密地进行着军事活动。

    学识丰富但毫无经验的萨尔决定从布莱克摩尔的堡垒中逃跑并寻找他的同胞。在旅途中,萨尔访问了俘虏收容所,并发现他那一度强大的族群变得懒散虚弱,在这里找不到他希望发现的值得骄傲的战士。萨尔继续寻找最后的兽人酋长,格罗姆·地狱咆哮,虽然人类在不断追捕格罗姆,但他仍然保持着兽人旺盛的战斗欲望。在他的战歌氏族的帮助下,地狱咆哮为解放他那些被压迫的同胞而不懈战斗。不幸的是,地狱咆哮永远也找不到解救他们的办法。萨尔被地狱咆哮的坚定所感动,下定决心要找回兽人的战斗传统。

    为了找寻他自己的氏族,萨尔向北方旅行,期望能碰到传说中的霜狼氏族。萨尔了解到古尔丹曾经在第一次战争早期流放了霜狼氏族,他也了解到了他就是兽人英雄杜隆坦——在20年前被谋杀的霜狼氏族的酋长——的唯一子嗣。

    在值得尊敬的萨满祭司德雷克塔尔的保护下,萨尔学习了在古尔丹的邪恶统治下被兽人遗忘的古老萨满文化。一段时间之后,萨尔成为了一位强大的萨满祭司并成为了霜狼氏族的酋长。在元素的帮助下,萨尔决定解放被囚禁的氏族并将他们从恶魔的诱惑中解救出来。

    萨尔在旅程中遇到了隐居多年的的酋长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作为萨尔的父亲最要好的朋友,毁灭之锤决定跟随年轻有为的萨尔并帮助他解放那些被囚禁的氏族。在许多经验丰富的酋长的帮助下,萨尔最终成功地使兽人重新充满了活力,并为他的人民确立了新的精神信仰。

    作为他的人民所获得新生的象征,萨尔回到了布莱克摩尔的敦霍尔德城堡并解放了收容所中的兽人。但是,在解放一座收容所的战斗中,毁灭之锤战死了。萨尔拿起了毁灭之锤那传奇般的战锤,穿上了他的黑色板甲,成为了新的兽人领袖。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萨尔的部落扫平了许多收容所,并使联盟花费了极大精力来应付他精明的战术。在他最好的朋友兼顾问格罗姆·地狱咆哮的鼓励下,萨尔为了确保没有兽人再次成为奴隶——无论是人类还是恶魔的——而战斗着。

    32蜘蛛之战

    当萨尔在洛丹伦释放其同胞弟兄的时候,耐奥祖继续在诺森德大陆巩固他的基地,他在寒冰皇冠上空建立起了一座巨大的城堡以控制庞大的亡灵军团。但在巫妖王拓展他的疆域时,一个孤单、隐秘的王国开始与他的力量进行对抗。这个被称为艾兹卓-尼拉布的古老的地下王国是由一个残忍的类人蜘蛛种族建立的,他们派出精锐部队袭击了寒冰皇冠,并使耐奥祖打消了征服他们的疯狂念头。耐奥祖沮丧地发现这些蜘蛛对他的心灵控制完全免疫,并且强大到足以和他的亡灵大军一较高下。

    蛛网怪的蜘蛛之王控制着庞大的部队,并且拥有覆盖了诺森德一半疆域的地下隧道网络。他们的游击战术令巫妖王疲于奔命却一无所得。最终,耐奥祖艰难地赢得了对蛛网怪的战争,在狂暴的恐惧魔王和无数亡灵战士的进攻下,蜘蛛王国艾兹卓-尼拉布变成了一片废墟。

    虽然蛛网怪对耐奥祖的精神力量免疫,但他强大的通灵能力使他能够操纵蜘蛛战士的尸体并让他们为他作战,并为这些蜘蛛战士修建了适合他们的堡垒和建筑物。在一统诺森德大陆之后,巫妖王准备着手执行他真正的任务。巫妖王将他的意念延伸到了人类的领土,并且召唤所有愿意聆听他的声音的黑暗灵魂……

    33克尔苏加德和天灾军团的建立

    在世界各地都有一些强大的人类愿意听从巫妖王从诺森德发出的精神召唤,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达拉然的大法师克尔苏加德,他曾是统治达拉然的法师议会肯瑞托的一员。多年以来,克尔苏加德一直被认为是一个异类,因为他坚持研究被禁止的通灵术。在热切地学习完魔法世界中他能接触到的所有知识后,克尔苏加德对眼前的同辈们过时和缺乏想象力的教条感到很沮丧。在听到耐奥祖的召唤之后,渴求黑暗知识的大法师倾尽全力与这个神秘的声音沟通,最终发誓要从强大的巫妖王那里学习所有他能够学习的东西。

    克尔苏加德放弃了他的所有财产和地位,永远离开了肯瑞托和达拉然。在巫妖王的指示下,他变卖了所有财产,将得到的金钱都藏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在经历了艰难的长途跋涉之后,克尔苏加德终于抵达了诺森德的冰冻海岸。大法师穿越了被战争毁灭的艾兹卓-尼拉布王国的废墟,在这里他看到了耐奥祖的可怕力量,他开始相信投靠神秘的巫妖之王是一个明智而且利益丰厚的决定。

    在冰冷的荒野上旅行了数月之后,克尔苏加德终于到达了寒冰皇冠。他来到了耐奥祖的黑暗城堡,当沉默的亡灵守卫让他通过时,大法师感到了强烈的震撼。他沿着道路一直朝下走,在冰川的最底层,他见到了霜冻王座,并且将自己的灵魂献给了巫妖之王。巫妖王对新的追随者感到十分满意。他向克尔苏加德许诺要给他不死之身和强大的力量,以换取他的忠诚和服从。渴望黑暗知识和力量的克尔苏加德马上接受了他的第一个任务--深入人类世界并建立一个将耐奥祖作为神来膜拜的新教派。为了帮助大法师完成他的任务,耐奥祖让他继续保留人类的躯体。大法师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他运用幻像和宗教的力量吸引了大批被流放的洛丹伦人,并向他们描述了一个美丽的新社会--还给他们每人都送了一个可以随时联系巫妖王的人偶……

    克尔苏加德秘密回到了洛丹伦,并且在那里活动了三年。他运用他的财富和智商聚集了一些愿意跟随他的人类并组建了一个名为"诅咒神教"的教派。他向信徒们许诺要赐予他们平等的社会地位和永恒的生命以换取他们对耐奥祖的服从。数月之后,大量对生活心灰意冷的人加入了他的教派。克尔苏加德的目标--令人们放弃对光明的信仰,转而膜拜耐奥祖的黑暗力量--很容易地就达到了。在诅咒教派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克尔苏加德也要确保洛丹伦的统治者们不会发现他们的秘密活动。

    当克尔苏加德在洛丹伦大获成功的时候,巫妖之王也在为进攻人类世界做最后的准备。耐奥祖将他的瘟疫能量灌入许多被称为"瘟疫之源"的神器中,并命令克尔苏加德将这些神器带往洛丹伦,隐藏在那些被教派控制的村庄中。这些被忠诚的教徒保护着的瘟疫之源将作为产生瘟疫的源泉,源源不断地放出瘟疫,横扫洛丹伦北部的城市和村庄。

    巫妖王的计划运作得十分成功。许多洛丹伦北部的村民几乎是瞬间就被感染了。与在诺森德一样,被瘟疫接触的人类死去,然后变成对巫妖王唯命是从的奴隶。克尔苏加德领导的信徒急切地希望死去并为他们的主人服务,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变成不死之身。随着瘟疫逐渐扩散,洛丹伦北部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僵尸,克尔苏加德管理着这支日益庞大的部队,并称他们为"天灾"--不久之后,它就会踏进洛丹伦的大门,并把人类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抹掉。

    34联盟的分裂

    在兽人被打败后,联盟各国的领导人开始为领土和政治问题争论不休。洛丹伦王国的泰瑞纳斯国王估计他们在困难时期签订的那些脆弱的条约将无法继续保持下去,他说服了联盟的领导人,让他们拿出一些钱和劳力,重建了被兽人摧毁的暴风要塞。这些费用以及维持兽人俘虏收容所正常运转所需的高额费用,让许多领导人--尤其是吉尔尼斯王国的国王吉恩·灰发--感到他们最好退出联盟,从而不用负担这些开销。

    雪上加霜的是,银月城的高级精灵突然宣布废除与联盟的一切条约,理由是人类作战不利,导致他们的森林在第二次战争中被大面积烧毁。虽然泰瑞纳斯巧妙地提醒他们如果不是数以百计的勇敢人类用他们的生命保卫了奎尔萨拉斯,那么精灵们现在将一无所有,但精灵们固执地要与联盟分道扬镳。在精灵退出联盟之后,吉尔尼斯王国和斯托姆加德王国也趁机退出了联盟。

    虽然联盟分裂了,但泰瑞纳斯国王仍然尽力保持与其他国家的同盟关系。库尔迪拉斯王国的海军上将普罗德摩尔国王和艾泽拉斯的年轻国王瓦立安·瑞恩都是联盟的坚定拥护者,同时在大法师安东尼达斯领导下的法师议会肯瑞托也表示坚决支持泰瑞纳斯和联盟。也许最值得庆幸的还是强大的矮人国王麦格尼·铜须发誓矮人们永远也忘不了联盟为解放卡兹莫丹而作出的杰出贡献。

    35洛丹伦的天灾

    经过数月的漫长准备,克尔苏加德率领他的诅咒教派向洛丹伦发起了第一轮攻击,释放了亡灵瘟疫。乌瑟尔和他的圣骑士们调查了受瘟疫感染的地区,希望能找到一种解救的办法。他们不断地努力,但是瘟疫仍然在扩散,甚至威胁到了联盟的统一。

    亡灵的威胁横扫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的独子——阿尔萨斯王子担当起了对抗亡灵天灾的重任。阿尔萨斯成功地消灭了克尔苏加德,但是亡灵的军队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有更多阵亡的人类士兵成为了新的亡灵。面对势不可挡的强大力量和失败的挫折感,阿尔萨斯采取了更极端的抵抗措施。最后,阿尔萨斯的战友告诫他,不要因此丧失了高贵的人格。

    阿尔萨斯的恐惧和决心导致了他最终的覆灭。他追踪瘟疫的源头直到诺森德大陆,想要彻底消除瘟疫的威胁。然而,阿尔萨斯王子最终成为了巫妖王的猎物,他拔出了被诅咒的魔剑——霜之哀伤,因为他深信这么做可以挽救自己的臣民。虽然这把剑的确给他带来了深不可测的力量,但它同时也夺取了王子的灵魂,使他变成巫妖王手下最强大的死亡骑士。彻底丧失心智的阿尔萨斯带领亡灵天灾回到了自己的王国。最终,阿尔萨斯刺杀了他的父亲——泰瑞纳斯国王,随后又率领巫妖王的大军踏平了整个洛丹伦。

    36太阳之井—奎尔萨拉斯的沦陷

    虽然阿尔萨斯打败了他目前的所有敌人,但他却摆脱不了克尔苏加德的鬼魂。鬼魂告诉阿尔萨斯,为了巫妖王的下一步计划,他必须复活,方法就是把他的尸骨带到高等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的太阳之井去。

    阿尔萨斯和亡灵天灾侵入奎尔萨拉斯,将精灵围困在脆弱的防线后。银月城的游侠领袖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奋勇战斗,但仍不敌阿尔萨斯。阿尔萨斯摧枯拉朽般地击溃了精灵的部队,顺利进入了太阳之井。作为展示他的力量的手段,他把希尔瓦娜斯的遗体变成女妖,使她永远不死,永远向阿尔萨斯这个奎尔萨拉斯的征服者效忠。

    最后,阿尔萨斯把克尔苏加德的尸骨浸没在太阳之井的圣水中。尽管永恒的圣水因此受到了污染,克尔苏加德却复活成为了一个法力强大的巫妖,重获新生之后的克尔苏加德向阿尔萨斯解释了巫妖王的下一步计划。当阿尔萨斯和他的亡灵军队挥师南下时,奎尔萨拉斯已是死寂沉沉。屹立了九千多年的高等精灵的王城从此不复存在。

    37阿克蒙德的归来和卡利姆多之旅

    克尔苏加德复活之后,阿尔萨斯就率领亡灵天灾杀向了达拉然。他们要在那里得到麦迪文之书,然后用它来召唤阿克蒙德,然后阿克蒙德将亲自率领燃烧军团发起最后的进攻。就连肯瑞托的法师也无法阻止阿尔萨斯的军队偷到麦迪文之书。很快,克尔苏加德就凑齐了施展魔法所需的物品。在距第一次入侵艾泽拉斯世界失败的一万年后,强大的恶魔阿克蒙德和他的部队再次浮现在艾泽拉斯世界的上空。然而,达拉然并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在基尔加丹的命令下,阿克蒙德和他的恶魔跟随亡灵天灾到达了卡利姆多,他们计划要摧毁世界之树——诺达希尔。

    在这场混乱当中,一个孤独而神秘的预言者给危难之中的弱小种族提供了指引。这个预言者不是别人,正是最后一位守护者,麦迪文,他正在努力挽救自己犯下的错误。麦迪文告知兽人部落和人类联盟,危险就在眼前,双方应该即刻联合起来。但是由于世代交恶,他们是不可能合作的。麦迪文不得不分别警告兽人和人类,即便是使用预言术或者欺骗的手段,也要引导他们渡过大海,前往传说中的大陆——卡利姆多。兽人和人类很快就遇到了隐居很久的卡多雷文明。

    萨尔领导兽人经历了千辛万苦,在卡利姆多的荒地上展开了探索。尽管友善的牛头人凯恩·血蹄和强壮的牛头人战士慷慨相助,很多兽人还是开始屈服于折磨他们多年的杀戮欲。萨尔的副官——格罗姆·地狱咆哮——甚至背叛了兽人部落,屈服于这种由恶魔带来的欲望。格罗姆·地狱咆哮和他的战歌氏族在灰谷遇到了远古暗夜精灵的哨兵。在确认兽人再次显示出了他们好战的本性之后,半神塞纳留斯亲自前来驱逐这些兽人。然而,地狱咆哮和他的手下被无尽的仇恨和愤怒所控制,杀死了半神塞纳留斯,玷污了古老的森林。最后,地狱咆哮帮助萨尔打败了玛诺洛斯——这个当初利用自己充满仇恨和愤怒的鲜血诅咒兽人的恶魔领主,赢回了自己的荣誉。随着玛诺洛斯的死去,兽人也从恶魔的诅咒中永远解脱了出来。

    当麦迪文劝说兽人和人类组成联盟的时候,暗夜精灵依靠他们的力量独力对抗着燃烧军团。暗夜精灵的大祭司泰兰德·风语者独立奋战,将恶魔和亡灵抵挡在灰谷外。泰兰德也感到她需要援兵,于是,她前去唤醒沉睡了千年的德鲁伊们。有了爱人玛法里奥·怒风的帮助,泰兰德成功地加强了防御,击退了燃烧军团。大自然在德鲁伊的帮助下击溃了燃烧军团和亡灵天灾。

    在寻找更多沉睡的德鲁伊时,玛法里奥发现了关押他的亲生兄弟伊利丹的石牢。泰兰德相信伊利丹将助他们一臂之力,于是就把他释放了出来。虽然伊利丹确实帮助了他们一段时间,但他最终还是走上了自己的道路。

    暗夜精灵团结一心,坚决抵抗燃烧军团。然而燃烧军团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对永恒之井的渴望,始终妄想得到世界之树的力量。如果他们的计划得逞,世界将在这群恶魔的手中彻底毁灭。

    38背叛者的胜利

    在燃烧军团对灰谷展开入侵期间,伊利丹结束了他在地牢中近万年的囚犯生涯。他曾尽力让他的伙伴对他安心,但很快他就原形毕露,吸收了一个被称为“古尔丹之颅”的强大术士神器的能量。完成吸收之后的伊利丹变化成了一个拥有恶魔外表和强大力量的生物,他还获得了古尔丹的一部分记忆,特别是关于萨格拉斯之墓——那座传说中位于一座小岛上的,埋藏着黑暗泰坦萨格拉斯遗骸的地牢。

    重新获得力量和自由的伊利丹急于证明自己的价值。然而他碰上了基尔加丹,这个恶魔向他提出了一个难以抗拒的提议。基尔加丹对阿克蒙德在海加尔山的失败非常恼火,不过他还有比复仇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在觉察到自己的杰作巫妖王变得过于强大而难以控制之后,基尔加丹命令伊利丹去终结耐奥祖,并永远消灭亡灵天灾的力量。作为交易的条件,伊利丹将会得到巨大的力量并在燃烧军团的领导者中占有一席之地。

    伊利丹同意了这个计划,并立刻开始准备摧毁囚禁着巫妖王灵魂的冰晶块:冰封王座。伊利丹知道他需要一件强大的神器来摧毁冰封王座,于是他准备用从古尔丹的记忆中得到的知识去寻找萨格拉斯之墓并得到黑暗泰坦的遗物。他将那些蛇一般的那迦从黑暗的深海巢穴中召唤出来。在狡猾的首领瓦辛的带领下,那迦帮助伊利丹寻找传说中萨格拉斯之墓所在的破碎岛屿。

    在伊利丹和那迦出发的同时,典狱官玛维·影歌也开始了对他的追捕。玛维在这一万年里一直担任伊利丹的看守,她相信自己可以重新抓获伊利丹。然而,狡猾的伊利丹让玛维和哨兵们的努力化为泡影,并成功窃取了萨格拉斯之眼。伊利丹带着这个强大的神器来到魔法之城达拉然。城市里的能量装置强化了伊利丹的力量,他开始使用萨格拉斯之眼施展一个毁灭性的法术来对付位于遥远的诺森德大陆上的巫妖王。伊利丹的法术粉碎了巫妖王的防御力量并割裂了世界之脊。在最后的时刻,这个毁灭性的咒语被赶来支援玛维的玛法里奥和女祭司泰兰德所阻止。

    伊利丹很清楚,基尔加丹绝对不会对他的失败善罢甘休,便逃向荒凉的外域,这里是德拉诺的残留地域,曾经是兽人的家园。伊利丹决定在这里避避风头并计划他的下一步行动。在成功地阻止了伊利丹之后,玛法里奥和泰兰德回到灰谷的家园去照顾他们的人民。然而玛维并不打算善罢甘休,她尾随伊利丹来到外域,下决心要把他带回去接受审判。

    39血精灵的崛起

    此时,亡灵天灾已将洛丹伦和奎尔萨拉斯彻底变成了充满剧毒的瘟疫之地。那里只有一些小规模的联盟抵抗力量仍在苟延残喘。其中的一个组织主要由高等精灵组成,他们的领导者是逐日者王朝的最后一个成员,凯尔萨斯王子。作为一名出色的法师,凯尔小心翼翼地在几近覆灭的联盟中成长。高等精灵对家园的沦陷非常悲痛,为了向死去的同胞表示敬意,他们改称自己为血精灵。当血精灵奋力遏制亡灵天灾的攻势时,他们因为离开了太阳之井这个力量的源泉而备受煎熬。为了缓解手下们与生俱来的对于魔法的**,凯尔做了件令人无法想象的事情:他接受了他们的高等精灵祖先伸出的援手,怀着找到一个新的魔法力量之源的希望加入了伊利丹和他的那迦部队。残余的联盟领袖谴责血精灵为叛徒,并将他们永远驱逐。

    走投无路之下,凯尔和他的血精灵们只得跟随伊利丹来到外域,并帮助他对付典狱官玛维。玛维本已将伊利丹抓获,却被血精灵和那迦联手击败,伊利丹也被重新解放。伊利丹将外域作为自己的基地,为了向巫妖王和他的寒冰皇冠要塞发起新一轮的进攻而聚集着力量。

    40瘟疫之地的内战

    巫妖王耐奥祖知道自己已经时日不多了。被囚禁在冰封王座之中的他怀疑基尔加丹会派出手下来毁灭自己,伊利丹的咒语造成的伤害破坏了冰封王座,巫妖王的力量因而一天天地丧失。于是,急于自保的耐奥祖将他最强大的手下——死亡骑士阿尔萨斯召唤到身边。

    阿尔萨斯的力量随着巫妖王的虚弱而渐渐流失,他陷入了洛丹伦的一场内战中。女妖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领导着半数的亡灵军团发动了一场试图颠覆阿尔萨斯统治的政变。正当战斗扩散到整个瘟疫之地时,阿尔萨斯被巫妖王所召唤,领导权被移交给了他的副官克尔苏加德。

    最终,希尔瓦娜斯和她的亡灵叛军(他们被称作被遗忘者)将洛丹伦都城的废墟占为己有。被遗忘者在都城的残骸下建立起了自己的基地,他们发誓要击败天灾并将克尔苏加德和他的仆从赶出大陆。

    力量遭到削弱的阿尔萨斯仍决定去援救他的主人。他到达诺森德后却发现伊利丹的血精灵和那迦已经先他一步到了那里。于是,阿尔萨斯和他的蜘蛛怪只得与伊利丹的部队争夺时间,他要率先到达寒冰皇冠冰川并保护冰封王座。

    41巫妖王的胜利

    即便是在如此虚弱的情况下,阿尔萨斯最终仍以策略战胜了伊利丹,并率先抵达了冰封王座。阿尔萨斯用他的魔剑霜之哀伤击碎了囚禁巫妖王的冰牢,并得到了耐奥祖附魂的头盔和胸甲。阿尔萨斯将拥有无尽力量的头盔戴到了自己的头上,成为了新的巫妖王。正如耐奥祖一直计划的那样,他和阿尔萨斯的灵魂合体成为一个强大的生物。伊利丹和他的军队被迫耻辱地逃回外域,阿尔萨斯则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之一。

    现在的阿尔萨斯作为新的不朽的巫妖王占据着诺森德,据说他正在那里重建寒冰皇冠城堡,而他所信任的副官克尔苏加德则统领着瘟疫之地的天灾部队。希尔瓦娜斯和她的反叛亡灵力量仅仅控制着提瑞斯法林地,那只是被饱经战乱的洛丹伦王国的一小部分。

    42古老的仇恨—卡利姆多的开拓

    尽管获得了战争的胜利,但艾泽拉斯的各个种族却发现他们的世界早已被战争所摧毁。亡灵天灾和燃烧军团毁灭了洛丹伦的文明,卡利姆多也几乎遭受同样的命运。这里有饱经创伤的森林需要治愈,有无边的仇恨需要忘却,人民需要新的家园来定居。战争重创了每一个种族,但他们无私地合作,想要创造一个新的开端。这一切都从联盟和部落之间极为来之不易的停战开始。

    萨尔领导着兽人来到卡利姆多大陆,他们在牛头人同胞的帮助下建立了一个新的家园。兽人们以萨尔被暗杀的父亲的名字将这新的国家命名为杜隆坦,他们定居下来,并试图重建他们那一度辉煌的文明。现在恶魔的诅咒被终结了,部落从一股好战的狂热力量变为了一个松散的联盟,生存与繁荣是他们的首要任务。在高贵的牛头人和狡猾的暗矛部落巨魔的帮助下,萨尔和他的兽人们期盼着一个和平的新纪元的到来。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手下残存的联盟力量定居在南卡里姆多。他们在东海岸的尘泥沼泽附近建立了简陋的港口城市塞拉摩。人类和矮人同盟合力在这片充满危险的土地上生存,尽管杜隆坦和塞拉摩的防御力量彼此暂时停战,但这个脆弱的殖民地的平静并不意味着最终的和平。

    人类和兽人间的和平被一支抵达卡利姆多的庞大联盟舰队所破坏。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吉安娜的父亲)率领这支舰队在阿尔塞斯毁灭洛丹伦之前离开了那里。海上数月的航行令人筋疲力尽,但是普罗德摩尔仍然寻找着一切他可以找到的联盟幸存者。

    海军上将普罗德摩尔的舰队对该地区的稳定造成了严重的威胁。作为一位在第二次战争中声名显赫的英雄,吉安娜的父亲是部落的死敌,他决心在兽人站稳脚跟之前摧毁杜隆坦。

    普罗德摩尔强迫吉安娜做出一个艰难的抉择:支持他对抗兽人并且背叛她的新同盟,或者与她的亲生父亲交战来维护联盟和部落之间来之不易的脆弱和平。在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吉安娜选择了后者,她帮助萨尔打败了她疯狂的父亲。不幸地是,海军上将在吉安娜向他证明兽人已经不再是嗜血的怪物并与他和解之前就战死了。出于吉安娜对部落的忠诚情义,兽人们同意让她的部队安全地回到塞拉摩的家园。

    ……

    就在这一年,我们的男猪脚迪亚戈·阿斯纳尔来到了美丽壮阔的艾泽拉斯。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