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二十二章 暗影牧师

第二十二章 暗影牧师

    玛斯雷此刻的样子真是残破的可怕!黑豹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三条腿着地,勉强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他的一条腿抬起,但明显的扭曲着,应该是骨折了,而他另一侧肩膀上的毛皮被撕裂,露出下面的血肉和筋腱。

    “中埋伏,被反偷袭了。”当注意到迪亚戈的时候,他有些难为情地咧着嘴笑道,但这个笑容比哭还难看。

    “玛托留斯大爷可不是那些没脑子的蠢货,想偷袭本大爷,没门!”那个粗豪的嗓子咆哮道,紧接着,一个身着板甲的黑铁矮人叮当作响的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但是一支飞射过来的箭矢逼迫他放弃了攻击。他竖起手中的斧面,那箭矢射在上面,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趁着这个机会,玛斯雷垫着脚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和敌人的距离。

    这个矮人有着一部火红色的大胡子,这在黑铁矮人中是很少见的,他们的胡子或白或黑,要不就是居于中间的各种灰色。他手里提着一柄矮人战斧,在昏暗的甬道里发出森森的寒光。

    “啊哈,还有一个同伙!”他注意到了迪亚戈的到来,但他显然并没有为敌人的增加而害怕,相反,他好像更加兴奋了。

    “你们会后悔的,这里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随便来的地方,”他豪迈的喊道,但迪亚戈猜测他是在召唤卫兵。

    果然,没有卫兵从房间里冲出来的现实让玛托留斯有些愕然,但他立刻就恢复了镇定。

    “来吧,还没断奶的娃娃们!”玛托留斯挥舞着斧子,无所畏惧的喊道。

    两个打一个,迪亚戈更不怕,好吧,一个半打一个——虽然玛斯雷受伤了,但好歹能算半个。他弯弓搭箭瞄准了黑铁矮人,而黑豹则贴着甬道的一侧向矮人侧后方绕去。

    玛托留斯举起战斧,做了个冲锋的姿势,但下一个,他阴险的指向侧后方的黑豹,一道无形的暗影能量被喷射出来。

    “痛!”他大声喊道。

    玛斯雷完全被这个黑铁矮人粗豪的外表欺骗了,他在发起扑击时甚至都没做好躲闪的准备——事实上,处在半空中的黑豹也无法做到这一点。他全身僵直地从半空掉落下来,就像撞上了一面无形的墙壁。黑豹四肢蜷缩着在地下翻滚,全身都在抽搐。他大张着嘴巴,面目狰狞的龇着獠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就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强烈的痛楚沿着神经冲击着他的大脑,就像有无数把尖刀在同时割他的肉,斫他的骨。

    暗言术:痛!迪亚戈知道这个法术,这是暗影牧师的专属神术,用暗影能量来刺激敌人的痛觉,使其丧失战斗力,严重时甚至会造成不可逆转的肉~体创伤。曾经有人推测过,人体最多能承受45单位的疼痛,但这个神术造成的痛楚却可能高达60单位!

    迪亚戈几乎要惊呆了,这个矮人竟然是个牧师!他从来没想过一个全身板甲的矮人战士能释放出牧师的神术,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这既不魔法,也不科学!

    但他知道,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不然,暗夜精灵甚至有可能会活活痛死。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弯弓搭箭,射向这个矮人牧师。然而,就在箭矢射中那矮人之前,他听到黑铁矮人残忍的喊道:“盾!”

    一面神圣力量构成的椭圆盾牌出现在他与黑铁矮人之间,箭矢射在那半透明的盾牌上,然后被弹开了——圣言术:盾,在这面盾牌里的神圣力量被消耗完之前,任何攻击都不能伤害它后面的矮人牧师。

    迪亚戈十分后悔把恶魔背包里的火枪交给了塔诺克·霜锤,要知道,在穿透力这方面,即使最初级的火枪也要碾压弓箭。

    迪亚戈在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就做出了决定,他迅猛的向矮人冲去,但手中却没有停下动作,抽箭,拉弦,撒放,他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这三个动作,短短三十米的距离,他射出了五支利箭,那面神术盾牌被射的像水波一样不停颤抖着。

    迪亚戈终于冲到了矮人跟前,他感觉自己一辈子都没跑这么快过。在他射出最后一支箭之后,他就丢掉了手中的柘木弓,抽出了大腿旁的手斧。

    他只抽出了一支手斧,以确保全身的力气都能集中到这只斧头上。他调整着步伐,使自己能在到达对手跟前时正好使出最大的力气,最终,他冲到了矮人跟前,像俯冲的猛禽一样抡圆了手斧狠狠的砍了下去。

    出乎他的意料的是,玛托留斯什么也没干,他只是戏谑的看着对手,满脸的嘲讽。他太过相信神术的力量了,甚至都没举起手中的战斧做一个格挡动作。

    在下一刻,瑟银手斧带着一道碧绿的光芒斩破了神术之盾,就像斩破一个肥皂泡一样。然后,那斧头势头未消,砍进了矮人的肉体里。

    “拉格纳罗斯!”一声凄厉的哀号响彻整个甬道,在里面回荡着。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矮人倒退了一步,扑通一声仰面倒在了地面上。

    “砍的漂亮,人类!”矮人硬气的赞赏道,这是这个种族的天性,倒驴不倒架。他用力扭动脖子,试图看看自己身上那巨大的伤口,但他做不到,大量的失血带走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的血淋淋的左肩被这迅猛的一击从脖梗儿一直劈到了腋窝,只靠着几根肌肉纤维勉强的挂在那里。

    “瞧我干的蠢事,拉格纳罗斯欺骗了我,他给我的力量可没有他说的那么强大……”这个背弃了锻造者卡兹格罗斯,改信火元素领主的黑铁矮人最后忏悔道,他还想说点什么,但殷红的血液泡沫从他嘴里冒上上来,把要说的话堵住了。

    几秒钟之后,他完全失去了生命,他的面色变得惨白——不是黑铁矮人本身苍白的肤色,没有一丝生命的光泽。他的炎魔主子赐予他的暗红色双眼也变成了死鱼一样的灰白。

    不过迪亚戈此刻可没工夫理会他,在矮人倒下的时候,他丢掉斧子跑向了暗夜精灵。他知道结果会是怎样,那几乎汇集了他全部精气神的一斧威力是如此猛烈,即使让他再来一次,他也砍不出来了。

    “你感觉怎么样,玛斯雷?”迪亚戈把蜷成一团的黑豹翻转过来,他看到后者双眼翻白,白色的口沫从他的嘴角淌出来,濡湿了它的胡须和绒毛。

    虽然迪亚戈也会急救,也能用绷带处理外伤,但这种法术造成的神经伤害却让他束手无策。他箕坐在地上,把大猫的头部放在自己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它的皮毛。曾经光滑黑亮的皮毛此刻纠结蓬乱,跟随着它们的主人不停的颤抖着。

    但迪亚戈能感觉到,大猫的颤抖正在减缓,虽然很缓慢,但毫无疑问,他的情况在好转。

    果然,过了一会,黑豹终于不再颤抖了,它缓缓的睁开了金黄色的双眼。周围的景象渐渐清晰,玛斯雷·熊皮眨了眨双眼,看到迪亚戈低着头,注视着他。

    “我还活着?”它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是的,我的伙计,你还活着。”迪亚戈微笑着确认道,他感觉自己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这实在太丢人了,作为一个男人,哪能说哭就哭啊,说实话,他都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哭过了,冰冷的现实早已经干涸了他的泪腺。

    “你能相信吗,伙计?有那么一刻,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撕裂了,真是太他~妈~疼了。”暗夜精灵眼泪汪汪的说道,虽然他并不是那种从小娇生惯养的人,但也从来没尝试过这种滋味。要知道,在整体崇善的精灵社会,暗影牧师极为稀少。低阶暗夜精灵牧师更是绝对不允许学习暗影法术。

    不过,虽然暗夜精灵牧师们排斥暗影,但他们一样有暗影牧师——这听起来可能很矛盾,但是,人生在世,总有点儿什么讨厌而又不得不做的事。通晓暗影法术的多半是艾露恩姐妹会的秘密成员,她们负责刑讯和审判精灵中的罪大恶极之人。

    暗夜精灵休息了大约一刻钟,力量渐渐的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感觉缓过来的德鲁伊黑豹爬了起来,然后有些艰难地变回了人形态,迪亚戈看到他的肘关节被反向扭曲着,应该脱臼了,但比他想象的骨折要轻的多。

    玛斯雷用一只手抓住小臂,轻轻的一扭一推,“喀”的一声便把关节复位了。动作麻利的让迪亚戈忍不住眼皮直跳。暗夜精灵挥动手臂做了几个动作,发现自己还能使用这只胳膊,就随手对自己释放了一个治疗之触。这个治疗法术使得他的手臂恢复了许多,但剧烈的痛楚仍然难以完全消退,不过经历过暗言术:痛的暗夜精灵对这丁点儿痛楚显然已经不以为意了。

    迪亚戈赞赏的看着这个年轻的暗夜精灵,说实话,他面前的这个精灵少年已经算得上是个真正的男人了。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之后,这个男人看起来更加坚强而成熟。

    “我们该走了,下面还有好多事情要做!”玛斯雷扫了一眼地上的黑铁矮人尸体,往外走去,“塔诺克·霜锤那边需要我们的援助!”

    他们刚才的动静显然已经传到了矿场那边,迪亚戈听到那边传来乒乒乓乓的火枪射击声。

    两个人往外走去,在经过玛托留斯的尸体时,迪亚戈弯下腰,用手斧把矮人的头颅剁了下来,然后把它装进早就准备好的布袋子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曾经的宅男对于这种血腥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

    ……

    注:与DND的可以穿板甲,持钉头锤近身肉搏的牧师不同,艾泽拉斯的牧师只能穿着布甲长袍,他们崇拜各自种族的神祗,并专注于布道、传教,使用神圣的力量救世人于水火之中,他们的神术更倾向于治疗和保护。但也有一些牧师因为各种原因,走上了暗影之路,探索着灵魂阴暗面的力量,并用来自暗影的力量带来毁灭与崩溃。

    艾泽拉斯的牧师就是如此矛盾的职业,他们掌握光与影的平衡,并用戒律约束自我。——摘自《牧师手册——光与影的平衡》。

    但情况也有例外的时候,在艾泽拉斯,穿板甲的牧师、法师虽然稀少,但确实存在。像肯瑞托的大法师罗宁,就经常穿着板甲招摇过市(另一个说法是这个二货因为犯错而被剥夺了穿法师袍的权利。——“罗宁?他已经连法师袍都没资格穿了!”——肯瑞托法师议会,《巨龙的时代》。)当然如果你没罗宁那两下子,还是乖乖穿布甲吧,不然,就有可能像黑暗神殿的伊利达雷战斗法师那样,来来去去只会有限几个法术。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