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二十三章 桥
    因为无需潜行,返回下层比上来时要快的多。他们一路上遇到的最强烈的抵抗也无非就是几个濒死的黑铁监工投过来的仇恨的目光。

    当他们两个人返回到下面的矿场时,迪亚戈发现塔诺克·霜锤做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大多数奴隶劳工——有矮人,也有人类,迪亚戈甚至看到了几个侏儒——已经被组织了起来,他们正有条不紊的往洞口的方向进发。一些人手里拿着从黑铁监工手里抢下来的武器,但更多的人手里拿着矿镐、铁锹之类的东西。

    十几个豺狼人奴隶磨磨蹭蹭的跟在他们后面,但这些墙头草只能打打顺风仗,关键时刻是指望不上的。

    不过塔诺克·霜锤看上去也没有指望他们的意思。他熟练的指挥着那些最强壮的奴隶走在队伍的最前列,而那些从监工手里抢来的战斧、战锤、盾牌和铠甲则被这些人装备着——如果和守卫遭遇,这些人可以保证这个队伍不陷入混乱。

    “快点,再快点!”他在队伍的一侧大声呼喊着,他并不怕惊动洞外的黑铁矮人守卫们,事实上,奴隶们之前和黑铁监工们的战斗肯定已经惊动他们了。他现在要做的是在那些守卫们做好戒备之前,带着奴隶们冲出去,而不是被堵在洞里瓮中捉鳖。

    迪亚戈发现自己已经不需要做什么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作为一个技术宅,指挥作战并不是他擅长的事情。

    “干得漂亮,塔诺克,即使是我自己来做,都不可能比你做的更好了。”他亲切的喊着铜须矮人的名字,赞赏道——他这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事实上,他的指挥才能离铜须矮人中尉差得远了。

    不过这也算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并没有接过塔诺克·霜锤指挥权的意思,在这方面,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但另一方面,他对自己的战斗力却很有自信,这使得他迫切希望加入到一线的战斗中去,大干一场。

    “需要我们做些什么?”他热切的问道。

    “我们需要尖兵,阁下!”中尉思考了一下说道,他指了指前进中的奴隶们,“他们虽然强壮,但并不是优秀的战士,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群没有经历过战火洗礼的新兵蛋子,他们需要一个榜样,一个主心骨!”

    “我想我明白了。”迪亚戈领会道,不就是一个战斗中坚吗,他感觉自己还是能胜任的,尤其是在用斧头放倒了一个牧师之后,他的信心更加的膨胀了。

    “你在后面,照顾其他人。”迪亚戈回过头,对玛斯雷说道。后者服从的执行了他的命令——虽然脱臼的手臂已经复位,却无法适应剧烈的战斗,但做些治疗什么的倒还凑活。

    迪亚戈快步向队列的最前方跑去,并且很容易的就加入到了其中。奴隶中各种族混杂,他的人类样貌并不算罕见,这些渴望自由的人们并没有注意到,他和那些衣衫褴褛的人们之间的区别——昏暗的矿洞里,他们也的确很难注意到这一点。

    他们在昏暗的矿道里穿行,这座矮人的造物和其它矮人建筑一样建造的如同迷宫,如果迪亚戈不是穿越前到过这里多次,他早已迷失在这个巨大的地底洞穴里了,至于奴隶们,他们早已经转的晕头转向了,这些人往往被限制在很小的一块区域活动,很少有人能走遍整个矿洞。

    他们在洞穴里花费了大约三刻钟的时间,许多奴隶甚至都已经在怀疑迪亚戈引领的道路是否正确了。但迪亚戈同样在担心,不过他担心的是黑铁矮人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三刻钟,即使是最迟钝的人也能准备好了。他们一路上并没有遇到阻拦,但迪亚戈知道,这并不意味着黑铁矮人放弃了,他们一定在重整防线,等待着在某个地方发起致命一击。

    就在奴隶们的耐心被消磨殆尽之前,当他们转过一个拐角时,一道奇迹般的河流出现在他们面前。这是一条由奔流不息的岩浆构成的熔岩之河,不时有激荡的岩浆溅射起来,扑向两岸。河流两侧的河岸被冲刷的非常陡峭,近乎直立,但经过千百年来的侵蚀,能熔化的物质都已经被熔岩流带走了,河岸边剩下的都是能耐高温的黑铁矿石。可惜的是,这些珍稀的矿石没有人能开采,事实上,那里连靠近都非常困难。

    但就在这座天堑般的河流上面,却架设着一座鬼斧神工的石桥。黑铁矮人们曾骄傲的宣称这座神迹般的造物是克罗恩·铸铁设计并督造的,但铜须矮人和蛮锤矮人对此嗤之以鼻。的确,在此刻的迪亚戈看来,这座桥更像是自然生成的,它长度超过三十米,但却大概只有不到两米宽,上面既没有栏杆也没有吊索,看上去更像一片被放平的长条形石板。迪亚戈估计上面最多能并排走三个人,再多的话难免会有人被挤下去。

    石桥的另一端此刻完全处于一片黑暗中,没人能看清那边的情况。但实际上那边并没有那么黑,只是相对于耀眼的熔岩之河,很少有人能看清被陡峭的河沿遮蔽的相对黑暗的彼岸。不过迪亚戈估计,对岸看这边应该也是一样的。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人看到了在黑暗的尽头,那颗大概有锅盖大小的白色圆斑。

    “我看到洞口了!”一个人类奴隶狂喜的大喊道,他大步的向前跑去,完全无视了迪亚戈的喝止。在他的带头下,更多的奴隶也争先恐后的往桥上奔去。这一刻,对自由的渴望完全压制了对前方未知的恐惧。

    就在这时,火枪的击发声响彻山洞。

    “趴下!”迪亚戈大声吼道,他翻滚着向一侧的岩壁滚去。

    但奴隶们的反应可没他那么敏捷,他们像被收割的麦田一样齐刷刷的倒下了好多,在桥上的奴隶尖叫着掉下桥面,但却连浪花都没有激起一朵。

    迪亚戈几乎是完全束手无策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像现在这样无力,这条天堑般的鸿沟阻挡了整支队伍,

    迪亚戈终于发现猎人并不适合做尖兵,他们更适合担任火力支援或者狙击手的角色,虽然在荒野中猎人同样不乏伪装和侦察的能力,但在现在这种需要快速突击的时候,盗贼或者战士无疑要更适合担任尖兵。前者的潜行和拆除陷阱能帮助他们无声的摸近敌人,发起突然袭击;而后者的重装甲则能帮助其承担更多伤害,以吸引敌人更多火力。

    他痛苦的躲在墙角,眼神茫然的看着对面的石壁,那里有一个用来插火把的铁环,但上面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他有些茫然的移开目光,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于是近乎本能的又把视线挪了回去。

    “铁环……,火把……,”他下意识的想道,一个念头突然闪电般的掠过他的脑海,“火把?”

    迪亚戈终于意识到自己可以做什么了。他大喜过望的一把将恶魔背包从背后扯到了胸前,然后在里面掏了起来。当他的手从背包里拿出的时候,里面紧紧的攥着一个装火帽和子弹的盒子。

    他从箭壶里取出一支长箭,把箭头拔了下来,然后把火帽扣在箭杆前端,幸运的是,火帽与箭杆严丝合缝,扣合紧密。

    他又拿起几颗子弹,把底部封口的硬面捅开之后,里面的火药粉很容易就倾倒了出来,他小心翼翼的把这些火药粉倒在从罩袍上扯下的布条上,然后把沾满火药粉的布条缠在了箭杆紧挨着火帽的地方,然后绑紧。

    就这样,一个简易的照明箭做成了。他压抑着心头的急躁,又接连制作了四支照明箭。

    最后,他从地面上站起来,指缝间夹着四支箭,其中一支是新鲜热辣的照明箭,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照明箭搭在了弦上。

    “神灵保佑!”他在心底虔诚的祈祷道,就在这一刻,他下定决心,等从这里逃出后,他一定要向某位神祗献上自己的信仰,但到底选哪位神祗,他还没想好。

    他松开了手中的弓弦,弓臂猛烈将弓弦抖得笔直,那支照明箭越过熔岩之河,飞进了对面的黑暗中。

    在喀的一声轻响之后,那支箭撞上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一团火光在黑暗中绽放开来,照明箭上的火药剧烈的燃烧着,几乎驱散了河对岸的全部黑暗。

    埋伏的黑铁矮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火光吓了一跳,不止一个矮人慌张失措的站起来试图扑灭这团火焰,但这时,严酷的打击来临了,一支又一支利箭从河对岸飞射而来,

    这几乎是一场炫技表演,在射出第一箭之后,迪亚戈的手指灵活的翻转一下,将指缝间的第二支箭卡到了弦上,速度比从箭壶或者地上取箭速度几乎快了一倍。这些箭几乎是连珠射出的,当最后一支箭离弦时,被第一支箭射中的矮人才刚刚挣扎着倒下。

    短短一眨眼的功夫,就有三个矮人倒下了,紧接着是四个,然后又是四个。在那支照明箭被踩灭之前,接近一打矮人士兵被射翻在地。

    更让黑铁矮人们惊骇欲绝的是,当他们终于踩灭那支照明箭时,又一团火光再次在他们中间闪耀了起来。

    当这样的事情来回重复了四次之后,黑铁矮人们终于崩溃了,他们终于不再试图去踩灭那支滋滋作响的照明箭,而是趴伏在堆砌的木箱后面,再也不肯抬起头了,

    迪亚戈也松了口气,他刚制作的简易照明箭已经只剩下一根,如果黑铁矮人依旧坚挺,他可不想再制造一遍——那需要太长时间了,难保矮人们不会想出什么对策来。

    他把柘木弓往背后一插,提着手斧冲了出去。

    “跟随我!”他大声吼道。奴隶们显然也被他刚才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的表现激励了。他们同样怒吼着,跟在他的后面冲了上去。

    虽然不想战士的冲锋那样迅猛,但迪亚戈的冲刺仍然飞快,跑过三十多米的桥面只用了他几秒钟的时间,当他冲到矮人们的木箱掩体前时,最先反应过来的黑铁矮人守卫才刚刚从箱子后面爬起来。

    迪亚戈的利斧从他的脖颈间掠过,掀起冲天而起的血泉,但这时其他的黑铁矮人们终于也反应了过来。他们蜂拥着向迪亚戈冲来,手里挥舞着战锤和斧头。迪亚戈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双手武器的优势使得他的攻击快速而致命,而手斧的重量又使得它比剑或者匕首更加有力而迅猛,他像一个旋转的风车一样在黑铁矮人中间肆虐,两柄手斧猛烈的撞击着矮人们的武器和肉体,把它们砍的支离破碎。

    当这旋风终于停止下来时,迪亚戈的周围倒下了至少五个黑铁士兵,数倍于这个数量的伤者被他逼退。迪亚戈剧烈的喘息着,说实话,他的近身格斗能力并不算高超,充其量只能算一般,但这次突袭完全超出黑铁矮人的意料,刚被利箭压制的他们根本来不及抵抗就被击溃了。

    但不管怎么说,迪亚戈暴风般的打击为奴隶们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第一波冲过石桥的奴隶们已经跑过来,投入了战斗。看上去,胜利就在眼前了。

    迪亚戈暗暗松了口气,他收起手斧,打算用弓箭来为奴隶们提供火力支援,但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他眼角的余光看到有一道火光闪过,但就在他躲闪之前,枪声传进了他的耳朵,迪亚戈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用大锤在胸口猛的敲了一记,然后翻滚着倒下了。

    迪亚戈仰面朝天的倒在地上,脑袋里一片空白,没有疼痛,也没有恐惧。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迪亚戈觉得自己就像灵魂出窍了一样,周围的一切像慢镜头一样在他面前一一闪过。

    “荣耀父神!”他看到塔诺克·霜锤大吼着从旁边冲了出去,这个铜须矮人挥舞着一把缴获来的铁锤,在黑铁守卫中间掀起了一片血浪。看起来他更擅长这种武器,迪亚戈之前交给他的那把火枪现在掌握在另一个铜须矮人手里。

    “伙计,伤口在那里?”他听到玛斯雷紧张的大喊着,然后那张熟悉的紫色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上面写满了惶急。

    玛斯雷不由分说就是一个生命绽放对着迪亚戈释放了出来,他很有经验,这个法术能帮助止血,但却不会促进肌肉生长,把弹丸或者箭头包裹在伤口里面。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治疗法术的作用,迪亚戈感到自己的灵魂正在回到身体内。

    “我没事,不用管我!”迪亚戈咳嗽着从地上坐了起来,他排开暗夜精灵乱摸的手,然后在胸口摸了摸,他摸到罩袍上有个洞,在洞里面,一个已经扁掉的弹丸紧紧的粘在鳞甲上。

    他隔着鳞甲摁了摁,下面的皮肤只是有些疼,但疼的不厉害。

    “可能会有些淤肿,但骨头应该没事。”他庆幸的想。

    ……

    关于迪亚戈的简易照明弹是否可行的问题,大家可以试一试,但尝试有风险,试验需谨慎,本人对此概不负责……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