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二十九章 传送法阵

第二十九章 传送法阵

    虽然暮光教徒已经是在狼奔豕突,慌不择路的亡命奔逃了,但还是有几个暮光教徒被逮住了。

    这些暮光教徒鹌鹑一样瑟缩在一起,看来狂信徒也并不是什么都不怕的,虽然渴望灭世,但当死亡的威胁真正降临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微笑着面对。

    “通知瑟银兄弟会吧。”迪亚戈建议说,说实话,刑讯逼供这事他估计自己干不来。这是个技术活,而且那场面很是考验心理承受能力,无论是对行刑者还是受刑者来说,都是如此。不过对于黑铁矮人来说,这根本不是个问题,虽然瑟银兄弟会比堕落的黑铁矮人要好一些,但也好的有限。事关生死存亡,这些被炎魔调教过的矮子可不会心慈手软。

    迪亚戈在一张羊皮纸上简单写了几句话,然后把纸折叠了几下,穿在关海法的金属牙上。

    “交给奥菲斯特!”他拍了拍关海法的肩膀,叮嘱道。大猫对他点了点头,往瑟银哨塔的方向疾奔而去。

    迪亚戈和玛斯雷有些无聊的在原地等着,暮光俘虏们一动都不敢动。每当迪亚戈的枪口有意无意的冲着他们时,这些人就会不自主的全身发抖,看来这把恶魔般的武器给他们留下了足够恐怖的印象。

    瑟银兄弟会的高层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这个意外的转机对于穷途末路的瑟银兄弟会来说简直就是是绝处逢生。喜出望外的瑟银兄弟会几乎是立刻倾巢出动,跟着关海法就往这边来了。

    看着漫山遍野的尸体,黑铁矮人们叹为观止,同时也对造成这一切的迪亚戈和玛斯雷肃然起敬。

    迪亚戈和黑铁矮人们交代了几句就转身准备离开了,说实话,战斗的时候杀人还没什么感觉,但对刑讯这种血淋淋的残暴之举,还是不要旁观为好。

    “你们从哪来?”他听到大铁匠博恩奈特粗声粗气的问道,这个老矮人是个急脾气,看来这些俘虏有苦头吃了。

    “希利苏斯,我们是从希利苏斯过来的……”一个畏缩的声音嗫嚅道。

    还没走远的迪亚戈大步走了回来,“啪”的一个耳光就抽了过去。

    “希利苏斯?你当我们是白痴?”迪亚戈咆哮道,希利苏斯是暮光教派的大本营,位于无尽之海对面的卡利姆多大陆,但在卡利姆多,希利苏斯都是出了名偏远的荒漠地带,本身也是有瑟银矿石出产的。这个矿洞的矿石要运到希利苏斯,光运费都是这些矿石价值的几倍了,这些暮光教徒吃饱了撑得么?

    “不,我们是通过传送阵运送矿石的,”暮光教徒大叫道,唯恐喊得慢了迪亚戈又是一耳光抽过来,“南边,那个传送阵就在南边的遗迹那里,大概要走一天。”

    迪亚戈放下了扬起的手,他倒是知道那个地方,穿越前的时候,那个废弃的战争遗迹他也曾去瞻仰过。

    在第二次战争中,兽人术士创造了一种使他们的食人魔盟友获得智力和魔法力量的方法。这种方法需要用到像风暴祭坛这样的神秘建筑,不过这个风暴祭坛已经在当时的战争中被摧毁了。如今祭坛的遗迹已经破败不堪,布满战争留下的创伤,但是它残留的能量仍吸引着元素生物和食人魔法师前往这里,汲取剩余的能量残渣。这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但很显然,这些暮光教徒把它废物利用了。

    蓦然,一个大胆的念头浮现出来。“我或许可以利用这个传送通道!”迪亚戈两眼发光的自言自语道。从他们发起伏击到现在,还没过去两个小时,那些逃掉的溃兵肯定还来不及毁掉那个传送阵!

    当他告诉奥菲斯特们这个想法时,几乎所有的黑铁矮人都被这个大胆的创意打动了。

    “塞欧杜斯·霜须!你他~妈~的赶紧滚过来,”博恩奈特冲着队伍中尾端的人群大声咆哮道,他指着俘虏中仅剩的一个的术士,这个术士大腿中了一枪,看上去奄奄一息,都快咽气了,“别让他死了,我们有大用处!”

    一个须发灰白的老矮人往这边跑了过来,他穿着一件棕黄色的皮质长袍,披着一件月白色的坎肩,

    “相信我,他不会死的,”矮人牧师大致翻看了俘虏的伤口一眼,自信的说道,“贯通伤,弹头没有在体内翻滚,真是一个干净的伤口,至少值一百枚金币。我见过比这还麻烦的枪伤,上次洛洛尔酒后走火,射的杰克·岩腿满脸开花的时候……”

    “好了,好了,我们都相信你,”博恩奈特打断了老牧师的喋喋不休,无奈的说道,“你再不施法,他就真的要死了。”

    老牧师没有再说话,他拢起长袍,半跪在伤者身边,开始持咒施法,当法术结束时,一团白色的圣洁之光出现在他的手中,在牧师的引导下缓缓下落,浸入那个伤口。

    说实话,M1步枪的穿透力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在没有着甲的布衣职业身上。这个大意的暮光术士显然也忘了给自己套一个魔甲术之类的防御法术,不过这也间接造成了子弹没有留在体内。老牧师显然很得泰坦锻造者的恩宠,经过他的治疗,前后两个弹孔几乎是眨眼就消失了。如果不是皮肤上残留的血迹,很难判断出那里曾经受过伤。其实最严重的还是伤口的大量失血,但这方面是牧师最拿手的,并不会出什么岔子。

    在等待牧师治疗的间隙,迪亚戈和奥菲斯特商量了一下,就先行离开了,甚至都没等已经陷入昏迷的暮光术士醒来。当务之急是防止那些溃兵破坏传送门,如果真是那样,一百个健康的暮光俘虏都没用。

    今天显然是他们的幸运日,迪亚戈带着两只豹子一直跑到傍晚,抵达风暴祭坛遗址时,都没看到有暮光教派的溃兵出现,这些溃兵显然要么已经被打寒了胆,逃回了希利苏斯,要么就是漫山遍野的瞎跑,当了逃兵。

    但迪亚戈猜测应该是后者,因为即使是晚出发两个小时,他也不认为那些溃兵能比自己更早抵达。比赛脚板,猎人和德鲁伊还没怕过谁来。

    不过,为防万一,他还是在距离遗迹出口大约两百多米的地方布置了一个狙击位,监视着这边的动静。

    不过,说是风暴祭坛,但这座神秘的建筑几乎渣都不剩多少了,除了四周那几座巨大的石头雕像,就只剩一些破砖烂瓦和巨大的兽骨散落在地上,在场地中间的一块平地上,有一座由六个秘银符文组成的法阵,在法阵的瑟银基座上,矗立着一个魔铁铸造的椭圆形框架,这种来自外域的金属造物有手腕粗细,通体纹刻着诡异扭曲的纹路,即使此时并未开启,但是迪亚戈却能感应到里面蕴含着的强大力量。很显然,这就是从风暴祭坛里榨取的残存能量了。

    事实上,传送阵并不是那么廉价的,光是布设传送阵的符文石和各种珍稀材料的价值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但现在看来,某位天才的设计师巧妙的利用了风暴祭坛的残存能量,使得与希利苏斯之间的传送不是那么昂贵。

    这一夜过得并不安宁,迪亚戈睡的很不踏实。这个神秘建筑里残存的邪能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它的影响,这种血蓟一般腐化了整个德拉诺星球的邪恶力量在迪亚戈耳边不停的呢喃着,仿佛某个污秽肮脏的阴影在垂涎着他的灵魂,觊觎着他的内心,随时都在引诱他坠入黑暗。

    迪亚戈是在噩梦中突然惊醒的。他猛地睁开双眼,有些神经质的看着满面关切的暗夜精灵。他感到额头有些冰凉,伸手摸了摸,上面全是冷汗。

    “你怎么了,迪亚戈?我听到你在惊恐的大喊。”玛斯雷低声问道,脸上写满了忧虑。

    “我没事,玛斯雷,谢谢你。”迪亚戈有些心虚的躲避着暗夜精灵的目光,他知道自己的这种状况在暗夜精灵的眼里绝对不能算正常,他可不想被当做异端烧死。

    他从旁边拿过步枪抱在怀里,把枪管贴在脸旁,还带着硝烟味道的冰冷钢铁像冰水一样浇熄了心中火炙一般的不安,让他心里踏实了些。

    因为带着伤重的俘虏,所以黑铁矮人们的行程非常的慢,一直到临近第二天中午,迪亚戈和玛斯雷等的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他们才姗姗来迟。

    瑟银兄弟会对这个地方看来也并不陌生,他们只是不知道暮光教徒的小动作而已。几个矮人士兵立刻就被派了出去,对整个遗迹进行仔细的探查,但他们都明智的避开了那个还没启动的传送法阵。

    迪亚戈知道这些人肯定会一无所获的,这个地方十分偏远,除了一些暗影元素和一些被魔力波动引诱来的双头食人魔,很少会有人来。果然,过了一会,派出去的矮人侦察兵都返回了,他们摇着头,示意毫无发现。

    这让奥菲斯特和博恩奈特安心了一些,前者冲着人群招了招手。那个暮光术士被两个黑铁矮人用担架抬了出来。老牧师塞欧杜斯·霜须的神术相当不凡,这个俘虏看上去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几个矮人走上来,有些粗暴的把他架了起来,推到法阵边。他踉跄了一下,但还是站住了。

    “怎么开启?”站在传送阵边上,玛斯雷对着那个术士问道。这个俘虏穿着一件还算光鲜的法袍,在暮光教派中地位应该不低。

    “不要想耍什么花样,我只要轻轻扣动扳机,就能轰碎你的脑袋,你的脑浆崩飞出来之前,你释放不出任何法术,我保证。”看着术士不停转动的眼珠,迪亚戈凶狠威胁道。这个法阵蕴含的邪能是如此的庞大,一旦出了岔子,这个遗迹里的所有人都得陪葬。

    那个暮光术士脸色苍白的看了他一眼,开始持咒施法,随着法术的进行,构成法阵的符文开始渐渐明亮了起来,发出幽蓝的光。

    玛斯雷暗暗冲迪亚戈低了点头,示意这个术士没有耍花招,对于感应法术能量方面,德鲁伊比猎人天生就占优势

    法阵符文终于全都被点亮了,一个椭圆形的光幕出现在法阵的中央,光幕像水波一般波动荡漾着,看上去就如同绚烂的极光织成的门。就在所有人感叹的当儿,暮光术士飞快的向那光门冲去,但是在他触摸到那传送门之前,一只沉重的枪托狠狠的捣在了他的后脑上,把他砸的斜侧着摔飞了出去,在地面上拍出好大一股烟尘。

    迪亚戈若无其事的将步枪背回背后,然后蹲下身,从恶魔背包里取出一个箱子——迪亚戈发现这个机器猫口袋一样的背包真是太能盛货了——箱子里装的是他昨晚临睡前制造的出来的大号炸弹,这个铁壳子里灌满了他压制子弹剩下的所有火药。

    迪亚戈是按照强力爆盐炸弹的结构图来制造这个炸弹的,这种本来是用来攻城、破门用的炸弹威力显然毋庸置疑。虽然一时半会儿凑不够零件,但是迪亚戈用造枪时淘汰下来的次品替代了。不过这也造成了这个大炸弹的不稳定,但不稳定可不意味着威力会被削弱,恰恰相反,牺牲精确控制换来的是这个元素爆盐炸弹威力的大大增强,现在,就连它的制造者迪亚戈都难以准确估量它的威力了。

    迪亚戈掂量了一下,又把导火索剪短了一点,这个长度很难控制,太短了可能会还没传送过去就会爆炸,太长了又有可能会被人浇灭或者直接捡起丢回来。

    “多久就会爆?”玛斯雷有些担心的问道。其实即便传送不到希利苏斯,爆炸造成的剧烈能量波动也能把两座门之间架构的空间通道炸塌,彻底截断暮光教派继续往这边增派援兵的可能。他害怕的是,炸弹如果在三秒钟内走的没多远,爆炸时的冲击力会不会通过传送门倾泻出来。

    “大概会有三秒钟的延时。”迪亚戈猜测说,在位面学和空间理论上讲,两座传送门在空间距离上是叠合的,只要门的这边进去,就会在门的另一边出来。

    “你确定安全?”玛斯雷难得的怀疑一次,说实话,地精工程学爆炸物的不靠谱和它们的威力一样举世闻名。

    “我确定。”迪亚戈有些手抖的点燃了导火索,然后把炸弹一脚踹进了传送门。

    就像一块石头被投进水面,随着一阵空间能量波动,传送门像水面一样荡漾了几下,炸弹消失了。很好,传送门依然工作正常。

    很遗憾,迪亚戈看不到炸弹爆炸时那地动山摇的景象。但是他能猜到那种场面,在穿越前的无数影视作品里,迪亚戈已经见识过无数次了。

    就在炸弹进入传送门时引起的水波尚未平时时,传送门的魔铁外框突然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本来打算离开的迪亚戈发现传送阵的符文渐渐变的明亮,短短几秒钟时间里就达到了它的最亮,

    迪亚戈感觉自己清晰的听到了魔铁外框崩裂时的清脆声响,但就在传送门彻底损毁之前,一股强烈的冲击波猛烈的爆发了出来。

    “趴下!”迪亚戈往外围跑了几步,然后一个鱼跃向远离传送门的方向扑去,但他只来得及狂吼一声,就被狂暴的冲击淹没了。

    迪亚戈保证自己穿越前在任何影视作品里看到的爆炸都没有这么剧烈。风暴祭坛被抽汲到法阵内的所有奥术能量在这一刻井喷一般爆发开来。砂尘被射流席卷着向四周高速喷射,即使是比米粒还小的砂子打在身上,都能打的人生疼。迪亚戈感觉自己就像沙暴中摇摆的小草,随时都可能被卷走,他甚至都能感到法阵碎片擦过头顶带来的烧灼感。

    爆炸在十几秒后渐渐平息了下来,当迪亚戈咳嗽着透过渐渐落下的烟尘看清四周时,即使是阅尽战争大片,他也禁不住要目瞪口呆了。这个遗迹几乎被夷为平地,原本的破砖烂瓦和兽骨已经被扫荡一空,最外围的石像也倒塌了,碎了一地。原来的符文传送阵已经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坑洞,这个坑洞是如此巨大,迪亚戈估计至少能填进去一栋两层高的小楼。

    伴随着“啪”的一声轻响,迪亚戈看到一个圆形物体滚落在大坑的边缘。这是一顶紫色的头盔,两侧还装饰有两个犄角,一股未尽的硝烟还萦绕在它的四周,让人看不清楚。

    奥菲斯特有些抑郁的走上来,漫不经心的一脚踢在上面。瑟银兄弟会在这次大爆炸中损失了超过十个人,此外还有超过二十个重伤。但他还不能对迪亚戈表达不满,因为这次爆炸彻底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暮光教徒再也不是一个麻烦了。

    但在下一刻,奥菲斯特“咦”的叫了一声,他发现这顶头盔并非金属铸造的,而是是某种布料制成的——迪亚戈猜测那是恶魔布,因为他的恶魔背包也是这种材质。更奇怪的是,那兜帽一般的头盔里面,居然还包裹着一颗人头!

    人们纷纷好奇的围了上来。在这个混乱的年代,人们对比这更残酷的场面都习以为常了,区区一颗脑袋,并不会给人们留下什么难以接受的阴影。

    这颗头颅是被爆炸产生的巨力从某个躯干上生生拧下来的,因为砍斫都不会在脖颈处留下这种参差的断茬,由于大量失血造成的肌肉收缩,这颗头颅看上去有些变形。

    不过,大部分人注意的却是头盔。这顶头盔虽然是布制的,但上面铭刻了一种奇特的铭文,这种奇特的附魔使得它既有布甲的舒适,又有板甲的坚固,很显然,正是这个魔法物品保护了戴着它的这颗脑袋免遭粉身碎骨的命运。

    “天哪,是维拉尔阁下!”就在这时,在人群的最外围,暮光术士瞪大了双眼,发出一阵公鸡被扼住脖颈似的尖叫,他很幸运,没有在刚才的大爆炸中丧生,但传送门的被毁显然已经断绝了他最后的逃跑希望。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这颗头颅,喃喃的说道,“你们有**烦了,古加尔会撕碎你们的!”

    “不就是个暮光地王么。”迪亚戈扁扁嘴,不屑的说道。在他的记忆里,暮光教徒在希利苏斯的头目们被称为暮光之王,这些暮光之王各自统领着从几十到数百不等的暮光信徒。维拉尔是他们当中最强大和最得古加尔恩宠的一个。这个堕落的暗影术士以残酷暴虐而出名,即使是暮光教徒也对其十分恐惧,称其为邪恶的维拉尔,不过维拉尔却很喜欢这个称呼,有些时候,他甚至也会这么称呼自己。

    虽然暮光教徒们对其十分畏惧,但实际上,维拉尔在希利苏斯只是个小角色,远远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前世的时候,他的死亡在暮光之锤当中甚至都没掀起丝毫波澜。

    “接下来都交给你们了。”他对奥菲斯特小声说道,说实话,大局已定,他不认为在矿洞营地那边的残兵败将们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

    注:这座风暴祭坛实际上位于黑石山脉南麓,但是在这里,我们需要它在北边。术士们可能对它的位置比较熟悉,那是他们的鬼马梦想开始的地方。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