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三十二章 铸铁之墓

第三十二章 铸铁之墓

    两个人并没有休息多久,说实话,也不用休息多久,过度紧张导致的疲劳感很快就过去了。两个人在放松了一下僵硬的身体就再次出发了。

    迪亚戈走在前面,他对这里的熟悉让玛斯雷惊讶不已。暗夜精灵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庆幸队友是个活地图了。但他并没有问迪亚戈为什么知道这么多——这年头,谁还没点故事啊?更何况,迪亚戈都说过自己已经失忆了。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是信了。

    当站在陵墓面前时,玛斯雷才发现这座建筑在巨石之上的建筑并不是用石块砌成,它根本是黑铁矮人们在这块巨石上开凿出来的。它的外形有些像玛雅人的神庙,方方正正的,但只有一层。迪亚戈摸出一根冒险者火把点着,从中间那道黑洞洞的石门走了进去。

    他用火把依次点燃卡在墙壁铁环上的火炬。这些火炬的顶端是中空的,里面灌满了动物油脂,能燃烧很长时间。借着这些火炬的光亮,暗夜精灵仔细辨别着墙壁上的壁画,这些壁画没有使用颜料或者泥膏,而是纯粹从石壁上凿刻出来的。看来这里不止一次发生过激烈的战斗,因为一些壁画上充满了刀斫斧劈的痕迹。

    “这幅壁画讲的是泰坦造物。天哪,还真是古老的历史,我敢打赌,即使是暗夜精灵也没有这么逼真的关于泰坦形像的记载了……”玛斯雷抚摸着粗糙的石壁,由衷的感叹道——他的考古病又犯了。

    “这幅是泰坦众神赋予守护巨龙力量。这条龙应该是大地守护者,黑色巨龙耐萨里奥,这是他标志性的强健有力的宽阔下巴。这一条是红龙阿莱克斯塔萨,生命缚誓者,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她的角上套着金环。这一条是……”暗夜精灵突然暴怒了,他抚摸着那条巨龙被整个斫去头部后留下的凹坑,破口大骂。迪亚戈从来没想到优雅从容的暗夜精灵也会有这么暴戾的一面,“这是那个狗娘养的干的,他难道不知道这些历史记载有多么珍贵吗?”

    “兽人可不会珍视艾泽拉斯的历史,这些德拉诺侵略者永远不会爱惜我们所热爱的这个世界,”迪亚戈把手压在暗夜精灵的肩膀上,低声安抚道,“我们得离开这里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呢。”

    玛斯雷被好友的劝说和自己的责任感说服了,他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恋恋不舍的放开了那堵石壁。两个人继续往下层陵墓走去。

    在迪亚戈的带领下,两个人又沿着长长的甬道走了一会儿。拜矮人工匠们的独特口味所赐,即便是对于迪亚戈和玛斯雷这种身材来说,这条甬道也显得足够高大宽阔,一点都不显逼仄。迪亚戈猜测即使是高大蠢笨的食人魔冲进来,也能够转折如意。当转过最后一道弯后,墙壁在他们身前向左右两侧远远延伸,消失在了黑暗中。玛斯雷感觉自己似乎是进入了一座宽阔的大厅。他们身后是熔岩烘烤过的酷热空气,眼前却是扑面而来的阴冷的寒风。玛斯雷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停下脚步,在门口张望着。

    不过迪亚戈并没有停下来,他沿着墙壁向里面走去,顺手把墙壁上的火炬全部点亮了起来。当火炬全部被点燃,发出熊熊的火焰时,玛斯雷发现自己真的是站在一座空旷的大厅门口。

    大厅内没有任何器物或者装饰,除了位于中间的那具厚重的石棺。这具石棺呈现完全的矮人风格,朴实粗犷,但在一些细节上,却体现着黑铁矮人的高超工艺。这具石棺看上去浑然一体,很是让人怀疑弗兰克罗恩·铸铁的遗体是怎样安放进棺材内的。但在肉眼几乎都看不见的地方,石块之间还是有缝隙的,虽然那些缝隙即使用最锋利的的刀刃都无法插入。在石棺的侧面,凿刻着许多壁画和纹饰,大概是叙说这具石棺的使用者的伟大生平。

    迪亚戈第一时间拉住了扑向这座石棺的暗夜精灵。

    “它的主人在看着我们,玛斯雷。如果我是你,就离它远一点。毋庸置疑,弗兰克罗恩·铸铁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建筑师,但这并不代表这个黑铁矮人就是善良的。”迪亚戈指了指石棺的上空,说道。虽然看不见,但他知道那里有什么。作为曾经的唯物主义者,他并不怕和活生生的敌人进行最艰难的战斗,但对于鬼魂这种神秘存在,他还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的。

    猎人的话让玛斯雷清醒了些,他立刻开启了自己的法术视觉,在这种视野里,他看到一个黑铁矮人的鬼魂正在凶狠的盯着他,张牙舞爪的挥动着手臂,那张惨白的面孔看上去狰狞恐怖,它的嘴巴不停开合,仿佛要择人而噬。

    暗夜精灵被吓了一大跳,他本能的后腿了几步。他并不知道,这个鬼魂是打算告诉他一些事情的,但很显然,某种世界规则阻碍了活人与亡者之间的沟通。鬼魂的激动与急不可耐被他当成了恶意恐吓。

    “我们最好还是先离开这里。”玛斯雷有些害怕的说道。他终于知道了这里的阴冷与冰寒是来自哪里,即使是最低级的德鲁伊学徒都知道,这种充满负能量的环境并不适合活人多呆。

    迪亚戈并没有和他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往大厅的对面走去,那里有一条通往巨石下层的出口。事实上,在穿越前,传说以灵魂状态下进入这个大厅,会看到被束缚在那具石棺上空的弗兰克罗恩·铸铁的鬼魂,这个鬼魂还会给玩家一个任务,任务奖励就是一把可以打开所有暗炉城密门的钥匙。但是现在,迪亚戈可不想尝试一下这个传说是否属实,即使传说是真的,他也无法保证自己在接到这个任务之后能活得过来。因为即使对于那些强大的神秘存在来说,复活死者也是一个难度颇高的活儿。更何况,他根本就对这个任务和怎样拿取奖励一清二楚,又何必要死一次来折腾自己呢?

    站在大厅的出口往外看去,玛斯雷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喉结移动时发出的吞咽声即使他身边的迪亚戈都听得清清楚楚。

    出现在两人身前的是一条崎岖的小径。这条巨石上开凿出来的狭窄小径像一条巨蛇一样盘绕着巨石,顺时针向下方延伸,宽度大概只能容一个人通过。

    两个人踌躇了很久,才下定决心沿着小径向下方走去。左侧就是悬空,没有围索,也没有栏杆,两个人走的胆战心惊。小径并不平整,有的地段甚至向外倾斜,这条险恶的小路看来是故意设计成这种类型的,说实话,除了矮人这种重心靠下,底盘横宽的种族,其他任何类人生物走起来都会肝颤的。

    而且这些黑铁矮子们显然也不是个爱整洁的种族,这条小径从来没被打扫过,上面布满了沙子和石子。迪亚戈不止一次踩在上面,差点被滑倒。就在他身边,一些石子哗啦啦的滑落进几十米下的熔岩之中,连嗞都没嗞一声就被熔化在里面,变成了熔岩的一部分。有时候,迪亚戈忍不住猜测这是黑铁矮人故意布置的恶毒陷阱,他们用它来防御黑石兽人的进攻。

    这条小径在一条粗大的铁链前停下了。这铁链和上层的那三根铁链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条铁链连接的岩壁更低,几乎就在熔岩湖上方仅有几米高的地方。玛斯雷很担心跌宕的岩浆会不会溅射到铁链上来。

    没有犹豫——他们都知道犹豫是没有用的,当他们走进这片巨大的山内空间时,他们就明白了自己的使命,在人的一生中,总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玛斯雷咬了咬牙,第一个走上了铁链,他甚至都没有变身猎豹形态,虽然四条腿在铁链上走起来会更加稳固。

    “事实上,我在作出和你一起来这里的决定时,就已经疯了!”迪亚戈纠正他说,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紧跟在暗夜精灵后面踏上这座铁索之桥。

    事实证明,解决恐惧的并不多出来的两条腿,而是一颗坚强的心。曾经有人说过,“如果有些经历让你感到恐惧,那么解决恐惧的办法就是再经历一次。”这句话果然不假,当迈开步子时,迪亚戈感觉这条路并没有它看起来那么危险——有些事情,经历多了,也就那么回事了。他满不在乎的走在玛斯雷身后,就好像惊慌和恐惧已经完全不能再困扰他了。

    铁索的终点是一座方形石台,这里是被雕成巨柱的岩壁的台基部分。铁链深入到石台深处,看上去仿佛和石台浑然一体。这座石台绕着石柱有大概两米宽的平面,在靠近石壁的地方,有个勉强能站一个人的凹陷。这个凹陷被凿刻的整整齐齐的,看上去应该是给哨兵容身的小房间。但是这个小房间此刻完全没有发挥它的功效,里面空空如也。很显然,不知是出于懈怠还是过于自信,黑铁矮人们没有在这边布置任何哨卡或者卫兵。

    迪亚戈在这里也没有看到那个叫洛索斯·天痕的血精灵,这位强大的传送法师现在还没有来到这里,为讨伐炎魔拉格纳罗斯的人们提供帮助。

    在石柱的一边,黑铁矮人们在柱子上开出了一道石门。迪亚戈和玛斯雷小心翼翼的探头从这矮门往里看去。

    出现在他们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岩石大厅。经过超过千年的挖掘,这个矿场已经被开扩的足有四五个足球场合起来那么大。虽然这么大的空间没有使用一根柱子来支撑,但这里岩石中的丰富的金属含量使得它的穹顶不会因此而崩塌。和大熔炉那里的昏暗晦涩不同,这个大厅里被数不清的火盆和熔岩的光芒映照的亮堂堂的。在那些新挖掘出来的开采面上,数不清的奴隶矿工在里面辛苦劳作着,他们当中有人类、石腭怪、兽人、铜须矮人,还有一些豺狼人。几个全副武装的黑铁矮人监工在奴隶当中巡睃,不时大声呵斥着什么,对于那些比较懒惰的奴工,他们还会狠狠的抽上几鞭子。

    这个矿场严格来说只是黑石深渊的外围,也兼具一些预警与前卫的作用。但所幸的是,矿场的地面并不平整,坑坑洼洼,有的地方还留着一些不规则的石丘。在矿场的中央,甚至还矗立着几根方方正正的岩柱,这多少形成了一些阴影。对于两人一豹来说,无声的潜入并不是那么难以做到的事情。

    “怎么办?我们怎么进去?”玛斯雷扭头看着迪亚戈,问道。几个月来,随着经历事情的增多,年轻的暗夜精灵已经开始变得不那么莽撞了。这种适应与转变在平静而安宁的精灵社会里很难做到这么快速,暗夜精灵们们太恬淡寡欲,与世无争了,有些村落甚至很多年都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利用那些阴影。”迪亚戈指了指那些火光照不到的阴暗处。说实话,暗夜精灵和关海法的潜行技能比他的伪装效果要更好。德鲁伊和大猫的潜行是可以移动的,很难被人发现,而猎人的伪装则不同,它更接近于狙击手的潜伏伪装,一旦移动,就会有很高的几率被人发现,如果迪亚戈不是有蜥蜴斗篷,他是绝对不敢在伪装状态下移动的。不得不承认,这块蜥蜴皮帮了他的大忙,他的伪装技能因此而得到了极大的增强。在夜晚它看起来像是夜色一般灰扑扑的,但当斗篷在移动中,或者是处在光亮处的时候,它们就变成周围环境的的颜色,而在复杂环境时,它又会变成斑驳细碎的颜色。

    据迪亚戈所知,能起到类似作用的只有铭文。那是在几年后联盟和部落共同远征北方大陆诺森德时,从亡灵天灾那边流传了出来的一种新的技术——铭文学。铭文师和附魔师从本质上是一样的,附魔师是将魔法恒定在物品上面,而铭文师则是将铭文直接蚀刻在人体上——不得不说,邪恶的亡灵法师那么多的人体试验还是很取得了一些成果的——这些蚀刻在人体上的魔法刺青能强化纹身者的某些法术或者技能。对于猎人来说,最具诱惑力的就是伪装雕文了。蚀刻了伪装雕文的猎人在伪装状态下也可以移动,而不会暴露身形。

    不过在这个时代,亡灵法师们还没发布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也还没人知道铭文学是什么东西,迪亚戈也没有让人在身上作画的爱好。他取出蜥蜴皮斗篷,披在背上,然后匍匐着往矿场内爬去。几秒钟之后,那斗篷的颜色开始变深,渐渐的变成了地面的赭红和矿石的深黑夹杂的斑驳颜色。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