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三十五章 野兽之眼

第三十五章 野兽之眼

    在艾泽拉斯,意识之源往隐藏在人们灵魂的最深处,是每个人深层意识的具现,这里往往会呈现他们最向往、最适应的环境。每个人的意识之源往往是不一样的,它往往和冒险者们的职业、经历和信仰有关。有些人,那些没有掌握正确方法——比如冥想法的人,往往终其一生都无法沉下自己的内心,去探索,去审视自己心灵深处的意识之源。

    一般来说,猎人们的意识之源大多具现为荒野之原,数不清的各种野兽是这片原野的主人,但也有些例外。有些猎人,比如巨魔猎人,他们的意识之源往往具现为丛林。

    而德鲁伊的意识之源则大多为绿海,这和他们经常使用冬眠的能力进入翡翠梦境有关。作为唯一一个可以主动进入这个梦境的职业,这些德鲁伊的意识之源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它的影响,有些德鲁伊的意识之源甚至完全复制了翡翠梦境的一部分,至少是它的外貌。

    法师的意识之源则比较严谨,这和他们的天赋有关。擅长寒冰法术的法师的意识之源大多为冰原,擅长火焰法术的则大多为火海,而那些最诡异、最奇特的奥术法师则大多呈现为奥术的海洋。

    牧师们的意识之源和他们信仰的神祗息息相关,往往和神祗所居的神国保持着一致。信仰泰坦锻造者卡兹格罗斯的矮人牧师的意识之源常常表现为一座熔炉或者一间锻造工坊,而信仰艾露恩的精灵牧师则多为月光笼罩的宁静之林,这里一般会有月井、流泉和独角兽。至于上古邪神的牧师,额,这个鬼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反正你只需要知道那是一个相当扭曲、邪恶的场所就对了。

    最后,术士们的意识之源一般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堕入黑暗,玩弄灵魂的恐怖职业是如此的邪恶而诡秘,与恶魔和亡灵为伴的他们也很少会放开心扉,与别人交流自己的内心,所以他们的意识之源是什么样的至今不得而知。但必须要说的是,关于他们,我们最好还是收起自己的好奇心,不要探索为好。

    ……

    迪亚戈坐了下来,把手放在关海法头顶,轻轻的抚摸着。他尽量平缓着自己的呼吸,尝试着将自己的意识沉寂下来,并把它们投注到内心的最深处。他从来没有这样尝试过,但幸运的是,他很快就进入了冥想状态。迪亚戈感觉自己就像掉进了一个黑洞一样,整个意识被拉长了,不断的往下掉,却一直不到尽头。几分钟,也可能是几十分钟之后——迪亚戈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他来到了自己的意识之源。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但他立刻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说实话,迪亚戈感觉自己自从来到艾泽拉斯之后,就像一个乡下土包子一样,词汇量是如此的贫匮,除了“哇”“哦”之类的感叹,什么都不会说了,这个世界真的给他太多次震撼了。

    这是一片荒野,一眼看过去有些类似前世的非洲草原。它由起伏的低矮丘陵和开阔茂盛的草原组成,这些丘陵并不是光秃秃的,上面覆盖着茂密的树林,这些树木多为橡树、金合欢、山毛榉之类的高大乔木,但也有一些沙柳、刺柏之类的低矮灌木点缀其间。

    在森林的脚下,有一片蔚蓝的湖泊,几条河流在整个草原上蜿蜒流过,润泽着整个地区,最后汇入这片湖泊之中。

    草原占据了这片荒野的大多数地区。长可及膝的牧草如同毯子一样覆盖着大地,绿色是这里的主色调,当微风吹过,草海如同波浪一般翻滚涌动,令人心旷神怡。

    这里并不是一片死寂的,相反,这里充满了勃勃的生机。斑马、瞪羚、陆行鸟、长颈鹿、狮子在这片草原上奔跑、憩息、捕猎、繁衍,而且这里也不乏风蛇、迅猛龙、雷霆蜥蜴之类的艾泽拉斯特有的野兽,迪亚戈甚至看到一个由几头科多兽排成的队列从他前面不远的地方踏着惊天动地的步伐迤逦而过。

    迪亚戈几乎完全被这片荒野给迷住了,他贪婪的眺望着,沉醉其中,舍不得移动脚步。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来到这里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四下巡睃,有些急切的寻找着。

    几分钟之后,他惊奇的看到,更准确的说,是感觉到,在荒野的天空上,有一道细微但却坚不可摧的灵魂联结。他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循着这联系,将自己的意识向联系另一端的灵魂投入过去。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就像一滴油脂,沿着一条狭窄的通道从玻璃沙漏的一端赶往另一端,虽然这沙漏的细颈显得稍长了一些。几秒钟之后,他来到了另一片意识之海。这片意识之海要简单的多,只有一小片草原,上面密密麻麻的挤着数不清的斑马、瞪羚和土拨鼠之类的草食性动物——不得不说,关海法的欲望还真是简单啊。

    这感觉有点怪,就像关海法的身体里同时存在着两个灵魂一样——事实上,确实是这样的,但此刻大猫主动放弃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将意识蜷缩在意识之源的最深处。

    在艰涩的尝试几次之后,迪亚戈感觉自己的意识从意识之源深处退了出来。当他再次回到现实世界时,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视野一下子低了许多,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大猫的身体里。

    迪亚戈有些僵硬的左右晃动脑袋,看了看四周。暗夜精灵在潜行状态下,他看不到,但是他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体正盘膝坐在墙角,两眼无神的睁大了双眼,但却没有一丝焦距。仿佛是植物人一般,这种视觉真的有些恐怖,迪亚戈被吓了一跳。

    但就是这一吓,施法专注状态被打断了,迪亚戈感到两眼一黑,就彻底失去了知觉。当他再次看到东西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意识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迪亚戈感觉有些疲惫,这不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是精神上的疲惫,有些头晕目眩,和没睡醒似的,但他还是咬着牙,重新施法,再次将自己的意识投影进迪亚戈的身体中去。不过可能是熟能生巧的缘故,和第一次比起来,这一次花的时间要少了许多。

    他收拾心情,努力适应着这具身体。但这很困难,从两足生物到四足生物,平衡性增加的同时,协调性可不是那么好掌控的。

    迪亚戈尝试着用四条腿走路,但是很显然,这是个难度颇高的技术活,他适应了好久才勉强能挪动了,但是是顺拐的——先移动左前腿和左后腿,然后移动右前腿和右后腿。虽然有点蹩脚,但好歹能移动了不是?

    解决了走路的问题,更严重的问题还在后面,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控制这具身体进入潜行状态,

    “潜行!”他对这身体命令道,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几秒钟之后,他低下头,发现依然可以看到这具身体毛绒绒的双腿。

    “哦,狗屎!”他沮丧的骂道,然后在心底里呼唤道,“关海法,能听到我的话吗?

    “是的,迪亚戈。”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在他心底说道,听起来像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很有些顽皮,“我还听到你在说脏话。”

    “好吧,我不该说脏话的。”迪亚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接下来还是你来吧,这是你的主场,我告诉你该怎么做就好。”

    关海法将意识释放了出来,迪亚戈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失去了对这具身体的掌控权。他有些好奇的看着关海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就好像坐在一辆汽车的副驾驶位上一样,虽然有点拥挤。

    大猫对自己的身体控制比他要利索多了,几秒钟之后,迪亚戈发现自己已经看不到那两双毛绒绒的爪子了。这很神奇,因为迪亚戈依然可以通过黄豹的视野观看外界。

    “干的很好,关海法,”迪亚戈在意识里夸赞道,他想了想,指挥着大猫,“我们从这房间里出去,往甬道另一头去。”

    大猫鬼鬼祟祟的往甬道另一侧的审讯大厅摸去,但对于关海法来说,这一路可实在是有点聒噪,因为就像任何一个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老司机一样,迪亚戈总是无法闭上自己的嘴巴。

    “嘿嘿,避开那个矮人!”

    “减速!减速!关海法,该死的,你要撞上那只箱子了!”

    “……”

    “嘿,闭嘴,迪亚戈,”大猫终于耗尽了自己的耐心,不满的说道,“你难道比一个黄豹还更擅长控制它自己的身体吗?”

    “我只是……”

    “你现在是在我的身体里,你得学着适应用一只豹子的视角看世界!”关海法不客气的打断道。

    “好吧,如你所愿。”迪亚戈气馁的回答道,但没过三分钟,他就忍不住又指手划脚了起来。

    “嘿,关海法,别跳,别跳,那个箱子太高了,你跳不过去的……,哦,好吧,你跳过去了。”

    “关海法,你得这样走……”

    “……”

    大猫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敏捷的在路过的黑铁矮人和各种杂物之间穿行,终于来到了审讯大厅。好在它和迪亚戈之间是通过意识交流的,否则,整个暗炉城的人都已经被他们吵醒了。

    这是一个略显阴森的大厅,即使整座暗炉城都酷热无比,这里依然显得幽暗寒冷,虽然墙壁上插着熊熊的火把,石台下点燃着炽热的火盆,仍然无法驱尽这里的黑暗,人影映照在四周的墙壁上,随着火焰的晃动而飘摇,张牙舞爪,如同鬼蜮。

    从来时的甬道延伸出一个四五步见方的石台,比大厅的地面要高上两米多。大厅的中央,是一张结实的木床,上面安装着木杆、悬臂和绞盘,虽然木床被擦的油光发亮,但上面斑驳的血迹却无法擦去,看上去让人头皮发麻。刑床旁边的木架子上摆放着各种千奇百怪的刑具,好多都看不出用途——至少迪亚戈是无法判断这些稀奇古怪的工具是做什么用的。

    台阶下还放着几具棺材,显然,这是为那些被榨干价值的囚徒准备的。其中的几具应被钉上了棺盖,几个黑铁矮人正在抬着它们往外走去。迪亚戈不知道它们要被抬往那里,但毁尸灭迹在暗炉城永远都不是难事。这座城市之下的熔岩之河可以掩盖所有的罪恶,连渣都不会剩下。

    “如果营救温德索尔失败,我们多半要把这些刑具挨个尝试一遍。”迪亚戈在心里悲观的想道,他并不看好这次营救行动,但他还是来了。

    “这有很大的可能。”关海法的意识突然插了进来,嘲讽的说道。它很难理解这两个冒险者自寻死路的做法。

    “那是我和玛斯雷,至于你,你会被活剥皮的,你的油亮的毛皮在黑铁贵族当中可是很值钱的。”迪亚戈有些恼羞成怒,恶毒的说道。在剥皮大师当中有个说法,只有那些在野兽还活着的状态下剥下来的毛皮才能完美的保持它生前的美丽。

    迪亚戈满意感觉到关海法打了个寒颤,大猫沉默了几秒。

    “我会在被活捉之前割断自己的喉咙的,我保证。”它在意识里对迪亚戈说道,语气非常的坚定,迪亚戈几乎能感觉到它的决心,“如果你和玛斯雷不想尝试这些奇怪的东西,我也会很乐意帮忙。”

    好吧,这次轮到迪亚戈无语了。

    今天看来是囚犯们的幸运日,因为没有人被捆扎在哪木床上——或许施刑者们已经搞完了今天的工作也说不定。一些矮人正在整理各种器具,而另一些则在清理地面上的杂物,迪亚戈分明看到了几根残肢夹杂在其中。

    在这纷纷扰扰的人群中,迪亚戈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人类女人——审讯官格斯塔恩。她就站在石台前面几步远的地方。她的身材并不高,在人类当中勉强能算中等,但在周围的一片黑铁矮人中间,却显得鹤立鸡群,显眼无比。

    无论从地球还是艾泽拉斯的审美眼光来看,这个女人都算不上漂亮。事实上,她也不需要漂亮,因为她终日见到的大都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与或者黑铁的敌人。但这个女人的审讯技巧却是一流的,在她淡紫色的外衣下,隐藏着她内心的疯狂。说实话,女人发起疯来真的很恐怖,很少有人能抗得过她的折磨。在她的腰带上,迪亚戈看到了那把她常用的,在玩家中间赫赫有名的武器。一把用黑铁锻造,经过烈焰附魔的匕首——谎言。据传那匕首上面刻着一行小字:你迟早会说真话的。

    关海法蹑手蹑脚的沿着高台右侧的石阶向下走去,但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审讯官突然转身,向台阶这边走了过来。

    关海法一下子愣住了——这台阶非常的狭窄,只能容一个人通过。它甚至都来不及返身退回到高台上去,要知道,潜行状态下的黄豹比正常速度要慢多了。

    “跳到台阶的牵边上!”迪亚戈在意识里冲着它狂喊道。

    关海法这次很听话,事实上,它也来不及多想,完全是下意识的照着做了。它灵敏的一跃,跳上了台阶一侧的牵边,然后沿着牵边滑了下去。也幸亏猫科动物爪子下生有厚厚的肉垫,居然没发出任何声响。

    浑然不觉和潜入者擦肩而过的审讯官往台阶上走去,看上去似乎要去甬道那边的小房子里检查审讯进展。这让迪亚戈的心不禁提了起来,要知道,玛斯雷和他的身体还在那边呢。

    但是很幸运,格斯塔恩在台子上停下了,她坐在一把宽背椅上,深深的陷在里面,看上去有些疲倦。确实如此,作为一个人类,在这种环境里可绝不会感觉到舒适。

    迪亚戈松了口气,但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女人的腰带上并没有挂着那把钥匙!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那钥匙是她随身携带的,因为在前世,许多人都是直接从她的尸体上摘下那东西来的。

    “关海法,沿着大厅转一圈,我们要找一把银白色的监狱牢房钥匙,我们得用它打开温德索尔元帅囚室的门。”迪亚戈有些无奈的命令道,这么大一座大厅,找起来可不容易。

    “我感觉到你很紧张,迪亚戈。”关海法不慌不忙的说道,它优雅的踱着步子,沿着大厅的墙壁寻找着。

    “我没法不紧张,野兽之眼的维持时间快要到了!”迪亚戈在意识里大声咆哮道,这个猎人法术是有时间限制的,一般不能超过十分钟,如果持续时间太长,无论对于迪亚戈还是关海法来说,都会对灵魂形成难以恢复的永久性损伤。

    事实上,迪亚戈这会儿已经感觉到很疲惫了,那种浑浑噩噩,头疼欲裂的感觉就和熬了几天几夜没睡觉差不多。但他还是努力的坚持着,至少坚持到找到钥匙再说。

    “坚持不住了吗?坚持不住了你就先回去吧。”关海法戏谑的说道,在迪亚戈来得及反对之前,他的意识就被驱离了大猫的身体。

    “你不能……”迪亚戈的灵魂狂喊道,但一切都晚了,他只感到两眼一黑,就失去了意识。当他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这只该死的笨猫!”他咬牙切齿的低声咆哮道,他已经决定了,等大猫回来,一定要给它一个深刻的教训。

    “怎么?被发现了?”在他旁边的阴影里,玛斯雷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倒没有,法术时间到了。”迪亚戈有些沮丧的说,说实话,他可不认为关海法能一个人找到那钥匙——它从来没见过那东西,“我们恐怕要遭遇一次可耻的失败了,玛斯雷。”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这么想,”玛斯雷低声说道,他的话听起来意味深长,“你得相信你身边的伙伴,相信他们能做的和你一样好。“

    “你说的是关海法,还是你自己?”迪亚戈敏锐的感觉到精灵这话意有所指,但没有想太多,他现在担忧的是另外一件事,“我现在只担心这只笨猫能不能活着回来。”

    “我不该用这个法术的,”迪亚戈揉着脸,脸上写满了懊恼与自责,“那样就不会把那只笨猫一个人留在那里。”

    一时之间,玛斯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但就在这时,就在他们的身边,一只黄豹的身影渐渐的浮现了出来。在两个人目瞪口呆的目光里,关海法责备的看着自己的主人,脸上满是“哇哦,我听到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哦”的人性化的表情。它炫耀的摇了摇头,以便让人更清楚的看到它的金属牙齿上挂着的那个铁环——那把他们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监狱牢门钥匙就挂在那个圆环上!

    这把银白色的钥匙看上去充满了精灵风格,完全不像一把矮人作品,它的外形弯曲,充满了流畅感,钥匙的表面刻满了复杂的法术符文。

    这让迪亚戈暗自庆幸没有鲁莽的去试图弄开牢门,因为属于这把钥匙的那把门锁显然是有法术陷阱的。黑铁矮人们已经意识到他们抓住了一条大鱼。

    “我们赶快离开这里!”迪亚戈一把摘下这钥匙,低声命令道。这个鬼地方,他一分钟都不想多呆了。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