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三十九章 生与死

第三十九章 生与死

    巨熊在场边变回了人形态。

    暗夜精灵强撑着给自己施展了一个治疗之触,但这伤口太大了,稍微有点合拢的迹象就再次崩开了。鲜血如同泉水一般从他身侧的伤口中喷射出来,洇湿了一大片地面。他把一颗碧绿色的生命之树的种子塞进伤口,然后回春术、生命绽放、愈合、治疗之触,几乎所有他能使用的治疗法术都被他释放了出来。

    好吧,几乎是一个照面,德鲁伊就失去了战斗力。短时间之内,迪亚戈要靠自己面对这个恐怖的敌人了。

    迪亚戈毫不犹豫的再次开枪,然而秩序竞技场的年度金冠比他以前见过的所有敌人都更强大。高罗什娴熟的闪避着,他走的是不规律的“Z”字形——兽人在这里遇到的对手当中不乏矮人火枪手,并不缺乏对付这种武器的经验。

    子弹打在岩石墙壁上,溅起一片片火星。

    迪亚戈又一连射击了五次,其中甚至使用了两次奥术射击,但不是未命中就是被兽人用斧面拨开了,这个兽人的攻击像战士一样凶猛,但闪避却像盗贼一样灵活,他甚至避开了一个迪亚戈悄悄布置在地上的冰霜陷阱。

    迪亚戈感到自己的心渐渐变得冰冷。死亡的阴影仿佛头顶的岩石穹顶的阴翳一般笼罩在他的头顶,他还是第一次感到这种死亡渐渐迫近,但却无力挣扎的绝望。他知道自己必须做出一些改变了。

    想到就做,迪亚戈马上决定改变打法,他透过枪机将法术能量注入到子弹内部。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这个技能。

    “我会成功的!”他在心底对自己说,然后他扣动了扳机。

    枪响了,炽热的子弹喷薄而出,但就在这时,伴随着“叮”的一声,迪亚戈惊骇欲绝的发现,一个空弹夹从弹仓里跳了出来。

    子弹,终于打光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兽人战士能从猎人惊慌的表情上判断出来,战局正在发生某些对他有利的改变。他狞笑着发起来了冲锋,在他看来,那呼啸而来颗子弹没有丝毫威胁。事实上,也正如他的判断,当他冲到第二步的时候,那子弹堪堪擦过他的耳侧,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颗子弹会射在竞技场的墙壁上,如果再高点的话,没准会击中某个倒霉的观众也说不定。

    但是,意外总是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发生。就在子弹与兽人擦肩而过之时,子弹中蕴含的法术能量猛的爆发了出来,一圈剧烈的震荡波向四周扩散着。兽人的头部明显被笼罩在了这圈振波的范围内。就在他的身体内部,某些器官也随着这振波开始共振了起来。他感到一阵恶心,忍不住一阵头晕目眩。

    兽人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看上去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但迪亚戈知道,兽人永远不会这么简单就会缴械投降的,他飞快的掏出一个新弹夹,向弹仓内填去。

    就在这时,一声巨大的咆哮雷鸣般响彻整个竞技场。周围看台上的黑铁观众都被吓了一跳,他们战战兢兢的伸长了脖颈,试图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Trk’hsk!”兽人狂暴的呼喊道,他交击战斧,一道猩红的红色光环从战斧上的兽人符文中扩散开来,把兽人战士笼罩在其中。

    他的身体完全变大了一号,双眼也变得血红,他摇晃了一下脑袋,仿佛要摆脱大脑剧烈震荡带来的不适。在下一刻,他那猩红的双眼捕捉到了目标。

    “蛆虫!”他怒吼着向猎人冲去,比以往任何一次冲锋都要迅猛。

    这个时候,迪亚戈甚至还没换好弹夹呢。

    他果断的放弃了填装弹夹,把步枪向前掷去,试图阻止一下敌人的靠近——他连把这支珍逾生命的武器背回肩后的时间都没有了。他垂下右手,向大腿外侧的手枪摸去。

    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兽人战士只一磕就磕飞了丢过来的步枪,挥舞着战斧扑倒了他的眼前,他脸上的肌肤甚至都能感到那锋利的斧刃上针刺一般的寒意。

    但这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玛斯雷的法术支援赶到了。暗夜精灵丢下了仍在哗哗流血的伤口不管,冲着这边施展了一个德鲁伊法术——这是他所有法术里面施展速度最快的一个了。纠缠根须本来是需要施法时间的,但这个德鲁伊法术的群体版本却是瞬发的。

    玛斯雷之前在地面上丢下的藤蔓种子在这个法术的激发下萌发了,一大蓬章鱼触手一般的藤蔓翻滚扭动着突然出现在兽人脚下,缠住了他的左脚。虽然连半秒钟都没坚持到,就被高罗什用蛮力扯断了,但猎人已经靠这短暂的瞬间翻滚着躲开了兽人的攻击。

    兽人战士斩空的战斧猛地砍在地上,溅起一溜儿火星。但就在他挥舞着右手的斧头,再次发起攻击之前,一团橘黄色的猛烈枪火如同跳跃的熔岩一般出现在他和猎人之间。

    双方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避无可避的高罗什只来得及把斧面挡在自己胸前,但这丝毫无益于改变他的命运。那颗12.7毫米口径的大威力手枪弹带着巨锤般的动能轰击在斧面上,只一击就打断了那把瑟银锻造的巨斧,然后带动着两段碎斧向他胸口拍去。他的身体因为这巨力而向后仰去,他忍不住“呃”的哼了一声。

    他听到自己的肋骨发出一声“喀”的闷响,那实际上是几根肋骨同时断裂的声音,只是听起来只是一声而已。但是这还没完,一切才刚刚开始。

    迪亚戈左手用力压住右手手腕,以控制枪口的跳动,右手食指则接连不断的扣动扳机,连续击发。在这有些昏暗的地底世界里,那支轰鸣的手枪就如同一道雷霆,一次又一次闪耀在竞技场的中央。

    硝烟几乎完全笼罩了两个人。致密火药粉就这点不好,它的威力够劲,残渣也少,就是发烟量太大了。

    但迪亚戈能听到子弹击中人体的沉闷声音,他扣动扳机,直到最后射光弹巢里的最后一颗子弹,击锤敲击在空弹壳上,发出“咔、咔”的轻响。

    迪亚戈仍然没有放松警戒,他把手枪插回到枪套上,然后从肋下拔出刺刀,紧紧的握在手中。不过说实话,如果高罗什没死的话,迪亚戈并不认为自己还有什么招架之力。他从来没有以这种射速使用过M500,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已经被后坐力震的麻木了。这还是穿越后的身体,如果是前世地球人的标准,开一枪就会手腕挫伤的。

    但幸运的是,当硝烟渐渐散去,迪亚戈看到那兽人已经倒下了。这个兽人战士胸口至少被打中了三枪,那件锁甲完全没有起到防护作用,和他的整个前胸一起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破洞,这种伤势,即使是一头魔暴龙都活不来的。

    竞技场内一片寂静,黑铁观众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场内,仿佛仍然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在他们的记忆里,这个强大的兽人战士就像黑铁般坚硬,寒冰般无情,仿佛永远不会战败一样。渐渐的,一些嘘声就像蜜蜂的嗡嗡声一样响了起来,但更多的是咒骂和呵斥,伴随着它们的是雪花一般纷纷落下的被撕碎的赌注收条。

    迪亚戈听到他们出来时的那个小门再次被打开了,裁决者格里斯通从里面走了出来,现在是他宣布胜利者的时间了。

    不过迪亚戈并没有关注这个老矮人在说什么,他快步向德鲁伊奔去。他现在只希望自己的伙伴还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但出乎他的意料,暗夜精灵的伤势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严重。那道伤口只是看起来恐怖,但巨熊厚实的皮毛和肥厚的脂肪层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斧头的威力,没把他一斧两断。在德鲁伊法术的治疗下,那道顽固的锯齿形伤口终于停止了流血,正在被萌发的生命之种粘合到一起,但由于失血过多,玛斯雷看上去脸色非常灰白。

    “怎么样?”迪亚戈关切的问道,说实话,刚才如果不是德鲁伊及时支援,他恐怕已经被高罗什砍成肉段了。

    “还好。”玛斯雷有些疲惫的说道,他有些羡慕的看着迪亚戈腿侧的M500,这把手枪的威力是如此巨大,即使高罗什这样的战士都难以抵抗它的近距离轰击。如果不是不允许佩戴金属制品的德鲁伊教义,他非要迪亚戈也给他造一把不可。

    “我得说,干的漂亮,伙计!你救了我们两个!”他把手搭在迪亚戈肩膀上,小心翼翼的扭了扭腰肢。他很别扭的扭着头,勉强看到后腰处的伤口已经收拢了,最表层的皮肤甚至都已经愈合,一条巨大的瘢痕如同蚯蚓一般攀附在他紫色的皮肤上。但是他知道,这只是表象,伤口内部的愈合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还是离开吧,我感觉我已经可以动弹了,而且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会儿,处理一下伤口。”

    他虚弱的说道。他的衣服被豁开了一条大口子,整个背上都凉飕飕的,而且被鲜血濡湿的衣服粘嗒嗒的贴在身上,很是难受。

    “我的荣幸,哥们儿。”迪亚戈微笑着说道。他从地上捡回了自己的步枪,心疼的仔细检视了一番,幸运的是,步枪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坏,除了枪托上那道半指深的斫痕,事实上,如果不是这枪托被玛斯雷的德鲁伊法术处理过,早就被砍成两半了。

    他们往通往竞技场上层的那道小门走去,路过兽人战士的尸体时,他们在他那沉重的尸体边停留了一下。这个兽人战士显然是个有故事的人,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包括他那追寻力量的一生。身形高大的他安静的躺在在决斗场上,占了很大一块地方,死后甚至显得比生前还要庞大,但却没有在这世界上留下任何痕迹,就连汩汩流出的鲜血都被身下的黄沙完全吸收了。

    站在尸体旁边,迪亚戈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一次完全是看走了眼——这个兽人一身拼凑出来的杂牌装备里,唯一还能入眼的就是脚上那双他本来以为不是什么好货色的高腰靴子。这双靴子黑黝黝的,一点都不起眼,就连上面嵌镶的鳞状甲片都是做过哑光处理的,迪亚戈看了几遍才辨认出这是双精良品质的锁甲靴子。野蛮角斗士护胫,这双构思巧妙的靴子迪亚戈即使在前世也听说过它的名字,兽筋编织的柔软而耐磨的靴底可以保证走动时的寂静无声,而地行龙皮制作的靴帮、靴面和靴腰上鱼鳞般层叠的秘银甲片却可以保证它既坚固又轻便。

    迪亚戈抬头看了看,周围的观众显然已经不怎么留意竞技场里的情况了。他们有的在去厕所,宣泄刚才紧张刺激的角斗给膀胱带来的压力,有的在取出携带的食物,大快朵颐,有的在闭目养神,等待下一场角斗的开始。说实话,在炎魔的高压统治下,他们更需要的是在竞技场里发泄生活中的郁闷与压力,而不在意孰赢孰败。哦,当然,那些下了注,红了眼的赌徒们除外,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仍然在破口大骂。

    迪亚戈把脚凑到兽人脚边比了比,尺码居然差不多。他毫不犹豫的弯下腰,把那双靴子从兽人脚上脱下来,换到了自己脚上。说实话,他脚上那双靴子经过漫长的旅途,都已经磨出洞来了。

    但在两个人进入小门之前,格里斯通追了上来,颁发给了他们两个角斗士徽章。迪亚戈尽量控制自己的表情,使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激动,但实际上,他的表现并不恰当,暗夜精灵那副激动到癫狂的表情才是正确的,因为对于一个囚徒来说,这是他们通行暗炉城的唯一凭证,能使他们在这个城市里拥有有限度的自由,难道不值得狂喜吗?

    不过裁决者格里斯通并没有起疑,他的事儿还多着呢,如果监狱那边不能及时送死囚过来,他恐怕得安排角斗士们内战了。

    迪亚戈他们并没有与忙的焦头烂额的裁决者过多的寒暄,转身往小门内走去。实际上,格里斯通看上去巴不得他们识趣的赶紧离开呢。

    “自己找个地方呆着,这座城市有的是空房子。”他冲着冒险者们的背影喊道。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