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五十七章 撕裂者营地

第五十七章 撕裂者营地

    统一了思想的一行人吸取了刚才的教训,最终决定由玛斯雷先去摸一遍。因为逃跑的那几个逃兵,撕裂者营地的兽人肯定已经有了防备,贸然冲进去,并不是一个多好的选择。

    “小心点,他们肯定会有术士,想想我们来时路边的那些烈焰小鬼,”迪亚戈拉住了变形成猎豹的玛斯雷,警告说,“那么营地里就少不了能看破隐形的基尔罗格之眼!”

    玛斯雷慎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往山谷那边走去。十几步之后,这头猎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里。迪亚戈斟酌了一会,还是把关海法派出去作为接应,以防万一。

    要说迪亚戈最不想面对的敌人,恐怕真的要算术士了。这些痴迷于黑暗力量与恶魔学识的施法者是游走于混乱与黑暗的噩梦,他们贪婪成性,操控邪能,玩弄灵魂,召唤恶魔并与恶魔签订契约以强化自己,追寻来自扭曲虚空的邪恶力量。

    或许他们的攻击力算不上太强大,但他们的法术绝对诡异而恐怖。他们知道如何挖掘你内心最深处的恐惧,即使那些恐惧你自己也从未意识到过;他们精通如何使用阴影能量抽取你的血液,并从中汲取你的生命和魔力;他们清楚怎样能使敌人达到最深切的痛楚,即使并不致命,仍然能让人痛不欲生,丧失反抗之力;他们甚至可以悄悄的把恶灵或者腐蚀之种寄生在敌人体内,令其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诅咒而死;更恐怖的是,对于术士来说,死亡并不意味着可以得到解脱,他们有的是办法把对手的灵魂折磨的死不如生;而且这些披着人皮(或者兽人皮)的恶魔很难被杀死,那些最强大的术士甚至知道如何保存自己的灵魂,以达到事后死而复生的目的。

    如果可以选择,迪亚戈是绝对不愿意招惹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家伙的。不过,黑石氏族从来不以出产术士而闻名,即使在黑手·布莱克汉统治时期,他们也只是以力量与钢铁称雄于世。所以,不受重视的黑石术士们往往得不到多少资源来提升自己,他们大多水准低下,远不能和暗影议会的大术士们相提并论。撕裂者军团的术士更是如此,这些半吊子更加悲催,来来去去就只会有限几个法术。

    过了一会,两只豹子还没有回来。迪亚戈有些沉不住气了,打算也摸过去瞧瞧情况,但温德索尔阻止了他这么做。

    “沉住气,年轻人,耐心是一种美德。”元帅老神在在的说道,虽然他自己也每隔几分钟就往山谷那边瞟上几眼。

    时间就在这样枯燥的等候中过去,直到半个小时后,就在迪亚戈彻底失去耐心之前,两只豹子一前一后的跑了回来。

    “那个营地里人并不多,而且很安静。”玛斯雷在地上画了幅地图,然后在上面比划着。地图很潦草,勉强能算个示意图,不过迪亚戈和温德索尔倒是都能看得懂。前者是因为前世对艾泽拉斯任何地方的地图都相当熟悉,而后者则更是看过更详细的军用地图。

    迪亚戈抬起头,和温德索尔对视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肯定是个陷阱,那些兽人自作聪明,搞得有些过头了——没有那个营地能在溃逃的同袍返回之后,还可以保持安静的,不炸了锅才怪呢。

    而且为了引诱他们跳进去,兽人们甚至都没在周围的山坡上布置岗哨,不得不说,对于拥有猎人的冒险者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在作死。

    “怎么办?”听完了玛斯雷的讲解,迪亚戈问道。

    “突袭,一次直截了当的碾压,就足以解决所有问题了。”温德索尔老道的说道,要解决这种军事方面的麻烦,他最有发言权了。

    “好,那我们就这样干。”迪亚戈赞成道。谨慎小心是好事,但过分的谨慎小心却会变成胆怯,他可不想矫枉过正。再说了,这个撕裂者军团在黑石兽人中也只能算二线部队,他们最好的军队都在黑石塔攒着劲等着和黑铁矮人开战呢。

    既然做了决定,他们开始往山谷内走去。他们并没有走在一起,迪亚戈是沿着山脊线背着撕裂者营地的一侧前进,玛斯雷是躲在阴影中潜行,而温德索尔则是踩着叮咣作响的步子,沿着大路径直向前。

    迪亚戈是第一个到达预定位置的。与到处都是光秃秃的燃烧平原不同,这条山谷已经开始出现植被了。虽然大树很少,多是些高矮不平的灌木丛,但已经足以为他提供足够的遮蔽了。而且这里的地表也不是细碎的粉尘与沙土,而是混合着砾石与岩块的乱石堆,倒也不用担心扬起的沙尘会暴露目标。

    他从背后取下步枪,开始做战斗前的准备。他潜伏的这个山坡距离营地大约有二百米,正好在步枪的最大威力射程内。

    现在的情况和灼热峡谷时不同,那时是伏击,以有意打无心,而这次几乎是强攻,你永远无法想象一个做好了准备的术士有多么恐怖。

    他端起枪,目光透过准星在营地内来回移动着,寻找着目标。

    这是个非典型的兽人营地,它坐落在一个群山环抱的谷地之内,只在朝东方向有个峡谷出口。没有木石建筑,只有一些半蛋形的兽皮帐篷,这些简陋的帐篷用木制框架支撑着。看来兽人们也只是打算把它当作临时营地,或许打进赤脊山地区之后,他们就会搬走。

    他在帐篷之间的空地上没有看到一个兽人士兵,这些撕裂者军团的士兵们应该是正躲在帐篷或者营地后面的大山洞里,等着他们踩进陷阱。

    就在这时,他看到营地入口处,一身蓝白相间甲胄的温德索尔走了过来。他没看到玛斯雷和关海法的身影,但他能确定这两头豹子肯定已经在营地里面了,或许就在那个角落里等着发起攻击。

    迪亚戈确定那些兽人肯定也知道了温德索尔的到来,但他们都没有现身,可能是在等敌人全部跳进坑里来。说实话,迪亚戈真的很怀疑,兽人到底喝的是深渊领主之血,还是浆糊?

    “圣光与我同在!”元帅大声怒吼道,然后,他提起盾牌,向着离他最近的帐篷发起了迅猛的冲锋,既然那些鼠辈藏在里面不出来,那就把他们驱赶出来吧。

    只是轻轻一撞,那顶帐篷的木头框架就碎裂开来。坍落的兽皮像一床大被一样把埋伏的兽人兜头蒙在了里面。他们像土拨鼠一样在里面挣扎着,蠕动着,但这些兽皮结实而坚韧,一时半会哪能从里面逃出来。

    他们挣扎了一会,终于有人想起了手中的武器,利刃割破皮革的声音接连响起,但就在他们把这些破口扩大到足够容人钻出之前,温德索尔的攻击降临了。

    温德索尔手中的剑是暴风城制式单手剑,但这把看似普通的武器在他手中却爆发了难以想象的威力,在他手中,这把单手剑锋利而致命。

    兽人们在他的剑下惨叫着,哭喊着,血花溅射,溅在篷布上,如同鲜花般鲜艳。

    元帅如同飓风般攻击着,他每一次挥剑都会怒吼出声,每一次戳刺都会发出如雷般的咆哮。

    “去死吧,怪物!”

    “肮脏的绿皮怪!”

    渐渐的,兽皮篷布下的兽人停止了挣扎,变的悄无声息,鲜血如同泉水一般流淌着,染红了整面篷布。

    温德索尔平复了一下呼吸,在篷布上抹了一下剑刃,然后转过身,从容地看向营地里的方向。

    就如他所期望的,更多的兽人从其它帐篷里,从岩洞里,从乱石后,从树丛中以及其它各种各样的埋伏地点蜂拥而出。他们终于意识到,如果不能解决眼前这个强大的人类,他们也就不用等其他敌人出现了。

    温德索尔放眼看过去,眼前乌压压的一片。但这些兽人和他之前从见过的都不同,他们的头发高高的扎在一起,好似鸟冠或马鬃一样。他们虽然同样体型巨大,有着粗壮的臂膀和结实的大腿,但远不像他们在黑石山的同族那样装备精良,他们身上不穿盔甲,仅有束带,护肩和一条破破烂烂的短裤,脚下踏着一双草绳编成的鞋子。他们青绿色的皮肤上布满刺青,大部分人的耳朵、鼻子、嘴唇、额头甚至是**上都穿着小金属片或是看起来像是骨头样的东西。

    这是一场残酷的战斗,野蛮面对狂热,闪亮的铠甲面对狂野的纹身与穿孔,兽人们强壮,粗暴而疯狂,但温德索尔却拥有着丰富的经验和经过千锤百炼的技巧,不止一个兽人在面对他的攻击时仓惶败退,看上去反而像温德索尔一个人包围了数以十计的兽人。

    温德索尔用盾牌轻巧的拨开一个兽人挥舞过来的斧头,斧刃在盾牌上划过,划出一溜火星,但在那个扑过头的兽人重新找回重心之前,元帅的单手剑早已割破了他的颈部动脉。温德索尔退后了几步,保持着和兽人之间的距离,同时大口的喘着粗气。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个倒在自己剑下的兽人了,但人数的劣势不是高超的战斗技艺所能弥补的,越来越多的兽人围了上来。

    一缕鲜血从他耳后淌了下来,流进铠甲内衬,那道伤口是一柄粗劣的长矛留下的,但那长矛的主人也早已经倒在了他的剑下。他感觉自己累极了,就仿佛有成吨的石头压在他背上一样,可他仍然稳定的举着盾,严严实实的保护着自己的侧面,手中的利剑摆出进攻的姿势。

    周围一片宁静,几乎所有的兽人都被他吸引过来了,不过德鲁伊和猎人仍旧没有发动的迹象,但他仍然对自己的队友们充满了信心,他相信这两个年轻人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事实也的确像他想的那样,就在他显露出败象之前,两头凶猛的野兽从兽人背后发起了猛烈的攻击,一头黄豹和一只棕熊。它们配合的默契无间,玛斯雷像一个真正的野兽那样攻击着——用爪拍击,用牙撕咬,用巨大的身体发起冲撞,关海法在他的身旁策应着,用锋利的尖牙和爪子从兽人身侧和背后攻击他们的要害。

    兽人们惊慌失措的转过身,面对他们新出现的敌人。但腹背受敌的他们根本抵挡不住这波猛烈的进攻,几乎眨眼之间,他们就要面临崩溃了。如果没有什么变数,失败看上去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了。

    就在这时,迪亚戈终于看到了他苦等已久的目标。就在离岩洞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一个看上去不同寻常的兽人从那树后绕了出来。

    “终于出现了!”迪亚戈一阵兴奋。他一直没有发起攻击,等的就是这个家伙。这是个绿皮肤的兽人,皮肤的颜色比其他兽人要鲜艳许多,他穿着一件红色的法袍,脚上穿着布鞋,身份看上去比普通兽人要重要一些。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种族,施法者总是高高在上,孤僻不群。在他的身后,一个浑身冒烟的小鬼不安分的来回蹦跳着。事实上,这也是迪亚戈发现这个兽人术士的原因——他的恶魔仆役太拉风了,想看不到都难。

    迪亚戈微微的移动了一下步枪,把前护木架在一个条形的石块上,以使射击更加稳固。然后一股奥术能量从他体内流出,通过枪机灌注进弹头内。

    那个兽人并没有继续移动,而是站在树旁眺望着打成一团的人群。但是当他摆出那个弯腰探头,弓步屈膝,双手在腰侧摇动的熟悉动作时,迪亚戈立刻就知道了他要干什么。

    “以艾露恩之名!”迪亚戈喃喃念道,然后扣动了扳机。

    几乎是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那个兽人就仰天倒下了。没有在身上加持法术护盾的他完全无法抵挡灌注了奥术能量的子弹,这颗子弹几乎整个掀飞了他的头盖骨。

    而令迪亚戈感到惊奇的是,术士的恶魔仆从并没有在他死亡之后继续攻击,与之相反的是,这个烈焰小鬼甚至取消了早已蓄势待发的火焰箭,捡起落在还粘着头皮与脑浆的头盖骨。在下一刻,它的身体变得电光般闪烁不定,虚无透明,迪亚戈发射的第二颗子弹甚至穿过他的虚影打在旁边的树干上,敲出一团木屑。

    迪亚戈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这个拎得清形势的伶俐小鬼显然对奴役自己的术士没有任何好感,更不要说给他复仇了,而且它返回扭曲深渊的时候还自行筹足了薪水——在有关恶魔的传说里,头骨与灵魂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个术士的灵魂,下场显然不会有多美好。

    现不过在显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迪亚戈回过神来,看向撕裂者营地里黑石兽人们。解除了术士的威胁之后,如释重负的他开始放心大胆的收割。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