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六十章 瑟银之胆

第六十章 瑟银之胆

    在止水湖的东面,湖旁的峭壁上有一片平坦的空地,在这空地上有一道古老而坚固的高墙,墙内则是一座矗立的城堡。有传说这座城堡始建于阿拉希后裔南迁时期,它是阿拉希的子孙们在温暖的南方建立的第一座城堡。

    它曾经是联盟的领地,在第二次战争期间落入兽人手中,但在战争胜利后被收复了。不过由于暴风城的混乱统治,联盟到现在也没有力量来整饬修葺这座破破烂烂的要塞,驻守在这里的第十二军团甚至被裁撤的只剩下了三个连队的力量。

    现在,看到机会的黑石兽人们趁机发起了袭击,如果能占领这里,他们的力量就可以辐射整个赤脊山地区,甚至把湖畔镇也收入囊中。

    黑石兽人在这次侵略行动中投入了上千名士兵。在整个艾泽拉斯,自从三次大战结束之后就罕见这么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了,然而驻守要塞的联盟士兵只有三个连队,严格来说,三个不满编的连队,不到三百人。

    不过对于守军来说也不是毫无优势的,因为他们至少占据着地利。要塞的城墙高达二十尺,宽可以让四个人并肩齐步,城墙的垛口只有身材高大的人才能够伸头往外看,墙上到处布满了可以让弓箭手瞄准敌人的箭孔。要塞有两道城门,但要想攻击南门则必须绕过整个止水湖和一条狭窄的吊桥。而北门所在的城墙却是光滑而平整,巨大的石块彼此之间严丝合缝,毫无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对于进攻的部队来说,这道城墙就像是悬崖一般难以克服的阻碍。

    自从昨天开始以后,黑石兽人的攻势就从未停歇过。他们敲着巨大的兽皮战鼓,蚁群一样从西面和北方蜂拥而来。虽然那些粗制滥造的投石车大多已经因为过度使用而趴了窝,但失去远程掩护的兽人们依然悍不畏死,一些穿着厚重斗篷的身影也出现在战阵中出现了。他们都用兜帽遮住了脸,只露出猩红的双眼。他们手持着千奇百怪的法杖,有些法杖根本是用类人生物的脊椎制成的,顶端是风干的头骨。他们全身都散发着诡异的邪恶气息,其中的几个甚至有尖锐的骨刺从背后穿透出来,看上去如同恶魔的背棘。

    没人敢靠近他们,所有敢这么做的联盟士兵全都倒下了。被某种看不见的暗影能量击中之后,血液如同小蛇一般从士兵们的嘴里、鼻孔里、耳朵里甚至眼角流淌出来,被汲取到那些行凶者手中。在这些邪恶的恶魔役使者身边的,是他们的小鬼仆从,这些小恶魔不停的发射着火焰弹,压制着城墙上的人类弩手。

    在他们的掩护下,豺狼人炮灰们推动着比他们的身体还要庞大的攻城车向正门靠近。不不时有巨大的石块从城墙上投掷下来,砸的他们筋断骨折,头破血流。但是驱使他们的兽人一点也不在乎他们的伤亡,仍然用武器驱赶着他们去送死。或许,这就是他们的价值——消耗守军的箭矢和投石。

    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之后,那座攻城车终于被推到了城门前。这座厚实的城门是用最坚固的老橡木包裹钢铁造成的,即使时间和刀砍斧劈都无法损害分毫,但是,相比于周围坚固的岩石城墙,这是要塞的整体防御中最弱的一点。

    这支巨大的攻城锤使用了一整棵大树的树干,它的黑铁尖端铸成双头熔岩犬的形状,上面被附魔师附加了超强冲击的效果,以增强其冲击力。推动攻城锤的此刻早已换成了最强壮的兽人,他们把吊装着攻城锤的架子抵在城门上,然后喊着号子向后拉动树干,以使其可以在释放后产生更大的冲撞力。

    伴随着吊装攻城锤的粗大铁链发出的嘎吱声,这根巨大的桩体径直冲向正门,和它撞在了一起。大门晃了晃,巨大的声响如同闷雷一般响彻整个要塞,有碎石和砂尘从上方的城墙上簌簌的落了下来,但厚实的大门和钢铸的门轴旧挺住了这股攻击。城墙上的人类士气大振,还有人小声的欢呼了起来。

    但攻击并没有结束,兽人们再次拖动巨锤,将其向后拉起。刚刚还在欢呼的人类忙不迭的试图阻止他们,箭矢和石块如同雨点般落下,其中夹杂着燃烧的火油,许多兽人惨叫着倒下了,但更多的兽人士兵涌上来,补上了空缺。

    兽人们的号子响了三次,巨大的破城锤跟着挥动了三次,在最后一击之下,要塞的大门在一声巨大的冲撞声之后垮塌了下来,崩裂成了碎片。在他们如同野兽一般的欢呼声中,兽人如同黑色的洪流一般向要塞内涌去。

    不过,在正门附近,人类士兵依旧十分顽强,一些侧翼受到威胁的士兵不得不向后退却,但却在重新组成阵列以后再次迎了上来。一时之间,要塞门口到处都是在殊死拼杀的人类和兽人,军官和最老练的战士都集中在这里。箭雨插满了战场的每一寸土地,攻城锤终于被摧毁了,坍落成一堆木头,在烈火中熊熊燃烧着,但它早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损毁与否已经无关大局了。

    军团长托德曼上校浑身是血的在主城堡前的台阶处拼死厮杀,这位乌瑞恩国王的护卫骑士早已失去了他的战马,现在像一个步兵一样疯狂劈砍着每一个敢站在他面前的兽人。他的身边尸体堆积如山,但在难以想像的疯狂力量驱使下,兽人依旧奋不顾身地冲上来,试图用人海把他淹没。

    不得不说,兽人的人数优势在联盟失去了地利的依靠之后彻底的显现了出来,人类士兵们已经完全失去了阵型,他们三三两两的依靠在一起,抵抗着一圈敌人的围攻。

    局势已经不能再恶劣了,人类士兵们渐渐变得绝望,现在与其说是信念,不如说是对死亡的恐惧在支撑着他们继续战斗下去,但人都是有极限的,也许在下一刻,孤立无援的他们就会完全崩溃。

    但就在这时,援兵们赶到了。

    “圣光与我们同在!”有人在要塞外面大声呼喊。这是人类的信仰,也是这个种族所发出过的最顽强不屈的声音。在黑石山,安度因·洛萨这样高喊过;在黑暗之门,图拉杨这样呼喊过;在海加尔山,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也这样呼喊过。当人类陷入悲观与绝望的时刻,英雄们的振臂高呼让希望之光放射出璀璨的光芒。这句口号是人类历史上不朽的丰碑,是人类最后的尊严与骄傲!

    几乎所有人,不论是兽人还是人类士兵都在战斗中看向了那个方向。就在要塞大门前的缓坡上,出现了一个持盾的骑士,他穿着一身暴风城的制式铠甲,西斜的阳光照在他身上,把他映衬的如同金色战神。他单手高举着联盟狮旗,那是一面曾被丢弃在城堡外的的旗帜。当他来到要塞大门时,他把旗杆用力的插在地上,然后举起一只巨大的黑色号角,凑到唇边吹响。

    随着这令人热血沸腾的号角声响起,五位骑士沿着坡道冲上来,站在他的身后。

    “为了联盟!”温德索尔如同雄狮般怒吼道,他身下的战马立刻纵蹄狂奔。他身后的旗帜在风中飞舞,五位骑士跟在他的身后。区区几个人却如同万马奔腾般向兽人冲去,元帅仍然一马当先。他看起来像是一尊万夫莫敌的钢铁魔像,阿拉希的血脉都在他的体内沸腾,就像是奎尔萨拉斯之战中的索拉丁王一样威风凛凛。他高举雄狮盾牌,反射着金色的落日余晖,仿佛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一般点亮了士兵们心中的希望之光。

    夕阳西下,黑夜即将来临,但要塞里的人类士兵心中却如同看到了黎明,这光芒和北方的热风一起来临,使人振奋!兽人却开始惊慌失措,他们忐忑不安,军心动摇,温德索尔身后的骑士们则唱起雄壮的战歌,毫不留情地斩杀敌人,这是他们最辉煌的一战。他们震耳的歌声随风飘送,进入岌岌可危的要塞之中。

    “元帅回来了。”有人在大声喊叫着,声音里充满了喜悦与振奋。

    “还有基沙恩,他们的小队也回来了。”士兵们欢欣鼓舞的大喊,“他们终于赶上了!”

    “瑟银的胆量,我们的英雄回来了。”更多的人呼应着,他们高呼着这位传奇的名字,和兽人鏖战在一起,“温德索尔,温德索尔!他和我们在一起!”

    人类士气大振,难以想象的力量从他们疲惫而破碎的身体里爆发出来,合着怒火,一起向着兽人倾泻。

    温德索尔勇猛的向着兽人队列的纵深突进,但一些兽人返回身来,组成人墙阻挠着他,这让他感受到了一些压力,速度不可避免的减低了下来。而其他的兽人开始向他的马靠近,决心要将这位联盟元帅从马上拖下来并且撕成碎片。

    “去死吧,绿皮怪!”温德索尔挥舞起他的长剑,砍在了一个兽人的颈侧,只一击就砍飞了那颗丑陋的头颅,然后他用盾撞开了另外一边扑上来的一个兽人,以使他有足够时间把这个兽人戳出个大洞。

    不过这些兽人却足够强壮,他们缺乏技巧,但却拥有力量,虽然温德索尔的盾牌总是能及时格挡他们的劈砍,但却被震得手臂发麻。围在他身前的兽人越来越多了。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野性的咆哮,一头巨大的棕熊如同坦克一般碾压了过来。数以十计的兽人被他撞翻在地,看上去就像拍翻了一群稻草垛。

    局面终于被扭转了过来,联盟士兵们一点一点的推进战线,把兽人士兵从要塞的各处驱赶出来,赶向要塞大门。但兽人也不甘心失败,他们度过最初的惊慌之后,终于镇定了下来,双方再次陷入了僵持。

    利剑斫击在铠甲上,溅出一溜溜火花,四面飞窜。戟柄的碎片、折断的旗杆、盔缨、碎甲和血迹斑斑的徽旗以及人类和兽人的尸体,混杂在一起,把要塞内外弄的遍地狼藉。在这种情况下,谁受了伤从马上倒下来都只有死路一条。但是仿佛真的被圣光注视着一样,五位骑士迄今还没有一个倒下来过,他们以翼型队形走在元帅两侧,一面呼喊着温德索尔的名字,一边凶猛的砍杀。他们面前的黑石兽人虽然强壮,但却缺乏精良的铠甲保护和严格的训练,骑士们像烈火掠过被秋天的草原,马蹄所至,寸草不留。

    卡拉克尔冲的最猛,这个狂暴战士一旦发起癫来就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了,他经常风一般的挥舞双斧,把一个又一个兽人砍翻在地,如果不是丹弗斯屡次用盾牌为他抵抗致命的攻击,他恐怕早已坠马而亡。相对来说,约根森和基沙恩的配合更为默契,约根森挥舞双手剑在前面冲锋,基沙恩则在一旁为他护卫侧翼,防备暗中的偷袭。

    在要塞内冲杀了一圈之后,他们终于再次返回了要塞的大门。这个时候,这里是整个战场战斗最激烈的地方。

    “列队,列队!举起长矛,架起盾牌,协同攻击!”温德索尔在马背上大声呼喊道,人类士兵们迅速的听从指挥——就像他们以前经历过的无数次战斗一样配合默契,如臂使指,事实上,只要有了主心骨和杰出的指挥,这些百战老兵们远比他们自己所认为的更为强大。不得不说,在激励士气和随心所欲的指挥艺术这些方面,托德满上校离温德索尔还差着从石堡要塞到止水湖另一头的湖畔镇这么远的距离。

    现在,人类士兵们一起移动着,排出了一座露出长矛的结实的盾墙,部落狠狠的撞在了上面。却只能留下软软倒地的尸体,即使盾墙的有些部位被撞出了缺口,后排的人类也总能迅速跨过他们填补空白。

    但他们没有推进多远,因为黑石兽人调动了超过三分之一的人马,甚至更多,来抵抗他们的冲锋,而且他们虽然同样疯狂的攻击着,却并不像上一轮攻击者那样不用脑子,而是展现出一些战术意识,特别是他们中间那个大个子兽人。他穿着一身黄铜铠甲,一手持盾,一手紧握着一柄阔剑,这个兽人的攻击走位迅速而又谨慎,在攻击的同时也注意不让自己脱离盾牌的保护。这个发现让温德索尔心里猛的一震,他意识到了一些东西,这是这些绿皮怪物的首领。这个兽人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他的这双眼并不是其他兽人那样的红色,而是黑色的,它看上去冷静而敏锐,完全没有其他黑石兽人的那种疯狂与嗜血。

    这个兽人叫加塞尔佐格,是撕裂者军团的督军,温德索尔意识到如果能干掉他或许就能很快的解决战斗。他策马向前走了几步,但他和加塞儿佐格之间隔了整条战线,这其中有人类,也有兽人。他甚至都无法冲到这个兽人督军身前去。

    然而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声死神尖啸般的枪声响彻整个战场。

    兽人首领的脑袋猛的向一侧扬起,看上去就像被人在脸侧重重的打了一拳。黑石督军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然后向一侧歪斜着倒下,他条件反射的举起手中的阔剑,试图平衡自己的身体,但他的手已经完全失去了力量,从剑柄上滑落了下来。另一只手里的盾牌也砰的一声跌落尘埃。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