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六十三章 刺杀
    趁着没被人注意,迪亚戈安静的坐在角落,倾听着周围人的闲聊,顺便趁机打量一下四周的情形。没过多久,他看到湖畔镇的镇长所罗门遮遮掩掩的走进了旅店,然后径直上了二楼。这是个正直而忠诚的官员,虽然手下没有多少士兵,但他仍然在艰难的保护着这个小镇,即使在湖畔镇的居民对他十分不满的情况下,他也没有放弃自己的职责,仍然四下求援,勉力维持着局面,有的时候,他还不得不花自己的薪水来求助于冒险者,请求他们帮助清理周围的盗匪。前世的时候,一直有传言说,他和温德索尔的私交甚笃,现在看来,这传言似乎是真的。

    正当迪亚戈想要编个理由去打断同伴的高谈阔论,回去楼上的房间时,他突然间注意到墙边的阴影下坐着一个全身黑衣的人类,在倾听着暗夜精灵的谈话。他面前搁着一个大杯子,里面倒满了矮人黑啤酒,但已经很久没有动过了。即使在闷热的室内,他还是披着一件亚麻布斗篷,兜帽遮住他大部分的面孔。他不时抬起头,往暗夜精灵的方向看上一眼,兜帽下的双眼散发出阴冷的寒光。

    “那是谁?”迪亚戈找机会对经过的谢尔曼·菲米尔耳语道,“看上去不像这里的人。”

    “他?”店主也同样压低声音,不动声色的瞟了那人一眼,厌恶的说道,“还能有谁?军情七处的探子呗,即使隔着半里地,我都能嗅到这些狗腿子身上的阴谋味道。”

    迪亚戈恍然大悟。但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他不太明白这个间谍组织是怎样盯上自己一行人的。至少以他对这个组织的了解,它的首领马迪亚斯·肖尔不像是会屈服于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的人,这更像是一些被收买的尾指或者无名指甚至中指级别的成员,瞒着他进行的一次私底下的行动。

    事实上,公正的讲,军情七处从来不乏正直忠诚的爱国者,但他们在暴风城的名声仍然算不上多好,不过他们作为统治者手中的一把匕首,本身是没有自己的意志的,尤其是他们策划了对石匠工会的镇压之后,就更加的声名狼藉了。要知道,那群讨薪未成的石工在暴风城王国的平民中可是大有同情者存在的。

    迪亚戈很快就发现,这个密探应该是觉察到自己已经被注意到了,他把自己深深的藏进斗篷里,捧起酒杯,慢慢的啜饮起来。

    迪亚戈估计自己再听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了,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来到玛斯雷身边使了个眼色。虽然后者的眼睛已经完全被某个人吸引了,但这个示意他还是接收到了。他从吧台边站起来,跟着迪亚戈往楼上走去。

    他们回到二楼的客房,发现所罗门镇长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温德索尔则一脸的沉重,看来所罗门带来的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好消息。

    “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那个女人已经快要控制整个暴风城了,伯瓦尔那个没脑子的蠢货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已经被架空了。”温德索尔有些忧虑的说道,他用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筹划着下一步的计划,“我们得赶快了。”

    “我们明天就走。”迪亚戈赞成的说道,他接着警告说,“我刚才看到军情七处的人了,虽然我不能确定他是来干什么的,但他看上去并不友好,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妙。”

    温德索尔的脸色更难看了,他没有说话,只是坐到壁炉前的板凳上,提起剑用力的擦拭起来。孤立无援,举世皆敌的滋味并不好受。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带来的并不一定就是敬仰与荣耀。但这个把荣誉与责任看的比命还重的男人却只会选择继续走下去,直到死亡。

    玛斯雷看上去对某些事物还有些恋恋不舍,但他只是抿了抿嘴,什么都没说。这个时候,他还是能拎得清孰轻孰重的。

    迪亚戈把步枪推弹上膛,然后立在自己的床边触手可及的地方,以保持随时可以击发。

    “早点睡吧,我们明天早上天一亮就走。”他扑向温软舒适的床铺,发出一声惬意的呻~吟。

    他闭上双眼,开始数绵羊。但是过了很久,他都没有进入梦乡。这可能还是他来到艾泽拉斯后的第一次失眠。或许是因为未卜的前途,或许是因为四伏的危机,他失眠了。

    上一次睡在这样舒适的床上,还是在塞尔萨玛的时候(瑟银哨塔的床可说不上有多舒适),时间才过去了五个多月,但感觉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穿越到艾泽拉斯之后,他一直都没有像今晚这样躺在床上,好好的静一静,思考一下自己的经历。生活就像一条看不见的鞭子,抽着他不停的往前跑。刚来到这个世界,就身陷囹圄,好不容易逃出去,又被人一路追杀。之后的几个月,他一直在为让自己变得更强而绞尽脑汁,或为了帮助别人而打生打死,与瑟银兄弟会交好,解救奴隶,打造M1步枪,一直到后来在黑石深渊的拯救之旅,莫不如此。

    和上辈子比起来,他这几个月的生活比那三十来年加起来都要精彩,有些事情,甚至是艾泽拉斯本地生物都难以想象的,就像闯进暗炉城,却全身而退,还从里面救出来了一口子。

    在前世的天朝,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无外乎三个,名、利、权!但这些东西真的是他想要的吗?或者说,他在黑石深渊拯救温德索尔的时候想过这个吗?

    当然不!虽然出于一个小人物的卑微感,他不可避免的想过抱抱温德索尔这条金大腿,让自己这个外来人在艾泽拉斯混的更好过一点。但是他从来没想过建立自己的势力去争霸天下,光是对于权利的厌恶就足够令他不堪其烦了。

    那么,还剩下什么?尝遍美食,或者逐美**,甚至晋位封神?

    才不是呢!从湿地到赤脊山这一路,他的所见所闻,所有经历,都已经唤醒了他心中对这个世界最深沉的爱,尤其是救出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之后,这位勇敢的战士身上的忠诚、坚定、信仰深切的感染了他,使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心。

    他要走遍这片大地,帮助这片土地上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结识那些传说中的英雄,帮助他们对抗邪恶与黑暗,保卫这片令他魂牵梦萦的大地与热土。

    他的“探索者”成就可不是白来的,这片土地,和它上面的山川河流、村落城市,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但开地图是一回事,亲眼看到这里的秀丽风景,一草一木则又是另一回事。他知道,要做到这一切,从来都不会简单,没准儿半道就有可能命丧他乡,但他的心里,总是有一股热情在苏醒,在迸发,召唤着他义无反顾的继续这次神奇之旅。

    而且他也相信这次旅程绝对不会是孤独的,寂寞的,因为他的身边,也会有好友一路相伴。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扭头看了看隔壁床上的暗夜精灵,这个熊孩子躺的四仰八叉的,不时发出微微的鼾声,看上去睡的很香。他温暖的笑了笑,然后收回了目光。

    他就这样躺在旅馆的床上,有些兴奋,有些期待,就这样一直辗转反侧到后半夜都没睡着。一直到窗户发出极为轻微的“喀”的一声被拨开的声音。他猛的一下子睁开了双眼。看到关海法正警惕的抬着头,两眼炯炯的瞪着发出声音的地方。

    窗户被无声的推开了。但没有任何人影出现在哪里,但迪亚戈敢打赌自己听到了悉悉索索的衣服摩擦窗框的声音。他毫不犹豫的操起步枪,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迪亚戈一连开了三枪才放低了枪口。不过他只能确定自己的第一枪击中了目标,第二枪和第三枪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

    一团鲜血从虚空中喷射出来,溅了一窗户,几秒钟之后,窗外传来重物坠地的声响。然后,他看到一条黑豹从他身边蹿了过去,跳出了窗口,跟在它后面的是一条黄豹。

    温德索尔穿着简单的衬衣和短裤,手执剑盾向门外跑去,噔噔噔的下了楼。

    “你在窗口压制,掩护我们!”他大声喊道。

    室内的壁炉依然在冒着火光,敌明我暗,迪亚戈可不敢贸然出现在窗口当靶子,他小心翼翼的躲窗口一侧,然后从侧面往窗外望去。窗外一片黑暗,借着昏暗的路灯,他看到一具尸体躺在楼下的地面上,更远一些的地方,几个模糊的人影正在往南边跑去,他甚至还来不及举枪瞄准,人影就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紧接着,他听到了有人入水的水花声。

    迪亚戈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尖叫和跑动的声音,几分钟之后,谢尔曼·菲米尔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他手里提着一盏油灯,另一只手里提着一把厚背斩骨刀,满脸慌张。

    “发生了什么?我听到有火枪的声音,还听到有东西从窗口掉下去了!”

    “今天晚上那个人,想要到我们房间里来。”迪亚戈低声说道,他并没有隐瞒的打算,事实上,也瞒不住,下面的尸体谢尔曼一看就什么都知道了。

    “天哪,”谢尔曼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看军情七处不顺眼是一回事,但和军情七处作对又是另一回事了,他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手里端着的油灯差点掉到地上,“这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糟糕的消息了,我怎么会摊上这种事儿呢?”

    “都是你们,这些探子都是你们招惹来的。”他不满的抱怨道,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正在越来越大。

    “闭嘴,谢尔曼!”迪亚戈严厉的说道,“如果你不想每个人都知道有军情七处的人死在你的旅店楼下的话!”

    旅店老板立刻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过了几秒钟,他才从恐慌中略微缓过神来,

    “我这辈子从来没遇过这种事情!”他有些沮丧的说道,然后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迪亚戈,“克鲁斯先生,我该怎么办才好?”

    “先去安抚你旅馆的客人,同时派人前往湖畔镇大厅通知所罗门镇长,或许他能给你更多帮助。”迪亚戈斟酌了一下,说道。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幸好他们已经打算明天早上就离开,不然恐怕还会有更多的麻烦。

    谢尔曼仓惶离开了,甚至都忘记了道谢。

    楼下传来一阵嘈杂声,几分钟之后,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往镇大厅那边去了。过了一会,镇大厅那边响起了示警的号角声,还有穿铠甲的士兵奔跑和人们奔相走告的声音

    好吧,几乎整个湖畔镇都从睡梦中惊醒了。迪亚戈从窗口看到开始有灯光从每家每户的窗口照射出来。

    没过一会,他又从窗户里看到所罗门镇长和治安官玛瑞斯带着一队士兵往这边赶了过来。他和温德索尔单独在尸体旁谈了一会,而治安官玛瑞斯则带着士兵们走进旅店,安抚着惊慌失措的旅馆员工和旅客们。

    “这是一次未遂的盗窃,这家伙是暮色森林那边通缉很久的一个惯犯,我们很高兴这次能逮住他,哪怕是个死的。”治安官面不改色的胡诌道,只有迪亚戈和谢尔曼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旅客们看上去都接受了这个解释,他们情绪稳定了一些,然后纷纷回到自己的房间。旅馆大厅里渐渐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玛斯雷浑身水淋淋的带着关海法回来了。

    “那些人跳水逃生,我变形成海豹形态去追,却遇到了一群鱼人,等我摆脱那群垃圾的时候,那些人早逃光了。真是晦气。”他呸了一口,气愤的说道。

    迪亚戈没有说话,他呆在房间里根本没有出去。作为一个前世的宅男,他并不喜欢和官僚们打交道,有些事情还是让温德索尔和所罗门说去吧。反正军情七处都找上门来了,他的身份也肯定已经暴露了。

    他和玛斯雷默默无声的在客房里等待着,直到温德索尔脸色沉重的走进房间。

    “雷吉,有什么发现吗?”迪亚戈从椅子上站起来,问道。

    “我发现了这个,情况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温德索尔摊开手,露出握在里面的一个黑色的徽章。

    它看上去像一面铁质的卡牌,四周有一圈银白色的镶边,卡牌的四个角各有一颗凸起的骷髅银星。在卡牌的正中,是一把带倒勾的无柄短匕,看上去像盗贼们常用的可以投掷的那种式样。匕首正中的镶着一颗菱形的绿宝石。毫无疑问,这是一面货真价实的军情七处徽章,如假包换。

    迪亚戈把卡牌翻了过来,一个紧握匕首的手的图案出现在他的面前。这只手四指紧攥,只有食指是伸直的。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明白元帅的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了。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