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六十四章 军情七处

第六十四章 军情七处

    军情七处是艾泽拉斯现存的最古老的组织之一。他们比暴风城王国的历史短不了多久。早在兽人战争爆发之前,暴风城的统治者就感觉到有些事情通过合法手段是很难办成的。军情七处创始人之一的爱维尔·杨登秘密的接触了暴风城监狱里关押的一名盗贼——帕索妮亚·肖尔。这个女人由于盗窃罪被治安官们反复逮捕,丢进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被捕三次之后,她就因令人印象深刻的犯罪记录而变得臭名昭著——当然,在黑暗世界里,那叫大名鼎鼎。在那间逼仄的牢房里,杨登向她许诺会从宽处理,条件是她要组建一个组织,负责干净利落地完成暴风城王国那些背地里见不得人的工作。她立刻同意了——并要求其能让她以自己的方式去完成。

    军情七处在那一天成立了。当天夜里,帕索妮亚·肖尔潜入一名腐败的暴风城官员的房间并杀死了他,整个暗杀过程不留痕迹:没有一滴血溅出来,也没有一张床单被弄乱。在爱维尔·杨登的允许之下,她从监狱中挑选出她的手下加入新家庭,并迅速建立了一支能够为联盟服务的特殊军队。

    第一次兽人战争期间,兽人从黑暗之门中倾泻而出的时候,军情七处派出探子,但他们发现,由于部落的绝对数量优势和探子们缺少军事训练的原因,他们很难占到敌人的便宜。军情七处的盗贼们不擅长成建制的正面战斗,但却最擅长背后的刺杀,他们自己也很快发现了这一点,并把目标转向部落的领导者们。

    帕索妮亚·肖尔曾经是一名为了寻求刺激而作乱的盗贼,本性并不一定邪恶。只要她被允许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而且还有薪水,她就会变成一名联盟的忠诚战士。她确认组织以她的理念扩充成员:但凡入团者,不可妄取平民财物。

    既能享受暗杀和偷窃带来的刺激,又拥有稳定的收入,对这样的条件都不能满足的人,不会被刺客团所接纳。规则说得很明白:只犯被联盟所批准的罪。

    在建立组织的时候肖尔还有另一个要求:必须保守秘密。盗贼们从来不会走来走去宣称自己是盗贼,即使是他们成为了合法的盗贼之后也没有理由这么做——他们改头换面,开始称呼自己为潜行者,但实际上,除了他们自己之外的所有人都对此嗤之以鼻,依旧喊他们盗贼,或者更短的简称——“贼”。

    军情七处的领导者是唯一一个拥有所有盗贼全部名单的人,当有人被指派参与某项较大的军事行动时,例如第三次战争之中的,她的动机是不会被其他成员所知晓的。他们以战士、斥侯、甚至巫师的身份现身,但仍然会在必要时完成盗取和暗杀的首要工作。他们的临时指挥官可能会在必要时知道他们的秘密,但通常只有盗贼自己才知道身处战场的真正原因。

    暴风城的民众知道军情七处的存在,但公共关系机构把他们的名声发扬到了极致:这些人是优雅的战士,他们天赋秉异以至于不适合作为普通的战士加入军队;他们被谜团和传说所包围,是在夜间行动的神秘人物。一些孩子——甚至是富贵人家的——怀着加入军情七处的希望而成为了盗贼。没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但几乎所有人都声称见过执行任务中的军情七处特工,尽管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肖尔在十年前退休了,让自己的孙子马迪亚斯接班掌管。事实上,从马迪亚斯还是婴儿的时候起,她就开始培养他成为自己的接班人,测试他的速度与敏捷并确保他明白什么是正确的事情,什么是该做的事情,以及这两者往往不相容的事实。

    圣光大教堂明白,军情七处的存在对暴风城和联盟是有益的,但牧师们并没有宽恕暗杀行为。他们只是选择视而不见而已。

    军情七处把自己看作是一只握住匕首的手,整个组织由此被分成五个分支。马迪亚斯·肖尔和他的领导层是拇指,负责管理和领导。领导层由大约三十名资深的盗贼组成,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认识帕索妮亚,有些人还直接受过她的领导。他们对帕索妮亚所希望的组织发展方向十分了解,并经常指引年轻的马迪亚斯走上正确的道路。其他的领导者们则负责剩下的四根手指,领导、训练、记录,甚至管理簿册以及确认薪水发到了每个人手上。

    这只手的另两个手指是由组织中最高等级的成员组成的,各有约五百名盗贼。食指,一个盗贼在放弃惊险刺激的生涯,进入拇指级的领导层之前能够达到的最高等级。他们投身于暗杀活动,从敌对的军事领袖到腐败的牧师,暗杀的目标可以是任何人。中指,则负责材料的“获取”,以盗窃、诈骗或者各种合法不合法的手段夺取指定的任务物品,可能是某件重要的信物、凭证,也可能是某件强大到足以影响某次战役的魔法造物。

    组成无名指的约五百名盗贼擅长间谍工作,通常与食指与中指级的盗贼合作,收集信息、阅读并记忆卷轴的内容而不直接偷取,并在其他人执行任务的时候担当望风及打掩护的角色。小拇指是规模最大,同时最低的等级。这一千名盗贼都是些没有什么特长的成员:他们通常负责埋葬刺杀目标(也包括殉职的军情七处成员),毁尸灭迹,以及伪造作案现场。他们的职责是确保军情七处特工的身份不被发觉。同时他们也要负责招新工作。

    不过,虽然军情七处曾经取得过辉煌的过去,但随着近几年暴风城的混乱,笼罩在他们头顶的光环也在渐渐褪去。尤其是与石匠工会的敌对,使得他们的支持者大为减少。或许换个说法,正是在他们的逼迫下,石匠工会才渐渐的蜕变成了劫匪、强盗一样的暴力组织——迪菲亚兄弟会。要知道,讨薪不成却被赶出暴风城的石匠工会在整个南方的人类当中都不乏同情者。

    迪亚戈拿着这只军情七处徽章沉吟了好一会儿,毫无疑问,被他打死的这个倒霉蛋是个食指,这在军情七处的地位已经很高了,要知道,食指再向上晋升一级,就是拇指了,那可是军情七处的领导层,拥有普通人难以想象的的巨大能量。

    “凡是要往好的方面想,没准儿这个家伙是女伯爵派来冒充的,目的是离间你和马迪亚斯·肖尔的关系呢。”迪亚戈艰涩的笑了笑,宽解温德索尔道。但这番话连他自己都不信,除了军情七处,暴风城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神通广大到每个城镇都有耳目,可以在他们出现后没多久就跑来刺杀,这一点就连那个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都做不到!

    迪亚戈发现,现实的状况比他昨天推测的要更糟糕。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军情七处是否整个倒向了女伯爵,但这面徽章说明,至少有这个组织的高层被这个女人收买了,肯定有食指级别的成员,也可能是更高的拇指,甚至是马迪亚斯·肖尔本人也说不定。

    他前世的记忆在这件事上并不能发挥太大的作用。因为在前世,虽然马迪亚斯·肖尔已经被证明了是个可靠的爱国者,他只出手对付那些对暴风城构成了威胁的敌对势力,像内部的迪菲亚兄弟会,或者外部的暮光之锤。但令人生疑的是,在拯救温德索尔的一系列任务中,神通广大的军情七处竟然丝毫没有插手过,或者说,毫不知情。

    或许在军情七处的建立之初,这个组织就被限制在暴风城王国贵族们的内部权力斗争之外,如果是这样,整件事情就好解释了。不外乎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马迪亚斯·肖尔并不知道元帅的归来,这次刺杀只是被女伯爵收买的部分军情七处成员干的。

    第二种情况:他知道元帅的归来,但不清楚女伯爵真面目的他并不希望温德索尔回到暴风城,因为作为之前政治斗争的失败者,元帅的到来必将破坏王国的稳定。于是他派人执行了这次刺杀。

    但是说实话,这两种局面能有什么区别呢?都是和军情七处对上了,只是即将面对的敌人数量多少而已。

    迪亚戈想的脑仁都疼了,才得出这个结论,这让他颇为沮丧。

    而且这个结论还不能告诉温德索尔,不然,怎么解释像他这样的乡下土鳖,怎么会对军情七处这么清楚?要知道,即使是那些对军情七处的故事耳熟能详的暴风城市民,也未必知道马迪亚斯·肖尔的名字呢。

    “睡觉,明天还要赶路呢!”他颓然躺倒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

    第二天一早,天才蒙蒙亮,他们就卷着行李下了楼。

    出乎他们的意料,一楼大厅里的旅客并不少。看来一宿没睡的人并不少,他们兴致勃勃的谈论着昨晚发生的事情,但当一看到迪亚戈三个人的时候,他们立刻就安静了下来。毕竟能一枪轰死盗贼的人可不是那里都能随便见到的。有几个矮人甚至还凑过来打算雇佣他们护送其北上黑石山。但开玩笑,这当然被他们一口回绝了。

    迪亚戈来到柜台处,结算店钱

    “您稍等,克鲁斯先生。”谢尔曼·菲米尔恭敬的说道。

    虽然有些畏惧这几个敢和军情七处掰手腕的家伙,但他可没打算免去他们的店钱,他是个有原则的商人,在钱的问题上不会有丝毫让步。说简单一点,其实就是死要钱。

    虽然才住了一夜,但人吃马喂的,而且打碎的玻璃,损坏的家具,这些东西全算到了他们的头上,花费可不少。旅店老板算了好一会才算出来。

    “七个金币零五个银角子,克鲁斯先生,给个整数就好,零头给您抹掉了!”谢尔曼·菲米尔最终抬起头,大方的说道。

    迪亚戈把手伸进包包,但当他摸索了几下之后,玛斯雷看到他的伙伴脸色完全变了。

    “怎么了?”他疑惑的问,

    “我没有钱……”迪亚戈尴尬的说道。

    “怎么会?你在开玩笑吗,迪亚戈?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可笑,”玛斯雷笑的直打跌,要知道,他们不久之前还在黑石深渊干了一票大的,抢的宝贝都足以买下半座暴风城了。

    他就这样一直哈哈大笑着,但笑声渐渐停了下来,最后僵化成一个尴尬的表情留在了他的脸上——他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了。

    他猛地一把把恶魔背包从背后扯到胸前,伸手在里面摸索着,里面装满了各种珍宝,但唯独没有钱,哪怕一个铜板都没有——所有的金币、银角子或者铜子儿都被他们统统丢在黑色宝库里了,为的是腾出哪怕是最小的一个包包来装更值钱的东西。那些野外生存的必备物品倒是没丢,都在外面的驴子背上压着呢,后来在摩根岗哨换马的时候又搬到了科多兽背上,反正这点东西对于这头大家伙来说轻的如同九牛一毛。

    除了那个装着各种种子、浆果、藤蔓和植物块茎的施法材料袋,他其它包包里最不值钱的一件东西,都足以买的下十座这种旅店了。不过谁敢掏出来?惊世骇俗不必说,这些乡野村夫也未必识货啊。

    就在这尴尬的气氛中,菲米尔父女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很显然,他们被当成混吃混喝的流氓了。就连大厅里的其他住客都满脸不屑的看着他们,就像看着一坨狗屎。

    暗夜精灵一脸的沮丧,他在女孩儿面前营造出来的良好形象这下子彻底完蛋了。

    “咳、咳……”就在这时,坐在一边的温德索尔发出了声音,此时此刻,对于两个二货来说,这声音听起来比天使还要美妙,“我倒是有些钱,但是味道不太好闻。”

    众目睽睽之下,元帅脱下自己的靴子——一股浓郁的恶臭瞬间飘满了整座酒馆,

    温德索尔面不改色的从粘了厚厚一层泥垢的靴底夹层里抠出了整整十枚金币。虽然已经很难看清楚它们的原色,但那确实是金币没错。

    谢尔曼·菲米尔捏着鼻子把其中的七枚接了过去。然后丢进了钱箱,没有人会嫌钱臭的,这个道理在那个位面都通用。

    “大人,这算我们借您的,等到了暴风城,我们一定会还您的。”迪亚戈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今天丢人丢大了,以后简直都没脸见人了,迪亚戈感觉自己前世今生加起来都没这么丢脸过。

    元帅呵呵的笑了起来,没有说话。

    不过,当他们从马厩里牵出坐骑的时候,兽栏管理员本尼小姐的脸色也不好看,迪亚戈更是连头都不敢抬,没钱来付许诺过的小费,他简直是如同逃跑一般狼狈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