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 > 第六十五章 过去的故事

第六十五章 过去的故事

    温德索尔谨慎的没有选择乘坐公共狮鹫,即使所罗门镇长很乐于为他们提供这方面的帮助,而且这位有点秃顶的人类老头确实是值得信任的,但在证实军情七处的人掺和进了这件事之后,谁能保证暴风城的天空还是安全的呢?搭乘狮鹫的时候出了问题可不像在地面还有别的地方可逃,在高空,除了摔死,没有别的下场。

    他们心情低落的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并非每个人都露出善意的表情,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怒目相向。这个时候,石堡要塞大胜的消息终于传到了湖畔镇,大多数的镇民都在兴高采烈的庆祝着,并没有把注意力过多的集中到他们一行人身上。

    离开湖畔镇之后,他们沿着跨过止水湖的大桥,一路向南,沿着那条古老的大道向着三角路口迤逦而行。

    至少,到目前为止,这段旅程还算蛮惬意的。如果不是因为昨晚的意外,他们的心情甚至会比之前的任何时候都还要好。在温暖的南方,这个季节的太阳和煦而温暖,但又不会让人满身大汗,正好适宜出行。虽然已经是冬日,但南方的树木依旧苍翠,满树各色各样的叶子,让人有种祥和、平静的感觉。

    在接近城镇和大路的地方,他们很少看到有什么劫匪或者狼群什么的,最多只有狐狸和几只松鼠跑过他们面前而已。但是当第二天他们翻过大丘陵,进入南部丘陵地带时,情况开始变得糟糕起来。这里的道路变得坑坑洼洼,不知道是因为雨水冲刷还是人为造成的。

    远方的山区覆盖着茂密的森林,在那些山谷里,不时有野兽嚎叫的声音传过来,迪亚戈判断那是狼群的声音。

    在那些远处的山坡上,林木不是那么茂盛的地方,一些棱形的巨大石英岩像柱子一般矗立在山野之中,看上去更增加了这里的蛮荒般的气息。在这些岩石之后,迪亚戈能看到有豺狼人的营地存在。这让一行人忍不住警惕起来。

    因为这个种族既懒惰又野蛮,也没有天赋可言。他们既不打渔也不耕作,而是过着游牧和狩猎的生活。但事实上,他们更喜欢劫掠这种不劳而获的收入方式。

    但不论怎样歧视豺狼人,不可否认的是,这种生物才是从赤脊山到艾尔文森及西部荒野的土著种族。早在阿拉希的子孙们南迁到此定居之前,豺狼人就已经在片土地上世代居住、繁衍了。

    他们谨慎而快速的赶路,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但一直到傍晚时分,他们都没遇到任何袭击或者打劫,仿佛这一地区的豺狼人都改了性子,弃恶从善了一般。

    这个时候,落日的余晖正在快速地消退,一行人勒住马缰,看着黑夜降临。远方的山脉遮盖在渐渐降临的暮色之中,风开始变得寒冷起来。

    “看来,我们今天晚上是不能继续赶路了,我们必须保持足够的体力,以防备随时可能的袭击,”温德索尔看了看四周,说道,“找个视野开阔一点的地方,休息一晚吧,”

    三个人都不是没有在野外宿营过的人,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很合适的宿营地。那是一个二十多米高的小山坡的顶端,离大路有半里远,他们在坡顶发现了一个长满野草的凹坑,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小的环形山,里面最多只能盛得下三四顶帐篷,但对于他们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三人站在凹坑边,发现这里以看见四野的景象。这堪称是野营的最佳场所,凹坑可以避风,而坡顶又易守难攻,可以保证安全。

    他们在这凹坑最低的地方升起了营火,开始准备晚餐,但在此之前,他们发现地上已经有灰烬的痕迹了——看来他们并不是第一波在这里野营的旅人。夜色渐渐降临,气温越来越低。他们突然间感觉到饥肠辘辘,因为自从早餐之后他们就没正经吃过什么东西了。中午的干粮又冷又硬,几乎难以下咽。

    不过他们也没敢放开了大肆折腾,因为那样的话,几乎几里地之外都能看到这里的火光。那是除了大喊大叫之外,告诉豺狼人这里有肥羊的好办法。不过对于迪亚戈来说,怎样挖出个野炊用的无烟灶来,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所以十几分钟之后,一锅热气腾腾的肉汤就新鲜出炉了。伴着奥特兰克冷酪和硬肉干,倒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了。

    吃过晚餐,温德索尔和玛斯雷开始搭建过夜用的帐篷和其他的一些东西。凹坑里并不大,科多兽和两匹战马战去了一大半的地方。不过他们也不用太多地方,因为只要搭一顶帐篷就够了,在这里宿营,不可能不安排人值夜的。迪亚戈则在山坡四周设置一些陷阱——不光是猎人的特有陷阱,还有一些绊索和刺桩之类的普通陷阱。

    这个时候,气温越来越低,而天色也越来越暗。他们从这个凹坑往外看,只能看见灰蒙蒙的大地逐渐消失在黑暗中。夜空慢慢出现了璀璨的星辰。

    “聊一会儿吧?”忙活完所有的杂活儿之后,玛斯雷把自己变成猎豹形态,惬意的和关海法挤在一起,“随便说点什么。”

    他被安排最后一个守夜,但这个熊孩子有些兴奋过头,睡不着,非要拉着迪亚戈和温德索尔闲扯一会儿。

    “好吧,我总该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和你们说清楚,免得你们一直被蒙在鼓里。”温德索尔叹了口气,说道。但迪亚戈总是感觉他有些交代后事的意味在里面,隐隐约约还有点希望他们做个明白鬼的意思。

    没心没肺的玛斯雷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看上去就像一个等着听爷爷讲故事的小孩子。

    “正如你们所看到的,暴风城王国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就在去年,海加尔山之战胜利之后,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邀请国王瓦里安·乌瑞恩与部落大酋长萨尔在塞拉摩会谈,打算签订部落与联盟之间的友好协议,但是国王却在赴会的路上神秘失踪了。”温德索尔理了理思路,开始讲述道。

    “怎么回事?”玛斯雷震惊的喊道,这个坏消息还没有传到无尽之海对面的达纳苏斯,很少有暗夜精灵知道。不过迪亚戈倒是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无法说出来,事实上,他正配合的作出一副同样震惊的表情。

    “当时暴风城乱成一团,但在伯瓦尔公爵和本尼迪塔斯主教的支持下,国王八岁的儿子安度因·乌瑞恩继承了王位,但年纪尚幼的他无法胜任王国事务,只好交由在联盟中有很高声望的圣骑士伯瓦尔·弗塔根公爵代为执政。当时我们都认为国王的失踪只是暂时的,他随时有可能返回。

    但是时间过去了很久,我们也没收到任何有关于他的消息。而失去了国王的约束,那些不思进取的贵族们开始沉溺享乐起来,再没人关心政务。这使得缺乏帮手的弗塔根公爵对政务束手无策,说实话,他行军打仗是把好手,但对于治理国家,他只能算是个愚蠢的菜鸟。”温德索尔嘲讽的说道,但他同时也没忘了自嘲,“不过我也比他好不了多少,事实上,我们这些大头兵出身的家伙大都对政治一窍不通。”

    “那后来呢?”玛斯雷不失时机的插口道,他是个非常合格的听众,这个问题插的很是时候。

    “后来?后来那个女人就出现了——那个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她干净利落的解决了困扰伯瓦尔的麻烦,并因此得到了他的赏识和信任,甚至把处理政务的权利交给了她。”温德索尔从行李包里抽出一个酒壶,狠狠的喝了一大口。他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把手里的酒瓶递给了玛斯雷,后者的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这样不是很好吗?”玛斯雷抹了抹嘴角的口水,纳闷的问道。说实话,迪亚戈猜测他此刻的注意力完全已经被瓶子里的酒吸引了,这句话只是下意识的问的。

    “是啊,我们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但事实证明,我们都错了,错的非常离谱。因为几个月之后,我们发现整个暴风城的领地全都乱成了一锅粥。西部荒野的迪菲亚兄弟会在掀动暴乱,暮色森林死人复活,赤脊山兽人入侵。虽然没人把这些事情和那个女人联系到一起,但是我还是发现,有一些从这几个地方抽调兵力的命令是这个女人自行发出的,伯瓦尔甚至都完全不知道。”

    迪亚戈感觉自己的兴趣也被勾上来了,说实话,当事人讲述亲身经历,比见诸于文字可有意思多了。

    “然后呢?”他好奇的问道。

    “我试图向伯瓦尔揭穿真相,但是我发现,伯瓦尔这个蠢货根本听不下我的意见,他认为我是在杞人忧天,他甚至拒绝了调查卡特拉娜·普瑞斯托来历的提议,除非我有证据。”

    “什么证据?”玛斯雷喝完瓶子里的最后一滴酒,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完全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人,她来自哪里,她为什么要这么干,一直到我听说有龙类出现在燃烧平原,这让我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情。”他抬起头,仰望着星空,眼神里写满了怀念与骄傲,“那时候我还是洛萨爵士手下的一名大头兵,就参加了一次突袭麦迪文之塔的战斗,你们应该都知道的,那些事情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

    “是的,我知道,甚至整个联盟都知道,你们跟随着洛萨爵士和卡德加大法师突袭了卡拉赞,杀死了堕落的守护者麦迪文。”玛斯雷几乎要激动的全身发抖,毕竟他眼前的是一位从传说里走出来的英雄,而这位传奇正在给他们讲述那段历史,那段他亲身经历的历史。

    “但是没人知道在那次战斗中,我从塔中的幻像里看到了自己的未来——我注定要死与黑龙之手,所以当我听说燃烧平原有龙类出没时,我知道,我的宿命来了。我启程前往那里,即使卡特拉娜·普瑞斯托禁止我带走一兵一卒。而那个时候,伯瓦尔·弗塔根一言不发,我想,他可能认为我疯了。”

    “但是我知道自己没疯,而正如我猜测的那样,我在燃烧平原得到了一些情报,但随后就被黑铁矮人逮住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他从放在一边的包包里取出两块石板,抚摸着上面的龙语文字。他看上去非常平静,但迪亚戈感到他眼神里喷射出的愤怒几乎如同实质,“这些龙语文字记录了那个女人的真名——奥妮克希亚,可以逼迫她现出真身。她,是一头黑龙。”

    仿佛一个霹雳划破天空,听完这些话,营地里一片死寂。这简直匪夷所思,即使是那些最富想象力的人也不可能想到:现在是一条黑龙在实际上控制着这个人类的国度。对于人类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事实上,如果不是迪亚戈早就知道这个事实,他也会被吓尿的。

    所有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他们默默的坐在这里,听着风声穿过岩石和树梢,在夜色中不停发出刺耳、凄厉的声音。

    “有些不太对,野草在传递给我危险的信号。”玛斯雷突然说道,他支起耳朵,仔细倾听着风声中的动静。

    迪亚戈探出头去,看到他入夜前设置陷阱的地方正爆出一团火焰,空气中隐隐有毛皮烤焦的味道传来。

    他跳了起来。

    “这不是风的呼啸声!”他大声喊道,“这是野狼的嚎叫声!那些狼已经来到坡脚下了!”

    玛斯雷和温德索尔也爬了起来,从凹坑边缘向山下看去。他们看到山坡下有许多不怀好意的眼睛闪闪发亮,有些甚至已经爬到了半山腰。它们绿油油的眼睛看着山上的众人,彷佛正打量着美味的猎物。接着,它们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召唤所有的狼群开始攻击。

    狼群咧开大嘴,猛地山上扑了过来。就在那一瞬间,传来一声如同雷鸣般的枪声,迪亚戈开火了。在一声凄厉哀嚎之后,冲在最前面的头狼一头栽倒在地上;一个巨大的伤口出现在它的胸口。
    《艾泽拉斯冒险指南》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