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网游之贱贼信条 > 第二章,预谋
    陈佑和铁十字公会之间的“贱情”由来已久。

    当初陈佑在维尼亚乐善好施,最喜欢帮人溜门撬锁,拆除陷阱。

    要问开锁哪家强,维尼亚第一属陈佑。

    不过到了后来,陈佑和铁十字公在这项业务上就有了冲突。

    《世界》里共有五种生活职业,其中一种叫做解除装置,这个职业没有什么投机取巧的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去开锁,解除陷阱,然后堆高熟练度。

    维尼亚常住人口众多,但是普通玩家的房子受系统保护,怎么都开不了。能够开的,除了NPC的高楼大院,剩下就是周围那些遗迹里的陷阱。

    狼多肉少,想要堆解除装置熟练度的人多,但是这些锁和陷阱少,中间矛盾冲突自然不少。

    陈佑这边是早早找了个NPC老师,又讨得矮人老头满心欢喜,算是背后有官家作保。而铁十字公会在维尼亚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公会,自己怎么都要培养出几个解除装置的大师。因此明面上虽然没有什么,但是暗地里却彼此都不对付。

    等到解除装置熟练度到了工匠一级,又有新的变化,变得危险十足,一不留神就是小命一条。很多人就此中途而废,没有继续堆熟练度,渐渐地又变成狼少肉多。

    只是陈佑和铁十字公会的矛盾已经算是积怨,明知道不能解决了对方,也总想着暗中给对方下绊子,弄不过恶心一下也是好的。

    当然,这种想法绝大多数来自陈佑。铁十字公会也算是家大业大,真要是和一个陈佑计较,也混不到这个地步。

    今天陈佑看见的这个杜德兰,是个半精灵巡林客,当初也曾背负铁十字公会的希望,向着解除装置大师飞奔。和陈佑之间摩擦不断,只是现在陈佑已经成为了解除装置大师,而杜德兰还在铁十字公会里当他的小配角。

    此时两人相见,当真是分外眼红。眼看着陈佑拿出精良双刀,杜德兰哼了一声,扭头问奎尔萨斯:“奎尔萨斯先生,这件事情……”

    不等他说完,奎尔萨斯已经急忙说:“我两不相帮,你们是你们的事情。”

    杜德兰点头,扭头看着身后几个同伴,说:“趁着现在城外,大家一起上,把这个巴金斯……”

    说到这里,杜德兰忽然听见呜呜风声,顾不得继续说下去,急忙缩头。只见一只石头雕刻的小鸟擦着他的头皮飞了出去。

    杜德兰大怒,指着陈佑说:“你这个人,居然……”

    陈佑丢出手中小鸟,也不跟杜德兰废话,直接催动马匹,对着杜德兰一头撞了过去。

    一边坐在马上冲锋,陈佑一边大喊:“你们谁敢伤害这匹马?这可是我老师的爱骑。”

    陈佑的老师是维尼亚城中最大艺术学院雕刻系的老师,也是维尼亚现有的两个工艺巨匠之一。说是“城宝”也不为过,他的马匹和玩家自己购买的马匹不同,在官方有专门的造册登记,如果被铁十字公会的玩家伤害,整个公会都要受到牵连。

    被陈佑这么一喊,众人都是一愣,手中行动就慢了半拍。陈佑原本距离杜德兰他们就没有多远,现在骤然加速,几乎在毫秒之间就冲破了铁十字公会玩家的阵线。

    从杜德兰身边擦肩而过时,陈佑猛然一个铁板桥,手中钢刀对着杜德兰就是一转。

    杜德兰说话前后四句,没有一句说完,心里正在憋闷异常。忽然看见陈佑这么一个动作,想到陈佑盗贼身份,心中顿时大惊,急忙伸手去摸背包。结果背包还在,杜德兰心中微微松了口气,扭头对着众人喊:“追上他,别让他……”

    可怜见的,这第五句话他还是没有说完,拨转马匹时,他忽然觉得马鞍凉飕飕的,顾不上说话,骤然低头一看,脸都白了。

    原来陈佑刚才那一刀,根本不是对着杜德兰的包去的,而是对着杜德兰的裤子去的。

    杜德兰作为巡林客,平常穿着一声轻皮甲,对于不额外增加任何效果的裤子也没有什么讲究,结果被陈佑这么一刀,裤子耐久直接掉光,加上拨转马头,白花花的臀部立刻见了世面。

    那边两个女精灵一起尖叫,用手捂着眼睛,隔着手指缝看个不停,一边还嘻嘻笑着。如果这里有个地缝,杜德兰恨不得就这么跳下去好了。

    等到他好不容易用袍子遮盖好,陈佑早就跑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到这个时候,杜德兰才意识到,刚才陈佑那些话完全是虚张声势。

    这里铁十字公会的人有七八个,而陈佑只有一个,就算本事逆天也没法把杜德兰怎样。不过陈佑肯定也知道这种情况,嘴上说说,心中早已做好溜之大吉的准备,结果趁着杜德兰不注意,转眼间逃走,不仅如此,还给了杜德兰一个“记号”。

    想到这里,游戏里的杜德兰还没怎么样,现实世界的游戏玩家估计要憋出内伤来。

    另外一边的奎尔萨斯看的眉飞色舞,忍不住说:“这个巴金斯,看起来平常,心思手段,决定执行,还挺有章法的。”

    陈佑可不知道有人在背后说他,他驾驭着马匹一路小跑,直直冲进维尼亚的城中,随后拨转马匹进了一家酒馆,丢了五个铜子儿定下单间,看看没人打扰,急忙下线。

    刚才铁十字公会已经知道了陈佑,现在维尼亚城里多半有监视陈佑动向的人,如果陈佑回到艺术学院去见矮人老头交差,今天只怕就再也不能出城了。

    在此之前,他还只是对奎尔萨斯一行人有些好奇,不过看到奎尔萨斯和铁十字公会有了交接,他就不止是好奇而已。那些人究竟要干什么,现在成了陈佑需要了解的第一目标。

    好在真要到8号营地,总要半个小时。这其中陈佑还能下线想想怎么办。

    想到这里,陈佑摘了头盔,眨巴眨巴眼睛,忽然看见床边居然坐着一个人。当时只觉得心惊胆战,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

    过了一会儿,这才看清,原来坐在床边的是他的妹妹陈柔嘉。小姑娘眉清目秀,梳着一个马尾,还有两缕头发从耳朵上垂下,若有若无的遮住两个精巧的耳朵。此时天光正亮,可以看见陈柔嘉双目瞳孔漆黑如墨,此时一眨不眨的看着陈佑,那里面也不知道蕴藏了什么感情。眼睛下的鼻梁光滑笔挺,皮肤更是细腻柔嫩,嘴唇上没有涂红,却又有一种格外的莹彩。猛然看到,到有种想要上去亲上一下的想法。

    陈佑心中咯噔一下,顿时觉得这些想法糟糕以及,实在不该是个哥哥该有的想法。

    他和陈柔嘉不是亲兄妹,陈佑的父亲和陈柔嘉的母亲都是再婚,现在父母常年在外面跑来跑去,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

    当初父母再婚的时间比较早,那个时候陈佑也才十一二岁的样子,倒很是照顾自己的妹妹。把家里收拾的妥帖。

    等到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陈佑变成了宅男。而陈柔嘉考上了大学,住校之后,彼此联络就少了很多。

    看见陈佑现在魂飞魄散的样子,陈柔嘉捂着嘴噗嗤一笑,说:“我们学校放假了,老爸给你打电话,你一直没接,我只好自己进来了。”

    陈佑哦了一声,侧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门,眼皮轻轻跳动。

    他记得很清楚,这个门在昨天进来的时候是锁上的,可是现在,这扇门居然大敞着。

    陈柔嘉也侧头看了一眼房门,捂着嘴笑了起来,说:“我有钥匙,放心,我进来前有敲门啊。好啦,快起来,我去做早饭。”

    陈佑哦了一声,看着陈柔嘉站起离开,脑子混乱半天。

    房门钥匙?这个房门自打两年前换锁以后,好像钥匙都在自己手里,陈柔嘉什么时候有的?

    陈佑一边细思极恐,一边急急忙忙爬起来,到穿衣镜那里看了看自己。还好,看起来虽然有些邋遢,但还不至于不检点。

    再看看挂钟,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他是昨天晚上八点上线,带着那帮人登高爬低,到现在也是饿了。刚才又听见陈柔嘉提起早饭,肚子里更是咕噜噜乱叫。

    陈柔嘉很快做好早餐,两人到餐桌那边。陈佑随便吃了几口,正觉得肚子的抱怨不那么严重,忽然觉得脸上好像有些不同。抬头一看,陈柔嘉正用双手支着脑袋,定定的看着自己。

    陈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问:“怎么了?”

    陈柔嘉眼光一动,像是有些羞赧的收回目光,说:“没什么,好长时间没看到了,想多看两眼。”

    这句话说得陈佑感到有些不对,只是一时间又想不出哪里有问题。

    为了避免陈佑多想,陈柔嘉又问:“你现在还是没去工作?”

    “嗯。”

    “那你还呆在家里,不出去?”

    “嗯。”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陈佑放下筷子,用餐巾纸擦了嘴,一边说:“最近在玩游戏。”

    陈柔嘉神情微微有些暗淡,想了想又问:“是什么游戏?好玩吗?你在游戏里干什么?”

    陈佑笑了笑,说:“世界,很流行的那个网游,我在里面是个盗贼。游戏还行,挺仿真的,前两个月我一直在里面学习雕刻。”
    《网游之贱贼信条》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