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网游之贱贼信条 > 第三十章,无事献殷情

第三十章,无事献殷情

    (还差265票,就能爆发了。求!急求!)

    灵犀点点有心埋怨卡尔德贝拉怎么会把这些本事全部教给陈佑,不过那也只是心中闪现一下。看着周围的山岭,她问:“老师,你觉得巴金斯现在多半会往哪里走?”

    卡尔德贝拉看了一眼东北方向,说:“如果我是他,多半就往这个方向走。”

    灵犀点点顺着老师的目光看去,只见东北方向上,高山鳞次栉比。越往后,越是高耸入云,更远一些的地方,隐约可以看见山顶上犹如带着白色头冠,也不知那里该有多么寒冷。

    陈佑并不清楚卡尔德贝拉对自己的行动了如指掌,当然,就算矮人雕刻大师早已知道这些也没什么用处,阿勒庞山脉纵深地带对卡尔德贝拉来说都算是禁区一个。

    灵犀点点往东北方向看了又看,真希望自己有双千里眼,可以看到陈佑的背影。只是这些想法最终只是惘然,到最后,她气馁的叹口气,说:“那咱们先回去吧。我就不信那个小贼这辈子都呆在山里不出来了。”

    阿勒庞山脉在旧大陆上呈现东北西南走向,在厄里士公国和南部城邦这边有个钝角的转向,形成了南部城邦的天然隔断。山脉的南半部分反而比北半部分更加高耸陡峭,崇山峻岭,有好几十个山头终年积雪,各种怪物穿行其中。

    克特洛克村是阿勒庞山脉中的一个村落,和新手村用数字标记不同,有这种固定名称的村落,大部分都是真正的NPC聚集地,在这里玩家数量反而比NPC更少。

    这里虽然大概属于南部城邦的疆域,但却在山脉的北麓,被三个数千米的高峰夹持其中,呈现一个凹字型,凹口对着北面,从厄里士公国那边过来反而更加容易一些。

    这个村子南面和西面贴着陡峭的山崖,这两个山崖约有百米高下,虽然难不住那些大怪物,普通怪物却只有望之兴叹。不过真要是大怪物,多半也看不上这个小村庄。

    在村子的东边,由一条山道通往三个露天矿坑。这三个矿坑由近及远,分别落在三个山头上。过了第三个矿坑,在往前走上几公里路,就是维克法兰峰,号称阿勒庞第三大山峰。

    站在克特洛克村中,抬头仰望,就能看见远处维克法兰峰犹如沉默巨人,头顶白盔,身边立着被称为“阿勒庞圣枪”的独头山,耸立在天地之间。

    陈佑在阿勒庞山脉中走了大概几天,期间也是提心吊胆。毕竟这里已经是阿勒庞山脉的纵深,怪物和外面不可同日而语,这几天真可以说是度日如年。

    眼看着身上储备渐渐干涸,就想着要找一个地方补充给养。。

    他身上背着通缉,在南部城邦的新手村里随时可能被人认出,这一天站在村子西南边的山坡上看到克特洛克,只觉得和其他村庄相差不多,木屋百十来间,不像什么藏龙卧虎之地。

    只是陈佑也知道小心为妙,因此看了一会儿,就找了条山道下去。带上兜帽,低眉耷眼的的混到了村口。这里到没有什么守卫的士兵,来往都是些大大咧咧的矮人,说着地道的矮人语。

    陈佑当初在卡尔德贝拉那里也得过矮人语的熏陶,多少听懂一些,这些矮人说的无非是山中矿物如何,好像找到某些结晶矿之类。

    对于陈佑这个人类,这些矮人到不以为奇,一个个自顾自的说着,从陈佑身边擦肩而过。

    陈佑左右看看,挨挨蹭蹭进了这个村子。没有立刻直奔商店而去,而是到处转了转,找到了一家酒馆。

    订了房间,陈佑终于不用担惊受怕的休息了一个下午。眼看着月上三竿,酒馆大堂喧闹声渐渐大了起来,陈佑悄然走到楼下。

    在酒馆吧台那里,坐着一个瘦高个儿,穿着一件长袍,头上顶着一个尖角帽,活脱脱一副法师打扮。这种样子放在维尼亚会被叫做土老帽。那些玩家生怕被别人猜出自己的职业,总要各种掩饰。

    不仅如此,这个瘦高个儿看上去一脸倨傲,就跟卡尔德贝拉说的一样,眼仁儿都不带往下看的。至于他穿得那个袍子,粗看上去倒也寻常,不过如果仔细看看,就会觉得有些不同。非棉非麻,也不是丝绸之类,在酒店的火光照耀下,时不时隐隐闪出一丝光芒来。

    能够穿上这样外袍的人,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陈佑好歹也是识货的,走过去行了个礼,说:“老先生,您好。”

    那个瘦高个儿法师爱答不理的扫了陈佑一眼,把杯子里清水一饮而尽,接着示意酒保:“再来一杯水。”

    在酒馆里点水喝,那个半身人酒保一脸晦气,却也不敢违抗,赶紧续了杯水。

    陈佑问:“老先生,您这是从麦金托什来吧?”

    举凡整个旧大陆,能够把法师不当职业,只当成身份象征,觉得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出门都是一脸傲然的,也只有麦金托什的那些法师们。

    听见陈佑这么问,这名法师额外扭头多看了一眼,说:“你倒是知道的多。”

    陈佑笑了笑,说:“我有个老师,叫做卡尔德贝拉,在维尼亚那里教艺术。他认识一个麦金托什的法师,叫做雅恩克的,不知道老先生您认不认识。”

    那个法师安静片刻,反问:“你找雅恩克干什么?”

    陈佑听了,心中一动。

    他和这个法师萍水相逢,一开始也没想怎样。说来对方应该是个等级不低的法师,出门在外碰到这样的人多结交一下没有坏处。只是他和麦金托什那边一概不熟,这才搬出老师的名头,也只是一个话头罢了。

    只是忽然听见这个法师这么问,陈佑多少觉得有些不同寻常,随口回答:“我在老师那里学习石雕有些成果,老师说雅恩克大师在构装魔像上有些研究,让我去跟他学习一番。”

    那个法师嗯了一声,说:“我和雅恩克也算认识,不过见面的次数少。构装魔像这块儿,他好像还算不上什么大师吧。”

    这句话说得平淡,不过陈佑倒是听出里面一股子不服气的味道。

    这些法师一个个心高气傲,别说看不起其他职业,内部之间彼此看不顺眼也很正常。听见这个法师这么说,陈佑只是苦笑。如果卡尔德贝拉推荐的雅恩克还不算大师,那普通玩家岂不是连草芥都不如了?

    那个法师看着陈佑说:“既然你说你石雕的工艺不错,有没有什么样本给我看看?”

    陈佑随手拿出这两天雕刻的小玩意儿,一边问:“我这还没问老先生您怎么称呼呢。”

    法师接过陈佑雕刻的小怪兽,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说:“我叫卡利恩,你这个雕像,只能说形象有了,不过气势上,还差了不少。”

    陈佑急忙伸出大拇哥说:“老先生您果然识货,我的老师也这么说我,说是我缺少历练,需要多走动走动,经历各种事情,这才能够把这些石头雕刻出生命来。”

    卡利恩摇头笑笑,说:“雕刻出生命,口气倒是挺大。”

    说着这个,手中却没有放下陈佑的那些雕刻,过了一会儿,他抬头看着陈佑问:“你想不想跟我学?”

    “学什么?”

    卡利恩没有回答陈佑问题,伸手在一只石雕小鸟抚摸片刻,接着递给陈佑。

    陈佑有些莫名其妙的接过这只手心大小的石斑鸠,只觉得这只斑鸠突然间好像活了一样,双翅扑棱棱的扇动。

    到了这个时候,陈佑已经知道卡利恩所说的学习究竟指的什么。

    “这究竟是附魔?还是什么?”

    听见陈佑的问题,卡利恩微微点头,回答说:“魔法阵。”

    陈佑把石斑鸠放在眼前看了看,刚才那种活力已经从这只石斑鸠身上消失无踪,倒是在它的背上,有个浅浅的魔法阵图像正在慢慢消失。

    陈佑虽然在游戏里跳脱,却不是个傻子。

    猛听见卡利恩问出那个问题,陈佑第一想法不是自己得了什么好处,而是为什么卡利恩不找别人,偏偏找上了自己?

    不过这种事情,想想可以,陈佑是不会说出来的。

    他笑吟吟的问:““我能有什么能帮上你的吗?”

    卡利恩说:“我是个法师,希望能够制造出一个好的构装生物。”

    陈佑嗯了一声,继续聆听。

    卡利恩接着解释了一下,原来这个构装生物和雕刻居然关系匪浅。

    如果构装生物的底子不好,就算再怎么用心,这个构装物都只能算是一个残缺品。打个比方,一个连重心都控制不好的雕刻物,就算让它临时拥有生命,自己走起来都是歪歪斜斜的,想去对敌,只怕先要把敌人笑死。

    这件事情陈佑之前依稀听卡尔德贝拉说过,不过并不具体,大概就是说见过几个残次品的构装物,战斗起来如何等等。

    现在听见卡利恩这么说,陈佑隐约觉得自己的老师放弃冒险生涯,忽然变成一个艺术家,说不定有些说道。
    《网游之贱贼信条》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