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网游之贱贼信条 > 第六十四章,与人为善

第六十四章,与人为善

    (还差200票,感觉应该能行啊。)

    被人追的鸡飞狗跳,躲在小洞里提心吊胆,差一点就要被人吊打。

    这种事情陈佑不知道别人怎样,总之他是忍不下来的。如果这次忍了,岂不是坏了与人为善巴金斯的名头,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胡乱中枪挨刀?

    被格瑞坦救了,一时间性命得保,不过陈佑不是善罢甘休的人。而且现在出去,后面被橡木火种的人坠在后面,多少事情都要耽误。怎么都要让对方消停一下,这才是上上之策。

    想到这里,陈佑不急着撕开高级隐身卷轴,趁着还没有听见橡木火种那些人回来的脚步声,问格瑞坦:“你有没有两把结实一点的刀啊?”

    格瑞坦微微皱眉,不知道陈佑想些什么,不过依旧随手从他的那个比背包更高级的空间袋里抽出两把精钢长刀,递给陈佑,问:“你要干什么?”

    陈佑接过两把长刀,看了一眼属性,当时就是一愣。

    这两把精钢长刀攻击力不高,重量超标,怎么看都是失败作品。不过有一点,这两把长刀居然都有一个“自我恢复耐久于15分钟之内”的特殊魔法属性。也因为这个魔法属性,这两把失败的长刀也被归入精良武器行列。

    自我恢复耐久这个魔法属性罗通还真没见过,也不知道格瑞坦从哪里得来,不过他面上只当什么都没发生。随手把长刀拿着,走到还在双臂胡乱挥动的盾卫者那里,找到开关把盾卫者关了。然后把双刀插入盾卫者手中,左右端详一下,微微点头。

    弄完这些,陈佑拿出纸笔,刷刷写了一行字,往一动不动的盾卫者身上一贴。这才对格瑞坦解释说:“你不知道,我这个人,最喜欢与人为善,这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认真提醒才行。”

    格瑞坦看着陈佑在盾卫者控制枢纽那里鼓捣一会儿,问:“你这也是与人为善?”

    陈佑严肃点头说:“可不是,我这人这么好,别人欺负我,我都不会打回去。还要帮人减轻负担,哎呀,想想真是让人感动啊。”

    往后站着看了两眼,他问:“我这是不是圣母情怀啊?”

    格瑞坦笑了一下,眼珠也是咕噜噜转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隐身术只能隐身,却不能把这个身体变成虚体,可以让人穿墙而过。别说穿墙,只要迎面撞上谁,都会被自动破解。

    此时也不知道橡木火种的人什么时候回来,水晶厅下的通道狭窄,如果现在贸然离开,在通道里撞上对方,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因此陈佑和格瑞坦两人都只是呆在大厅里,过了几分钟,隐约听见通道里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两人不约而同撕开卷轴,不到几秒,就已经缩在大厅的角落之中。

    德里克福德刚才在大厅里被格瑞坦魔法耍的团团转,上到地面才发现陈佑根本没有出现,心中愤怒可想而知。

    一开始他只觉得这个巴金斯算是运气不错,阴差阳错之间,总能撞上大运。等到今天和巴金斯这么暗中交手,虽然没有明刀明枪的对上,却也算是有些了解。现在看来,巴金斯恐怕也不能小看。

    一边这么想着,橡木火种的会长一边带着手下急忙走回地下大厅。左右看看,大厅里和刚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旁边一个人喊了起来:“会长,这里有字。”

    德里克福德扭头一看,就看将盾卫者身上贴着的那张纸条,走近一看,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前往不要撕下纸条,千万千万。”

    德里克福德微微皱眉,刚才被幻象迷惑后种种火气一起堵上头,冷哼一声说:“故弄玄虚。”

    一边说,一边伸手把纸条扯下,又说:“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古怪。”

    陈佑此时已经和格瑞坦趁着空挡溜出门外,听见德里克福德这么说,陈佑连连摇头。

    不等格瑞坦说话,那个盾卫者已经从停止状态中猛然苏醒过来,双目放光,咯吱咯吱的扭头过来,冷冷的看着德里克福德。

    到了这时,德里克福德已经猜到,陈佑多半是在盾卫者身上做了手脚,只要扯下纸条,盾卫者的机关就会重启。

    刚才盾卫者空着双手在那里乱动,与人无害,因此德里克福德也没有过于在意,甚至连刚才盾卫者没有乱动这个现象也暂时被忽略。等到现在,才发现盾卫者和刚才有了很大不同,手中多了两把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精钢长刀。

    只是这么一个盾卫者,就算有了十三四级,这个大厅里一个个都是十级德鲁伊,身手矫捷,怎么会怕了这个盾卫者?

    不只是德里克福德这么想,旁边几个德鲁伊都是一样想法,有个人走上来说:“这是什么……”

    这番话还没说完,盾卫者已经猛然转头,接着刀光在这个屋子里骤然闪亮。

    德里克福德一头冷汗滚滚而下,刚才这道刀光几乎擦着他的鼻尖而过,森然冷意简直能够透过头盔反映到现实中去。至于刚才说话的那个德鲁伊,身上直接蹦出一个-112的可怕字样,连后面的话都来不及说,就直接挂下了线。

    德鲁伊这个职业虽然谈不上皮糙肉厚,但是体质属于关键属性之一,因此加的不少。到了十级,一个个都有一百多生命值,比起陈佑那样的盗贼而言,德鲁伊完全可以用“肥厚”来形容。结果到了现在,那个盾卫者只是一刀,就这样了结了一个德鲁伊的小命。

    这个景象用震撼来形容都不为过。

    不等德里克福德说话,外面的陈佑已经急不可耐的用力一推,把橡木火种唯一守在道路中间,似乎被震慑暂时无法自控的德鲁伊玩家推进屋子,一边大喊:“大伙儿都别动,都别动!”

    好在刚才盾卫者刚刚发出一刀,等到扭头看着这名被推进来的玩家时,那名玩家暂时有没有新的动作,结果盾卫者动作停止,没有再发一刀。

    德里克福德刚要转身,冷不丁感到盾卫者的森然目光又似乎转到了他的身上,顿时身体一僵。连头都扭不过去,只能侧着眼睛说:“巴金斯,是你搞的鬼?”

    陈佑看了德里克福德一眼,说:“你这样下去,会变成非手动斜眼吧。”

    这句话一说,虽然周围几个德鲁伊盯着陈佑跃跃欲试,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德里克福德气不打一处来,正要说话,远处的一个德鲁伊估计自己与盾卫者距离遥远,攻击伤害不到自己,随手拿起魔法通讯器就要呼叫支援。

    盾卫者再次扭头,十几米的距离对于盾卫者手中刀光根本不算什么,只见屋子里光芒又是一亮,结果又是一名德鲁伊就这样直接被挂掉。

    德里克福德也不清楚妖厄之刃会对武器耐久造成影响,也不知道如果挂了魔法护盾,妖厄之刃造成的伤害会降低一半。

    这种时候又不能随便尝试这种刀光效果,尝试一下只怕就是人命一条,当下大吼:“都别动,大伙儿暂时都别动。”

    陈佑叹气,说:“你看你看,我刚才多认真提醒你啊,不要把纸条拽下来,你非不听。现在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你说你这个人,怎么就那么犟呢?”

    德里克福德心中只想吐血,侧着眼睛问:“你想干什么?”

    陈佑咦了一声,问:“不是你们找我的麻烦吗?干嘛问我要干什么?”

    德里克福德尽可能的深吸了口气,刚想说话,那边陈佑摇着头说:“算了算了,好心当作驴肝肺,这里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那啥,我也有事情,大家就这么着了吧。”

    说完这些,陈佑转身离开,嘴里哼哼着“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过了片刻,声音渐渐消失,只剩下大厅里这帮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德里克福德心中接近崩坏,只是现在被那个盾卫者盯着,连魔法通讯器都不能使用,当真是一筹莫展。

    跟着心中又是咯噔一下,原来陈佑刚才所言非虚,德里克福德斜眼时间太长,幅度太大,结果现在当真转不回来了。

    那边陈佑和还在隐身状态的精灵盗贼格瑞坦施施然快要走到这个地道的尽头,格瑞坦实在忍不住问:“你刚才是怎么进去的?那个盾卫者,对我来说都很可怕。”

    陈佑答非所问的回答:“我只是按照操作手册,修改了一下盾卫者的攻击限制,从对所有移动物体发动攻击提升到了只对活动的人形生物发动攻击。”

    这个回答对上别人还差了一点,但是格瑞坦转眼想到刚才在地下大厅里看见的那些玻璃珠,心中顿时敞亮起来。看着陈佑格瑞坦连连摇头说:“你这个人……”

    想了片刻,却也想不出什么。

    粗看起来,陈佑做事根本处处为人着想,专门写字提醒,还提升了攻击限制,按照他刚才的说法,说是圣母都不为过。

    可是这个“圣母”,怎么就这么让人不自在呢?

    陈佑也是摇头,说:“不要夸奖我,我是知道我自己的。哎呀,助人为乐,与人为善,这可是我行动准则,真是渗透到骨子里去了,你说是不是?”

    就在此时,地下大厅方向忽然传来德里克福德的怒吼:“巴金斯,你这恶贼!”
    《网游之贱贼信条》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