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名门二婚追尾总裁 > 正文 第367章计划脱轨

正文 第367章计划脱轨

    “误会。”颜子悠苦涩一笑,看着颜丹彤,想从她脸上看出除了淡漠以外的表情,可惜,颜丹彤毕竟是演员,脸上维持一个表情是她的强项,什么样的表情,在脸上什么时候是最适合的,颜丹彤控制得很好。

    在这方面,颜子悠完全不是她的对手,颜丹彤是演员,她演戏不是靠潜规则,而是靠自己的势力,她的演技大家公认了的。

    “子悠。”颜丹彤叫道,看着颜子悠,欲言又止,她想给颜子悠一个忠告,提醒她,孙煜没那么简单,孙煜的爱也不可靠,孙煜会不会爱人,连孙煜自己都不知道,跟孙煜这么多年,爱了孙煜这么多年,纠缠了这么多年,孙煜爱的人永远只有他自己。

    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他表现出越是爱颜子悠,利用颜子悠的可能性太大了。

    假如颜子悠不是颜家小姐,只是一个寻常家庭的女儿,孙煜会爱颜子悠吗?会娶颜子悠吗?

    以前,她不相信别人的忠告,也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她只相信自己的感觉,她爱孙煜,这辈子除了孙煜,她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男人,她也坚定,只要她不放弃,随着自己的心走,老爷一定会眷顾她,一定会让她得偿夙愿,孙煜不会辜负她。

    可结果呢?颜丹彤闭上眼睛,孙煜不值得她付出真心,孙煜也不值得她追随,在这世上没有谁离开了谁而不能活,也不可能只认定去爱一个人,谁对她好,她感觉得到,而爱情的诞生,多数是因为那份好感而产生。

    “堂姐,我也希望是我误会了什么,可是,你的所作所为让我不得不多心。”颜子悠看着颜丹彤,意在言外的说道。

    “我做了什么?”颜丹彤挑眉,颜子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的所作所为让颜子悠不得不多心,她做了什么?颜丹彤不觉得自己做了过分的事情,或是做了什么让颜子悠误会的事情。

    “孙煜的脚伤是因你而起。”颜子悠说道,她不直说,颜丹彤装糊涂,她索性就直言不讳,看颜丹彤在她面前还怎么装糊涂。

    在别人眼中,她不精明,但是,有些事情她还是心知肚明,她不说,并不代表她不知晓,那天晚上,孙煜去找颜丹彤的事情她是知情的,他们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虽然不知道,她却能猜测一二,她不想去怀疑孙煜,她也信任孙煜。

    如果孙煜还爱着颜丹彤,孙煜不会娶她,孙煜不爱颜丹彤了,她放心孙煜,但是她不放心颜丹彤,毕竟,颜丹彤那么爱孙煜,为了孙煜,倾尽一切也在所不惜,颜丹彤爱孙煜爱了那么久,会因嫁给了温智帆,或是孙煜娶了她,那份爱就停止了吗?

    虽是真爱,没那么容易放下,除非不是真爱。

    颜丹彤愣了愣,看着颜子悠,扬起嘴角,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的看着颜子悠。

    “你笑什么?”颜子悠挑眉,颜丹彤脸上的笑让她觉得刺眼。

    “子悠,你与其来质问我,不如去质问孙煜。”颜丹彤说道,在别人眼中,她对孙煜还没忘情,毕竟当初她爱得那么深,又付出了那么多,将孙煜拱手让给颜子悠,她肯定会不甘心,这样想的人是不了解她,对孙煜,她真死心了,彻彻底底的死心了。

    “我相信孙煜。”颜子悠眉宇间满是不悦,颜丹彤是存心想离间她跟孙煜的夫妻感情吗?居然让她去质问孙煜,她说过,她相信孙煜,孙煜是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如果她去质问孙煜,孙煜一定会多心,即使解释了,他们夫妻之间也会有隔阂。

    “既然如此,你此刻的所作所为,不觉得多余吗?”颜丹彤质问道,既然相信孙煜,为什么来质问她。

    “我相信孙煜,但是,我不相信你。”颜子悠直言道。

    “子悠。”颜丹彤无奈的叫道,随即又说道:“我结婚了,温智帆对我很好,左易梦对我也很好,我现在也怀孕了,你觉得我还会为了孙煜而毁掉自己现在幸福的生活吗?”

    “你现在真的幸福吗?”颜子悠质问道,其实,她也很矛盾,如果颜丹彤说自己现在过得很幸福,尤其是说左易梦对她很好,颜子悠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更想颜丹彤过得不幸福,如果那份不幸是因为颜丹彤还爱着孙煜,那就爱吧,她得到了孙煜这个人,她夺走了颜丹彤所爱,她会很有成就感。

    听到颜丹彤说左易梦对她很好,颜丹彤把婆媳关系处理得非常好,颜子悠又是羡慕嫉妒,孙夫人对她很不好,她们的婆媳矛盾激化,颜丹彤是在她面前炫耀吗?

    “幸福。”颜丹彤坚定的吐出两个字,她虽然不知道温智帆爱没爱上她,但是温智帆尽到了一个老公的责任,也尽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因为他要担起父亲的责任,默认了他们的婚姻,左易梦对她也很好,视她如己出,嫁进温家,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颜丹彤很庆幸,幸亏孙煜拒绝娶她,若是孙煜没有拒绝,在她的逼迫下娶了她,孙煜会不甘心,孙夫人也不待见她,她在孙家的日子肯定,天天处身在水深火热之中。

    “堂姐,你爱温智帆吗?”颜子悠又问道。

    “爱。”颜丹彤没犹豫一秒,以前不爱,现在爱上了,尤其是怀了孩子,对温智帆那份爱更坚定了,以前,她爱孙煜是真,现在她爱温智帆也是真,以前她一味的付出也没能换来她想要的,现在,她不再付出了,也不做什么努力,她明白了一个道理,一切随缘,命里有实终须有,命里无实莫强求。

    “堂姐,你的爱还真是泛滥成灾。”颜子悠讽刺道,这才过了多久,从爱孙煜变成温智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颜丹彤真能移情别恋吗?颜子悠不得不佩服颜丹彤,她是演员,她若是选择说谎,旁人是看不出丝毫的端倪。

    颜丹彤笑了笑,不再多言,迈步下楼,颜子悠站在楼梯口,看着颜丹彤高傲的身影,在颜丹彤面前,她永远占不了上风,这让她很不甘心,颜丹彤跟了孙煜这么多年,依旧无法让孙煜娶她,而她跟孙煜没认识多久,孙煜就娶了她,在颜丹彤面前,她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了,可颜丹彤却嫁给了温智帆,嫁进了温家,婆媳关系比她处理得好,尤其是,颜丹彤肚子里怀着三个孩子,什么都比她强,这让颜子悠感觉到了挫败。

    颜子悠的脸色涨得通红,怒气引爆,眼眸里泛起恨意,人在嫉妒的时候容易犯错,颜子悠垂在双侧的手紧攥成拳头,咬了咬牙,迈出一步,想将颜丹彤推下楼梯。

    “表姐。”齐蕊儿正巧走来。

    听到齐蕊儿的声音,颜子悠猛的一震,迈出去的一步又收了回来,敛起恨意,转身看着齐蕊儿,换上一张笑脸,关心的问道:“蕊儿,昨晚睡得好吗?”

    “很好。”齐蕊儿点头说道,上前扶着颜子悠,看着颜子悠高隆起的腹部,问道:“表姐应该有六个月了吧?”

    “快七个月了。”颜子悠笑着回答,在齐蕊儿眼中,她是善解人意的表姐,她不想让齐蕊儿都觉得她面目可憎。

    “真好,都快七个月了。”齐蕊儿忍不住摸了摸,随即又问道:“表姐,表姐夫呢?”

    “在房间里。”颜子悠笑着回答道。

    “在房间里?”齐蕊儿挑眉,有些不赞同的说道:“表姐,你都怀孕快七个月了,表姐夫怎么放心你一个人下楼梯。”

    “蕊儿,你误会你表姐夫了,他脚受了伤,行动不方便,他还需要人扶着走路,我可不敢指望他扶着我。”颜子悠解释道。

    “表姐夫的脚受伤了?怎么回事?”齐蕊儿问道。

    “唉”颜子悠叹口气,说道:“一言难尽,我饿了,我们去吃早餐,边吃边聊。”

    现在这个时间,早餐时间早就过了,颜子悠是孕妇,她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总之,只要是她想吃,刘婶都会给她做。

    “好,我扶你下楼。”齐蕊儿点头,昨晚她很晚才睡着,表哥的话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她很纠结,是答应表哥,还是拒绝表哥呢?不可否认,表哥的话让她心动,可是她又害怕现实,现实太残酷了,她承受得太多,现在她有些害怕了。

    “蕊儿,交新男朋友了吗?”颜子悠问道,齐蕊儿跟颜尧舜的事情,颜子悠很清楚,除去颜尧舜,齐蕊儿有一个结婚对象,两人都办了婚礼,婚礼举行了一半,颜尧舜的出现阻止了那场婚礼,之后齐蕊儿跟那个男人分手了,后来也没听小姨说齐蕊儿找对象的事情了,就连她跟孙煜结婚的时候,小姨跟齐蕊儿都没赶回来参加。

    本来颜子悠还有些报怨,颜晓晓让她在婚礼上身败名裂,她有些庆幸小姨跟齐蕊儿没来参加婚礼,否则,她只会更加难堪。

    “没有。”齐蕊儿摇头。

    “蕊儿,眼光别太高了,也别挑剔了,遇到合适的就嫁了,女人这辈子只要嫁个好男人,这辈子就算没白活。”颜子悠劝说道。

    “我也想啊可是现在这世道,好男人都快要绝种了,也遇不到合适的,想要把自己嫁出去,恐怕有点困难。”齐蕊儿笑着说道。

    “说来说去还是你太挑剔了。”颜子悠说道。

    “其实,我也没别的要求,只要对我好,有没有钱都不重要。”齐蕊儿说道,想嫁一个深爱的男人,可是,自己爱的男人未必爱自己,爱她的男人未必是她所爱,反正她现在还年轻,不着急把自己嫁出去。

    “蕊儿,这可是你说的,表姐给你介绍一个。”颜子悠说道。

    “表姐,你就安心待产,我的婚姻大事就不劳你费心了。”齐蕊儿拒绝,她还不知道颜子悠,颜子悠认识的那些男人,不是坏男人,就是纨绔子弟,与其嫁这种男人,她宁愿一辈子单身。

    “你是我的表妹,为你的终身大事费点心我愿意,蕊儿,你放心,你要相信表姐的眼光,只要是表姐过滤过的男人,保证不会让你失望。”颜子悠保证道。

    齐蕊儿笑了笑,颜子悠要瞎折腾就让她折腾,反正她是不会当真。

    一楼客厅,齐宛海跟齐惜雪在聊天,见颜丹彤下楼,齐宛海挑眉,颜英邦不在,她没必要给颜丹彤好脸色,本来对颜丹彤就很不满,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打击颜丹彤,给颜丹彤难堪,结果呢离开了孙煜,颜丹彤嫁给了温智帆,比孙煜跟子悠还先领证,虽然他们还没办婚礼,她也不能在这件事情上作文章。

    温家又不是没钱,想要给颜丹彤一个婚礼,简单得很。

    子悠的婚礼留下了遗憾,她可不想颜丹彤跟温智帆的婚礼完美举行,除非她有颜丹彤的把柄,她才会怂恿他们举行婚礼。

    “丹彤,智帆呢?”齐惜雪笑看着颜丹彤问道。

    “上班。”颜丹彤回答道。

    “丹彤,听说你怀了三胞胎,恭喜你。”齐惜雪恭喜道。

    “谢谢小姨。”颜丹彤道谢。

    “怀了三胞胎有什么用,这才一个多月,能不能存活都还是一个未知数,惜雪,你的恭喜太早了,要等她平安把孩子们生下来,再说恭喜也不迟。”齐宛海冷嘲热讽的说道。

    闻言,颜丹彤的眸光瞬间变得凌厉,诅咒她肚子里的孩子们,她绝对不原谅。

    “颜丹彤,你这是什么眼神?”齐宛海质问道,在颜丹彤这种眼神下,齐宛海有些怕怕。

    “丹彤,吃早餐了吗?”刘婶走了过来,敛起杀意,颜丹彤笑看着刘婶摇了摇头,刘婶问道:“想吃什么?刘婶给你做。”

    “瘦肉粥。”颜丹彤说道,她知道刘婶每天早上都要做瘦肉粥,她不想刘婶特意给她做吃的,何况,她也喜欢吃瘦肉粥。

    “正好我煮了瘦肉粥,丹彤,去饭厅等我,我给你盛一碗瘦肉粥。”刘婶说道,刘婶朝厨房走去,颜丹彤朝饭厅走去。

    “贱丫头。”齐宛海低声骂道。

    “大姐。”齐惜雪无奈的叫道。

    “惜雪,你变了。”齐宛海看着齐惜雪,若是以前,惜雪一定会与她同仇敌忾,刚刚惜雪却冷眼旁观。

    “大姐,我没变。”齐惜雪说道,随即又说道:“大姐,母爱是伟大的,我们都是当母亲的人,孩子就是我们的命,我们都不容易别人欺负我们的孩子,刚刚你的话……”

    “很过分吗?”齐宛海打断齐惜雪的话问道。

    “大姐,说真的,是有些过分。”齐惜雪回答道。

    “哼”齐宛海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一个贱人生的小贱人,承蒙颜家的照顾,否则她能有今天,真是一条白眼狼。”

    “大姨,谁是白眼狼?”齐惜雪扶着颜子悠下楼,正巧听到齐宛海在骂谁白眼狼,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蕊儿,过来,到大姨这里来。”齐宛海敛起怒意,笑看着朝齐蕊儿招手。

    齐惜雪起身,从齐蕊儿手中接过颜子悠,让颜子悠坐在沙发上,她拉着颜子悠的手坐在颜子悠旁边。“子悠,苦了你。”

    婚礼上发生的事情,她在上看到了,昨晚没来得及安抚子悠,现在有机会了。

    “小姨。”颜子悠有些感动的看着齐惜雪。

    “子悠,没事,都过去了,总有苦尽甘来的一天。”齐惜雪拍了拍颜子悠的手背,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嫁进孙家,可想而知颜子悠在孙家的日子有多苦,孙煜对颜子悠再好,可孙夫人毕竟是孙煜的母亲,夹在妻子与母亲之间,孙煜会偏向谁不言而喻。

    “小姨,我没事,我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弱。”颜子悠笑着说道,有些话不用说出口,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就是好。”齐惜雪欣慰的点头,又提醒道:“结了婚,为人妻,为人母,该担起的责任你就要担起。”

    “小姨,我懂。”颜子悠点头说道。

    颜宛海拉着齐蕊儿的手聊天,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蕊儿,你跟子悠还没吃早餐,想吃什么,我让刘婶给你做。”

    “随便。”齐蕊儿不挑食,给她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到了大姨的家,怎么能随便呢你想吃什么给大姨说,大姨一定会满足你。”齐宛海说道。

    颜子悠想喝粥,见是瘦肉粥,颜子悠嫌弃的挑眉,她要喝清粥,刘婶没做清粥,颜子悠想喝,刘婶只给去做,齐蕊儿很随便,有什么她吃什么。

    颜子悠在客厅里陪齐惜雪和齐宛海聊天,齐蕊儿跟颜丹彤在饭厅里吃瘦肉粥。

    “丹彤姐。”齐蕊儿咬着勺子看着颜丹彤欲言又止。

    “有事吗?”颜丹彤问道。

    “丹彤姐,有件事情我想请你帮忙。”齐蕊儿说道。

    “你确定是请我帮忙?”颜丹彤问道,齐宛海这么能耐,齐蕊儿需要找她帮忙吗?

    “丹彤姐,你能不能把我介绍给你的经纪人?”齐蕊儿问道。

    颜丹彤愣了一下,看着齐蕊儿,问道:“你想演戏?”

    “呵呵。”齐蕊儿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问道:“丹彤姐,你觉得我有潜力吗?”

    “演艺圈不适合你。”颜丹彤直截了当了说道。

    “为什么?”齐蕊儿挑眉看着颜丹彤,颜丹彤沉默不语,齐蕊儿不甘心的说道:“我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儿有脸蛋儿,也能随机应变,演艺圈为什么不适合我?”

    “坚持要进演艺圈,你可以找别人,我爱莫能助,我吃饱了。”颜丹彤放下匙子起身走出饭厅,齐蕊儿目送她的身影,气得吹胡子瞪眼。

    “不帮就不帮,你不帮我,我自有办法。”齐蕊儿念叨着,喝了一大口粥,颜丹彤拒绝她的原因,颜丹彤不说清楚,越是如此,齐蕊儿越是渴望进演艺圈。

    喝完粥,齐蕊儿回到客厅,见她情绪不佳,齐宛海问道:“谁惹你生气了?”

    齐蕊儿摇了摇头,没告诉齐宛海她想请颜丹彤帮忙的事,也没让齐宛海知道她想进演艺圈的事情。“大姨,怎么没见到尧舜?”

    “上班了。”齐宛海没好气的说道,提起颜尧舜,齐宛海就一肚子的气。

    “倪乐卉呢?”齐蕊儿又问道。

    “上班。”齐宛海回答道。

    “她不是怀孕了吗?为什么还要上班?”齐蕊儿好奇的问道,颜尧舜有钱,怎么会让自己怀孕的妻子去工作呢?

    “谁知道呢”齐宛海摇头说道。

    颜子翌的消息最灵通了,颜尧舜扭伤腰的事情,他最先知晓,他并没去医院看颜尧舜,也没关心颜尧舜的情况,而是把这个机会让给了齐蕊儿,告诉齐蕊儿颜尧舜扭伤腰了,好像很严重,都住院了,颜尧舜受伤了,齐蕊儿肯定紧张,想去医院看,可又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去。

    颜尧舜受伤了,最高兴的莫过于齐宛海,幸灾乐祸了几个小时。

    医院,趁倪乐卉去楼上了,颜尧舜给杜绝打电话,让杜绝取消计划,他在医院,万一晓晓真受了打击,他不在晓晓身边,出了什么事,他会追悔莫及。

    杜绝却告诉他,晚了,该做的他都做了,该安排的他都安排了,他也看到晓晓进了酒店,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颜尧舜给温智帆打电话,让温智帆去酒店,让温智帆看着晓晓,温智帆有台手术,他根本走不开,可事关晓晓的安全,交给别人,他也不放心,温智帆想了想,答应了颜尧舜,并且保证,一定会看好晓晓,保证不会让晓晓做傻事。

    温智帆见倪乐卉朝电梯口走去,他知道倪乐卉是要下楼,叫住她。“乐卉。”

    “表哥,有事吗?”倪乐卉问道。

    “你这是要去哪儿?”温智帆明知故问。

    “楼下。”倪乐卉白了温智帆一眼,除了去陪颜尧舜,还能去做什么。

    “乐卉,我马上有台手术。”温智帆说道。

    “所以呢?”倪乐卉挑眉问道。

    “我眼皮在跳。”温智帆又说道。

    “所以呢?”倪乐卉又问道。

    “我觉得我今天不宜做手术。”温智帆说道,这个理由也太蹩脚了。

    “所以呢?”倪乐卉接着问道。

    “这台手术交给你。”温智帆说道。

    “你确定?”倪乐卉问道。

    “确定。”温智帆点头。

    “好。”倪乐卉答应,温智帆把病历交给倪乐卉,让她快点去准备,温智帆见电梯来了,跑进电梯里,见状,倪乐卉嘴角猛抽搐,这是眼皮跳不宜手术,还是他有事情要去处理?

    真是的,直接告诉她,她也不会拒绝,还找个这么蹩脚的理由。

    颜晓晓乘坐电梯来到七楼,找到709号房,站在门口,颜晓晓准备按门铃声,发现门并没有完全的关紧,里面有着异常的声音传来时,颜晓晓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颜晓晓轻轻推开门,透过门缝的缝隙,颜晓晓清晰的看着沙发上拥吻的两个身影,颜晓晓第一反应是走错了房间,或是走错了楼层。

    颜晓晓拿出手机,看着杜绝发给她的微信,是709没错。

    男人的衣服和女人的衣裙,凌乱的散落在地上,她并不认识那个女人,却觉得有些眼熟,一时之间也想不起在哪儿见过,那个男人的身影,她很眼熟,甚至可以说是熟悉。

    尤其是他背上的那条伤疤,她再熟悉不过了,杜绝,这个男人就是杜绝,颜晓晓心猛的一震,杜绝如一个女人如此亲密的拥吻在一起,颜晓晓做梦都未想到落入视线内的会是这么一幕暧昧的景象。

    颜晓晓的目光也在瞬间冻结住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杜绝主动联系他,让她来酒店找他,一路上她幻想了许多,想过杜绝想跟她合好,她爱杜绝,肯定会毫不迟疑的同意,想象着两人合好如初后幸福的景象,唯独没想过这一幕。

    “小姐,请问你找谁?”路过的服务生见颜晓晓站在门口,门并没上锁,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服务生的声音让颜晓晓瞬间回神,而服务生顺着颜晓晓的目光透过门缝看去,嘴角抽了抽,什么也没多说,同情的看了颜晓晓一眼,推着推车默默地走开。

    颜晓晓挑眉,刚刚那个服务生离去的眼神让她很不悦,是在同情她吗?误会她是来抓奸的吗?

    嘎吱一声,门打开了。

    颜晓晓又是一愣,看着站在她面前裹着浴巾的女人,很妩媚,很娇艳,杜绝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吗?真是重口味。

    颜晓晓突然想起来了,这个女人她见过,在酒吧撞到的那个女人,那个酷似杜绝身影的男人真是杜绝。

    “颜小姐,请进。”樱子骄傲的笑看着颜晓晓,目光里却是在示威,跟杜绝在一起的女人是她,虽然只是在演戏,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杜绝跟她上演一出戏来让颜晓晓对他死心,樱子自然乐意配合,只要是杜绝想要做的事情,无论什么事,她都会极力的配合。

    站在门口的颜晓晓,有些回不过神,看着樱子故意露出了性感的锁骨,还有一片白如雪的胸口,上面青紫的痕迹有些触目惊心,她跟杜绝在一起的时候,杜绝不会这么对她,这是怜惜她,还是没情到深处呢?

    樱子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她面前,显示着她跟杜绝刚刚暧昧的缠绵。

    “我打扰你们了吗?”颜晓晓找回自己的声音,她很是佩服自己,没有负气离开,而是淡然处之,还问他们,她有没有打扰到他们。

    樱儿也是一愣,颜晓晓的表情让她很意外,扬起一抹妩媚极致的笑,白皙而修长的手指在门边上刮着,反问道:“颜小姐,你说有没有打扰到我们?”

    言下之意,如果不是颜晓晓打扰到他们了,此刻,他们早就……

    “抱歉。”打扰到他们了,颜晓晓说了声抱歉,却并没离开,这时候离开,她很不甘心,有些事情她没弄明白,她要问杜绝,问他为什么,想要问清楚,他与她分手,是不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说真的,如果杜绝直言不讳的承认,颜晓晓反而无话可说,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比她好太多了,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她都输给眼前这个女人。

    尤其是,她的身体还不完整,眼前这个女人能给杜绝的,这辈子她都给不了,比如说孩子,眼前这个女人能帮杜绝生一个孩子,而她却不能。

    “颜小姐,你若是真感到抱歉,你应该识趣的离开,而不是呆滞的站在门口欣赏。”樱子冷笑一声,颜晓晓嘴上说抱歉,可她脸上的表情可没有一丝歉意,甚至还有些庆幸。

    “不是我要来。”颜晓晓提醒道,虽然心口被划了一刀,在滴着血,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她的自尊不容许眼前这个女人践踏,现在离开,只证明了她被打击到了,如果她不离开,证明她对这一幕根本不在乎,她跟杜绝分手了,杜绝跟谁在一起都与她没关系,她也在心里不停的告戒自己,才让她有勇气留下来。

    闻言,樱子忍不住看了一眼里面的男人一眼,好奇的目光又回到颜晓晓身上,真如他们所说的那般吗?颜晓晓爱杜绝吗?如果真爱,见到杜绝跟别的女人在一起,颜晓晓为什么还能这么镇定自若?

    是颜晓晓掩饰得太深,还是颜晓晓真的放下了杜绝?

    “颜小姐,请。”樱子侧身上颜晓晓进屋,颜晓晓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走进来,樱子关上门,很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说道:“亲爱的,你陪她聊会天,我去洗个澡。”

    樱子弯腰捡起地上凌乱的衣服,抱着衣服朝卫生间走去。

    杜绝裹着浴巾坐在沙发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他知道颜晓晓就站在他身后,承受着颜晓晓凌厉的目光。

    “烟抽多了对身体不好。”颜晓晓提醒道,她知道杜绝心烦意乱的时候喜欢抽烟,却没抽得这么频繁,才几个月不见,杜绝瘦了很多,烟瘾也大了许多,身上的伤也多了,她清楚的知道杜绝的工作很危险,每次见他身上多出来的伤疤,她的心就抽痛着。

    有几次她想让他放弃现在的工作,找一个安全的工作,话到嘴角,她又吞了回去,她知道他喜欢现在的工作,若是让他放弃,他肯定不愿意。

    “习惯了。”杜绝冷声开口,计划有些失误,与他安排的情节脱了轨,撞见他跟樱子亲密无间的在一起,正常的反应她应该离开,然后找一个地方独自舔着伤口。

    “杜绝,几个月不见,你似乎过得并不怎么好。”颜晓晓说道。

    “我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杜绝说道。

    “什么意思?”颜晓晓挑眉问道,隐约觉得他经历了什么,她想知道,可是他不告诉她,他也没义务告诉她。

    “现在的我,已经是在苟延残喘。”杜绝又吸了一口烟,在他的计划里,他跟颜晓晓没有交谈,可是计划改变了,面对颜晓晓的问题,一时之间他不知道如何回答。

    “杜绝。”颜晓晓叫道。

    “再过些日子,我的死讯就传回t了。”杜绝说道,这些事情他不该告诉晓晓,樱子给晓晓打电话,晓晓知道他没死,如果他的死讯传回来,晓晓一定不相信他死了,肯定会到处找他,以证明他还活着,这样做只会影响他们的计划,还会给她带来危险。

    “杜绝,你在说什么,我怎么越听越不懂?”颜晓晓问道,什么死讯?什么苟延残喘?杜绝到底在说什么。

    “想要他活命,你最好装傻。”樱子一身劲装从卫生间里出来,颜晓晓看着樱子,又看了一眼杜绝,樱子又问道:“你想要他死,还是想要他活?”

    颜晓晓挑眉,樱子眸光里闪过一抹狠绝,如果颜晓晓想要他死,她不介意杀了颜晓晓,威胁到了杜绝的命,她才不管颜晓晓是谁的妹妹,也不去管什么恩情。

    “你是谁?”颜晓晓问道,并没回答樱子的问题。

    其实,她猜到樱子是谁了,那天在酒吧给她打电话的女人,自报姓名,也说了她是杜绝现在的女朋友,刚才她也证实了这点。

    “樱子。”樱子从红唇里吐出两上字,颜晓晓如果不记得她了,她不介意提醒颜晓晓她是谁。

    果然是她,颜晓晓自嘲一笑,问道:“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你什么也不需要做,你只要忘掉我给你打电话的事情,忘掉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樱子说道,迈步来到杜绝面前,优雅的落坐在杜绝身边,在杜绝脸上亲了一下,杜绝挑了挑眉,一脸的坦然自若,并没表现出多余的表情。

    “哼”颜晓晓冷哼一声,说道:“说白了,你们就是想让我忘掉他。”

    颜晓晓抬手指着杜绝,忘掉这一切,谈何容易,忘掉杜绝这个人,痴心妄想。

    除非她从来没认识过杜绝,否则她绝对不可能忘掉。

    “对。”樱子点头,随即又补充一句。“为了他的安全,你必须忘掉。”

    “说清楚。”颜晓晓不想不明不白的被他们指使着做这样做那样,樱子左一句为了杜绝的安全,右一句为了杜绝的安全,颜晓晓深知,最终她会妥协,在妥协之前,她也想弄清楚。

    “没必要。”樱子说道,她也想跟颜晓晓说清楚,可是杜绝不会同意,这种事情说不清楚,若是说清楚了,会让颜晓晓多想,会给颜晓晓错觉,以为杜绝跟她分手是怕她有危险,或是杜绝怕自己会死,才会跟她分手。

    “没必要。”颜晓晓喃喃念着,随即讽刺一笑。“我也没必要。”

    “你……”樱子眼底闪过一抹杀意,杜绝冷睨了她一眼,樱子硬是将眼底那抹杀意收敛起来,深吸一口气,质问道:“你在威胁我?”

    “你说威胁,那就是威胁。”颜晓晓说道,她才不怕樱子,她并不了解樱子,因为不了解,所以并不害怕,颜尧舜太了解樱子的手段了,颜尧舜怕樱子伤害晓晓,又不能直接弄死樱子,他们还要利用樱子。

    樱子闭上眼睛,又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杀意,说道:“你知道得太多,对你没好处。”

    “你们不说,我便不知,对你们的要求,我也未必会满足于你们。”颜晓晓说道。

    怒极反笑,樱子看着颜晓晓,那股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倔强让人佩服,佩服的同时也为她担心,女人太过倔强了没好处,聪明的女人懂得该什么时候倔强就什么时候倔强,该什么时候势弱就什么时候势弱。

    “你的勇气让人佩服。”樱子说道,杜绝愣了一下,看着樱子脸上的笑,不由得担忧起颜晓晓了。

    “颜晓晓,你可以走了。”杜绝冷淡淡的开口,他是在叫颜晓晓离开,也是在提醒樱子,颜晓晓不是她能随意动的女人。

    樱子抿唇笑,笑容愈加明媚,却不到眼底,她知道杜绝是在提醒她,颜尧舜对颜晓晓的保护让人羡慕,杜绝对颜晓晓的维护也让人羡慕。

    “是你叫我来的。”颜晓晓看了一眼杜绝,皱了皱眉头,提醒道,她不相信他把她叫来的目的是让她欣赏他跟樱子滚床单,她的话一落,清晰的感觉到杜绝的眼神愈加的冰冷至极。

    “我现在叫你离开。”杜绝一字一顿,声音冰冷如寒潭。

    闻言,颜晓晓不仅没离开,反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用不畏惧的目光看着杜绝,樱子也忍不住对颜晓晓心生佩服,在杜绝面前,对上杜绝狂暴骇然的脸色,她也心生畏惧,而眼前这个女人居然不怕,半点不受杜绝的怒意所影响。

    她是笃定杜绝对她还有感情吗?还是笃定杜绝不会伤害她呢?

    “颜晓晓。”杜绝双眸危险的眯了起来,怒意从脸上迸发而出,看着淡然处之的颜晓晓,杜绝心里划过一抹无奈,他的计划,他的安排,脱轨的严重。
    《名门二婚追尾总裁》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