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北朝春事 > 正文 第298章 臣妾冤枉

正文 第298章 臣妾冤枉

    阿史那沐云见到红玉与芸香,却觉得二人面生得很,不禁回头看身后的王嬷嬷,问:“是本殿宫里的?”

    “是……但这怎么可能?”王嬷嬷也觉得惊疑万分,不禁嘀咕一句。

    这两个人,不过是凤藻宫伺候的三等宫女,平日里连皇后所居的内院都进不了,如何会知道皇后什么秘辛?

    “你二人快说说吧”沈连城吩咐红玉和芸香道,“皇后殿下是如何让禅儿和死去的侍卫刘咸构陷隽妃的?”

    “那夜奴吃坏了肚子,上了好几趟厕轩。”首先壮了胆子说话的是红玉,“大概是午夜了,奴看到一个人影往凤藻宫木兰阁后头跑了去。鬼使神差地,奴便跟了过去。奴看到……王嬷嬷跟一个高个子的人影在说话。那个人,奴看清了,恰是死去的侍卫刘咸。”

    “王嬷嬷跟刘咸说了什么,你可听清了?”沈连城问。

    “听清了。”玉荷接着道,“王嬷嬷让侍卫刘咸以隽妃丢失的玉坠子为诱饵,约隽妃于三月十六戌时三刻御花园水心亭见面,见面时务必……务必做出凌辱隽妃的场面。王嬷嬷说,到时候皇后殿下会掐好时间,让天子从水心亭经过……”

    “你胡说根本没有的事儿”阿史那沐云坐不住了,起身从高处走到了大殿中,要撕红玉的嘴。

    只是宇文烈一个眼神的示意,便让赵寺人派人将其拦住了。阿史那沐云身后的王嬷嬷见状,忙跪到地上,怒指红玉胡说八道。“陛下,没有的事啊老奴那夜在屋里睡得好好的,根本没见过刘咸啊这奴子在诬陷……在诬陷老奴,诬陷皇后殿下啊”

    “闭嘴”宇文烈却是一句冷声,目光冷冽看向红玉问,“王嬷嬷还说了什么?”

    天子问话,红玉不禁伏地,脑门贴在冰冷的地砖上,更害怕起来。

    “不必慌张。”沈连城忙安慰,“把你看到的,听到的,如实说出来便是。”

    “王嬷嬷还说……事成之后,必有两百现银送到刘咸家中,刘咸那老母的病,还有他的妻儿,下半辈子便是无忧了。”

    “陛下,”沈连城这才接过红玉的话,郑重道,“阿蛮已派人查过刘咸的家人。事实证明,他们前些日子的确收到了两百两现银。通过画像,他们指证,给他们送现银的,是凤藻宫的一等宫女蒹葭。而蒹葭,办完事那天,人就不见了……”

    说着,她的目光投向了皇后。

    阿史那沐云,脸上已失了血色。

    “皇后殿下,蒹葭何在?”沈连城直言问。

    “她家中大哥成婚,本殿准她告假了。还没……还没回来。”言及此,阿史那沐云立马强硬道:“但本殿没有让她给谁送现银”

    “她死了。”沈连城却道,“回家送喜的路上,滚落山崖。但不知是意外,还是他杀?”

    虽然阿史那沐云的确没让蒹葭给人送过什么现银,但蒹葭先前在凤藻宫的被重用,以及巧合的死,足以让沈连城生了猜测,她是禅儿构陷隽妃一事的知情人。她的死,十有*是知道得太多,所以被灭了口。

    现在看皇后的脸色,也足可见,沈连城猜得没错了。

    “污蔑你这是污蔑血口喷人”阿史那沐云怒吼一句,而后便跪到地上,对天子道:“陛下,臣妾没有做过若不是沈阿蛮说这事,臣妾都不知蒹葭遭了意外啊”

    “蒹葭已死,已是死无对证。”沈连城于是对天子道:“陛下,若您不信,可传刘咸的家人,指证蒹葭的尸体,是不是当日送他们现银之人。”

    “不必了。”宇文烈对此,已深信不疑。他怒瞪阿史那沐云,什么也没说,只冷“哼”一声,绝无护她之意。

    “陛下……”阿史那沐云诚惶诚恐,跪着的身子都瘫软了。

    这时,沈连城却吩咐另一个宫女道:“芸香,你也说说你知道的吧”

    只一个红玉,就足够让阿史那沐云难以翻身了。现在轮到芸香,阿史那沐云的脸色更是煞白可怖。

    “禅儿生前,奴在凤藻宫见过。不仅见过……”芸香说着陷入了回忆,“那日隽妃出事,禅儿到凤藻宫住了一夜,是奴给她的房间送的被褥。那日禅儿心神不宁,给了奴一封信件,并告诉奴,她喜欢宫里的一名侍卫,被皇后殿下知道了。皇后殿下拿那名侍卫的性命要挟她陷害隽妃……她为了保那个侍卫的性命,这才受了皇后殿下利用。”

    “那名侍卫是何人?禅儿可有与你道明?”沈连城问。

    芸香点头,“她喜欢的侍卫,其实就是……就是刘咸。”

    “胡说胡说八道”阿史那沐云瞪着芸香,破口大骂,“你这个满嘴谎话的奴子沈阿蛮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要这样污蔑本殿”

    芸香反倒不怕,而是愤慨道:“皇后殿下好狠的心才是一方面利用禅儿,说不会害刘咸性命,一方面却让刘咸在水心亭非礼隽妃……幸得禅儿有心防范,怕皇后殿下说话不算话,回头再害刘咸性命,于是在那天夜里写了一封揭发皇后罪行的信件,嘱咐奴帮她暂且收好。”

    “信件何在?”天子宇文烈问。

    “在阿蛮这里。”沈连城让郭寺人呈上,“这算是禅儿供述皇后如何让她构陷隽妃的生前供词。”

    “没错。”芸香接着道,“禅儿给奴信件时嘱咐奴,若是她心爱的男人被皇后害死了,就让奴找机会将这封信件交给女公子。”

    宇文烈已看过信件,当即扔到阿史那皇后跟前,“你还有何话可说?”

    阿史那沐云只瞅了一眼那于她而言无中生有的信件,便将其扔在一边,整个人只顾朝前跪了跪,哭诉道:“陛下,是沈阿蛮在害臣妾这两个奴子都在胡说八道”

    “皇后殿下,”沈连城上前,不紧不慢道,“难不成您要等到王嬷嬷的证词,方可承认自己的罪行?”

    同样跪在地上的王嬷嬷听了这话,不免打了个颤栗。

    (。)
    《北朝春事》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