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综]式神录 > 正文 25.恶鬼之城之二·失踪

正文 25.恶鬼之城之二·失踪

    “安倍?”

    未来语气微妙地重复了一遍:“欸~安倍啊……”

    眸光落在躺在路上的黑色太刀上,她意义不明地勾了勾唇:“那可是超有名的大阴阳师世家呢~”

    漫不尽心地朝那边移动,然后自然地弯腰,未来拾起妖刀在手中掂了掂,兀地眼神一凛,她将刀一指,扬眉冷笑:“所以,你想说你是姐姐我的祖宗吗?”

    “啊,差点忘了,你在这深山老林里呆久了可能不知道,现在啊再无安倍了,连土御门都没有了,只有君明。”

    “而站在你面前的正是安倍和土御门的后代君明中的一员。”

    “啊,是吗。”少年被戳穿谎言依旧不面不改色。

    眼眸微眯,没有见到预料中的反应,未来的口气不是很好: “所以啊,你说谁不好偏说安倍。”

    “妖怪。”

    红衣少年只笑不语。

    未来蹙眉,有些疑惑: “不说的什么吗?”

    抬手搭上刀背,指尖捏住刀刃,薄唇挑了挑,他似笑非笑地挑眉:“你想要我说什么?”

    握着刀柄的手用劲,而妖刀却纹丝不动,未来抿唇:“放开”

    紫色的竖瞳微眯,无端蒙了一层浓雾,让人遍体生寒,他唇角含着暧昧的笑意: “你叫什么?”

    “丹波山上的人口失踪是你干的吗?”无视了他的问题,未来冷着脸质问。

    他懒懒地抬了抬眼皮子,艳丽的眉眼舒展开来,慵懒又肆意:“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再回答你。”

    “我可以先收了你,然后去我的大本营再好·好·地聊一聊。”双唇微动清晰的音节从中吐出,左手下垂,振袖遮掩下,小纸人落入了她的手中。

    眼角上扬,那双不笑也带着三分邪气的眼瞳微阖,少年松开了捏着刀柄的手,黑色的碎发掩去他的神情。

    未来被少年突然的转变弄得有些踌躇,想要召唤式神的动作一顿,而然就是这个极短的犹豫给了少年机会。

    恍惚中,她瞧见少年兀地划开邪气的笑容。

    下一秒,面前的红色就消失不见。

    “什……么?”

    冰凉修长的左手一点点裹住她的指尖,大红和白色的布料一起交叠着,纤薄的小纸人被合在掌心,脖颈被一只手从后怀住,不属于她的炽热的温度从身后紧贴上来。

    未来的身子僵住了。

    “呵……”

    耳畔响起醉人低沉的笑声,宛如质地优良的大提琴骤然划开音弦。

    性感十足。

    “我有一个更好的想法,到我的大江山去吧。”

    “我们再好·好·交·流。”

    “未来……”

    虚无缥缈的音节在耳边消散,馥郁的酒香充塞鼻中,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不清,身子也渐渐变得无力虚浮。

    漂亮的黑眸开始迷离蒙昧,而后慢慢地涣散,直至受不住眼皮的沉重而阖上。

    “咣当——”

    黑色的刀柄从手中脱离,泛着银光的利刃摔落在地,扬起了土尘后化作一张满是墨迹的咒符,随风飘去。

    少年敛眸,细长稠密的睫翼在眼下留下阴影,紫色的竖瞳中映照出怀中沉睡的少女安静美好的面容。

    蓦地,他轻笑一声,而后抱着少女消失在了原地。

    如火的红枫在枝头摇曳着,整个林子仿佛燃烧一般。

    》》》

    是夜。

    长河里坠落了一弯金红色的弯月,漆黑的夜空星星点点。

    偏僻的郊外,老旧的民宿中夜火通明。

    “还没找到吗?”原本站在廊下的萤草看着刚归来的几妖,语气焦急的问。

    白虎抖了抖全身,金色竖瞳冰凉,他淡淡地瞥了廊前面中带忧的那些被留在民宿等待的妖怪一眼,摇了摇头。

    “连座敷童子去也没用吗?”坐在金鱼上的老人眉头紧锁。

    “对不起,我没有找到未来。”蓝袍独角的小孩沮丧地垂下了脑袋。

    瞧见座敷童子的样子,惠比寿忙解释:“老夫没有怪你的意思。”

    “是啊,座敷童子的幸运加成也不是万能的。”萤草接过话,语气轻轻柔柔地安慰。

    安慰没起多少作用,一想到那个爱摸自己脑袋的少女还没找到,座敷童子就觉得自己快哭出来了:“可是我们把整座山都找了个遍,就只发现了未来的刀。”

    “未来她……”

    视线从手中黑色的妖刀上移开:“我再去找一遍。”

    “等一下。”白虎叫住就要走出大门的姑获鸟:“这次的情况和上次不一样,不要瞎找了。”

    未来跟他们签订了契约,他们之间可以相互感应,就像上次她在鞍马山遇到饿者髑髅,远在东京家中的他们能够知道,并且能够逆向传送到她那边。

    而这次却不一同。

    没预料地,突然间未来就与他们断了联系,就像是契约硬生生地被切断。

    等他们反应过来赶到丹波山,那里已经没有未来的踪影,偏生生那里一丝妖气都没有留下,让他们无从查起,无法追踪。

    看来这次,那丫头是遇到硬茬了。

    “啧。”白虎心情不渝地发出烦闷的啧叹:早知道就不听那丫头的话就这么回来了。

    “那该怎么办?”姑获鸟沉声,压抑着其中的不安。

    未来可以说是她看着长到这么大,从小到大保护很好,舍不得让她受一点伤,流半滴血,她不敢想象未来一个人在妖怪的老巢中会受到怎么样的对待。

    “那家伙或许会知道。”荒川收回看向夜空的目光,轻晃折扇,语气沉静地说。

    他恐怕是这民宿里的式神中最冷静的一个了。

    “谁?”

    深蓝的眼眸淡淡地落在难得失态的神兽白虎身上,荒川的神色依旧平静,他默了几秒。

    院里起了风,带来春夜的凉意。

    荒川侧头,看向了突然出现在院中的大妖怪,双唇微动:“茨木童子。”

    “什么?”

    “茨木大人知道未来大人在哪?”

    “为什么茨木童子大人会知道呢?”

    “……”

    式神中的小妖怪悄悄地议论纷纷。

    白虎突然想到什么,它甩了甩尾巴,掉头看向突然出现在樱花树上的某妖。

    凌乱蓬松的银色长发随意地散着,头上鲜红的独角格外醒目,茨木童子一手搭在曲起的腿上,察觉到荒川和白虎的视线,鎏金色的竖瞳半眯起。

    他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语气高傲又随意:“刚刚发现契约断了就来看看……”

    说着他嘴角的弧度恶劣起来:“怎么?那个麻烦的小鬼终于被哪只妖怪吃了?”

    茨木童子话音刚落,院内就安静下来。

    感受到在场妖怪刺人的杀意,茨木童子大声笑了起来:“哈哈,不错,想动手的话我奉陪到底。”

    他眼神一凛,带着蠢蠢欲动的战意看向荒川之主和白虎,眸光炽热:“来吧,我的血已经沸腾起来了。”

    “茨木童子,未来的失踪是不是和你有关?她在哪里?”没等白虎和荒川有所反应,姑获鸟就拔出了伞剑。

    “哈……”像是听到了好听的笑话,茨木童子嗤笑一声,语气傲慢而不屑:“笑话,老子对那个小鬼不感兴趣。”

    “还有——”

    银发妖怪周身的气势凌厉起来:“你以为老子会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弱者身上?”

    “你”

    白虎上前制止了姑获鸟的话,他抬头,同色的竖瞳冷冷地盯着茨木童子:“你应该知道的,至少比我们要多。”

    “连你的脑子都被吃了吗?”

    无视了茨木童子的嘲讽,白虎继续自己未说完的话:“未来失去联系的地方是在丹波山。”

    “茨木童子,你不要说你不知道那是哪儿?”

    金色的竖瞳猛然睁大,银发妖怪从枝丫上站了起来,震惊地问: “你说什么?”

    “丹波的大江山,在场的妖怪中应该没有比你更清楚了的。”荒川冷冷地开口:“毕竟那是你挚友酒吞童子的地盘。”

    眉头蹙起,眼中激动和惊鄂交织,茨木童子压下心里翻涌的情绪,收敛了表情,强大的妖力向荒川之主压去:“荒川之主,你应该知道欺骗我的后果。”

    强大的妖气带起了院中的风,樱树枝大幅度地摇曳着,院中的小妖怪承受不住都瑟瑟发抖地退到了远处的角落。

    荒川神色不变地摇了摇折扇,平静地回道:“我没必要骗你。”

    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 “但不知道这事是否与酒吞童子有关。”

    “无妨。哪怕与挚友无关,那个敢胆冒犯挚友领土的妖怪,我是绝对不会轻饶的。”茨木童子收敛了妖气,从树上跃下,鎏金色的眼眸冷冷地注视某个方向。

    荒川之主刻意的提醒让白虎冷静下来,他突然想到了又一个大妖怪。

    骨质的双翼从背上冒出,身子微弓,白虎飞上了半空:“我去鞍马山找大天狗。”

    未来身上还带着有大天狗妖力的黑羽,没准那家伙能够找到她。
    《[综]式神录》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