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诡梦迷境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正文 第七十三章

    一向冷清的张家院落,今天却破天荒挤满了人,见宋光明他们抬着张老头尸体从远处走来,围观人群赶紧让开了一条道,村长早已在院内等候多时,听说他们回来了,招呼几个人前去帮忙。众人七手八脚将门板抬进了院子,围观人群一见张老头**不堪的尸体,恶心得年夜饭都吐出来了。

    姑婆找来四张长凳摆成一个“二”字,示意他们把门板放在长凳上,道:“张老头现在不能接地气,防止他再次尸变的可能,我能力有限,只能暂时这样压制。”

    村长听出了她话中的威胁,问:“那现在要怎么办?”

    姑婆面色凝重,道:“你让这些妇女和孩子们赶紧回家去,别在这凑热闹了,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村长听完,示意妇女孩童各自回家,与姑婆一起进了屋,众人的目光都围在张老头身上,低声耳语,议论纷纷,根本无人注意到进来的队伍中少了两个年轻人人。宋光明扔他郑亦风一支烟,两人背靠在墙上沉默着,各怀心事。

    “你觉不觉得奇怪?”

    “很奇怪,不是么?”

    他们两人同时开口,宋光明狠狠叭了一口烟,道:“我先说,你觉不觉得很奇怪?”

    郑亦风盯着远方,淡淡的问:“你指的是哪方面?”

    “死因。”宋光明回过头盯着他,道,“河边姑婆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张叔一定不是溺水死那么简单。”

    “双腿生生打断了,”郑亦风掐灭手中的烟,面无表情的说,“对于一个老人家下这种狠手,这是有多大的仇恨?”

    “我觉得应该报警,出了命案,让警察来办总比我们这种门外汉瞎推理强。”

    “你说的没错,可是村里有人会同意吗?”

    “什么意思?”宋光明不解的问。

    郑亦风将口袋里那颗果子扔给他,道:“现在明白了吗?”

    宋光明盯着手中的果实,虽然已经被踩扁变形,但还是可以看出这就是罂粟果,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傻子都知道偸种这种东西完全是属于违法行为,急道:“这玩意儿你哪来的?兄弟我告诉你,你可别干傻事”

    郑亦风觉得很好笑:“我是傻叉么?你现在报警的话,想好对策了吗?”

    宋光明转念一想,道:“你的意思是,引蛇出洞?”

    “不,你那样是在打草惊蛇,你前脚刚报警,后脚这些东西都会被人铲得一干二净,”郑亦风语气不高,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事情一定没那么简单,停顿一会接着说,“我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你要是想当英雄别把我拽上。”

    宋光明听出他不想蹚浑水,有些怒意:“你什么时候变成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了?张叔死的那么惨,你就这样眼看着不管?”

    郑亦风疑惑的看着他:“人是会变的,再说,我和张老头又不是什么亲戚,管我什么事?”

    “知情不报,属于包庇罪犯”

    “那你去报警抓我吧。”郑亦风说得那么无所谓,摆摆手转身进院,留下哑口无言的宋光明。

    阿莲抱着一沓纸钱刚好与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气呼呼的抬起头正要开骂,眼前却是浑身被怨邪缠绕的郑亦风,到嘴边的话因内心恐惧又缩了回去,只得愣在原地。郑亦风一看是这丫头,也不打算计较,蹲下来替她捡起散落的冥纸。

    他心事重重,许多疑问不停的在脑海中盘旋,阿莲见郑亦风在原地发呆,忙说了声“谢谢”夺过他手中的纸钱往外跑,郑亦风回过神,周围人看他的目光怪异非常。

    “就是他,他一回来就出人命。”

    “还真是个灾星”

    “我听老人家说,这家伙出生那晚,天降异象,村里一夜之间还死了不少人”

    “胡说八道什么”村长站在门前怒斥道,“一群大老爷们怎么都跟长舌妇一样满嘴跑火车?你们要是闲得慌就去村北找陈木匠,赶紧去弄一副棺材来想让你张叔一直这样躺在门板上吗?”

    见村长发怒,众人不敢再多说半句,三三两两退出院子,郑亦风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就像一具冰冷的尸体;村民们刚刚说的更增加了他内心的困惑,模糊的记忆

    村长见他默不作声,眼中闪出一丝不安,姑婆察觉无能到气氛不对,忙道:“村长,我能力有限,你知道,我只负责请神问鬼,村里一些祭祀活动,降妖抓鬼这种事,我实在是做不来。”

    村长一听她拒绝,阴沉着脸说:“姑婆,全村也就只有你会,你就不要推脱了。”

    “村长,我实在无能为力了。”姑婆一再推辞,她比谁都清楚,张老头是枉死,又在怨气聚集的红莲河中泡了几天,变成凶鬼,再加上,收到郑亦风体内的阴魂吸引,早就超出自己的控制范围,倘若自己真要插手,轻则久病不起,重则减少十年阳寿,实在是划不来。没等村长开口,姑婆便借口离开了。

    郑亦风赶紧追出去喊住姑婆,姑婆挤了下眼睛,示意他别说话,郑亦风虽然不太理解,还是压住不问,姑婆满意的点点头:“跟我来。”

    郑亦风跟在她身边,姑婆抬起头,望向远方,边走边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根本不必在意那些人说的话。”

    郑亦风想了想道:“姑婆,从我回来,我就能感觉到,村里人对我似乎有很大的意见,我想问一下,您知道这是什么吗?”说着,将衣服内的玉牌掏了出来。

    姑婆停下脚步,回过头,紧盯着这块玉牌,脸上写满惊讶,她认得玉牌上的阳鱼,郑老太说的是真的,这真的是天门的钥匙;她双手颤抖,极力控制自己内心的波动:“孩子,你还是别问了,时候到了,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郑亦风见她支支吾吾,似乎有意在逃避自己,忍不住大声问道:“你口中的那个男人是谁?我爷爷为什么会死在鬼祟手里?您一定比我更加清楚,为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姑婆停下脚步,重重叹了口气,回过头道:“别再问我了,我答应了那个人,你自己选择的路,没有人再能帮你第二次你好自为之”阿莲搀扶着她逐渐走远。

    郑亦风站在原地很是无奈,每次都在自己要接近答案的时候遇到阻碍;他漫无目的的在村里游荡,梦与现实的一切就像乱麻,毫无头绪,自己也无从下手,经历的都是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一个只长满脓疮的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郑亦风好奇的转过头,眼前这人拄着拐杖,身子佝偻,身穿黑纱斗篷,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只露出一双浑浊的眼睛,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古装剧中的刺客,郑亦风好奇的问:“你谁啊?”

    “嘿嘿”那人阴邪的笑声,听得人很不舒服,沙哑着声音道,“我一直很想见见你,这里说话不方便,能到寒舍坐坐吗?”面对眼前怪人的邀请,郑亦风提高了警惕,犹豫不决,怪人看出他的顾虑,说,“小伙子,有人托我把这个交给你。”怪人说着,从宽大的袖内掏出一颗围棋白子递给他。

    郑亦风看着手中的这枚棋子,惊喜万分:他还没死?眼前,又浮现出他温润的模样;等他再次抬起头,那怪人已经走远,“等等”郑亦风赶紧追了上去,“告诉我那是谁?”

    怪人轻轻一笑:“老国。”

    老国?郑亦风在心里记下了他的名字:“他还活着对吗?”老国不回答他的任何问题,自顾自的往前走。

    两人不知走了多远,郑亦风已经没有多少耐性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问:“你先告诉我他在哪?”

    “年轻人,不要太急躁。”老国指着眼前一条蜿蜒的小路,慢腾腾的道,“上了这座山,你就知道了。”

    郑亦风顺着他的手望去,这条小路两侧竟站满了半透明的“人”这些“人”有男有女,全都披头散发,低首不语,衣着均是深黑色调,身子轻的就像衣架上晾晒的衣物随风轻轻摇曳,有种说不出的惊悚感;郑亦风倒吸一口寒气,看得他心惊肉跳,全身寒毛直竖,忍不住后退几步。

    老国微微笑着,问:“怎么?害怕了?”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郑亦风努力压制自己内心的慌乱,问。

    老国诡异一笑说:“这里的每块石都沾染着血腥,每一寸土地都深埋着一具骸骨;除了我之外,无人敢近,无人敢来。要是没我的符护着,那混蛋也不敢踏进鬼树林半步,咳咳”老国说着,重重咳嗽两声。

    郑亦风根本没有注意他在说什么,目光死死盯住眼前的这 “人”,生怕他们会扑上来把自己撕成碎片老国见他没有反应,转身踏入鬼树林,边走边道:“是你自己不来的,到时候,可别后悔啊。”

    郑亦风听出他话里有话,手中棋子握得发烫,见老国逐渐走远,心急如焚,一咬牙,只得硬着头皮紧跟上去。
    《诡梦迷境》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