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天赐恩宠 > 正文 037话
    我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飞逝的景物,当遇上红灯天使停下车时,停在我右侧一辆黑色宾利轿车后座上的黑发男人吸引了我的注意。

    不同于上次看见时那一身白色西服衬托出的温雅,身着黑色礼服的男人再配上他一头黑亮如缎的长发,有种暗夜之子的美感,他右手肘靠着车窗,修长的手指轻托着性感的下颚,眼光本来是随意的看向车窗外,也许是他察觉到我**裸的目光,所以转头看向我,他的眼神聚焦在我身上的一刹那,黑沉的眸子也随即跃上一丝光彩。

    我就这样被他深深的吸引了,等我反应过来时,我已经从天使的车上下来,钻进了这两宾利车中。不给我后悔的时间,宾利车就启动了,我探出头看见后面的天使高声咒骂我一句蠢货,然后开着她的跑车尾随在后。

    我又转过身面对着正好整以暇看着我的男人,他应该是在等我给他一个解释。

    “我很抱歉……”我有些局促的张口,恼恨自己怎么会这样的莽撞,根本不清楚他的底细就轻易的上了这个男人的车。

    “你可以说中文。”男人轻轻地开口,他颇为体贴的态度倒是让我放松了不少。

    “对……对不起,我知道这样做很失礼,但我想知道……”说到这里我顿了下来,因为想说的话有些难以启口,但是一咬牙我还是问了出声:“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出高价竞拍我?”

    男人有些微讶的看着我,可能他从没有想过我会这么直接的问出这样一个白痴的问题,被他的黑眸紧紧锁住我觉得有些窘迫,脸也开始微微有些发热。

    “一时的心血来潮,想要一个女人,就这么简单。”

    “你撒谎”虽然他把这件事说的极为稀松平常,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出价并不是一个男人想要女人这么单纯。

    男人阴沉的半眯起双眸,有点像盯着猎物的蛇,伺机而动,他出手来捉我,被我用双手隔下,他另一只手迅速探到我衣领处,车上地方狭小,无处可退,我被他一把抓住,他再用力一拽,我使力抵抗却扯到腰上的伤,疼的皱眉的瞬间,我被他死死的压在了车后座上。

    他双手压住我的手臂,单膝跪在我腿间,这样的动作真的很暧昧,我也超佩服坐在前排的司机和保镖,后排都打成这样了他们依然无动于衷,真是敬业,不该看的绝对不看。

    “你现在可以见识一下,我有没有在撒谎。”男人话音刚落,后车窗上传来几声脆响,是子弹打中车窗玻璃的声音,可是防弹玻璃上只有一丝擦痕,并没有碎裂。男人睨一眼车后方又稍稍伏低了身子对我说:“你的朋友很激动。”我听了就在想,回去后天使一定会收拾我的。

    “你不用这样做来吓唬我,你的眼神出卖了你,它露出的是野心而不是**,你有什么样的企图我管不着,我只是要警告你,不要利用我。”说话的同时我屈膝顶向男人的侧腰,他抽回一只手抵挡时,我藏在衣袖中的手术刀已经滑在手中,下一秒就已经贴上了男人修长且性感的脖子,与此同时,前排保镖手中的mr73法国造连发手枪的枪口已经对准了我的头。

    “你可以试试是你保镖的子弹快,还是我的刀快。”果然,我这话一出,那个保镖明显就有些犹豫了。

    被我制住的男人不但不害怕,反而还轻笑出声,男人对他的保镖做了个手势,保镖有些迟疑,却仍旧老实的收回枪,重新在副驾驶位上坐好。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和那个女人有着一模一样的眼神,柔中带刚,看过一眼就再也忘不掉。”男人不知死活的用手触上我的眉梢,轻轻地抚摸,他的眼神悠远且有些迷醉,和他稳重的形象完全不符,他应该是更为理性的男人才是,我知道此时他眼里看的不是我而是另一个女人。

    “告诉我你的母亲的名字。”

    男人明明是被我制住可说话却那么理所当然,我本不想告诉他,可我又忍不住想知道其中的秘密,“我的母亲叫李娴。”

    听到我的回答,男人又朗朗的笑出声,然后玩味的说了句:“真是个任性又淘气的人。”

    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手里的刀子在他脖子上紧了紧,我在警告他老实点,别在我面前耍花样。男人忽的往后一仰身,我再出手时刀子已经落了空,他伸手捉住我握刀的手,在我手腕关节处用力一磕,我的手就是一阵麻痛,手也跟着松开,男人趁机夺走我的刀子。

    “那不是你母亲的真名,她应该叫龙君娴才是。”男人边说边拍着我的小脸,然后又闲适的坐下来。

    我知道这个男人并没有说谎,因为罗伯特叔叔就经常叫我母亲‘君娴’,我一直以为那是母亲的闺名,没想到那才是母亲的真名。

    “你是谁?”难怪我会在第一眼见到这个人时有种亲切且熟悉的感觉,他和我的母亲具有相同的气质。

    他还没有回答我,耳侧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挡风玻璃上也溅上一道鲜红,然后汽车就突然失控,疯狂的冲向道路的另一侧,还好一旁的保镖反应及时控制了方向盘把车开回正道,我们的车才没有撞上迎面而来的集装箱运输车。

    我抱着头缩在后座上低咒,开枪的狙击手用的是穿甲弹,要不防弹玻璃怎么那么容易就碎了,保镖把已经死亡的司机拖到一边,然后驾驶着宾利一路疾驰,我抬头稍稍瞄一眼后视镜,才发现我们的车后面已经跟了三辆改装后的悍马。

    “你真是个能招惹麻烦的小东西。”男人看了我一眼,掀开车后座,从中拿出一把benellim1半自动霰弹枪,照着一辆逼近的悍马就是一枪,散弹枪打远距离的目标威力也许差了些,但是近距离一枪命中的话,效果就会像我眼前的这个倒霉鬼,左胸开了一个大洞。

    虽然击中一个枪手,但对方的火力依然猛烈,我估计这辆宾利也是改装过的,要不早散架了,我不能坐以待毙,也掀开自己身下的座椅,果不其然在下面找到一把ak74,后面的挡风玻璃也碎的差不多,我靠在椅背上,抬起枪口一阵扫射。

    我知道ak74虽然威力巨大,但是连发时会产生巨大的后坐力,且枪口会因此往上跳竟而产生巨大的偏差,所以我一般都不用这家伙。我一匣子弹射光了也没打中什么东西,子弹随着往上直跳的枪口全射到天上去了。

    该死怪不得赤炎会说用ak74进行自动射击时,空军会比步兵更加感到心惊胆颤,原来他是在埋汰这把只有威力没有精准破玩意儿。

    然而很多人都喜欢用这个武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头三枪会奇准无比,我关了自动挡,调成三发点射,趁着对方火力稍弱的一瞬间,迅速的找好目标扣动了扳机,我打击的目标并不是人,而是车,赤炎不仅仅教我射击的技巧,还教我怎样打击目标最脆弱的地方。

    没有轮子的车,我看它怎么跑,果然,被我击中车轮的那辆悍马因为突然失去平衡,一头撞向沿海的护栏,然后冲出公路坠落到崖下的海中。

    我正为干掉几个杂碎而欣喜时,身边的男人却忽的扑到我身上,然后一梭子弹就打在我们的车座后。

    我听见汽车喇叭一直响个不停,再看驾驶座时,保镖已经身中数弹,头压在方向盘上,我忙推开压在我身上的男人,伏低身子爬到前排,拉开死去的保镖,由我来驾驶。

    坐在前排视野要好很多,我怕挨枪子,所以开车都是左右乱晃,还好沿海的这条路车辆不多,要不就我们这样一路火拼的干,不知要连累多少无辜的人。

    “你开车稳点”男人在无数次被我的s型路线摔在后车坐上时终于忍不住开口吼道。

    “你不能指望一个才第二次摸方向盘的人能开的多稳。”我回嘴道,没有撞车已经不错了。

    我通过后视镜明显看见男人的眉梢在抽,真的,我发誓我真的看见了。

    正在我们为驾驶技术这个问题争论时,我又从后视镜里看见车后追击的人已经扛上了rpg火箭弹。

    完了,这把不死也得重残。

    “你抓稳了。”我大吼一声,然后在本该转弯的地方也没有转动方向盘,而是直直的冲出了护栏。

    汽车在惯性作用下飞了出去,下落时我感觉头顶拂过巨大的气流,火箭弹从我头顶几米外的地方滑过。

    我没被它炸上天堂,却马上会坠入海中。

    也就那么一两秒的功夫,宾利一头扎进了海里,冰冷的海水瞬间把我吞没,我本来憋了一口气的,可是巨大的撞击让我那一口气全都吐了出来,还灌了一口海水。

    慌乱中我死活都推不开车门,直到车沉在海底,我估计自己会溺死时,后座上的男人把我抓了过去,然后带着我从已经没有玻璃的后车窗钻了出去,我因缺氧而感到头晕,这时,男人抱住我的头死死咬住我的嘴,渡了一口气给我,我才能睁着眼同他浮出水面。

    我们落下的地方已经停满了警车,警笛声鸣的我耳朵都有些疼,我和男人同时低咒一声该死,这帮警察为什么总是在事后才出现。

    本首发来自,
    《天赐恩宠》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