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武侠世界逍遥行 > 章节目录 第36章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章节目录 第36章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胡斐离开后,叶锋并没有等他跟程灵素回来,心愿已达,就该离开了。

    只不过离开之前,他还是逗留了两日——为了将神行百变传给苗若兰。

    当然,苗若兰年纪还小,小孩心性,尽缠着叶锋给她讲《白雪公主》等童话故事,自然学不到什么。叶锋传授她这门轻功,偏挑苗人凤也在的时候传。

    苗人凤自然知道叶锋的心思。

    他性情孤傲,又不是很欣赏叶锋毒辣的手段,原本不愿接受叶锋给出的好处。

    只是妻子南兰被田归农拐跑,父女俩相依为命,他对苗若兰爱逾性命,苗若兰不学旁的武功,只学这神行百变,就能自保。就算心底不情愿,他也拉下老脸,硬着头皮学了。

    苗人凤何等奇才,只短短两日,便摸透了神行百变的诀窍。

    叶锋再无留恋,骑马继续北上。

    哦不,其实他还挺留恋的,心底不住念咒……若兰若兰,你快些长大。

    ……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福康安将在京城举办天下掌门人大会。

    好巧不巧,叶锋捻指算了算时间,那日,自己也将离开。既然如此,那就更肆无忌惮了,任他是龙潭虎穴,自己也得一剑将它捅个稀巴烂,大不了失手被擒,自己再玩一出大变活人,吓死尔等!

    叶锋嘿嘿一笑,纵马搭船,几日之后,已经抵达京城。

    距离天下掌门人大会召开,还有几日,京城繁华,不是他处可以比拟,大型生活娱乐区,名声虽比不得秦淮河畔,但妹纸们质量上乘,不遑多让。

    叶锋声色犬马,实打实腐败了一把,好不惬意。

    这日傍晚,叶锋悠然踱出怡红院,酒足饭饱,正想溜达几圈,消消食,忽地瞧见一抹白色,但见那女子身段高挑,蛮腰苗条似蛇,体态更是婀娜。

    叶锋眼前一亮,食指大动,学一学那千里独行田伯光的心思都有了。原本已经吃饱,忽地又感觉饥肠辘辘,不由在心底感慨一句:古人常道秀色可餐秀色可餐,诚不欺我啊。

    当然,他也就想下,没别的心思。好歹也是经过法治社会熏陶的五好青年,淫i贼他是大大不屑的。

    左右也是无事,碰不着,让咱过过眼瘾儿也不错嘛。

    心随意动,身随心动,人已跟了上去。

    不久之后,白衣女子进入一家客栈,叶锋心头却疑惑起来,总觉那女子有些熟悉。

    待白衣女子走回厢房,叶锋食指在窗纸上钻了个小洞,单眼往里面偷窥,待那白衣女子幽幽叹一口气,转过身来,叶锋眼珠子掉了一地,差点叫出声来。

    袁紫衣!

    我了个次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过……这妞脑子冒泡了吧,紫衣者,魅惑也。丫好好的,走什么清纯路线啊,风格,一定要保持自己的风格,盲目跟风只会让人迷失自我,下场是灰常惨烈滴。

    叶锋吐槽了一句,便欲转身溜走。

    然……袁紫衣古怪的行为,却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不由噤声、屏息,偷窥下去。

    厢房之中,袁紫衣双手捧着一件染有血色、缝了几条长长针线的蓝色缎袍,神色……呃,神色奇诡,嘴角时而露出一丝浅笑,时而却凄凄惨惨戚戚,端的是幽怨无比,更伴有点点泪滴。

    等等,那件蓝色缎袍……

    叶锋凝眉思索,颇有些惊讶地瞪大双眼,那不是自己在佛山穿过的缎袍嘛,当日自己灭五虎门,杀巡检知府,当时自己虽未受伤,袍子却被划了几道口子,也染满了鲜血,干了那一票,顺手就给扔了。

    这缎袍怎的到了袁紫衣手中?

    不及细想,厢房之中,袁紫衣手中挥鞭,手腕轻轻一抖,立刻缠在缎袍上,软鞭往前一松,缎袍已经飞了出去。

    尼玛,这算鞭尸的另类解释么?

    叶锋极度无语。

    他还当接下来,自己那件缎袍就将四分五裂,哪料情势突转,袁紫衣软鞭往回猛地一拽,蓝色缎袍便轻飘飘落入她怀中。

    袁紫衣后退两步,一直退到床边,软鞭倏然仍在一旁,双手伸出,将蓝色缎袍牢牢抱在怀中,袍子衣袖搭在她胸部,她“哎呦”叫了一声,幽幽瞪那袍子一眼,脸颊酡红,眼中又是羞涩,又是欢喜。

    蓝色的破旧缎袍合在袁紫衣身上,她呼吸急促,精致的脸颊愈发酡红,手足无力,闭眼欲睡,忽地,也不知想起什么,她猛地睁开双眼,泪珠夺眶而出,忍不住叫道:“我……我打死你这奸恶讨厌的小贼……叶小锋!”

    接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抽抽噎噎哭了半天,伸手啪啪啪啪,在自己左右脸颊重重打了几巴掌,一面打,一面骂道:“死叶小锋,臭叶小锋,都是你不好,打死你,我打死你……”

    打到后来,大抵感觉脸颊酸痛,便住手不打,笑了出来,自顾自道:“我要打的,是那下手狠辣的狠心小贼,怎么不小心打起自己来啦?”

    抹去眼泪,袁紫衣收拾好叶锋的旧衣,自言自语道:“狠心的小贼,你这人当真狠心。古道热肠,出手相助,原本那是不错的。但你杀的那人可是我爹爹,纵然他有千般万般不是,总还是我爹爹,我素来不求人,都低下头求你啦,可你偏偏只当没听到,你说你该不该打,别怪我没给你说话权利……嗯,是了,知错能改,那总是好的,我也原谅你啦,只是以后再不照我的话做,哼,那就不会如今日这般,轻易饶你了,你可要时刻记在心上。”

    “你武功不弱,但也就比我强一些,咱们红花会英雄好汉,那可不少。你没了那把剑,肯定是打不过无尘道长的。就算你有那把剑,也铁定赢不了天池怪杰袁老前辈。小小年纪,就敢这么猖狂,那可是大大不该。该打该打,以后有你苦头吃的。不过呢,瞧在你杀贪官污吏的份儿上,嗯,方法虽然激烈了些,总算跟咱们是一路的,往后我跟陈舵主说一声,让你入了咱们天地会,那时,全国通缉也不怕啦……”

    袁紫衣自言自语说了许多话。

    叶锋安静瞧着,沉默不语,也不知心底是喜是愁,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便欲离去。

    嗖的一声,一枚丧门钉自厢房飞射而出,袁紫衣轻喝一声:“哪个无胆鼠辈?只敢偷偷摸摸躲在暗处!”丧门钉发出,她双掌在前开路,人已推开窗子,飞蹿出去。

    叶锋本欲立即离开,可一味躲避,总也不是办法。躲过那枚丧门钉,背对袁紫衣,站在原地不动。

    袁紫衣蓦地呆住,惊道:“是你?!”

    忽地记起,怕是自己在厢房中的一切,全被叶锋瞧见,脸上一红,颇有些气急败坏道:“你……你什么时候到的?干么要跟踪我?”

    叶锋回过身,搓了搓手,笑道:“哈哈,那啥,一不小心走错路,原本是想回怡红院的,哪料走错了门。跟踪?误会,我叶小锋赌上爷爷血手人屠叶锋的名誉向你发誓,这绝对是误会!”

    袁紫衣咬牙,恨恨瞪着叶锋,脸上又是晕红,又是恼恨,怎么也没想到叶锋如此无赖,一句话推了个一干二净,一时半会儿,素来聪颖的她,竟也不知说些什么。

    叶锋嘿嘿笑道:“那啥,袁姑娘,我牙还没刷呢,就不陪你玩儿了。有事儿没事儿常联系啊,byebye了您呐。”

    “等等!”

    “袁姑娘可还有话说?”

    袁紫衣恨恨瞪了叶锋一眼,深呼吸一口,粉拳紧紧握住,似是为自己鼓气加油,问道:“别耍无赖,你……你当真没有瞧见,没有听见?”

    叶锋举手向天,伸出四根手指,一本正经道:“叶某对天发誓,倘若叶某所言有半句是假……那俺就生儿子没屁眼!”

    噗嗤一下,袁紫衣轻笑出声,旋即妩媚地白了叶锋一眼,道:“什么荤话也说!”

    叶锋嘿嘿笑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要没啥事,我就先回去刷牙了。”

    袁紫衣忽地凄苦道:“我知道你已瞧见,也已听见,我……我的心思,你也全都知道啦。你这……你这小贼,当真这么狠心?”

    叶锋轻轻叹一口气,道:“袁姑娘,你这又是何苦来哉?嗯,或许我该称你‘圆性’才是。就算我知道,就算我接受,那又如何?”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你又何必拆穿。

    袁紫衣蓦地呆住。

    她先前痛苦,又何尝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答应过师傅,此番前来中原,仇怨一报,立即返回,接了师傅衣钵,自此以后,六根皆断,尘缘尽了,再不理人间凡事。只是叶锋忽地出现,扰乱了她的心绪,心中只觉委屈、酸痛之极,才会说出这番话。

    说罢,叶锋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袁紫衣心脏猛地酸痛,似被人紧紧攥住一般,脱口问道:“这便走了么?你已被朝廷通缉,势单力薄,不如加入咱们红花会……”

    叶锋头也不回,洒然笑道:“叶某人独来独往惯了,受不得约束,更受不了诸多规矩。我虽杀贪官污吏,但跟你红花会反清宗旨不符。我杀人,单纯是因为喜欢,心里爽罢了。”

    袁紫衣还欲说话,却哪里还有叶锋的身影。

    她眼神空洞,脑中空白一片,心中只想着一个念头:他走了。

    两行清泪便无声流了下来。
    《武侠世界逍遥行》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