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晕倒的军官

章节目录 第七章 晕倒的军官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小秋跑得飞快,两条腿都快不属于自己了,那只巨大的蛇头好像就追在身后,长长的蛇信紧紧贴着后背。

    他是名胆大的少年,可也没见过这种情景,野林镇是偏远平静的小地方,妖魔到了这里只剩下荒诞不经的传说,第一次显露实体,怎能不令人魂飞魄散?

    柔韧的枝条抽打着脸颊,地面尽是盘根错节的障碍,这些都阻挡不住小秋,他拼命向前跑,不分东南西北,不管前面有没有路,不知道多久之后,他才猛然察觉到自己身后还有一个人。

    芳芳跟他一块飞奔,速度快得一点也不像家教甚严的先生家女儿,她也没有更多选择,两人的右手腕还连在一起,一条长长的绳子拖在身后,奇迹般地竟然没有缠在树上。

    小秋扭头,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谁也没有放慢速度,因为太过惊骇,他们的眼神里反而没有任何情绪,好像只是偶然跑到一块的陌生人。

    脚下一空,两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已经同时向山坡下面滚落。

    这是一条长长的背阴斜坡,堆满多年积累的新老树叶,散发出森林中特有的腐烂香气,身体滚在上面倒是颇为柔软。

    终于到底,小秋和芳芳一前一后坐在地上,晕头转向,身上沾满了泥土与败叶,两人喘着粗气,又互相看了一眼,谁也站不起来。

    好在后面没有巨蛇追来,小秋壮起胆回头望去,只见厚厚一层残枝枯叶,头顶静悄悄的,他稍稍松了口气,心里的恐慌却没有减轻多少。

    芳芳吓呆了,眼睛一直盯着小秋,等到呼吸稍微均匀一些,她突然问:“你真的梦到我了?”

    “啊?”小秋一时没弄懂芳芳的意思,想了一会才记起来大良昨晚泄密,说他曾经梦到芳芳向自己求助,可他不明白生死关头芳芳问这个做什么,“是……我梦……”

    话音未落,头顶传来一片沙沙响声,小秋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气,抱住芳芳,和身滚了几圈,躲在最近的一棵大树后面。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惊恐地向斜坡窥望。

    扑通,一个人跌落在坡底,是二栓,呆头呆脑,跟小秋、芳芳刚才一样,只能坐着,站不起来。

    扑通扑通……接二连三有人从上面滚下来,野林镇的少年像熟透的果子一样纷纷坠落。

    小秋心中稍安,居然能站起来了,拉着芳芳从树后转出来,问:“大蛇没追来吧?”

    就这么简单一句话,差点令少年们陷入癫狂,一半人跳了起来,一半人趴在地上抱头发抖,狠不得将脑袋埋进烂树叶当中。

    当发现说话者是小秋,少年们又软了下去,倒在地上,四肢伸展着躺下。

    “你俩跑得真快。”二栓说,半是疑惑半是敬佩。

    “大蛇呢?”小秋又问了一遍。

    “不知道,一直跑,没回过头。”大良气喘吁吁地说,脸色苍白。

    小秋查点人头,“大良、二良、二栓、愣子、小狗、小顺、柱子,都在,就差……秃子。”

    大良颤声说:“秃子、秃子不会被大蛇杀死了吧?”

    “他明明在树后冲咱们笑,应该没死吧。”二栓不太肯定地说,秃子的笑容实在太诡异,是个不祥之兆。

    “玄符军还在后面,他们能打过大蛇。”小秋也不太肯定,回想起来,那条蛇实在太大了,似乎能将整个野林镇吞下。

    少年们点头,与其说是同意小秋的猜测,不如说是给自己一点信心,他们宁愿当玄符军的犯人,也不想成为大蛇的午餐。

    “咱们不能停在这儿,还得跑远一点。”小秋说,玄符军就算打败大蛇,也要捉人问罪,他希望再也见不着那群黑甲士兵。

    少年们只想远离大蛇,于是一个搀扶一个,勉强站起,他们不知道身处森林何处,更不认得路径,正七嘴八舌出主意,坡上再次传来声响。

    一匹马高高飞在空中,落地之后没有站稳,一个趔趄,从马背上摔下一名骑士,骑士惨叫一声,一路翻滚,跌在少年们面前,那匹马没有理睬主人,自顾跑走了。

    是那名严厉的军官,全身仍然裹在漆黑的甲胄里,脸朝下躺在那里,不知死活。

    少年们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不知如何处理这个意外。

    军官动了一下,从盔罩里传出一声**。

    小秋第一个反应过来,纵身欲扑,抬起手臂才发现自己仍握着芳芳的手,两人右臂被绳索连着,芳芳只能站在他身后。小秋张嘴去咬绳结,可那是玄符军士兵用力系紧的,十多岁的少年根本啃不动。

    大良、二良兄弟俩最先扑上去,二栓等人紧随其后,几个人一块动手,按腿的按腿,压身的压身,将军官制伏,二良手快,将头盔掀开。

    “咦,原来也是个半大小子。”

    野林镇少年对军官的最后一点敬畏之情消失了,七手八脚地将军官全身黑甲扒下来。

    二栓欢呼一声,他手疾眼快抢到了军官腰上的长剑,立刻拔出来,对着阳光细细观赏,向伙伴们炫耀,对蛇妖的恐惧忘掉一多半。

    少年们围上来观赏,剑长三尺,剑刃雪白,剑身却是黑色的,形成极鲜明的对比。

    “上面刻着字。”大良艳羡地说。

    果然,黑色剑身上刻着一排古怪文字,笔划极细,若非冲着阳光,还真不容易看到,可是谁也认不出文字的具体内容。

    “芳芳识字多,让她看看写的是什么。”大良说。

    二栓双手握剑,平举在腰前。

    芳芳从小秋身后走出来,低头看了一会,小声说:“我也不认识,这可能是符箓。”

    少年们若有所悟地点头,“那这把剑肯定非常贵重。”二栓脸上发亮,“我听说写在纸上的最普通符箓都能卖十几两银子,这柄剑怎么也得值上百两吧。”

    上百两银子在野林镇少年们眼里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几乎够花一辈子,于是啧啧称赞,甚至不关心符箓到底是什么东西。

    “让开,我要试试这把剑,小秋、芳芳,你们离远一点,我把绳子斩断。”

    众人立刻散开,小秋与芳芳还是一前一后,将连接两人的绳子尽量拉直。

    二栓双手高高举起长剑,奋力劈下去,绳子应声而断,他向前猛冲一步,险些摔倒,他一点也不在意,“真是好剑,我都没感到绳子的阻力。”

    “他身上没准还有好东西。”大良指着地上的军官,这回他第一个冲上去,开始仔细搜查。

    小秋重获自由,也跟其他少年一块参与搜身行动,芳芳留在原地,耐心地解手腕上的绳结,二栓也没动,他正在欣赏到手的长剑,别的都不在乎。

    没一会工夫,少年们将军官的装备瓜分一空,头盔、黑甲各部件、丝绦、绶带、皮囊,还有藏在甲衣内的一些小物什,都有了新主人。

    二良欢呼一声,他找到一套打火装备,精致小巧,比他自己携带的好多了。

    小秋晚了一步,但是眼睛尖,居然搜到一柄匕首,匕首看上去很平常,手柄是木制的,可是拔出鞘之后却让大家眼前一亮,刃身上镶嵌着一枚扁扁的椭圆形红色宝石,光芒四射,就算对珠宝一无所知的人,也能看出它价值不菲。

    小秋将右腕上的绳子挑开,然后帮芳芳摆脱绳索,心里非常高兴,因为这柄匕首不只好看,也很锋利。

    愣子是唯一不满的人,他只抢到头盔,戴在头上,结果什么也看不到,“玄符军戴着没事,我怎么成瞎子啦。”

    大良手里握着一叠纸,大概十余张,翻来翻去,“这是符箓吗?能值几个钱?”

    二栓瞥了一眼,“瞧上面的笔划,歪歪扭扭的,一看就不值钱,留着擦屁股吧。”

    大良可舍不得,小心翼翼地藏在怀里。

    人人都在欣赏抢到的好东西,只有芳芳例外,所以她第一个看到军官坐起来。

    军官也是一名少年,看样子不比小秋等人大多少,眉清目秀,贴身的衣裳细密柔软,就算是野林镇最富裕的沈家也拿不出几件。

    他这时的神情一点也不严厉,满脸惶惑,低头看了一眼没有甲胄的身体,眉头微皱,突然一跃而起,拔腿就跑。

    芳芳叫出了声,少年们再次一拥而上,小秋跑在最前面,一纵将军官扑倒在地,死死压住,叫道:“拿绳子来。”

    绳子还剩下好长一截,小秋动手将军官双手缚在身后。

    军官转过身,吐出嘴里的枯叶,他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没有被蛇妖吞在肚子里,而是落入一群穷小子手里,“放了我。”他命令道。

    没有黑色甲胄的掩护,他的声音立刻显得稚嫩,吓不住野林镇少年了。

    “我宣布,从现在起你是我们的犯人。”小秋晃着匕首,“说,什么是魔种?那条大蛇怎么会跑来野林镇附近?”

    “你们知道我是谁?”军官使劲摇晃身体,声音里充满蔑视与威胁,没有回答小秋的疑问。

    “你是一个笨蛋。”小秋揪着军官的衣襟,“还是一个胆小鬼,其他玄符军呢?大蛇呢?你是军官,自己逃跑了吗?”

    少年军官脸色骤变,“蛇妖!蛇妖就在后面,快把东西还给我。”

    没人肯将到手的宝贝物归还主,野林镇民风纯朴,再过几年,少年们在父辈的影响和教训之下也会变得遵纪守法,现在的他们只服从最直接最简单的规矩:谁抢到了,东西就归谁。

    “魔种……魔种是非常可怕的东西。”军官说,希望能用恐惧说服这群野蛮的少年,“只要碰到一丁点魔种,野兽会立刻变成妖怪,人类……会失去本性,六亲不认,感觉不到疼痛,能自己把自己吃掉……”

    军官做出夸张的表情,将野林镇少年们着实吓了一跳,仿佛是为了验证他的说法,坡顶再次传来响声,很快,一只空空的黑色头盔滚落下来,里里外外沾满了血迹。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