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纸符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纸符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少年们拔腿就跑,仍然分不清方向,只是本能地向下坡跑,这样可以节省一些体力。小秋、大良、二良三个人从小在树林里放牧,对地型更了解一些,因此跑在最前面。

    不知过去多久,连身体最灵活的小秋也跑不动了,一头倒在地上,就算大蛇这时出现在头顶,张嘴准备吃人,他也不想动弹。

    大良、二良跟着栽倒,张着嘴喘息。

    芳芳竟然没有落下,她被一股力量支撑着,一直没离开小秋五步之外,脸色白得吓人,却没有摔倒,而是慢慢坐下。

    接下来赶到的是那名少年军官,他的双手被绑缚,可是身上没有盔甲拖累,求生欲望强,跑得比大多数少年都要快。

    没过多久其他人也追上来了,那些沉重的“战利品”大都在半路上被丢弃了。最后一个是二栓,他仍然拽着那柄长剑,死活不肯松手。

    他们已经进入密林深处,地面几乎不长野草,只有厚厚一层枯叶,抬头不见天日,外面隐约已是黄昏。

    这里更像是妖魔喜欢出没的地方,可是谁也没有提出转移的意见。

    过了许久,二良第一个说话了,“我快要饿死了。”

    他提醒了大家这世上还有比蛇妖更真实的痛苦,几个肚子似乎听懂了他的话,接二连三发出咕咕的声响。

    即使是惯常在林中闯荡的小秋,在这种荒凉的密林当中也找不着可吃的野果,他勉强站起身,四处望了望,“咱们得先找到那条小河。”

    二栓坐在地上直摇头,“怎么找啊?”

    “大家分别朝不同方向走,一路做记号,一会再回来,没准能有发现。”小秋想出个主意。

    愣子头摇得更快,“我可不单独走,那条蛇……咱们都不够给它塞牙缝的。”

    提起巨大的蛇妖,少年们警醒了,没人敢于独走一个方向,两三个人也不行,他们只想待在一起。

    少年军官这时已经没有半分威严,顺滑的衣裳损坏得比别人都厉害,脸上全是汗水与泥土,眼神里却仍然带着不屑,“现在知道蛇妖的可怕了吧,我有办法安全走出森林。”

    “你?”小秋叉腰站在他面前,“你有办法早就自己逃跑了。”

    军官站起身,个头跟小秋差不多,看上去不是特别结实,“那是因为我的东西被你们抢走了。”

    “那不是抢,你是犯人,东西当然归我们,就像你把我们抓起来的时候,不也将我们的东西都拿走了?”小秋立刻加以反驳,他的说法得到少年们一致同意,就算“战利品”已经丢弃,他们也坚持自己朴素的权利。

    军官有一肚子话,最后化为一声短促的哼,他向来将自己当成大人看待,不屑于跟小孩子争论,“好吧,东西归你们,可你们会用吗?”他的目光扫视,落在大良身上,“那些纸符还在吗?”

    “纸符?”大良在身上摸了摸,掏出那摞纸张,“这叫纸符?值多少钱?”

    军官没回答大良的问题,目光在小秋和二栓身上转来转去,判断谁才是这群孩子的头目,最后对小秋说:“把纸符还给我,我带你们避开蛇妖走出森林。我瞧那条蛇妖有点古怪,没准已经被魔种侵袭了,离他越远越好。”

    “你一开始怎么不用纸符?”小秋对这名少年怀着深深的警惕,而且记得他对自己和芳芳的凶狠态度。

    军官脏脏的脸上神色不变,“嗯……纸符只能用来躲避妖魔,不能用来杀死妖魔。把它们还给我,蛇妖早晚会追上来,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小秋向大良伸出手,“给我。”

    大良有点犹豫,“好几张呢,都给你?”

    “暂时放在我这儿,以后还是你的。”

    大良这才放心地交给小秋。

    小秋数了一下,十二张纸符,纸张白中透着淡黄,上面的符箓倒是漆黑,仿佛刚写出来一样清新,正常文字他都不认得几个,更不用说玄奥的符箓了,“告诉我用哪一张、怎么用?”

    军官笑了,“你在开玩笑,就算是最普通的符箓,像你们这样的人也用不了,况且我这些还都是高品质的纸符……”

    “我们这样的人怎么了?比你少胳膊少腿?你不一样被我们抓住当犯人了?”

    军官慢慢摇头,可是看到周围的目光不太友善,他改口了,“第三张是隐身符,第七张是指南符,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上下一甩,别太用力,纸符要是能烧着,就能释放出法术,烧不着——那就是你不能了。”

    小秋先拣出第七张,照着军官说的方法甩了几次,纸符只是哗啦一响,连点火星都没飞出来。

    “我来试试。”二良说,结果还是一样,少年们轮流尝试,纸符倒是颇为结实,没有分毫损坏,就是没像军官所说的那样燃烧起来。

    芳芳从小秋身后探出头,小声说:“纸符好像不是这么用的?”

    “你知道方法?”二栓正甩得不耐烦,将纸符递给芳芳。

    芳芳没有接,“我也不会,但我看过一本书,里面说纸符好像要用什么祭火把它烧掉,不需要甩来甩去。”

    二栓转向军官,恶狠狠地说:“骗人很好玩吧?把祭火交出来。”

    军官的把戏被当场拆穿,他一点也不在意,以教训人的口吻说:“祭火是交不出来的,只能自己学自己用,像你们……聪明一点的话大概也要用十年时间学会吧。”

    二栓一拳击出,将军官打翻在上,随后骑在他身上,双拳轮流狠揍,“让你骗人……”

    少年们都呆住了,芳芳吓得又缩在小秋身后,好一会大良等人才围上去将二栓强行拉开。

    二栓最后还踢了一脚,又说了一句“让你骗人”。

    军官一动不动,二良弯腰看了一会,抬头胆怯地小声说:“好像死了。”

    一说到“死”字,气氛立刻变了,就连二栓也有点害怕,吞了吞口水,嘴里嘟囔着,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大良在军官鼻口探了一下,“还有气,晕过去了。”

    二栓恼怒地还要上去揍人,被伙伴死死拽住。

    “先休息,等他醒了再说。”小秋说。

    少年们分成两伙,小秋、芳芳、大良、二良坐在一边,二栓、愣子、小狗、柱子、小顺坐在另一边,他们本来就不在一块玩,这时又有点生分了。

    天色越来越暗,真正的黑夜降临,四周寂静无声,森林更加显得心怀叵测,小秋腾地站起身,“先把火生起来。”

    少年们茫然无措,正等着有人告诉他们该做什么,闻言立刻起身,就在附近找些枯枝,聚在一堆,二良拿出新到手的打火器具,用火镰在火石上使劲敲打,点燃火绒,双手护着,小心地点起篝火。

    火苗渐渐旺盛,热量与火光驱散了少年们心中许多恐惧,但还是没人愿意说话,也没人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你们这是在找死吗?”军官终于苏醒,第一句话就充满鄙夷,那顿揍好像对他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你说啥?”二栓举起拳头晃了两下。

    军官已经坐起身,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昨天晚上就是火光泄露你们的行踪,没想到你们一点记性也没有,在这林子里生火,老远就能看见,你们是在邀请蛇妖过来吗?”

    二栓无话可说,小秋再次跳起来,将篝火踢翻,燃烧的枯枝碰到潮湿的地面,很快熄灭了。

    恰在此时,远处传来一阵怪声,像是河水冒泡,又像是野兽低吼。

    野林镇的少年再也不分伙了,紧张地聚成一团,躲在一棵粗大的树后,二栓紧紧握着手里的长剑,心想非得让所有人都承认自己是首领不可。

    军官没想到自己的猜测居然这么快应验,跳起来,摇摇摆摆地加入到少年们中间。

    森林里夜色深厚,只能看见几丈远,可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远处有一个庞然大物正在逐渐接近,越来越近,然后它停住了,又发出跟刚才一样的怪声。

    小秋跑出去,在众人不可理解的目光中冲向怪物,没一会,牵着一匹马走回来,“是枣红马,我真是吓傻了,连它的声音也没听出来。”

    枣红马亲昵地在小秋头上蹭来蹭去,背上还带着风婆婆送给芳芳的两个包袱。

    少年们都走出来,围着枣红马站立,能在密林里看见熟悉的动物,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安慰,当芳芳从包袱里搜出几块剩余的干粮时,大家简直要欢呼了。

    干粮平分下去,虽然远远不够填饱肚皮,但是他们的心没那么慌了。

    小秋甚至分给军官一块干粮,并用匕首割断他手上的绳索,“吃完干粮,带我们出森林。”

    “太晚了。”军官闻了闻不认识的干粮,露出厌恶的表情,好在天黑,没人注意到,“指南符只能指明方向,天太黑,咱们没法行走,等明天早晨吧。”

    小秋没意见,其他人也不反对,他们都累坏了,背靠大树坐着,没心思聊天,慢慢入睡。

    小秋临睡前对军官说:“别想逃跑。”

    “我不认识路,也没有纸符帮助,能往哪跑?”军官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很真诚。

    野林镇的少年都很单纯,没有多少防人之心,即使在恐惧中也睡得非常踏实,小秋和芳芳身体慢慢倾斜,最后头靠着头。

    军官可睡不着,他对睡觉的地方是有要求的,而且他还藏着一个计划。

    半夜时分,军官悄悄起身,轻轻活动两下,蹑手蹑脚地走近小秋,观察了一会,发现很难盗回纸符,只得放弃,转而走向枣红马。

    老马识途,有了这匹马,还用什么纸符?军官暗自耻笑这群少年的愚蠢。

    枣红马性子温驯,即使是陌生人接近,它也不在意。

    军官抓住缰绳,回头望了一眼熟睡中的少年们,心想很快这些乡下小子就会明白他们犯下多么不可饶恕的错误,尤其是那个敢打自己的二栓和语气很横的小秋。

    他熟练地跳上马背,正要催马逃跑,突然看见左前方十几步远露出一个东西来。

    是白天不肯从丛林里走出来的少年,别人都叫他“秃子”,此时此刻,正冲军官笑嘻嘻,好像跟他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

    军官觉得体内的血液瞬间冷成了冰块。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