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好花盛开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好花盛开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百宝囊里的东西可不少,大部分是铜制品:铜镜、铜铃、铜印、铜匕首、铜钱、铜葫芦,还有几枚丹药和七八件动物器官,包括那枚刚剥下来的蛇鳞,最奇特的是半只铜环,不知道有什么用处,少年军官挨个点评,就是对它支支吾吾。

    这些曾经在李越池手里大有力量的法器,在少年们手里一无用处,铜铃的声音显得单调乏味,丝毫没有摄人心魄的效果,就连百宝囊本身也是如此,从里面拿出的东西再也装不进去。

    小秋还是一样一样地分配下去,蛇鳞等物据说是妖丹,很有用处,但是没人愿意要,小秋自己留下,百宝囊给了二良,芳芳什么也不要,她留下了那熄灭的油灯,对它颇感兴趣。

    很巧的是,囊里的铜钱共有十枚,正好分给十个人,小秋甚至给军官一枚,“也有你一份。”

    军官大感意外,接过铜钱,小声嘀咕:“好穷的法师。”

    “不想要就交出来。”二栓伸出手。

    自从挨揍之后,军官非常害怕二栓,急忙躲开,将铜钱紧紧攥在手里。

    “分赃”的乐趣很快消失,百宝囊里没有食物,少年们仍然感到饥饿,与此同时还有一件事横亘在每个人心头,令他们忐忑不安,就连最贪吃的二良也只是不停在揉着肚皮,没有抱怨食物的事。

    “秃子真的死了?”二栓感到难以置信,“咱们怎么对他爹娘交待啊?”

    没人回答,这正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小秋也没吱声,甚至没敢说自己曾经捧到过秃子的头颅,当时没什么特别感觉,现在却一阵阵地毛骨悚然,好像秃子的死全是他的错误。

    队伍稀稀拉拉地抻长,二栓追上小秋和芳芳,小声说:“不管别人怎么想,我要跟你们一块去庞山。”

    “好啊。”小秋不太热情地说,他明白二栓的想法,沈家二少爷没办法解释秃子的死亡,宁愿远走高飞。

    回镇的路途比预计得要漫长,来到风婆婆的住处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军官说什么也不肯往前走了,“玄符军接到过命令,天黑之后不要在野林镇附近乱走。”

    “胡说,野林镇最安全……”二栓马上反驳,可他不太自信,蛇妖和魔种的突然出现,预示着野林镇不如从前安全了。

    少年们走了一天的路,早已疲倦不堪,于是接受军官的建议,跟着小秋、芳芳一块走进院子,希望稍微休息一会。

    三间草房和竖在院子中间的那根木头还在,只有风婆婆不知去向。

    芳芳里里外外找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东西都在。”她用一只手挡着嘴,满脸的意外,“风婆婆不知去哪了。”

    少年们管不了那么多,已经走进屋子里找地方坐下,甚至很高兴老疯婆子不在,二栓提出一个可能,“是不是被蛇妖给吞了?那条大蛇出现的地方离这儿不算太远。”

    “不会。”芳芳马上否认,“东西都没动过……”

    “没准风婆婆出门遇到蛇妖了,所以家里东西都没动过。”小秋猜道,发现芳芳眼泪流出来,改口道:“也可能去镇上还没回来。”

    外面传来一声欢呼,二良捧着一锅粥跑进来,“还是温的呢。”

    少年们全都跳起来,四处找碗筷,芳芳长长松了一口气,“粥是温的,说明风婆婆不久之前还在,蛇妖昨晚就死了……”

    “还记得吗?有一小条绿光逃跑了。”二良一边大口吃粥一边说话,“风婆婆没准也被魔种……侵袭了。”二良费了一点心思才想起“侵袭”这个词。

    芳芳使劲儿摇头,不相信风婆婆会遇害,“风婆婆是好人,再说她也不在附近啊。”

    二良嗯嗯两声,专心吃粥,食物不多,他得快点吃。

    除了芳芳,没人关心风婆婆去哪了,他们四处翻腾寻找食物,从后面菜园子里采摘时蔬,等众人终于填饱肚皮,幽静的小院完全变了模样。

    李越池留下的油灯自己亮了,芳芳提着它在房前屋后找了一圈,还是没发现风婆婆的足迹,她只得放弃搜寻,回来之后将油灯放在院子中间的木头顶端,这让她感到安心。

    夜色已深,没人想走夜路,少年们随便找地方躺下就睡,二栓更是不想马上回家,离野林镇越近他越胆怯,不知道该怎么向秃子的父母交待。

    小秋睡在门口,很快就进入梦乡:庞山五行法师李越池在对他说话,听不清说什么,看神情像是劝诫,又像是警示,小秋却只有一个念头,他想说自己也要学习斩妖除魔,而且他会加倍小心,绝不让魔种靠近半步。

    小秋是被热醒的。

    热气并非来自盛夏的夜晚,而是在胸口产生,向全身扩散。

    小来轻轻揉着胸口,觉得食管里好像堵着什么东西,然后他想起来自己曾经吞过一枚内丹,当时可没觉得这东西会噎人。

    灼热感越来越强烈,小秋再也睡不着,干脆起身,戴上草帽,走出房门。

    院子里一片明亮,芳芳留在外面的油灯亮得惊人,将附近一草一木无不照得清清楚楚,李越池留下的诸多宝物当中,只有它还在发挥作用。

    奇怪的东西,小秋心里想,一点也不感到害怕,围着油灯绕了一圈,胸口还是觉得炽热,于是继续向外面走去,每走出一步,好像就会凉爽一点。

    他推开简陋的柴门,站在路边左瞧右看,油灯的光亮在这里变弱了,官道向两边延伸进入黑暗,整个世界仿佛就只有这么大,最后他的目光聚焦在道路对面。

    草丛里也有东西在闪光,比油灯发出的光要微弱得多,却有着丝丝凉意。

    小秋感到一阵冲动,就像是经过一天辛苦的放牧,终于可以跳到河里洗一个痛快澡,胸口越来越热,道路对面的冷光就是吸引他的河。

    与此同时,还有一股莫名的恐惧阻止小秋前进,他想起自己在河边看到过的绿光,想起杀死李越池的魔种,还有五行法师临死前的提醒。

    他后退一步,对面的光陡然涨高一尺,那是蓝色的幽光,与魔种鲜艳的绿色大不相同。

    小秋心中的谨慎消失了,他迈开步子走过去,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油灯已经亮得奇异,就算野林镇所有油灯加在一起,也发不出如此强烈的光芒。

    小秋走到对面,低头观瞧,不由得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随后屏住了呼吸。

    草丛里长着一株令他永生难忘的花朵,高约三尺,长着三枚圆形的叶片,顶端是一朵缓缓摇曳的花朵,直径差不多有一尺,以至于下面的茎叶显得不堪重负。

    这朵花通体纯蓝,没有一丝杂色。

    小秋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这株植物似乎正在向他点头致意,于是他也点点头。

    胸腔里的燥热感消失了,可心跳却无缘无故地加快,咚咚地响,像节日的鼓声。

    “这花真美。”旁边一个声音说。

    小秋没有回头,他的目光舍不得离开这株蓝色的花,他知道说话的是二栓。

    不知何时,正在睡觉的少年都起来了,站在小秋身后,围观夜晚发生的奇迹。

    只有少年军官是个例外,探头看了一眼,立刻退回道路对面的柴门边上,大声道:“喂,你们疯了吗?那是魔种,离它远点。”

    与娇艳的蓝花相比,军官的声音分外刺耳。“魔种是绿色的,它不是。”大良说,连眼珠都变得蓝幽幽的。

    “它这么美……”芳芳站在小秋身边,也不相信这会是魔种,她甚至自惭形秽,觉得没资格离它太近。

    “这是风婆婆留下的。”小秋给整件事找出一个解释,“风婆婆不是普通人,她院子里的油灯跟五行法师的一样,她也是……法师,镇上的人都没认出来。”

    “没错。”芳芳对油灯记得更清楚,“两盏油灯上面都有同样的图案。”

    其他少年仍然不关心风婆婆,他们只是盯着蓝花,生怕少看一眼,二良突然跪在地上,舔着嘴唇说:“我真想咬一口,尝尝它的味道。”

    几道愤怒的目光投来,二良急忙说:“我就是想想,不会真下口。”

    少年们一个接一个跪坐在草地上,团团围着蓝花,神情各异,都被它深深地迷住了。

    军官回头望了一眼大放光明的油灯,心中稍定,越发确信对面的蓝花乃是妖物,可是等他转过头时,心里却有了一个新的主意,为什么要帮助这些野蛮少年呢?他们打过他、羞辱过他,将他当成犯人对待,说到底,他们罪有应得。

    “好花不常开。”军官退到院子里,将柴门合上,完全处于油灯光芒的笼罩之下,“这花趁夜盛开,估计等不到天亮就会凋谢。”

    “真不希望它消失。”芳芳说,没有一名少年看向院子里的军官。

    “采摘下来,它就不会凋谢了。”军官脸上笑眯眯的,心里涌动着报复的快感,“动手要快,花只有一朵,可不够你们九个人分。”

    这句挑拨没有产生军官希望的效果,少年们并未抢着动手,反而同时后仰,好像都觉得自己没资格触碰蓝花。

    最后是小秋伸出了手,他的心越跳越快,有一种力量强迫他必须牢牢抓住这朵花。

    “没错,就应该是你。”军官小声自语,“谁让你吞下内丹,这就叫自作自受。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