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不说话的首座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不说话的首座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温暖潮湿的海风从圣符皇朝东南的浮海城登陆,挟带着棋山诸岛的盐分与腥味,冲过南北江之间的狭长地带,一头扎进无边无际的庄稼地,掠走大量的草木香气,行至庞山就变得步履蹒跚了,像辨不清方向的醉鬼,在层峦叠嶂之中盘旋,等它终于穿过山北的茂密森林时,已经失去了最初的锐志,甫一交锋,就败在群妖之地的冰天雪地面前。

    左流英站在庞山老祖峰的边缘,缓缓吸进一点空气,从中分辨出五十三种气味,里面包括南江北岸某座小镇特有的糯米糕清香,那是他三十六年前去过的地方,至今历历在目。

    对他来说,三十六年的记忆实在太短暂了,恍如昨日,稍微努力一下,他甚至能想起自己在母亲腹内的胎动,那是一个逼仄狭小的寄居之所,可是在当时,他宁愿永久待在里面不出来。

    左流英记得自己经历过的每一件事,他还没出生就已经与众不同——胎生道骨,他的父母曾经为此惊慌失措,遍请九大道统的数十位尊长,每个人的结论都一样:这是一位天生奇才,在母亲胎中就能修炼道术。

    因此,左流英出生时没有像普通孩子那样大哭大叫,而是结跏趺坐,左手按着左边的鼻孔,右手捏剑诀指天,一脸严肃地看着喜极而泣的父母,他直接度过了开七窍、通天关的初阶,甚至完成了吸气之法,达到了餐霞境界。

    天才的修炼之途一帆风顺,若干年后,他成为庞山十大首座之一,掌管禁秘科,带领弟子们探索道术最玄奥最广阔的未知领域。

    “首座,该动身了,宗师已经到物祖堂了。”一名女侍上前说道。

    左流英转过身,由两名女侍带路,绕过一株高可入云的槐树,走过全由碧玉雕成的爆翠桥,拐了几道弯,下了数十级台阶,来到了庞山宗师与首座们议事之所——物祖堂。

    一头年纪尚幼的麒麟跌跌撞撞地跑来,没有站稳,一下子坐在左流英的脚背上。

    一名女侍转身要将小兽移开,左流英摇摇头,站在原地。

    幼小的麒麟还没有长齐鳞片,头上的角只是两块小小的突起,摸上去还很软,肚皮像风箱一样起起落落,它昂起头呃呃叫了两声,努力了五次,终于重新站起身,继续跌跌撞撞地向庭院另一头跑去。

    左流英喜爱奇珍异兽,愿意为它们耽搁一点时间,正如他厌恶喧嚣的凡人,不愿意与他们打交道。

    他只有过少数几次下山经历,期间固然留下小镇糯米糕那样的美好记忆,更多的却是无尽的嘈杂与争吵,这几乎成为他的梦魇,多年过去,仍需要他耗费少部分定力加以遏制。

    因此,他对今天的首座议题感到多余。

    一群边疆小镇的孩子,因为魔种入侵而莫名其妙地产生了道根,应该如何处置他们?当然是赶尽杀绝,而且越快越好。

    左流英不明白宗师为什么要犹豫,事情明摆着,这是魔种布下的阴谋,那群孩子早晚会入魔成为道统的敌人,如果是他,早在小镇上就会动手。

    但他不会去小镇,左流英记得清清楚楚,三十六年前他立下誓言,只要庞山还在,他就绝不会再下山一步。

    左流英对宗师宁七卫的不满又增长了一分。

    小镇上的少年,左流英的脑子里立刻出现一群面色肮脏、衣裳破烂、怪叫连连的野孩子形象,这是他对凡俗世界最厌恶的一部分,仅次于那些涂脂抹粉的可怕女人。

    他的两名女侍全穿着素色长裙,头上插着一根朴素的玉簪,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装饰。

    左流英是最后一个来到物祖堂的,这是他的特权,庞山宗师和各科首座无一不是他的晚辈,他可以偶尔显现一下傲慢,并用这种方式不出声地表达观点。

    禁秘科首座的蒲团位于宗师右手第一位,左流英坐在上面,两名女侍立于身后,他也是唯一带着侍者进入物祖堂的人,直到这时,他才正眼观瞧今天的小客人。

    十二岁的少年,肤色微黑,戴着一顶可笑的草帽,身上还残留着森林里草木与泥土混合而成的气息以及死亡不久的妖物腥臭。

    跟所有不懂规矩与礼貌的野孩子一样,少年笔直地站在那里,好像无所畏惧,其实心里充满恐惧,但这个少年还是有一点与众不同的,他刚刚经历过许多事情,居然没有戚戚哀哀,眼神反而显出倔强,不肯向任何一道目光屈服。

    左流英只看了一眼就确定这是一名爱惹麻烦的凡人少年。

    宗师是道统的领袖,自然要第一个说话,宁七卫站起身,首先向十位首座点头致意,“我想诸位首座都已经听说事情经过了,我只做简单介绍。三十四天前,本山五行法师李越池在庞山北麓发现一只被魔种侵袭的蛇妖,于是一路追踪,五天前到达东南千里的野林镇。与此同时,十五天前,古魔荒原突然出现一大批魔种,分为七路逃蹿,其中一路直奔庞山。”

    宁七卫停顿片刻,“魔种百年一次动荡,这回提前了几年,倒也不算大事,九大道统与圣符皇朝齐心协力,已经基本将各路魔种斩杀殆尽,可是在野林镇发生了一点意外。首先是五行法师李越池不幸遇难,他一时大意,以为蛇妖体内仅有一只魔种……”

    “所以他死得其所。”禁秘科首座左流英身后的一名女侍突然插了一句。

    除了外来的少年,没人觉得这是无礼的行为,尤其是宗师宁七卫,反而向左流英点下头,表示同意他身后女侍的看法,“学艺不精,五行法师的确不应该在这种事情上大意。”

    小秋愤怒地瞪着那名插口的女侍,有心为李越池辩解,可是在上山之前他得到过明确的提醒,在宗师和首座们面前不得随意开口,所以他强行忍住了。

    “李越池自杀以抗拒魔种的侵袭,在非常情况下,他将内丹交给一个孩子,委托其转交给我。”

    宁七卫低头看着小秋,他的解释与其说是给十位首座听的,不如说是讲给这名野林镇少年,“魔种遗害无穷,碰到者短则喘息之间,长则数十年之后,大都会入魔受控,李越池不想在这种事情上冒险,这是身为五行法师必有的准备。”

    “嗯。”小秋含糊地应了一声,他可不想随便回话,然后一不小心被说服自杀。

    宁七卫抬起头,“李越池不知道大批魔种正杀向野林镇,所以想不到有一只魔王盯上了他的内丹,魔王吸取妖力化做蓝花,进入此子体内,一共感染了九个人。”

    “我听说魔王出现在一名乱荆山弟子的住处。”还是那名女侍,她好像恃主而骄,毫不在乎宗师的权威。

    “风如晦,魔王守在她的住处附近,拦截这些少年。”宁七卫知道自己迟早要过这一关,因此说出这个名字时不动声色。

    首座们交头结耳,最后还是左流英的女侍开口,“希望宗师做出决定时没有受到风如晦的影响。”

    小秋更加厌恶那名女侍了,虽然宁七卫总想让染魔少年一死了之,但他毕竟没有动手,还带他们来到庞山,而且小秋尊敬风婆婆,第一次听说她叫风如晦,不喜欢女侍的讥讽态度。

    宁七卫没有让小秋失望,他是庞山宗师,道统之主,位居首座之上,“这不是咱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他说,严厉地盯着左流英,提醒他今天的态度有点过分。

    没有首座敢于真的质问宗师,女侍更不敢,她低下头想了一会,说:“没错,咱们今天要讨论的是他,一个被魔王侵袭过的普通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庞山老祖峰上,而不是像李越池一样灰飞烟灭、化为无形?”

    小秋险些没忍住要向那名无礼的女侍发问,可是宁七卫走过来,挡在了他身前,“凡被魔种侵袭者,非死即变,更可怕的是后者,李越池不想变化为妖,所以宁愿自尽,可这个孩子,还有其他八个孩子很不一样,魔王没在他们体内留下任何痕迹,反而催生了道骨。”

    “所有人?”一名首座惊问。

    “九个孩子,八男一女,全都有了道根。就在前一刻他们还是普通的孩子,转眼之间,他们就与众不同了,这种事情——据我所知从来没有发生过。”

    首座们再次交头接耳,看向小秋的目光中明显了多了一些好奇,两名首座甚至站起身走到小秋面前,伸手捏来捏去,好像他是刚送来的异兽,“果然有道根,而且产生不久,他的身体正在发生变化。”说话的首座连连摇头,对于道行深厚的人来说,这就算最兴奋的表示了。

    小秋对自己身体的变化一无所觉,但是他能听出这变化是一件大好事,所以露出高兴的微笑,他可不会隐藏心里的情绪。

    “九个人!”又有一名首座站起身,“一个小镇上就有九个人产生道根,比某些诸侯国都城选送来的道徒还要多,这简直是奇迹,其他道统知道这件事吗?”

    “当时没有其他道统的人在场。”宁七卫说,知道自己已经掌握住局势,“但是一名龙宾会的符箓师发现了真相,而且有抢夺之意,我必须将九个孩子马上带回庞山。”

    各首座互视一眼,陆续点头,表示同意宗师的选择,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名女侍又开口了,“这很可能也是‘魔变’的一种,魔王擅使阴谋诡计,它或许是要用这种手段在九大道统安插内奸,很遗憾,中计的是庞山。”

    “可他体内没有魔种,就算是魔王也没有这种本事,能将魔种隐藏得毫无痕迹。”一名首座说,他已经坚定地站在了宗师一边。

    “我们不是内奸!”小秋也忍不住了,从宁七卫身后探出对,怒气冲冲地盯着那名女侍,“我都不认识你,你干嘛总说我们坏话?”

    女侍受到质问,变得茫然失措,张口结舌,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你可以下山了。”宁七卫没有站在小秋一边,冷淡地发出命令。

    小秋转身就向外走,他真不明白把自己叫上山又不让自己说话,到底有什么用意。

    宗师和首座们却一清二楚:物祖堂里布满了各种各样的法器,明白无误地表明,这个被魔王直接侵袭过的孩子,体内的确没有魔种。

    这是一切事情的前提,哪怕只有一丁点的魔种痕迹,天才也不值得保留。

    下山路上,小秋仍然气愤难平,问送行的小道士:“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什么女人?哦,你是说禁秘首座的侍者?”

    “是吧,她站在一个白脸小子身后,对宗师说话都不客气,好像非要立刻杀死我们才高兴。”

    “哈。”小道士神色怪异,低声说:“‘白脸小子’就是禁秘首座。”

    “那么年轻?”小秋清楚记得那个人面相俊美,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

    “首座左流英可是庞山千年难遇的天才,胎生道根,今年至少已经三四百岁啦,还年轻?”

    “可他就让侍者随便说话?”

    “天才总要付出代价。”小道士回头望了一眼才肯继续传播轶事,“禁秘首座是个哑巴,只能通过侍者向别人说话。”

    小秋长长地哦了一声,怪不得女侍当时神情尴尬,原来他的怒气发错了对象。

    小道士的声音压得更低了,郑重地提醒道:“你们可倒霉了,禁秘首座是庞山最警惕魔种的人,被他盯上……你们今后要小心了。”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