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胖婆婆的邀请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胖婆婆的邀请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书房里一片狼籍,少年们枕着书躺在地上,有人半睡半醒,有人随意聊天,只有芳芳捧着一本书看得入神。

    “禁秘科真可怕,打死我也不当左流英的徒弟。”沈昊翻身挪了挪头下的那摞书,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一点。

    没睡的少年们都嗯嗯地表示同意,对昨天的那个疯子,大家事后越想越怕,他们现在对禁秘科一点好感也没有了,只有小秋的看法不太一样,他也躺在地板上,随意地翻着一本书,拿倒了都不知道,“其实也没那么可怕,你们不觉得咱们……非常特殊吗?”

    “什么意思?除了镇子消失,咱们哪特殊了?”沈昊问。

    小秋腾地坐起来,将手中的书扔在地上,把迷迷糊糊的伙伴都给惊醒了,“咱们跟魔种搏斗过,不仅没事,还产生了道根,庞山宗师说了,这种情况从来没发生过,所以咱们就是很特殊,即使进了禁秘科也不会发疯,未来还会成为最厉害的庞山法师,动动手指头就能斩妖除魔。”

    沈昊傻笑几声,对小秋描述的前景很是向往,自从野林镇消失,缺少爹娘做后盾,沈昊的锐志也随之所剩无几,很少再跟小秋发生争吵,“小秋哥说得对,咱们都很特殊,没准未来会有人当上首座什么的,听说首座能活好几百年呢。”

    “那我也不想进禁秘科。”大良沈休明压低声音,好像他要说的是一件大秘密,“我跟张道士打听过了,在咱们庞山道统,最稳妥的修炼途径是进戒律科,虽然进展慢一点,可是入魔的危险特别低,百中无一。未来就算修道不成功,戒律科的前途也比较好,张道士就是戒律科的,整座馆舍都归他管。”

    “我更想进明镜科。”愣子慕飞黄擦掉嘴边的口水,他刚醒来,立刻加入谈话,“有本书上说,明镜科专门制作各类宝镜,除了供应本山弟子,还可以往外卖,你们知道吗?最普通的宝镜拿到城里也能卖上千两银子。”

    大良沈休明一下子来了兴致,将戒律科抛在脑后,“哪本书说的?”

    “《鉴照通录》,你连字都认不全,看不懂。”

    话是这么说,大良沈休明还是到处翻书查看,“小秋哥,你呢?喜欢禁秘科吗?”

    小秋站起身,拿起草帽扣在头上,“我不怕进禁秘科,可我肯定要进五行科,我要当斩妖除魔的法师,到时候把野林镇从魔种手里夺回来,如果……如果镇上的人都……那就为他们报仇!”

    “我也是!”二良沈休唯跳起来,站在小秋身边。

    一说到野林镇,伙伴们受到激励,都跑到小秋身边站立,一起昂首挺胸,好像对面就站着庞山宗师。

    窗边的芳芳扑哧一声笑了,“你们想得太早了,咱们先得去养神峰修炼,必须达到吸气境界才能分科学习道术,一般人得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而且到时候也是各科师尊选徒弟,不是弟子选某科。”

    “这么久?那时候咱们都成大人了。”沈昊惊讶地说,在少年眼里,五年就是极漫长的岁月。

    “五年之后小秋哥和芳芳都能成亲了。”二良沈休唯补充一句,将伙伴逗笑了,芳芳红了脸,小秋狠狠推了他一下。

    “芳芳,你在看什么书?都不教我们认字了。”沈昊问。

    “《消魔智慧玉清大道九真百论》,昨天那个禁秘弟子拿着它时多看了几眼,所以……”

    “这么长的名字?”大良沈休明只注意到这一点。

    “疯子喜欢的书你也看?”沈昊很替她担忧。

    芳芳点点头,被一群少年注视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用书本挡住嘴巴说话,“这本书里有许多关于魔种的记载,野林镇其实不是第一个消失的小镇。”

    少年们全部围过来,芳芳稍显慌乱,低头把书往前翻了几页,“瞧,里面说魔种被封禁在太初虚空之地,它们一直想创造一条通道重返人间,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派出一小批魔种千方百计挤入凡世,寻找合适的地方试图开辟足够大的缺口,而被它们选中的地方,往往就会连人带物全部消失,迄今为止,这种事情发了至少有百十余起。”

    “不是有九大道统和龙宾会吗?怎么能让魔种做出这种事?”沈昊有些愤慨,因为他觉得野林镇的消失对自己的影响比对别人更大一些,所以他更有资格指责某些人保护不利。

    “这里没说,可能别的书里有记载,我再找找。”

    整个上午,魔种都是少年们争论不休的话题,直到午饭时张灵生宣布一件事,才将他们的心事转过来,“明天开始,你们都要早起跟我学锻骨拳。”

    “我们可以开始修炼了?”小秋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他早已厌倦馆舍里的生活,每天无所事事,还得硬着头皮学习写字。

    “哪有这么早,锻骨拳是为修炼道术做准备。”见少年们不是特别理解,张灵生清清嗓子,换上庄重的语气说:“道术好比江河之水,道士的身体好比容器,水就摆在那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能装下多少取决于容器的大小,所以修道之前必先炼体。”

    这么一说少年们有点明白了。

    “锻骨拳就是炼体的初级法门。”想到自己每天早晨练的都是初级法门,张灵生急忙解释道:“初级是初级,但是想学精可不容易,而且炼体永无止境,许多餐霞境界的道士每天也要练一遍呢。”

    少年们根本没想那么多,小秋甚至建议马上开始学拳,张灵生摇头,“别着急,一切按规矩来,明天凌晨,谁也别睡懒觉,现在都去吃饭。”

    馆舍的伙食是由村里提供的,每天三次,由三名老妇准时送来,荤少素多,小秋和沈家哥俩觉得味道极好,每次都吃得风卷残云一般,沈昊却一边吃一边回忆从前在家里的大鱼大肉。

    饭厅位于前院,是馆舍里面积最大的一间屋子,能摆下二十张方桌,足够坐下百余名食客,眼下只有野林镇的九个孩子,他们不愿分开,挤在一张桌子吃饭,

    今天中午的饭菜有点不同,九碗白白的米饭上面各横着一大块油光光的鱼肉,往常他们只在青菜里见过少量的肉。

    “这是什么日子?”沈昊看着那块鱼肉,搁在从前,他会埋怨做得太腻,现在却恨不得一口吞下,就在他犹豫的当,二良沈休唯已经咬下一多半,正开心地大嚼。

    张灵生从来不与少年们一块吃饭,也极少进饭厅,因此少年们的疑惑只能问向那三名送饭的老妇。

    两名老妇不吱声,一名矮矮胖胖的老妇笑眯眯地说:“我昨天弄到两条鱼,给你们补补身体,还是孩子,应该多吃点好的。”

    少年们纷纷说出感谢的话,谁也没太在意,二良沈休唯三两口吃光自己碗里的鱼肉,觉得米饭和青菜平淡无味,瞧向哥哥的碗,大良沈休明急忙伸手挡住,他只好另寻目标,目光最后落在芳芳碗里。

    “芳芳,你不爱吃鱼肉吗?”

    芳芳碗里的鱼肉一筷未动,她已经抬头看了小秋好几次,却一直没得到回应。小秋只顾埋头吃饭,这时说:“芳芳你要看住了,二良,不对,沈休唯能把你的碗一口吞下去。”

    伙伴们都笑了,芳芳将碗推向沈休唯,“给你吧。”左手掩着嘴,这几乎成为她的习惯动作,绝不让任何人看到她缺了两颗牙齿。二良沈休唯飞快地伸出筷子夹来鱼肉,咬了一口才说谢谢。

    少年们吃饭很快,两名老妇收拾碗筷离开,那名矮胖老妇却没有走,站在门口,脸上仍然笑眯眯的,跟所有村民一样,她对庞山弟子充满敬意,只是多了一份欲言又止的神情。

    “老婆婆,你还有事吗?”芳芳第一个注意到老妇的反常,走过去问道。

    “没、没事,我做的鱼还好吃吧?”

    芳芳一口没吃,二良沈休唯大声说:“好吃,我能吃下一整条。”

    少年们纷纷往外走,矮胖老妇显得有点着急,双手绞来绞去,却不敢开口,小秋也瞧出来了,于是拦住伙伴们,对她说:“老婆婆,你有话要说吧?尽管开口就是,我们不能白吃你的鱼。”

    老妇一个劲儿地躬身感谢,好一会才说:“你们喜欢吃,我以后再做,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请你们去一趟我家。”

    “这怎么好意思,你把好吃的拿过来就行了。”二良好沈休唯没明白老妇的意思,还以为她在请大家去吃饭。小秋把他推开,“老婆婆,你家里有重活需要我们帮忙吗?”

    老妇眼角噙泪,脸上却还是笑眯眯的,“没有重活,是我儿子梅传安,昨天和你们说过话之后,他非常高兴,总跟我说遇见了同道中人,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抽空去看看他,一眼也行。”

    少年们不吱声了,自从知道梅传安因入魔而疯,他们都想躲得远远的,就连贪吃的二良沈休唯也不愿冒险。

    老妇哀求道:“一次也行,我儿……我儿活不了多久了。”

    “我去。”小秋觉得自己必须说出这两个字,别的少年却都松了口气,二良沈唯休也想开口,被他哥哥拉住了。

    老妇千恩万谢,小秋反倒不好意思起来,“明天傍晚我去吧,你家在哪?”

    “村南头左手第三家,我会在大门口等你,你不用吃饭,我给你做好吃的……”老妇这才告辞,每走出几步就回头向小秋微笑。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