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香炉传音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香炉传音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小秋是在被送出老祖峰台院的途中想明白真相的。

    当着宗师宁七卫和首座左流英的面,小秋念出的咒语的确产生了效果,令空气微震,让火球爆裂,然后左流英立刻将他完全掌控,获悉他内心的全部记忆与想法。

    小秋不喜欢这样的经历,等到小道士过后向他解释控心术之后,他更不喜欢了。

    “其实这算不上多厉害的法术,达到餐霞境界的道士大部分都能学会,与此同时,只要你能凝结成丹,自然会对控心术一类的法术产生抗拒。防御总是比进攻要容易些,所以控心术的使用要求相当的实力差距,对大多数道士来说,实在没多大用处,也就能欺负一下你这种水平的小孩子。”

    小秋开始回忆昏睡之前的事情,他在物祖堂念出咒语,当时的感觉很明显,随着错或落弱莫五个字吐出,一阵麻酥酥的感觉从心口生发,瞬间传到指尖,然后火球被定住了,他甚至能感觉到火球若有若无的重量。

    再往前回想,他在馆舍庭院里被辛幼陶逼到绝境时,虽然也念出了咒语,但是没有产生任何类似的奇异感觉。

    反复回想,小秋终于确定,刚刚在物祖堂里,是他第一次念咒生效,辛幼陶的火球爆炸与他无关。

    如果不是他,那只能是芳芳了。

    小秋的心提了起来,他刚醒来的时候,隐约听到宗师与首座在争论一个词,当时他的脑子还没有完全清醒,没听懂几句,但能听到与咒语有关。

    “念心是什么东西?”

    “原来你用的是念心之咒,怪不得。”小道士恍然,看到小秋神色有异,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初三祖创建道统的时候发明了若干法术,各种类型都有,后来在实践中发现五行类的法术最好用,于是五行渐渐独大,其它类型不是失传就是埋没在故纸堆里无人修炼。念心是其中一类,比较特别的一类,只要有道根,无需内丹就能诵咒施法,可惜威力不大,所以从来都没有兴盛过,现在五行大兴,更是没人修炼啦。”

    说到这,小道士望向镜湖村的方向,惋惜地叹气,“梅传安入魔之前一直在苦心钻研无人问津的废旧古术,希望能变废为宝,从中挖掘出另一条能与五行法术比肩的脉络出来。唉,可惜这样一位天才道士了,付出这么大代价,却只是……首座有说这条咒语是新的吗?”

    小秋摇摇头,他记得很清楚,“首座说这是一条九祖时期就有的小法术,习之无益,让我以后不要再在上面花费时间,以免耽搁正经修炼。”

    小道士又发出一声叹息,越发替梅传安感到不值,“首座说得没错,你还是把它忘掉吧。念心之术被道士遗忘还有一个原因:魔念常常由心而生,念心之术正好处在道魔边缘,威力不大却极易入魔,的确习之无益。”

    宗师宁七卫也是这么说的,小秋点头,十分感谢这位小道士,感到他说话的语气有点老气横秋,忍不住问:“你有多大了?禁秘首座看上去十七八岁,实际上好几百岁,你呢?”

    小道士的笑容跟普通孩子一样,“老祖峰上你看不透的事情多得很,等你起码开窍通关之后再来问吧。”

    ……

    小秋将山上的事情都讲给芳芳,“对了,小道士告诉我,辛幼陶根本没有内丹,他用的是藏身符箓,就贴在腰上,右手伸出来的时候左手暗中祭符。他的火球术也很低级,只是看着吓人而已,就算烧在身上也不会产生太大损伤。”

    “原来是这样,当时看上去可挺吓人的。”芳芳歪着头,思考“藏身符箓”几个字。

    “你还没告诉我,那到底是不是你施放的咒语?”

    “我在心里默念了一句。”芳芳的神情有些茫然,当时她奋不顾身地扑上去,全部注意力都在小秋身上,有点记不清当时的感觉了,“之前我就有过那种……从心里传到指尖的麻酥感觉,也见到过眼前仿佛有什么透明的东西在晃,没想到它能定住火球。”

    芳芳露出歉意,早知道是自己诵咒生效,她不会让小秋承担责任。

    小秋笑了一下,他当然不会埋怨芳芳,心里只有感激,“以后别再用它了。”

    “嗯。”

    小秋站起身,想了想又坐下,“我有种感觉……梅传安把咒语说给我们这件事并不简单。”

    “你想到什么了?”

    “左流英总想证明咱们体内还有魔种留存,梅传安从前偏偏是他的徒弟,莫名其妙地来到馆舍,又莫名其妙地在临死之前说出一句咒语,而梅婆婆照顾他十年都从来没听到过,这里面有点问题。”

    小秋不是第一次怀疑左流英了,所以芳芳并没有意外,合起书本思考了一会,“只要以后不再用这条咒语,应该就没事了吧?”

    两个十来岁的少年男女,当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应对老祖峰上的首座,小秋说:“没错,咱们再也不用这条咒语,让左流英干着急去吧。对了,我在山看到一只麒麟幼崽……”芳芳立刻产生了兴趣。

    在馆舍前院的另一处房间里,王子辛幼陶独自躺在炕上,蜷缩成一团,因为今天的这场惨败而瑟瑟发抖。

    计划本来执行得顺顺当当,辛幼陶轻易赢得绝大多数孩子的追随,迫使了解他底细的野林镇少年发生分裂,可就在他试图啃下最后一块硬骨头时,他被噎住了,结果一败涂地,将到手的胜利拱手相让。

    野林镇的少年重新团结,别的孩子全忘了王子的好处,反而用猜疑的目光看着他,那两名最得宠幸的亲信,也只在他的房间里待了一小会就匆匆告辞。

    独居一室原本是王子的特权,现在却成为孤独无助的象征。

    还有老祖峰上不公平的高层们,慕行秋施展古怪的法术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而他只是偷偷地用了一道小小的符箓,就遭到狠狠的训斥,他带来的所有符箓都被没收了,严厉的执法师甚至当着他的面将其全部销毁。

    身为西介国王子,辛幼陶可以没有盔甲,可以没有朋友,但不能没有符箓,他蜷在炕上,忘了自己有多么怀念松软的床铺,感到全身光溜溜的,羞于见人,同时侧耳倾听,害怕沈昊和小秋会突然冲进来对他进行报复。

    晚饭时间到了,辛幼陶没有去饭厅,这里的饮食寡淡无味,他本来就不爱吃,今天更是没有胃口。

    夜色渐渐笼罩整个镜湖村时,王子辛幼陶重新振作起来。

    “得从小事做起,连一群孩子都征服不了,以后还怎么做大事?”他伸展四肢,以最坚定的语气小声自语,好像对面躺着他最亲密无间的朋友,“游戏就是战争,我比他们看得都远,这是我的优势,他们还是小孩子,可我不是,我不当小孩子,再也不。”

    他跳下炕,穿上皮靴走到门口,透过门缝向外张望,夜色已深,大部分孩子回房休息,只有少数人还留在外面,或是聊天或是练拳,时不时发出阵阵笑声,辛幼陶咬着嘴唇,他既然不将自己当成小孩子,自然也不想羡慕小孩子之间的友谊。

    “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分崩离析,不是形同陌路,就是互相争得你死我活。”辛幼陶低声发出预言,对屋外的友爱景象嗤之以鼻。

    外面的孩子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野林镇的三名少年,慕行秋、沈昊、二良沈休唯,他们还在孜孜不倦地练拳,已经不知道是第几遍了。

    “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辛幼陶没注意到他已经盯得太久,低声自语,“一套锻骨拳也练得这么起劲儿。”

    终于,连这三个人也回屋休息,子夜将至,馆舍里寂静无声,连虫鸣都听不到。

    辛幼陶睡不着,坐在炕沿上发呆,突然听到外面又有开门的声音,于是悄声跑到门口再次向外窥望。

    张灵生从房间走出来,鬼鬼祟祟地向正房与东厢房之间的练武场走去,白天从养神峰回来之后他就一直躲在屋里不见人,也没来看望王子,显然是受到了都教们的斥责。

    辛幼陶脸上露出鄙夷之色,他从一开始就瞧不起这个张道士,现在更觉得此人一无是处。

    张灵生来到树下的石凳前,双膝跪地,先是将一只比巴掌稍大的小炉放在凳上,然后在上面插上一柱香点燃。

    香烟笔直上行,在夜色中若隐若现,张灵生等了一会,像是在倾听什么,然后开口说话,声音很低,语气却极为恭谨,“是弟子的错,我的手段太软,没能将他们的魔种逼出来,我无能,明天养神峰会派来都教……我会再想办法,这次不会再心慈手软了。嗯……嗯……我只有一个愿望,就一个,助我凝丹,我的要求不高,只要达到吸气境界就好。”

    张灵生向香炉叩首,刚要将东西收起来,又改变了主意,起身向墙角望了一眼,径直离去。

    张灵生一进屋,辛幼陶就从墙角阴影里走出来,慢慢走到香炉面前,满怀好奇地盯着那股冉冉上升的烟气,隐约猜到这是与老祖峰通话的手段。

    一个声音在辛幼陶脑子里响起,“你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你希望在庞山一步登天,然后返回西介城争得属于自己的那份家族荣耀。”

    “我是。”辛幼陶开口道,对此不再有意外的感觉。

    “你已经下定决心要不择手段。”

    “不择手段。”

    “你不在乎别人的生死,只想达成自己的目的。”

    “不在乎。”

    “去吧,让魔种露出真面目,逼它现身,实在不行——就帮它现身。”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