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眼中的云雾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眼中的云雾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孟元侯的训徒方式在庞山内部颇受争议,但他数年来力排众议,一直坚持自己的理念,只是向宗师和首座们给出过保证:绝不会死人,道根是罕见的,他会小心呵护,防止意外发生。

    他六年前成为都教,在养神峰上的确没出现过意外,没想到第一次下山提前在馆舍里训练新弟子,他的保证就被打破了。

    孟元侯的监视不能说不严密,反应不能说不快速,他已经是餐霞境界的道士,一群道根初燃的孩子对他来说就跟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缓慢软弱,只有申庚是个例外。

    申庚的棍棒刚一变色,孟元侯就已转身出手,绝大多数观众甚至还没注意到情况有变,他已经将申庚推得连退数步,可还是晚了。

    申庚的棍棒在沈休唯胸前轻轻一击,就一下,如蜻蜓点水般的一下。

    沈休唯身子微微一震,双手仍举着棍棒,疑惑地低头看了一眼,扑通倒在地上。

    事情发生得太快,比武又进行了一会众人才反应过来,几名女弟子失声尖叫,更多的弟子则面露惊慌,对这样的意外毫无准备。

    “张灵生,这里交给你。”孟元侯抱起沈休唯,同时给出指示,然后望向申庚。

    申庚站在七八步之外,左手按在被推的地方,右手握着深黄色的棍棒,满脸的不服气与压抑的愤怒,好像受到极大委屈与不公正对待的孩子,他的确是一个孩子,但却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不是那种可以被都教随便推开的孩子。

    “我弟弟怎么了?”大良沈休明冲向场内,一个趔趄,差点撞在都教身上。

    “我送他上山。”孟元侯说话的时候,已经收回目光腾空而起,向东北方的老祖峰快速飞去。

    大良沈休明失魂落魄地向四周望了一遍,好像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忽然问:“馆舍里不是有疗伤药吗?干嘛要去山上?小秋哥,都教为什么要带走二良。”

    庭院里一片寂静。

    小秋专心比武,没看见当时的情景,但他知道二良身上发生了严重的不幸,他无法回答大良的疑惑,提着棍子走向申庚,半路上被张灵生拦住。

    “会回房去。”张灵生威严地发出命令,可是没有人动,所有孩子都留在原地,他们似乎也挨了一棍,呆呆地不知所措。

    “你对二良做了什么?”小秋隔着张灵生向申庚发问,他很奇怪,自己的声音为什么还能如此镇定。

    “我说了,回房去,都教自会妥善解决这件事情。”张灵生抬高声音,一部分孩子终于听话地转身,可是申庚一开口,他们马上又停住了脚步。

    申庚的声音跟平时毫无两样,连语气都没有变化,“庞山道统不需要无用之人,更不需要身怀魔种的奸细,除掉一个就免去一个麻烦。”

    这是申庚第一次表明他对魔种的看法,大多数人的感受是意外与惊愕,他刚到馆舍的时候还拉拢过三名野林镇的孩子,那时可没有露出过一点敌意。

    张灵生尤其意外,转身看着申庚,惊讶得久久闭不上嘴,竟然没有注意到身边有人走过去。

    两个人面对面,小秋平静地问:“你杀死了二良?”

    申庚的回答同样平静,“他要是还能活下来,我会很意外。”

    附近突然响起哭声,小青桃靠在芳芳的肩上哇哇大哭,平时在众人面前说话总要压低声音的她,这时哭得无拘无束。

    大良沈休明眉头皱得更紧,仿佛才回过神来,轻声说:“杀死?杀死?这不可能!咱们谁也没能力打死人!再说孟都教也不会让二良死,还有宗师和首座们!”他猛地转向张灵生,“是不是?”

    “当然,当然,馆舍里从来就没死过人。你们两个不许动手。”张灵生安慰道。

    在场的孩子紧张地在慕行秋和申庚之间扫视,没几个人认为张道士的警告会对场中的两人起作用,芳芳抱着仍在哭泣的小青桃,紧咬嘴唇。

    申庚发出一声短促的冷笑,“慕行秋,洞开耳窍让你觉得自己非常厉害吧?”

    小秋一愣,他洞开耳窍的事情从未对任何人透露过,申庚怎么会知道?

    “别瞎说。”张灵生恼怒地反驳,“他还没开始修炼呢,怎么可能开窍?”

    申庚的面孔明明与十来岁孩子无异,神情却是大人般的冷漠无情,他不理睬张灵生,继续对小秋说:“你竟然还偷听我,难道没人告诉你,绝不要对比你更强的人施用法术?”

    小秋开窍的第一个晚上孟元侯就警告过他,在庞山偷听别人谈话是会被发现的,超常的听力也是法术的一种,对拥有者来说这种能力极为隐蔽,可是在更强的道士眼里,一切低级法术皆有迹可寻。

    “你已经洞开七窍了?”小秋想起关于申庚的许多传言,又看到张灵生望向申庚的忌惮眼神,他马上意识到自己低估了申庚,“你已经豁通三田。”

    豁通三田是比洞开七窍更高一层的境界,圆满之后就可以凝气成丹,张灵生学道多年尚且没有走到这一步,十来岁的申庚却达到了。

    “当然。”申庚的目光转到小秋的棍棒上,发现它也变成了深黄色,“难道你以为我会和你在同一个境界内?”

    申庚平静的声音里多了一丝讥讽,在这个院子里,他是独一无二的强者,他肯站在这里回答提问,已经是莫大的让步,“我给过你一次机会,让你当我的朋友,可惜你自甘堕落,宁愿与非妖为伍,我想那是因为魔种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除,所以你害怕与真正的道士相处。我又给了你一次机会,让你当我的对手,可你竟然让你的跟班向我挑战,用这方式羞辱我,或者,你害怕到不敢与我对阵吗?”

    庭院里一片安静。

    小青桃止住哭泣,大良沈休明呆若木鸡。张灵生焦急地望向东北方的老祖峰,宗师与首座们这时候应该派人过来才对。

    小秋从小就遇到过许多挑战,未来还会有更多,但是只有这一次让他终生铭记,他会记得对面这个比自己矮了半头的男孩,用一种蔑视到骨子里的腔调说话,好像站在华车之上的老爷;他会记得周围悄然无声,许许多多的孩子只是围观,与周围死板的房屋融为一体;他会记得自己的心脏平稳有力,仇恨却像酷夏的野火,横扫成片的草木,所过之处全为焦黑。

    场中的气氛开始变化,张灵生下意识地后退一步,“你们……”

    两根深黄色的棍棒就在张灵生眼前相撞,发出的刺耳声音几乎冲破他的耳膜,然后几十块碎片飞来,他赶紧躲避。

    是小秋的棍棒爆裂了,手里只剩下短短一截。

    申庚的棍子完好,但他并未满意,也没有急于进攻,单手将棍棒转了一圈,然后慢慢迈出一步,棍棒的颜色却降到了绿色,对小秋没有必要使出太多力量。

    几个野林镇的孩子惊恐地让小秋赶紧跑,张灵生气急败坏地大喊:“停下,不许动手!”

    这些声音对申庚没有影响,对小秋也没有,他扔掉手中的棍棒,伸出右臂,手掌朝向申庚,冷静地诵出五个字,“错或落弱莫。”

    “错或落弱莫。”另一个声音与他同时念出了咒语——芳芳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边,姿势与他一模一样,声音平淡。

    近一百四十名庞山道统新弟子,第一次听到疯子梅传安留下的来的念心之咒,无不为之一震,有人脸色苍白,有人捂住耳朵,个别人甚至紧张地四处张望,以为妖魔会随着这一声咒语凭空出现。

    申庚嘴角微扬,露出一丝微笑,他看到两尺以外的一小块空气接连发生两次颤动,作为豁通三田的人,他看得比一般人要清楚得多,“就这样?”他说,举起棍棒刺进那块空气,想要证实这道咒语的虚假与无力。

    嘭!

    棍棒的另一端好像被两只看不见的强壮巨手紧紧握住,以极快的速度扭转,申庚初时还要硬抗,只坚持了一次呼吸的时间,整个人猛地被甩起,在空中转了两圈,重重地跌在地上,棍棒转眼化为粉末。

    庭院再一次被寂静占据,以至于村外一名农夫的唱歌声每个字都清晰得如在耳边。

    小秋迈步走到申庚身边,低头看着那张精致美丽的脸,即使遭受到意外的打击,它也没有露出惊慌之色。

    小秋向那双眼睛的深处望去,希望从中找到理由,一切事情都应该有个理由,申庚所谓“来真的”竟然是心怀杀机,二良沈休唯羡慕甚至崇拜这个孩子,即使离开了那一桌,也从来没有说过他一句不好听的话,可申庚还是痛下杀手。

    这里面一定得有个理由。

    可那双眼睛里充满了难以穿透的云雾,小秋找不到理由,找不到动机,一切的一切,好像只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游戏,孩子的游戏。

    小秋明白了,这的确是一场游戏,申庚也的确是一个孩子,他有着同龄孩子的幼稚,更有着同龄孩子的残忍,唯一不同的是,他选择人类当作游戏的对象:他杀死二良,就像是玩兴正浓的孩子杀死一只偶然路过的甲虫。

    小秋骑在申庚身上,抡起拳头,对着那两只忧郁而美丽的眼睛轮流打下去,他要粉碎那里面的云雾,他要看看,在云雾的背后是否还存在着一丝怜悯与同情,他狠狠地打下去,将那两只眼睛当成他的玩具他的甲虫。

    人群尖叫,小秋充耳不闻,洞开的耳窍此时毫无用处,无数双手臂接二连三地过来拉扯,小秋的拳头完全不受影响,他正以老祖峰上托举巨石的力量击打目标,就算是张灵生也拉不住。

    血花飞溅,云雾散去,小秋看到那双眼睛里面什么也没有,一片空洞。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