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劫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劫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宽七八尺,高五六尺,深十余尺,这不像洞穴,更像是崖壁因风化而形成的一个大坑,凸凹不平,有些地方甚至耸立着一尺高的石笋。

    孟元侯将小秋放下,打量了几眼,“不错,看来你是第一个住进来的人。”

    “你能来看我吗?或者我去看你。”小秋对转身要走的孟元侯说。

    “思过者可没有随便拜访邻居的权力,我离你倒是不远,向上一千零七尺,相隔六十三座洞穴,就是我的新家。”孟元侯突然想起什么,伸出右手按在一块比较平整的洞壁上,略一用力,收回手掌,“思过也有一点好处,非常安静,正适于度劫,我给你留下一段心法,或许有帮助,不过在这里没有都教看护,你只能依赖自己了。如果可能,还是尽量拖延度劫的时刻,在养神峰你会更安全。”

    “是。”小秋感到一阵难舍,他崇敬的人命运都不好,李越池为了防止魔种侵袭而自杀,孟元侯则要因为别人的罪行而思过百年,“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那就不要感谢我,记住我是传授逆天之术的都教就行了。道火不熄,百年再见。”

    “道火不熄。”小秋说不出后四个字,一百年,难以想象的漫长啊。

    孟元侯腾空飞起,前往自己的思过洞穴。小秋站在洞口,探身向上望去,崖壁高不见顶,孟元侯已经消失在夜色中;向下俯视,深不见底;向远处遥望,夜雾中连绵的群山像一条爬伏的巨蛇向极远方延伸。

    小秋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只知道这是一片光秃秃的崖壁,连棵杂草都没有,上面布满大大小小的洞穴,被判思过五年的申庚应该也在某一处洞穴里。

    他就站在洞口,直到天边渐渐放出光明,云雾散去,山峦渐渐清晰,其中一座笔直的山峰看上去有点像是老祖峰,至于养神峰,他从来没去过,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他闭上双眼,在脑海中想象出一个与老祖峰台院差不多的地方,然后喃喃自语:“起床,穿衣,洗脸,应该还会练拳,吃早饭,集合,排队,拜祖师……”

    小秋只能想到这里,对于入门仪式他了解得太少。

    然后他睁开双眼,发现有一只鸟迎面向自己飞来,越来越近,居然没有躲避,眼看就要相撞才猛然止住,那竟然不是飞鸟,而是一盘米饭,没有筷子也没有配菜。

    小秋这才感觉到饿,从那场比武到现在已经过去近六七个时辰,他粒米没进,拿住盘子呆了呆,干脆用手抓起米饭往嘴里塞去,最后还将盘子添得干干净净,黑色的漆盘似乎不喜欢这样的举动,迫不及待地从小秋的手里挣脱,摇摇晃晃地飞走了。

    这点饭根本不够吃,小秋只能期待午饭和晚饭会丰盛一些,当夜色再度降临时他才明白,在这里一天只有一顿饭。

    整个白天,小秋都在做一件事,将洞穴里的石笋尽量去除,好给自己腾出一块躺卧的地方,肚子越饿,他做得越起劲儿,全凭双手将石块击碎,然后扔到洞外去,用这种方式他让自己疲惫不堪,忘了饥饿,也忘了心事。

    地面还是很硌人,小秋和衣躺下,刚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接连三天,生活一成不变,在这个悄无声息的枯寂洞穴里,每天吃一顿饭,空闲的时间里不是练拳就是平整地面,他看过孟元侯用手掌按过的地方,那里留下一只淡淡的手印,没有文字,也没有图形,小秋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还没到度劫的时候,心无疑惑,上面自然没有答案。

    第四天傍晚,小秋正盘腿坐在洞口遥望群山的时候,来了一位访客。

    访客从下方缓缓升起,当他整个显现的时候,小秋看到他脚下踩着一只碧绿色的玉如意,长三尺,宽三寸,勉强能容下两只脚,访客却站得很稳。

    竟是申己。

    他穿着略显宽大的蓝色道袍,头上梳起了高髻,插着一枚木簪,全然是一名标准小道士的打扮。

    两人对视了一会,小秋说:“让我猜猜,是你娘把你送上来的。”小秋对法器了解不多,可他觉得男道士大概不会用玉如意当法器。

    “我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申己打量小秋身后的洞穴,对小秋的猜测未置一词。

    “还好,我一个人住,比馆舍里挤四个人的房间还要宽敞些,就有一件事让我吃不香睡不好——我真想知道你哥哥是不是住在下面的某个洞穴里。”

    “怎么,你还想找他报仇?”申已的眉毛微微一扬,“在馆舍里你能打倒他全是意外,凭你自己,就算能爬过去也敌不过我哥哥的一根手指头。”

    小秋摇摇头,“我现在不想找申庚打架了,我就是想知道,每天我拉屎撒尿的时候,能不能顺风飞到他的洞里去?”

    申己的脸色变了,他是个俊秀文雅的道门子弟,从小生活在餐风饮露的道士中间,有些脏物即使用最隐讳的词汇说出来也显得粗俗,更何况如此直白?

    “母亲告诉我,要永远记得敌人的相貌,我来看一眼,这就够了,以后咱们在养神峰上见。”

    “好啊,你知道吗,你跟你哥哥长得很像,尤其是眼睛。”

    “嗯。”

    “等我以后揍你的时候,心里会非常高兴。”

    申己脸上浮现一丝鄙夷的微笑,“母亲还告诉我,敌人是促进修行的最佳助力,希望这一个月你能刻苦练功,不要被落下太远。”

    小秋盯着申己,轻轻摇头,“你母亲一定特别喜欢你哥哥,直到他被关起来,才将这些话告诉你。”

    申己没能控制住心中的愤怒,哼了一声,调头向下面飞去,脚下的玉如意甩出一段绿光。

    小秋心情愉悦,拉开架势准备再打一遍锻骨拳,突然听到申己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会打败你的,慕行秋,我会打得你没有还手之力,我要让母亲骄傲,让她知道我一点也不比哥哥差,甚至更强……”

    一直很严肃的申己居然也会说出如此孩子气的话,小秋感到好笑,转身准备出言讥讽,发现洞外根本没有人,他探身向下望去,只看到云雾迷漫。

    小秋一怔,随后更多陌生的声音涌入耳中,隐约的人语、山风撞击崖壁的轰响、某棵不知何处的老树最后几片枯叶的瑟缩、云雾吸取水气的滋滋响动,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庞杂。

    小秋退回洞内,知道雷劫就要到了,这种事情无法控制,说来就来,没有都教的守护,他只能独自应对。

    他凑近墙壁,借助最后一抹夕阳的残光,在孟元侯留下的手印上细细寻找,果如所料,有字迹渐渐显现:

    心为窍主,度劫唯有守心,来者自来,去者自去,不可示弱,不可强求。

    这就是一句模棱两可的废话嘛,要不是对孟元侯心存敬意,耳内轰鸣不止的小秋不会继续呆看那个手印,很快,文字发生了变化,这一次的语句不再含糊,而是一小段具体的运气方法。

    小秋立刻照做,先是盘腿坐下,闭上双眼,然后右手捂在心口,左手按住左鼻孔,缓慢地用一个鼻孔呼吸,每次吐气完成,上下牙齿都要轻轻叩击一次,双唇却不可张开。

    七次呼吸之后,左手捂心,右手按右鼻,如是循环不已。

    这是守心之法,并不能阻止或是减弱外界传来的声音,小秋耳内的不适越来越强烈,真正的雷劫到了,就连枯叶被寒风吹落的声音都如同耳边炸雷,绵延不绝,还在不停地增强。

    应该能挺下来,小秋刚产生这样的想法,传入耳中的声音有了一丝变化,有一个声音脱离杂音变得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孩子的声音,充满仇恨地喃喃自语,嘴里频繁蹦出“慕行秋”三个字,“……我要证明你有魔种,你们那一伙人都有魔种……庞山欠我一次道歉……宗师,你为什么如此袒护他们?难道你也入魔了吗?睁开你的眼睛!啊,我的眼睛,慕行秋,我要挖出你的眼睛……”

    是同样入洞思过的申庚,小秋怒火中烧,正要开口痛斥,另一个声音插入:“仇敌之声,扰人心神,你连如此简单的伎俩也抵挡不住吗?”

    孟元侯的棒喝让小秋一震,马上收起怒意,继续运行守心诀。

    申庚的诅咒不甘心地重新与杂音混融一体,不知过了多久,另一种声音清晰起来,那分明是庞山宗师与禁秘科首座在争论,一个认为应该对野林镇少年继续观察,另一个认为不可养虎为患,左流英的不能说话,由一名女子代言,语气却极为激烈。

    “虚幻之声,动人心意。”孟元侯的提醒如同游丝一般钻进小秋的脑子里,他再次醒悟,刚才申庚的声音还有可能是真实的,宗师与左流英却都是法力高强的道士,说话声绝不可能传到外人耳中。

    又过了一段时间,小秋听到了更加不可能的声音,那是二良沈休唯和秃子慕松玄,他们嘻嘻哈哈地聊天,互相嘲笑互相打闹,好像他们还活在野林镇。

    小秋明知这是假的,还是悲从中来,势头比申庚引发的怒意要强烈百倍。

    “亡者之声,令人心悲。”在一片雷鸣当中,孟元侯的声音轻如叹息。

    小秋坚持过来了,当父亲和弟弟以及野林镇左邻右舍的声音同时涌来的时候,他只是转了一个念头,就将它们从耳中消除。

    他睁开双眼,看到洞口边缘摆着三只饭团,整整三天,他安然度过了雷劫。

    然后他看到了外面的雪花,今年的第一场雪不期而至。

    庞山的雪花与众不同,片片大如圆盘,小秋惊异地发现它们的形态竟然比鲜花还要美丽,这是他从未注意到的,不仅如此,小秋还嗅到了雪花的味道,跟久旱之后的小雨有点类似,紧接着,小秋喉间涌动,不是想吃饭,而是有声音不由自主想要发出来。

    他扭头看向孟元侯留下的手印,那上面正闪烁着几行小字,在小秋看来,个个有如斗大。

    目光如炬,遍照细微,是为火劫。

    鼻似通衢,不阻不留,是为风劫。

    口若洪钟,伏震千里,是为山劫。

    小秋刚刚度过雷劫,就要同时迎来其它五窍的三劫,他清楚记得,这是极罕见的事情,也是极危险的事情。

    三天前申己离开时脚下玉如意甩出的那道绿光,仿佛又在小秋眼前晃过。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