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养神峰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养神峰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一个月终于要过去了。

    大良沈休明睁开双眼,深吸一口温润的空气,完成了每天清晨的第一段存想功课,他走到窗边,看着远处山峰上完全不同的严冬景象,再一次感叹法术的神奇。为了照顾新弟子,养神峰常年四季如春。

    宽七八尺,高五六尺,深十余尺,不算太大的房间,门窗都开在一面墙上,窗下摆放着桌椅,桌上整齐地排列着笔墨纸砚和一只小小的香炉,木制地板已有破损,但是一尘不染,连块碎屑都没有,一座简易的木架靠墙竖立,存放水盆和面巾,尽里头是一张低矮的小床,床下塞着一只藤箱。

    这是新弟子的标准住所。除了沈昊,其他野林镇的孩子都十分满意,大良一直没能从悲伤中走出,换作之前,住上这样的房子他会是最高兴的一个。

    “修道之人也有喜怒哀乐,但道士之心如同平静的湖面。”因为二良之死,大良沈休明受到都教们的特别关照,林都教曾经私下里劝慰,“湖面能够原封不动地映照出天上流云和岸边草木,却不为所动。你无需刻意遗忘什么,但也不要被它所控制。”

    “悲而不伤”,大良沈休唯目前还做不到,他拿起身边的两枚铜钱,因为存想而获得的内心平和瞬间搅成悲痛与愤怒。

    “大良。”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他猛地抬起头,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不敢置信地揉了揉地眼睛,“小秋哥!我还以为你明天才能……”

    小秋咧嘴笑了,抬手摸摸头顶的高髻和长簪,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蓝色道袍,“他们把我进洞的那一天也算进去了,一位都教把我接回来,给了我这身衣服,还梳了头发,真不习惯。”

    “可不,头两天我总觉得头上别扭,现在才好点,要是二良……。”

    小秋收了笑容,大良手里的铜钱是五行法师李越池留下来的,一共十枚,野林镇的少年每人都分得一枚。

    大良从床下拖出木箱,从里面拿出几件东西放在桌子上,“他们把二良的东西送过来了,可惜我没能见他最后一面。”

    装有百润丹的小盒,一枚金魄,十枚银魄,还有一只小小的皮囊和半只铜环,后两件也是李越池的遗物,少年们曾想还给庞山宗师,宁七卫允许他们留下。

    “他们告诉我二良的遗言。”大良声音哽咽了,双手握拳紧紧抵在桌面上,好一会才缓过来,“二良把金魄银魄留给我,把百润丹和铜环留给你,把皮囊和铜钱留给……小青桃。”

    小秋看着桌上的物品,什么也没说,眸子里印着那些物件,看起来极度平静。

    大良感到惊诧,这可不是他印象中如火一般热情的小秋哥,难道思过一个月的效果如此明显?他把金魄银魄推向小秋——

    “我想把这些东西……都送给你,因为……因为……”

    “因为我会替他报仇。”小秋的目光转向大良,“咱们一块替二良报仇,申庚思过五年,咱们就等他五年。”

    “嗯。”大良重重应道,发现这还是从前的好朋友,“可主要还是得靠你,你起码耳窍洞开,我连一窍都没开呐。”

    小秋笑了笑,没有提起自己在思过崖的经历,只拿起百润丹和那不明用途的铜环,“二良怎么说就怎么来,这是他最后的愿望,咱们都不应该违背。”

    大良犹豫片刻,点点头,把金魄银魄收起来,最后把皮囊和铜钱推给小秋,“你把它们给小青桃吧。”

    “怎么了?”

    “我恨裴家的人。”

    当初正是因为裴子函害怕申己,想要与小秋对阵,才会导致二良站到了申庚对面,在小秋看来,裴家姐弟对此的责任不比他和芳芳更多,可非妖总是更容易招惹仇恨,小秋没有劝说大良,将皮囊和铜钱拿到手中。

    “申己怎么样?”

    大良脸色微变,“他进步快得惊人,才一个月时间,据说已经七窍皆开。你回来得正好,今天是月末思祖日,都教要检查弟子们的修行成果,大家都说申己将会第一个获得全道果簪。”

    道果是修行境界的另一种叫法,洞开七窍是最低等级,只要开一窍就能获得一枚特殊的簪子,七窍洞开属于全道果,相应的簪子叫全道果簪,小秋记得这些,芳芳曾经详细介绍过。

    “那就好。”小秋还是那么平静。

    养神峰藏身于群山之中,远远望去是一个巨大的圆锥形,没有老祖峰高耸,占地面积却大得多,四周密林环绕,新弟子的房舍依山而建,房前屋后尽是高高矮矮的树木,三五十间连成一片,每片房舍之间并无墙壁阻隔,只有林间甬路相通。

    小秋的房间就在大良隔壁,两人一走出来就受到极大的关注,不少人向小秋点头,也有人在后面指着他切切私语。

    “为什么会有陌生人?”这片房舍总共住着三十几名弟子,至少有十四五个是小秋在镜湖村馆舍里没见过的。

    “这都是前些年留下来的弟子。”大良低声解释,“他们一直没能开窍,只好留在这里跟咱们一块修炼。听说表现更差的弟子会被送到致用所,在那里只能学些世俗的技能,基本就失去修道的机会了,我真害怕自己有一天也会被送到那里去。”

    “不会,别想太多,你很快就会有突破,咱们野林镇的人都不会去什么致用所。”小秋肯定地说。

    两片房舍共用一间饭厅,里面摆着三张长桌,在那里小秋见到了更多野林镇的伙伴,他们惊喜万分,一看见他就惊喜地跑过来,唯独不见芳芳,事实上,整间饭厅里没有一名女弟子。

    “女弟子住在另一边。”沈昊坐到小秋对面,对庞山这样的安排不以为然,“现在想见芳芳一面可难喽。”

    “集中修行的时候每天都能见到她,有什么难的?”愣子慕飞黄反驳。

    “那不一样,修行的时候要心无旁鹜,连话都不能说,咱们上一次跟芳芳交谈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大良昨天还和芳芳说话了呢。”愣子又转向小秋:“你知道吗,沈昊已经洞开耳窍和鼻窍,还安然度过了雷劫,在所有新弟子当中数一数二。”

    沈昊推开慕飞黄,脸上却浮现一丝得意,“别吹捧我了,申己才是数一数二,比我快的人肯定还有很多,今天检测之后就知道了。”

    “恭喜,看来我得加倍努力了。”小秋咽了咽口水,四处张望寻找食物,一个月,天天只能吃一顿,他可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

    “小秋哥其实才是最早开窍的弟子,比申己还早,只不过耽误了一个月,很快就能撵上来。”大良的话得到野林镇少年的一致赞同,“可芳芳挺让我意外的,她说她一窍未开,不应该啊。”

    饭来了,大家都正襟危坐,六七十人的饭厅里寂然无声,然后一碗碗的早饭自动下降,准确地落在每个人面前。

    普通的瓷碗,盛着多半碗米饭,上面横着几根蔬菜,比镜湖村馆舍的还要清淡,跟申庚申己当时的食物倒是一样。

    所有人几乎同时捧起碗,默默地细嚼慢咽,就连对饮食最挑剔的沈昊也没有露出不满的神情。小秋知道过去的一个月自己错过了学习新规矩,所以也不多嘴,大口大口专心吃饭,饭毕他问:“这里有午饭和晚饭吧?”

    “当然。”沈昊一笑,随后叹了口气,这里的饭菜实在令他难以下咽,“小秋哥,过去的一个月你受了不少苦吧?”

    “我——”小秋皱起眉头,“记不得了。”

    他说的是实话,洞穴里的生活好像一场漫长的梦,当时清晰无比,醒来之后却都烟消云散,只剩下几个不连贯的片断。

    沈昊同情地拍了拍小秋的肩膀,没有再问下去。

    弟子们走出饭厅,顺着甬路前往思祖厅,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他们将要接受每月一次的修行成果检查,过后还要祭拜历代祖师,新入门的弟子已经得到过提醒,这是一项极为重要的程序,务必认真对待。

    思祖厅是一座巨大的山洞,有两处门户,男女弟子分开行走,厅里的地上有排好的蒲团,按片就坐,小秋没看到芳芳,看到了辛幼陶,王子面无表情,既使身边的人都在指指点点,仍假装没看到小秋。

    裴家兄弟在十几步之外的地方向小秋点头致意,没敢再走近,他们现在和野林镇少年尽量保持距离。

    小秋还礼,目光还在人群中搜索。

    “芳芳她们在另一边,在这里是看不到的。”沈昊笑了。

    小秋也笑了,他寻找的不是芳芳,而是另一个人——一个能让他想起在过去的一个月他都经历过哪些事情的人。

    申己来了。

    几乎所有的目光都盯着他,而他只盯着一个人。“慕行秋道友,欢迎你。”他走过来,神情像极了他哥哥,面无表情的脸上带有一丝忧郁。

    “我想起来了!”小秋指着申己,脑中的迷雾渐渐散开,“你去过我的洞穴,向我挑战来着。”

    “此话从何说起?”申己微露惊讶,“一入养神峰,三年不出谷,这是庞山道统自古以来的规矩,我怎么可能去见你。”

    沈昊等人全都轻轻点头,表示申己的话没错。

    小秋死死盯住申己,当时两人见面的场景历历在目,说过的话他几乎能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尤其是那柄翠绿的玉如意仍然深印脑海,怎么可能从未发生过?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