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申己的道歉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申己的道歉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小秋无需求证杨宝贞的身份,次日吃早饭的时候,申己母亲来养神峰当都教的消息已经在弟子们中间传遍,长桌两边尽是伸长的脖子、竖起的耳朵和快速翕动的嘴唇。

    就连那些已经在养神峰待过至少一年的留养弟子,也同样表露出浓烈的好奇心,这顿早饭,大多数人都没有按规矩咀嚼食物,小秋特意观察,果然无人出面干涉。

    他跟野林镇的少年们也在小声讨论,听说昨晚杨宝贞劝返四人的经历,大家都觉得这未必是坏事,沈昊尤其秉持这种看法:“我瞧杨都教挺和蔼的,跟申家哥俩不太一样,申庚……肯定随他父亲,是不是,小秋哥?”

    小秋含糊地应了一声,杨宝贞的确没有蛮横之气,可申庚、申己也没有,若是从未发生过比武杀人的悲剧,谁也想不到申庚会是如此的心狠手辣,就连都教孟元侯也想不到。

    很巧,今天带领弟子们修行的都教正是杨宝贞,这也是小秋在养神峰的第一课。

    前往授课地点思祖厅的时候,发生一件小小的怪事,一名十五六岁的陌生弟子特意从前面跑过来,盯着小秋看了一会,突兀地问:“你就是慕行秋?”

    “是。”

    “哦。”来者没再多说一个字,跑回去。

    “这是什么意思?”小秋莫名其妙,大良沈休明同样不解,“我从来没见过留养弟子这么不讲礼貌,还不守规矩。”

    在思祖厅里,小秋知道了原因,这时他已经按照房号坐在最后面的一只蒲团上,正模仿其他弟子努力调整坐姿,从大厅另一边走来一名女弟子。

    这也是一名留养弟子,她从队伍后面直奔小秋,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她站在他面前五步的地方,不太客气地上下打量,俯视的目光里充满不加掩饰的好奇与探究。

    “我认识你吗?”小秋没好气地问,从饭厅到思祖厅,已经有好几次这样的目光。

    “你叫慕行秋。”女弟子说。

    “谢谢你提醒我叫什么,我差点就把它忘了。”小秋忍不住语带讥讽。

    “仇恨会让你步入歧途,轻则影响修行进展,重则会令你入魔。”女弟子没有生气,反而走近,居高临下地谆谆教导起来,“而且你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与其幻想自己无所不能,何不收心养性、顺天而为?”

    这些话……

    小秋马上意识到,昨晚半月林的聚会内容泄漏了!而且漏得还很彻底,五年复仇计划他们知道,小秋声称自己豁通三田的事他们也知道。

    小秋按下心头的震惊,仰头反问:“你在养神峰待几年了?”

    女弟子脸色稍变,转身走了,在养神峰待得越久,意味着资质越一般,这是许多留养弟子的心头痛处。

    “大良,多管闲事也是这里的规矩吗?她是怎么知道咱们……”小秋微皱眉头,大良嗯嗯两声算是回答,他已经端正坐姿,准备进入存想状态了。

    小秋没再打扰大良,四处张望,芳芳离得太远,野林镇弟子当中只有沈昊有反应,他回头与小秋对视片刻,目光中表达出同样的疑惑:聚会内容是怎么传扬出去的?

    最先受怀疑的当然是野林镇的小伙伴们,想到这一点的可能性,小秋深感恼火,虽然没人说过必须保密,但这是不言自明的,否则的话干嘛要去偏僻的半月林商议?

    思祖厅里最后一点衣物摩擦的窸窣声音也消失了,小秋扭头看去,都教杨宝贞就站在他身边不远的过道上。

    “存想是修道的不二法门,你们会与它相伴一生。”杨宝贞没有走到前面,就站在那里开始了教学,弟子们闻声纷纷往后看,却被阻止,“我是你们的五行科都教杨宝贞,请不要分心回头,好奇不过是路边的花草,看得太多会放慢你们的脚步。好,现在开始存想。”

    思祖厅的寂静无声,小秋也试着摒弃思虑,昨天芳芳教过他简单的方法,没一会他睁开眼睛,发现杨宝贞正盯着自己。

    “你昨天刚到,还没有学会存想法门。”

    “是的,都教。”

    “清空思想是第一步,道火纯粹,灵气澄静,心内若有杂质,便容不得灵气,燃不旺道火。”

    “连仇恨也要清除吗?”既然复仇计划不再是秘密,小秋干脆捅破窗户纸。

    “随你的本性。”杨宝贞的语气毫无变化,好像只是一名最普通不过的弟子提出一个最普通不过的问题,“喜怒哀乐皆是本性,从来没有清除这种说法。你若追寻大道,自然无暇左顾右盼,你若留恋不舍,自然步履迟缓。所以,一切都要随你的本性,你最想要的是什么,将决定你最终得到什么。”

    小秋没再吱声,他知道再问下去,只会得到更多模糊不清的玄奥回答。

    杨宝贞也换了话题,用缓淡的语气详细讲解存想之法,如何心存一念、如何呼吸吐纳、如何克服身体上的痒麻酸痛……

    小秋依言进入了存想状态,这是第一次,他没能坚持太久,睁眼看到其他弟子仍在练功,而杨宝贞在过道上来回缓慢行走,正在以一种奇怪的节奏吟诵着什么。

    小秋一个字也听不清,但是却觉得她的声音沁人心脾,他一下子想起了野林镇的春天,柔风中夹杂着南方的暖意和积雪融化的清凉,他赶着马群去放牧,一路上采摘刚刚露芽的野菜……

    他闭眼再次进入存想状态,这回的感受更清晰些,过了不知多久,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气息从全身毛孔渗入体内,在血脉中汩汩流动,拂过五脏六腑,然后离他而去,什么也没留下,什么也没带走。

    小秋突然产生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想留住那股气息,他知道那就是所谓的天地灵气,每位修道者都在千方百计将它留在体内,以凝聚内丹。

    这时,杨宝贞的诵经声在耳边清晰起来,像是鼓励,又像是催促,小秋第三次进入存想状态。

    诵经是道门重要法术,对修行颇有助益,甚至能够单成一科,其他科的道士多少都要加以研习,杨宝贞是五行科都教,诵经的功夫却非比寻常,两个时辰之后,弟子们陆续睁开双眼,无不面露欣喜,对这位新来的女都教敬佩有加。

    小秋的存想还不熟练,中断了七次,但也觉得这一上午没有白白浪费,对自己、对未来他有了全新的目标:抓紧一切时间存想修炼,争取早日凝气成丹。

    弟子们站起身,齐刷刷地向都教行以道统之礼,杨宝贞还礼,上午的功课就算结束了。

    众人正要按序离开思祖厅,申己却做出令大家意想不到的事情——他脱离队伍,走到大良沈休明面前,行礼。

    所有人都停下脚步看着,野林镇的少年们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大良更是呆楞当地。

    申己礼毕,诚恳地说:“沈休明道友,我来求得你的谅解。我哥哥做了一件非常错误的事情,也受到了应有的处罚。我想说的是:修行路艰,专心尚且难行,何况分心旁鹜?既入庞山,便是兄弟姐妹,你能谅解我在镜湖村的愚蠢行为吗?”

    大良吃惊不已,呆了一会才还礼,“当然……那是你哥哥的事情,你又没做过什么,无需我的谅解,我愿意与道友并肩修行。”

    “谢谢。”申己再次行礼,然后走到小秋面前,同样行礼,“在镜湖村咱们发生过一些误会,慕行秋道友愿意让它们烟消云散吗?”

    小秋心里感到矛盾,他很难相信申己的诚意,但是他们两人在镜湖村并无太大过节,思过崖的拜访不知是实是虚……众目睽睽之下不接受道歉,倒显得他小气,于是道:“好啊,只是误会而已。”

    申己又一次行礼,回到队伍中,这时杨都教已经离开了,弟子们鱼贯而出,波澜不惊,并没有人议论,除了最初的意外,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那几个关注小秋的留养弟子,似乎再无好奇之心,不看小秋一眼。

    大良已经恢复正常,在原地等候加入出厅的队列,看样子心无杂念。小秋却总觉得有事情不对,就在这时他看到了芳芳的目光。

    芳芳已经加入前行的女弟子队列,与小秋相隔数十步,目光只是一瞥,并无特殊神情,只是显出一丝疑惑。小秋猛然警醒。

    饭厅里,数十名弟子安静地吃饭,连咀嚼的动作都那么地整齐划一,一口饭三十六下,不多不少,七口之后抿一口水,不早不晚,除了小秋,谁也没注意到这样做有何古怪。

    昨天是思祖日,大家还表现出一点自主性,经过今天上午的存想,就连沈昊也变得顺从无比,甚至没有坐在小秋对面,而是按房号坐在另一张长桌边上。

    小秋捧着碗,一口饭也吃不下去,这就是养神峰的顺天之法吗?他突然明白孟元侯为何要对他说那样一句话——“记住我是传授逆天之术的都教。”

    难道……孟元侯是唯一传授逆天之术的都教?

    小秋放下饭碗,在几名弟子的迷惑目光中走出饭厅,他要再试一次,他要走出养神峰,这才是他真正的目标,不只为检验自己的修行成果,也不为向谁显示自己的独立特行,他只是想证明自己没有忘记孟都教。

    走出没多远,小秋收住脚步,他承诺过跟芳芳一块尝试,所以不急于一时,在这之前,他应该先弄清一件事:杨宝贞和申己这对母子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申庚的诅咒仍在耳边回荡,小秋绝不相信仇恨真会无端自灭,申己昨天还没有这样谦逊,母亲一到,立刻诚恳道歉,这其中必有原因。

    这种事,都教们是不可能帮忙的,整个养神峰大概只有一名弟子能将它解释清楚。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