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向王子讨教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向王子讨教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小秋在房舍附近的林地里转了一圈,来到另一处饭厅时正好赶上午饭结束,男弟子们排队返回自己的房间,他们要休息一会,准备下午的修行。

    等甬路上再无人影,小秋快步走到一间房舍前,举手犹豫片刻,轻轻敲门。

    “谁?”屋子里的声音显出几分警惕,不太像一名专心修行的庞山弟子。

    小秋再次敲门。

    “进来吧。”里面的人勉强应道,好像非常不高兴有人拜访。

    辛幼陶坐在床上,满脸惊讶地看着推门而入的小秋,“是你?你来干嘛?”

    他的房间跟别人的一样狭小,只是堆满了箱包,有一些似乎从来没打开过,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聊聊。”小秋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与辛幼陶面对面。

    辛幼陶越发警惕,“这里不是镜湖村馆舍,当心,别给你自己惹麻烦。”

    小秋笑了,“看来你没什么变化,养神峰对你影响不大,咱们就聊聊这件事吧。”

    “我不想聊。”辛幼陶十分恼火,以为对方在讥讽自己的修行停滞不前,他仍然一窍未通。

    “好吧,我来是要向你请教一个问题。”

    “向我请教?”辛幼陶又呆住了,下地穿上鞋子,对小秋左看右瞧,“告诉你,你别跟我耍花招,我可不是好骗的人……你要向我请教什么?”他还是没能忍住好奇。

    “是这样,一个人明明厌恶你、憎恨你,却不表现出来,反而突然向你道歉求和,这是为什么?”

    辛幼陶恍然大悟,“哦,你是说申己道友。”他顿了顿,瞧了瞧小秋,“得道之人无欲无争嘛,人家七窍洞开,心性自然也有变化,你应该相信他的诚意。”

    小秋听出他在讥讽,“你不是希望看到两派交锋吗?你不是想让我甩开胳膊争夺地盘吗?那就帮我这个小忙。”

    辛幼陶曾经给申庚当过说客,当时很直白地表露自己的真实目的是坐山观虎斗,小秋旧事重提,令他有点犹豫,“原来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

    “记得,而且记得很多。”

    “你……”辛幼陶的脸刷一下子红了,他早料到对方迟早会发出这一击,可到来的时候还是无法掩饰怒意,他后悔一个月前的疏忽大意,居然向这个野孩子透露自己在王宫中斗争失败的往事。

    “你说过游戏就是战斗,你不想参加这一场游戏吗?”小秋补充道。

    辛幼陶发现自己误会了,慕行秋并没有拿那件事要挟他的意思,于是干咳两声,“你真是在向我讨教?”

    “嗯,我觉得在咱们这群弟子当中,只有你能看透这场游戏的真相。”

    被自己所忌惮之人吹捧,即使只是模棱两可的一句,也足以令人心花怒放,辛幼陶不想表现得太高兴,可脸上还是不由自主露出笑容,又连咳几声,换上一本正经的神秘表情,“这不叫真相,这叫规则。”

    “哦?”

    “说实话,我不了解庞山道统的规则,但我想许多道理是共通的,西介国王室那一套,放在这里也照样合适。你想知道申己为什么道歉,首先得确定你们双方各自的位置。”

    “我们都是庞山弟子,只不过他出身于道门家族,我来自野林镇。”

    “呵呵,你还是那么骄傲,说到底是你见过的世面太少。”辛幼陶走到小秋面前,踢开一只无用的包裹,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野林镇怎么能和道门家族相提并论?我问你,你们野林镇谁家地位最高。”

    “沈昊家,他爹是镇守,也是镇里最有钱的老爷,房屋……”

    “够了够了,我再问你,在野林镇,尤其是当着沈昊的父亲面,你会说‘我们慕家和沈家’这样的话吗?”

    小秋想了一会,他从前可没注意过这种小事,摇摇头,“不会,前街的刘二有一回说他跟沈老爷是亲戚,结果被人臭骂了一顿。”

    “瞧,就是这个道理,在庞山道统,申家就是‘老爷’,而你还是小秋,地位跟那个刘二差不多。”

    “可沈老爷不会向镇里的任何人道歉。”

    “那是因为他的地位不够高。”辛幼陶的兴致上来了,向外人炫耀自己所掌握的为人处事之道,这可比存想修行一类的事情有意思多了。

    “什么是真正的蔑视?不是对你吆三喝四,更不是将你踩在脚下,是根本当你不存在。在西介城,我穿最华丽的衣裳、吃最精美的食物,可我需要结识裁缝和厨师吗?不需要;成群的仆人在我身边走来走去,替我做各种事情,可我一个名字也不记得——这才叫蔑视!想当我的敌人,首先得跟我地位差不多。在镜湖村,大家的地位全乱了,可那是暂时的,在养神峰,地位又要恢复它原本的重要性。”

    “申己因为蔑视我们而道歉?”小秋糊涂了,王室规则听上去就像是一个充满矛盾的混蛋。

    “就是这样。”辛幼陶耸耸肩,丢失好一阵的优越感又回来几分,“他向你道歉,你们接受道歉,事情到此结束,人们今后再也不会说‘慕行秋要向申家寻仇’、‘慕行秋要向杨都教挑衅’一类的话。对你来说,这样的传言是荣耀,对申家却是耻辱。就好像在西介城,我的名字要是天天被人和一个厨子相提并论,不管说的是好事还是坏事,我都会羞愧死的。”

    小秋有点明白了,“这么说申己真的是想跟我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哈哈。”辛幼陶大笑,一个劲儿地摇头,“你呀,总是摆脱不掉野林镇小孩子的想法。我听说你们昨晚商定的复仇计划了,你还声称自己豁通三田,难道你们就没想过申家也有复仇计划?”

    “我知道申庚五年之后还要杀人。”

    “这不就清清楚楚了?你,还有你那些同乡,都属于申庚,而且只属于申庚。申己替哥哥出头,会是申庚的耻辱;杨都教替儿子出头,会是她的耻辱,她是什么人?星落境界的回风师,对你表露出一丝恨意都会成为她一辈子的污点。”

    “谢谢。”小秋起身,觉得差不多了,辛幼陶的话不能多听,更不能全信,小秋得保证自己不被王子拉下水。

    辛幼陶却意犹未尽,舔舔嘴唇,说:“你注意到没有,在养神峰大家都是按房号排队,很少并肩走路,这样一来,反而没人甩胳膊抢位置了,你说这算不算好事?”

    “我不知道。”小秋想了一会,推门离去。

    辛幼陶得意地转了一圈,跳上床决定小睡一会,慕行秋哪怕只是将这些话的一半当真,也会在入魔的路上走得更远一些吧,如果他体内真有魔种的话。

    “他会相信的。”辛幼陶低声自语,“因为我说的都是实话。嘿,不能逼你入魔,就帮你入魔吧。”

    下午的功课在七曜厅进行,这也是一座镶嵌在山体内的大厅,面积比思祖厅小一些,靠墙摆着一排木架,用来放置诸多兵器。

    “你们还没有凝气成丹,施不得五行法术,但是先要学施法的基本功。”都教杨宝贞指着那排木架,“选择你们喜欢的器物,就当它是法器。”

    大多数人选择剑,小秋也不例外,自从见过李越池斩杀蛇妖,他就固执地认为道士理应配带宝剑,也有人选用铁尺、铁棍,尤其是女弟子,更愿意用比较轻便的器物,比如铁扇和如意。

    杨宝贞亮出自己的法器,一柄翠绿的玉如意,立刻吸引众弟子的注意,尤其是小秋。

    “所有凝气成丹的道士,都必须给自己造一件法器,它很可能会伴你终生。法器好处多多,自有其他都教介绍,我不多说,我只教给你们五行科道士如何使用法器。首先,男弟子左手握法器,女弟子用右手。”

    杨宝贞右手握如意,抬起左手,拇指抵住无名指,其余三指竖直,指间留有空隙,“这是道火诀,既是道友见面之礼,也是施法的基础法诀。骤遇妖魔可用此法,能立时激动法器,施放护身法术,大家按我的样子试一下。”

    这个比较好学,弟子们天天都要做几遍见面之礼,姿势与此一模一样,只是负在背后的手里多了一柄法器,而且不用鞠躬。

    杨宝贞又教给弟子们道火诀的七种招式:背后的手不动,另一手的道火诀停在胸前是护心式,过肩是护头式,指地是护下盘式,诸如此类。

    虽然众人手中的法器只是凡物,施放不出任何法术,可大家全都练得像模像样,

    “道门一百零八种法诀,道火诀只是其一,每种法诀又有若干种变化,共有九百六十一式,你们当中或许已经有人立志要进五行科,那就必须从今天开始勤加练习,直到信手拈来的程度。至于对五行科不感兴趣的人,也要熟练应用这些法诀。大道之外即是妖魔,谁也不能保证你们永远不会遇到危险,斩妖除魔,是每一位道士的职责。”

    杨宝贞居然能说出与孟元侯相似的话,小秋很是意外,这两人同为五行科道士,但是一个时时强调“逆天”,一个更看重“顺天”,完全不像是一路人。

    更让小秋意外的是都教手中的玉如意,无论颜色还是形状,都跟申己前往洞穴时脚踩的法器一模一样,只是稍微小一点。

    无论如何,一个人总不可能梦到自己从未见过之物,小秋对辛幼陶的那番分析骤然间多信了几分,与此同时,更加坚信自己在洞穴中度过了不只一劫。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