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告密者的心事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告密者的心事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小秋是被林都教硬生生从周平身上拉开的,当时两人都已倒在地上,周平初时还在奋力挣扎,慢慢地不动了,小秋还是继续打,他已经无法自制,只想实现孟元侯的提醒,打得敌人不敢、不能还手。

    周围的弟子们一片静默,就算不在庞山修行,他们也没见过如此凶狠的打法,好像有不共戴天的世仇,好像是饥饿的猛兽在撕咬猎物。

    这一切在林都教眼里全都不值一提,他轻松地分开两人,拎起小秋,原地转了半圈将他放在地上,“你赢了。”

    小秋的力量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可他的气势还未衰竭,要不是前面有个大肚子挡路,他还要冲上去,迈出半步才想起这是一位都教,脑子一下子清醒了。

    他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与惊讶,从小到大他没少打过架,可从来没像今天出手这么重,这不是野林镇小秋的风格,更像是申庚才会做出来的暴行。

    一名都教带走了周平,另外两名都教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离开,林都教留下了,却不是责备小秋,而是说:“你可以去登山了,养神峰并无现成道路,各处的山势都差不多,你选择从哪里往上爬都一样。”

    围观弟子当中,申已带着一伙人转身离开了,脸上没什么表情,其他大部分弟子都没走,比武已有结果,他们的心情没有因此平静,反而更加混乱,有惊惧、有不解,隐约还有一丝期待,周平的战败,使得养神峰严丝合缝的平和状态出现一个不小的漏洞。

    林都教也走了,小秋抬手在额上擦了擦汗珠,望向野林镇的小伙伴们,那个告密者已经不在了,这是一个愚蠢的做法,小秋心里哼了一声,原本只能从神情上猜出六七分,现在却有了十足把握。

    小秋下手狠,小伙伴当中只有沈昊不在意,神色半是兴奋半是佩服,大良反应最强烈,一直张口结舌,好像已经不认识自己的朋友,女弟子那一边的芳芳神情有些复杂,看着场中的小秋,意外之余似乎还带有一丝责备,她身后的小青桃明显吓坏了,只敢露出一只眼睛。

    养神峰,远远望去是一座圆锥形的孤峰,近瞧却是近乎笔直的千丈悬崖。

    小秋仰头望了望,绕过七曜厅的大门,就近走到一片爬满藤蔓植物的崖壁前——没有可供攀登的石阶,从哪里往上爬都一样。

    静默的人群,在好奇心的促使下,跟着他一起移动。

    “小秋哥,登顶!”沈昊突然扯开嗓子喊了一句,显得颇为突兀,过了一会儿,大良几个也叫出声来,接着又加入几个陌生的声音,“登顶”声顿时响成一片。

    小秋转身挥了挥手,然后面对峭壁紧跑几步,纵身一跃蹿起丈余高,双手抓住藤蔓,手脚并用,快速向山上爬行。

    已经耗费了不少体力,他今晚只想试一试,对山上布置的禁制也有心理准备,毕竟老祖峰一万多级的台阶他爬到了九千多阶,可是没想到,才爬上去十几丈就掉下来。

    “啊……!”大家也没想到,爆出一连串的惊呼。

    小秋重重地摔下来,在地面上砸起一片灰尘,看到小秋躺在地上动也不动,野林镇的少年们呼拉围了上去,刚跑出几步,小秋突然一个挺身跳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同时还作了一个鬼脸:“胳膊酸了,竟然没抓住。”

    伙伴们松了口气,芳芳拉着小青桃过来,脸上露出不赞同的神色,大良拉住还要再试的小秋:“今天算了,明天再来吧。”

    沈昊也开始驱赶围观者,“都走吧,小秋哥明天再试,今天这次不算数。”

    回到房舍,小秋胡乱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望了一会棚顶,他开始思考自己爬山的方法是不是正确,林都教说“逆小天顺大道”,可除了不停向上,他找不到所谓的“道”在哪。

    已经是后半夜了,小秋睡得迷迷糊糊,听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猛地坐起来,低声问:“谁?”

    “是我。”黑暗中传来的声音焦灼而凄惶,充满走投无路的意味,“我是愣子,小秋哥,求你救救我。”

    “慕飞黄。”小秋怒火中烧,两人算是远亲,从前在野林镇的时候他叫愣子的父亲“三叔”,愣子称老秋“大伯”,但一家富一家穷,来往不多,慕飞黄也从来不是小秋的朋友,可在这里他们是一体的,他向外人泄密背叛的是野林镇所有伙伴的利益。

    “你没向沈昊他们说……我感激不尽,我希望……”

    “先别感激我,明天我就会说出去,等一个晚上只不过是让大家有个准备。”

    “不不,小秋哥,求你别说,我错了,我真错了,我向你发誓今后再也不敢了,求你了,沈昊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而且今后再也没人搭理我了……”

    “为什么?”小秋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你要做这种事?有什么好处?”

    对面的慕飞黄沉默了一会,不安地原地摩蹭鞋底,“我、我害怕。”

    “怕什么?”小秋更不明白了。

    “怕魔种哪天突然复活。”

    “你……”小秋难以理解,“难道你连宗师的判断也不相信?”

    慕飞黄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可魔种生道根这样的事以前从来没发生过,那个叫李越池的道士被魔种碰了一下就自杀了,所以……万一宗师错了呢?万一咱们体内的魔种还有残留呢?”

    “再这么想下去,没有魔种你也入魔了。”小秋恼怒地说,“可这跟你告密有什么关系?”

    “有了魔种就得被杀死,或者变成疯子,我不想死,我想……我想……”

    “你想让庞山在你有魔种的时候免你一死?这怎么可能?”

    “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想去除道根,咱们的道根来路不正,我觉得只要把它去除,就再也不怕魔种复活了,申己的父亲是戒律科大执法师,有这个本事。”

    小秋半晌无语,怎么也想不到有人居然想要去除道根,虽然半年之前他甚至没听说过“道根”这个词,可他现在宁愿与它共存亡,大良沈休明胆子很小,可也没怕成这样,“你宁愿像梅传安那样?”

    “不一样,梅传安是魔念入心,与道根一同被除,所以才会变疯,只是去除道根的话,应该没事,只不过又变成普通人而已。”

    “就为变回普通人,你就向申己告密?”小秋强压心中怒意,突然想到孟元侯的话,面对高山,有人止步不前,有人半途而废,有人一路登顶,他没想到还有人会转身逃跑。

    “没有,申己把我撵出来了,说他不需要告密者,然后……然后周平找到我,说……”

    “不用说了。”小秋不想听下去,原本他对比武时下手太狠有点后悔,现在才明白自己下手轻了,周平当然是申家的小啰喽,正像辛幼陶所说,申家母子不会自降身份向一群普通弟子挑战,但他们也不会干等五年什么也不做,周平就是他们替野林镇少年选中的合适对手。

    周平极度相信顺天之法,小秋能想象得到,申己或者杨宝贞无需收买,只要提起魔种仍可能隐藏在野林镇少年体内,就能激起周平的除魔之意。

    “我没想到周平会向你挑战,他只让我监视你们的动向,一有入魔的迹象就去告诉他,过后他会替我向都教求情,他说我宁可去掉道根也要铲除魔种的想法非常正确。小秋哥,我真是害怕了,我不想死,也不想变疯子,咱们本来就是普通人,再变回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好。李越池留给咱们的法宝还都在,拿到西介城能卖个不错的价钱,从此安家立业,岂不是挺好?”

    “我不会说出你的事。”小秋跳到地上,摸黑走到慕飞黄身前,“你想去除道根我也不干涉,可你要是再敢随意泄露……”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慕飞黄发了一堆誓言。

    小秋坐回床边上,心里感到很难过,“其他人是怎么想的?”

    “其他人?”

    “沈昊他们,也担心魔种没有清除干净吗?”

    “我不知道,大家其实很少谈到魔种,可是我觉得害怕魔种的不只我一个人,大良,大良就挺害怕,如果去除道根就能永绝后患,他肯定跟我做同样的选择。”

    “可他不会告密。你走吧,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小秋说,突然感到疲惫不堪。

    “谢谢,谢谢你小秋哥,我再也不会做暗中告密的事情了。”愣子慕飞黄推开门,讨好地加上一句,“你比沈昊更像首领,其实野林镇的人都把你……”

    小秋两步走过去,重重关上门,将愣子慕飞黄挡在外面,他从未刻意想当首领,只想要几个好朋友。

    外来传来慕飞黄离去的脚步声,屋里的小秋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过于将孟元侯的逆天之术当回事了,以至于走得太偏太远,正在跟伙伴们分道扬镳,在他来养神峰之前,沈昊、大良他们可都没做过出格的事。

    “逆小天顺大道”,小秋拿不准自己目前正在追求的目标是不是还在大道上,甚至怀疑攀登养神峰的决定也是一个错误。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