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这就是你的传承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这就是你的传承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平时最老实的大良沈休明,居然第一个打听到了“凡缘”与“道缘”的含义,吃晚饭时兴致勃勃地与伙伴们分享。

    自从周平向小秋挑战以来,饭厅第一次显得乱哄哄的,弟子们都围在一起热烈地讨论,只有周平等少数几人例外,皱着眉头吃饭,偶尔向小秋瞥一眼,将弟子们这种不守规矩的行为归结为他之前的挑动。

    “修道之人也是可以结婚生子的,取得星落道果之前是凡缘,之后是道缘。”大良几乎忘了吃饭,“凡缘与道缘也叫情劫,道士们都会各经历一次,只有慧剑斩情丝的人才能更上一层楼。”

    “申庚申己的父母肯定是道缘了,杨都教不是星落境界的回风师吗。”沈昊猜道。

    “还真不是。”大良摇摇头,四下扫了一眼,压低了声音:“我特意打听过了,他们是凡缘,一直没有度劫,靠着特殊手段才达到了星落境界,不过注定从此止步不前,再也不能取得更高的道果了。”

    “那就先斩断凡缘,等到修行有进展再续道缘不就得了?”沈昊觉得申庚的父母不够聪明。

    “哪有这么简单?凡缘和道缘不可能发生在同两个人身上,慧剑斩情丝,斩断了还怎么续上?”

    慕飞黄最近一阵少言寡语,小名叫顺子的管金吾代替了他的位置,恍然说:“这不就跟成两次亲一样吗?要是在咱们野林镇,可就要被人瞧不起了。”

    “你懂什么?”大良的确将事情打听得清清楚楚,“道士们法术高强,凡缘根本不用亲自出马,用分身代替就行。凡缘的对象通常是普通人,根本看不穿,这叫用情不用身,以免受到凡人的污染。”

    “原来还可以这样。”几个小伙伴啧啧称奇,“那申瘐的父母……?”

    “申庚的父母就犯了一个错误,两人都是修道之士,却结下凡缘,结果斩也斩不断,一直延续到今天,已经好多好多年了。听说宗师都感到遗憾,以他们两个的天赋,本可以取得更高道果的。”

    大家总算是听得明白了一些,管金吾笑嘻嘻地冲一直不吭声的小秋问:“小秋哥,你跟芳芳打算结哪种缘?”

    小秋看着一双双好奇与羡慕的目光,挠了挠头,“你们不修顺天之法啦?心事不宁、饭也不吃,对乱荆山就那么感兴趣?”

    “我们说的不是乱荆山,是你和芳芳,对了,你们都在修行,应该结道缘。”沈昊非要追问到底。

    “咱们离这种事还早着呢。”大良拦下舌头,“大家知道凡缘和道缘是怎么回事就行了,快吃饭吧,小秋哥待会要爬山,咱们还得做晚功呢。”

    众人这才捧起饭碗,一口嚼三十六下,头几口节奏还有点乱,很快就变得一致了。小秋吃得比较敷衍,但他想的不是凡缘、道缘和芳芳,而是风婆婆,抬头看了眼伙伴们,欲言又止。

    吃完饭后,小秋去找辛幼陶。

    西介国的王子坐在床上歪着头似睡非睡,发现有人进来急忙端正坐姿,掏出手帕擦去嘴边的口水,不悦地说:“进屋之前敲门是最基本的礼节……”

    小秋转身在门上敲了两下,“我还想向你讨教几个问题。”

    辛幼陶微微皱起眉头,“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你的军师吗?你有那么多跟班,怎么不问他们?”

    “因为我不想耽误他们修行,可你没事。”小秋的目光落在辛幼陶嘴巴上。

    辛幼陶又擦了下嘴巴,发现没有口水,有些恼火,马上又抬起下巴,骄傲地一挥手,“我有你们没有的天赋,根本不需勤学苦练,过一段时间自会水到渠成。”

    一只小瓷瓶从辛幼陶腿上倒到床上,小秋瞧了一眼,觉得有点眼熟。

    辛幼陶急忙将瓷瓶拨到身后,咳了两声,“还找我干嘛?我说了也是白说,你根本没将我的话当回事,我跟你说申家要把你们牢牢钉在普通弟子的地位上,你却莫名其妙地去爬山,这能提高你的地位吗?”

    “你想让我无缘无故去向申己和杨都教挑战,然后满腔仇恨地入魔?”

    辛幼陶被说中了心事,轻轻哼了一声,慕行秋比他预料得要聪明一点,但也仅此而已,“不管怎样,你得承认我说的话有道理。”

    “当然,所以我又来向你讨教。”

    “不用讨教,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走吧。”

    “我想问的事情与申庚无关。”

    “哦?怪不得你修不得顺天之法,好奇心太重,还爱多管闲事。”辛幼陶端正坐姿,用大人的腔调批评小秋,可目光里却明显地也流露出好奇之意。

    “还记得那朵蓝**花吗?”

    “当然。”辛幼陶一下子警惕起来,以为小秋要算账,“我当时提醒过你们不要碰,可你们不听话……”

    小秋摆摆手,“我在想,那朵魔花为什么会开在风婆婆的院子对面?庞山宗师为什么会在千里之外发现我们遇险?最关键的是风婆婆在野林镇居住十多年,为什么最后时刻却走了?”

    “这位风婆婆有什么来历?”

    “她是乱荆山弟子,叫风如晦。”

    辛幼陶长长地哦了一声,以想当然的轻松语气回答:“待十年很正常,九大道统都会派出一些高等道士分驻圣符皇朝各处,有的是为了选拔弟子,有的是监视妖魔,还有一些纯粹是为了隐居,只要不干涉凡人就行了。至于那位风如晦最后时刻离开,肯定是害怕魔种呗。”

    小秋之前也是这么以为的,可有关凡缘、道缘的那番话给了他一点新启示,“好像不止于此,风婆婆跟庞山宗师……他们好像有点关系。”

    “什么关系?”辛幼陶茫然不解。

    小秋回忆他几个月前第一次进入老祖峰物祖堂的情景,禁秘科首座左流英通过一名女侍之口对宁七卫说:“希望宗师做出决定时没有受到风如晦的影响。”

    “他们曾经有过一段道缘。”小秋说完加上一句,“这是我猜的。”

    “如果真是这样可就有意思了。”辛幼陶突然跳到地上,鞋也不穿来回踱步,整张脸似乎都在发光,“风如晦是乱荆山弟子,不可能来庞山的地盘上选拔弟子,妖魔一来她提前消失,说明这也不是她的任务,那就只剩下隐居的可能了。”

    他停下来仰头想了一会,“一对老**,野林镇,魔种,巧合还真是多啊。那个乱荆山的风如晦是绝世美女吗?”

    “又矮又胖的慈祥老婆婆。”

    “那就是年轻的时候很美了,宗师的口味……风如晦有没有对野林镇表现出特殊的兴趣?”

    小秋仔细回想,“她跟镇上的人极少来往,芳芳好像和她很熟,对了,风婆婆曾经介绍我们去西介城,说那里有她的老姐妹可以投靠。”

    辛幼陶坐回床上,再次陷入沉默,右手托腮思忖良久,“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说。”

    “野林镇默默无闻,是两个人偷偷幽会的地方,可这件事不知怎么泄露了,魔种于是入侵,它的真实目的不是你们几个小孩子,而是风如晦,甚至宗师本人,结果你们自投罗网,替他们挡了一难。宗师心里有愧,因此带你回山,没准连道根也是他给你们的。”

    这个猜测的确有点太大胆了,小秋摇摇头,觉得不可能,又提供一点细节,“那天晚上你走了以后,我们还碰到一位符箓师,是从野林镇走来的,骑着一头毛驴,戴着高高的帽子,个头不高,脸却很长。就是他告诉我们野林镇的人都被魔种带走了。”

    提起符箓师,辛幼陶了解得就更多了,“个子不高脸还挺长……我不记得大小耳堡有这样的符箓师,反正他无关紧要。庞山的宗师和乱荆山的风如晦……呵呵,太有意思了。”

    小秋的兴趣不在这里,“我是想让你帮着分析一下,风如晦和宗师会不会……早就知道魔种将入侵野林镇?尤其是风婆婆,她在野林镇住了至少有十年。”

    “道统和魔种势同水火,要是早有预见,就应该布下陷阱将魔种一网打尽,而不是眼睁睁看着它掠走一批凡人,你想太多了。”

    辛幼陶斜靠在被褥上,挥手送客:“你还是继续爬山吧,一个申家对你来说就已经高不可攀了,还敢猜疑宗师和乱荆山?你以为你是未来的道统祖师吗?”

    小秋准备告辞了,突然指着床上被遗忘的小瓷瓶,“那不是五节青木香膏吗?”

    辛幼陶慌乱抓起瓷瓶,“少管闲事,西介城这东西多的是,你们用不起,对我来说就跟吃饭一样,用它也不违规……”

    辛幼陶太急于解释了,小秋试探道:“这是你送给张灵生的礼物,你又偷回来了!”

    辛幼陶一愣,小秋呵呵一笑起身离开,辛幼陶追着叫道:“张灵生用它根本就是浪费,它本来……跟你说了,少管闲事。”

    小秋没想管闲事,他照旧去爬山,只是今天心事重重,身为庞山弟子,而且是宗师本人亲自带回来的弟子,对宗师心生怀疑显得忘恩负义,可小秋不再是几个月前野林镇的牧马少年,孟元侯的“逆天”激励、辛幼陶关于地位差异的说教,都对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爬山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全是风婆婆和宁七卫,忘了计算距离,等他猛然醒悟时候,发现高度远远超过平时,立刻感到呼吸艰难,急忙下坠,一路上拉扯藤蔓以减缓速度,回到地面时,他的心怦怦直跳。

    这一晚小秋没有睡好,因为林都教的否定态度,因为那二十九名面带戚容的女传人实在诡异,小秋从未与任何人讨论过无名之科的事,并且努力将她们遗忘,可乱荆山和风婆婆又将记忆从心底深处带出来了。

    他梦到了风婆婆,那张布满皱纹的脸逐渐变得年轻,越来越像无名之科的女传人之一,只是脸上没有悲戚,反而显出几分坚定与高傲,她在说话,却没有声音,小秋辨认好一会才明白对方在重复说一句话,与林都教曾经的提醒针锋相对。

    “这就是你的传承。”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