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乱荆山的礼物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乱荆山的礼物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林飒一出现,整间屋子立刻显得狭小,他用温和而客气的语气说:“稀客到访,我居然不在,请孙都教见谅。”

    “我要在养神峰待一年呢,以后可不会是稀客。”孙玉露笑语盈盈,甚至有一点撒娇的意思,林飒刚一出现,她就将蜡烛收起,拿出一只长方形小盒放在桌面上,“几片五节青木的叶子,些许薄礼,请林都教笑纳。”

    “无功不受禄,五节青木的叶子难得一见……”

    “在乱荆山这东西遍地都是,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手,每位都教都有一份,请林都教不要推辞。”孙玉露从他身边走过,冲小秋眨眨眼睛,推开房门,“你这里还有客人,我先告辞了。”

    “慢走。”林飒转动壮硕的身躯,将小秋拉到自己身后。

    孙玉露很快消失雪夜中。

    林飒目送一段,也不关门,示意小秋坐在椅子上,给他倒了一杯清水,然后站在门口,一手按着门框,好一会没说话。

    小秋喝完半杯水,林飒终于开口,比平时都要严肃。

    “九大道统已经感受到来自虚空的些许寒意,左流英提议主动进攻魔穴,虽然未获太多支持,但宗师们还是采取了一些措施以预防魔种的偷袭,其中一项就是各大道统互派都教。”

    “每个道统都要学习拘魂研魄?”

    “确切地说是了解,你们不用动手尝试。”

    “原来是这样。”小秋松了一口气。

    “这种事情以后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这是好事,只是……”林飒微皱眉头,望向门外纷纷的雪花,道:“对某些道统应该限制得更严一些。”

    “她们真的从魂魄中吸取灵气吗?”小秋把剩下的水一口喝完,没有那个笑容满面的女子,他感到自在多了,林都教也经常笑,可他给人的感觉是随和与洒脱,而不是隐藏不可告人的秘密。

    “嗯。”林飒眼中流露出一丝厌恶,扭头看了看小秋,“乱荆山的修行法门比较独特,你们有必要了解一下,但是用不着过多涉及。九大道统并立的前提是互相尊重,还有——互相提防。”

    大概是觉得自己说得过头了,林飒哈哈笑了两声,“不管怎么说乱荆山是值得信任的,如果身处群妖之地,身边有一位灯烛科弟子还是非常有用的,她们不仅能清除不可靠的魂魄,个个还都是美女……嗯,你找我什么事?”

    说到修炼的事,小秋认真起来,“我最近有一些奇怪的感觉。”

    虽然经常安慰管金吾不要急,小秋自己其实也有心结,宗师宁七卫和几位都教都预言他要重新经历一遍泥丸宫天劫,可是两年过去,他还是只有‘无为天目’,这不像是好兆头。

    “说说。”林飒看样子颇感兴趣。

    小秋指着自己的头,“存想的时候,总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突然跳动一下,就一下,过后不一定什么时候又会再来一下。”

    “具体是哪个部位?”

    小秋回忆当时的感觉,“脑袋里很深很深的地方,那东西跳动的时候,整个人好像都受到影响,它会打断我的存想。”

    “多久了。”

    “五六天。”

    林飒看着小秋,沉思不语。

    “这是泥丸宫天劫的前兆吗?”小秋期待地问,泥丸宫位于两眉之间往里数寸,正是跳动感的来源之处。

    “天劫到来之前你会有一些特别的感觉,但是不包括奇怪的跳动。”林飒抬起右臂,似乎要在小秋的头顶摸一下,犹豫之后又放弃了,即使弟子本人愿意,身为都教他也不能随便进入对方的脑子里,那需要至少一名首座的同意。

    “我想问题不大。”林飒安慰道,“我会向首座请示,过几天对你做一次全面检测,二次天劫也该到了,就算不到也没事,天目什么的都是细枝末节,你以后照样能凝气成丹,唯有内丹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你已经豁通三田,哪怕一直找不到祖师传承也没关系。”

    “真的?”

    “当然,否则的话,其他八大道统的弟子岂不吃亏?他们大多数只能存想一次祖师,甚至没有第二次尝试的机会。”

    小秋心中稍安,“谢谢林都教,我不打扰您了。”

    “等等。”林飒叫住弟子,递给他一截三寸高的小蜡烛,“这是清心百夜烛,如果你预感到脑子里又要有跳动的感觉,提前把它点着,看看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百夜烛很贵重吧?”小秋刚听完孙玉露讲课,大概了解到法器的价值。

    “哈哈,这只是一小截,没那么值钱,而且等你进入禁秘科就知道了,真正的花费从凝气成丹才开始,没有道统的支持,几乎寸步难行。”林飒想了想,不由得发出感慨,“修道生涯表面清苦,其实奢侈得很,我才是四等餐霞境界,得到的法器、用掉的丹药起码价值……”

    小秋已经走了,林飒仍在屋子里计算自己修行至今到底用掉多少枚金魄,越算脸色越惭愧。

    年底最后一天的雪将下到子夜,养神峰却只是略微凉了一点,小秋毫无睡意,决定再到半月林练拳存想,正好试试清心百夜烛的效果。

    脑子里的奇怪跳动令他忧心忡忡,小秋希望尽快弄明白其中的原因。

    没想到平时人迹罕至的半月林,雪夜里居然有人。

    “我真的没问题吗?两年,整整两年,我竟然还有眼窍没能洞开,天呐,父亲知道了会怎么想?没准我会被送到致用所,父亲肯定再也不认我这个女儿。”

    “越着急越会影响修行,静下心,一步一步来。”

    小秋穿过树丛,惊讶地问:“你们两个怎么在这儿?”

    “啊!”小青桃躲在芳芳身后,觉得很丢人,芳芳笑着将小青桃拉出来,对小秋说:“我们想借你的地方练功,可以吗?”

    “当然,这也不是我的地盘。”小秋走到两人身前,看到她们头上有不少雪粒,“怎么不在房舍里练功?”

    小青桃红着脸,沮丧地小声说:“芳芳要诵经助我存想,房舍地方太小,所以就来这里了。”

    “你会诵经?”小秋吃了一惊,虽然每天上午都有一位都教诵经,但两年来他却没听清一个字,对这一科丝毫不感兴趣,诵经科的都教来上课的时候,他总是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甚至悄悄存想练功。

    这也是大部分弟子对待诵经科的态度:的确有用,但是不想学习。

    “听了两年,多少学会一点。”芳芳这两年长得也很快,身材高挑,个头和小秋差不多,平时沉稳少言,但在最相熟的几个人身边,脸上却总含着笑意,“不过我没有内丹,所以效果一般。”

    小青桃还像两年前那般矮小,声音也还是软糯甜腻,“效果可好了,我觉得比吴都教要好。”吴都教是洪炉科的道士,谈起如何炼取金魄滔滔不绝,诵经功夫却实在差劲。

    “我也要加入!”小秋兴奋地说,走到一块巨石旁边,用袖子将上面的积雪扫走。

    “好吧。”芳芳抿嘴微笑,“我要是出错了,你们不准埋怨。”

    两人连声保证,分别坐在巨石的两边,尝试着进入存想状态。

    芳芳在巨石前面来回走动,开口诵经,一开始声音低而缓慢,吐字过于清晰,显得不太自信,没多久,她的语调跟都教们一样抑扬顿挫,字与字连成一片,像夏日催人入睡的虫鸣。

    效果出奇地好,小秋很快就开始存想,甚至来不及赞美一声。

    不知过了多久,头颅深处跳了一下,轻轻的一跳,像是在千年深潭里投掷了一枚极小的石子,泛起的波纹却能扩散到整个水面。

    小秋睁开双眼,深深地吸进一口清新透凉的空气,抬头望去,空中弯月似乎只移动了一小段距离,说明他存想的时间不长。

    芳芳仍在诵经,看到小秋睁眼,露出疑惑的神色,抬手指了指附近的树林,示意到那里交谈,小秋轻轻跳到地面,走进林地里,直到听不见诵经的声音才停下。

    芳芳过了一会才跟过来,略显紧张地问:“怎么回事?”

    小秋已经不将刚才的经历当回事了,“没什么,脑子里跳了一下,我刚找过林都教,他说问题不大,过两天会替我检查一下。”

    “那就好。”芳芳放心了。

    “那个孙都教……”

    “那个孙都教……”

    两人互相看了看,都笑了,小秋将刚才在林飒屋子里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她好像想让我转投乱荆山,这怎么可能?”

    芳芳则想起了其它事情,“这是乱荆山弟子第三次来养神峰了,我一直以为风婆婆会给咱们……捎个信。”

    小秋突然冒出一个念头,“风婆婆当年隐居野林镇,是不是为了收集魂魄啊?”

    “野林镇是个小地方,一年到头也没有几个亡者,风婆婆肯定不是为了这个。唉,希望以后还能见到她。”芳芳脸上浮现微笑,“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风婆婆的情景,那一年我才五岁,在学堂门口摔倒了,风婆婆正好路过,把我扶起来,哄了我好一会,还给了我一块糖。从那之后,她每次进镇里都会在学堂门口停一会,给我带好吃的,但她从来不进学堂,只是央人把我叫出来……”

    远处传来小青桃惊恐的叫声:“芳芳?小秋哥?你们去哪了?别把我一个人丢下。”

    “这个给你。”小秋掏出一个小瓷瓶塞到芳芳手里,转身走了。

    沈昊希望小秋帮助芳芳,可他不知道的是,小秋早在两年前就将自己每次得到五节青木香膏分一半给芳芳,从未间断。

    回到自己的房舍,小秋拿出林都教送给他一小截清心百夜烛,他要再试一次存想,看看是否能有新发现。

    当他要将蜡烛放在桌子上时,一下子愣住了,那里居然已经躺着一根七八寸长的完整蜡烛,全身纯黑,以至于小秋一开始没有注意到。

    蜡烛下面还有一张纸,小秋拿起来凑近窗口阅读,上面的字迹微微闪亮,倒是非常清晰:招神黑烛,风如晦赠。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