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拔魔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幼魔出世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幼魔出世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珍贵的招神黑烛,居然趁主人不在的时候自行燃烧起来!

    小秋痛惜不已,没空多想,急忙冲上床端坐,努力平静心情,以尽快进入存想状态。

    夜色已深,之前那场非妖事件,由于杨都教出现,弟子们都老实回房休息,小秋因此没去叫隔壁的大良帮忙守护。

    豁通三田共有地、泽、天三劫,数上丹田泥丸宫的天劫最不好度,当初在洞穴里度劫的场景,小秋至今也没想起来,但他听都教们介绍过,天劫时魂魄离体,由此清空泥丸宫,方便祖师神魂入住,期间有一个极大的危险:魂魄一旦习惯于独立,很可能就再也不会回到主人体内。

    没经历过的弟子很难想象这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因此管金吾之前追问不休的时候,小秋无法给予回答。

    想到这里,小秋终于感觉到有点不对头。

    往常进入存想状态时,脑子里无思无想,就像是一场恰到好处的睡眠,安详而空白,可这一回他居然在想事情!

    他在想魂魄离身,他在想泥丸宫此时正在发生什么,有那么一刻,他还在想黑烛自燃得真不是时候……

    突然间,小秋呆住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双眼,正在盯着……自己!

    对面的“自己”仍然闭着眼睛,像一具栩栩如生的雕像,根本没有从存想状态中醒来。

    原来这就是魂魄离身,小秋“低头”观瞧,下面空空荡荡,没什么也没有,离体的魂魄完全虚无,没有一丝痕迹。

    门外两个人的声音传入耳中。

    杨宝贞说:“他在重度天劫。”

    林飒的声音很低,小秋只能勉强听到,“有招神黑烛,咱们不要打扰了。”

    外面安静了,招神黑烛据说能够招引祖师护体,可小秋什么也没看到,他猜测那些远古流传下来的幽魂此刻正在泥丸宫里查看情况。

    神秘之物入身,本人却一无所感,小秋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急忙将目光重新移到肉身上,他必须集中精力,以求身魂合一,起码不能相隔太远,据说曾有弟子在度天劫时意志不够坚定,导致魂飞魄散,最后虽然被招了回来,整个人却变得痴呆,再也不能修行。

    让小秋感到踏实的是,他有一根招神黑烛,魂飞魄散的情况几乎不会发生,以至于都教们无须在此看护。

    小秋想看一眼黑烛的状况,可是没有身体,又该如何移动?他只能努力想象有一具身体存在,然后慢慢移动,直到他能同时看到床上的肉身与桌上的蜡烛。

    黑烛已经燃烧过半,看样子时间还够,小秋集中精力向自己靠近,光是这么一想他就觉得奇怪,等到他开始仔细打量自己的时候,感觉就更怪了。

    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容貌都很自信,觉得那是再熟悉不过的模样,小秋见过镜子和水面里的自己,可是像这样面对面,用别人的视角观看自己,他感到——好笑。

    那股笑意很难忍住,虽然他根本无法做出笑的动作更发不出笑的声音,这是亲切的笑,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重逢之后的第一眼就取得了旧日的默契。

    小秋还是有点瘦,但是非常健康,养神峰的清淡食物没让他饿着,反而给了他一副匀称强壮的身体,他的皮肤不像小时候那么黑,可也称不上白晰,他的嘴唇紧紧闭合,即使在存想的时候也显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架势。

    怪不得总有人说自己太骄傲,小秋终于承认了,决定以后加以改正。

    桌上的黑烛又下去半截,小秋吓了一跳,没想到它燃烧得如此之快,急忙再次集中精神,向肉身一点点靠近。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比让一根羽毛飘向指点目标还要难,他只能逐寸前进,面前的“自己”越来越清晰了,甚至能看到眼皮在轻微地跳动,好像在做一个激烈的梦。

    小秋这时候已经背对黑烛,距离肉身还有不到一尺距离的时候,他听到身后传来嗤的一声响,淡黄的光芒戛然而止——黑烛已经燃烧殆尽。

    小秋突然发现他根本不需要转身,只要念头一转就能看到身后:桌面上升起一股手指粗细的白烟,那是黑烛烧尽之后留下的全部痕迹。

    白烟升起两尺高,改变方向朝小秋的肉身飘来,不紧不慢,悠闲自在的样子极像一条吃饱肚皮只想寻找阳光的蛇。

    白烟从小秋眼前穿过,从肉身鼻孔钻进去。

    最后一丝白烟消失的时候,小秋感到脑子里砰地跳了一下,然后他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大铁钩钩住,猛地向前一蹿,与自己的肉身合而为一。

    床上的小秋睁开双眼,扶着床板大口大口地喘息,他太久没呼吸了,像是溺水的人刚刚被救醒,好一会他才重新坐直,这才发现眼前多了一个东西。

    或许这东西一直都在,因为它飘浮的位置正是刚才“眼睛”所在的地方。

    它是个全身淡蓝色的实体,有头有身有四肢,鼻目耳口一样不缺,可它绝对只是一个东西,如果说长有尾巴的裴子函是非妖的话,它确定无疑是一只初具人形的幼魔。

    它高不过一尺,瘦得皮包骨头,肚皮微微鼓起,干枯树枝一样的双臂垂过膝盖,长着猴子似的脸孔,嘴边露出两颗尖锐的小牙,一对大得不成比例的招风耳,鼻子高高翘起,好像手指长错了地方,两只小而圆的眼睛像金魄一样黄,中间的瞳孔却是红色的。

    它也在盯着小秋,似乎有些茫然。

    双方就这么互相对视,过了三次呼吸的时间,突然同时做出动作,幼魔转身向门口飞去,小秋则是一跃而起,伸手捞住它的一条干巴的小腿。

    幼魔的力量大得惊人,小秋一把没拽住,反而被拖下床,他就势翻身,将幼魔的腿牢牢按在怀里,把全身的力量压上去。

    幼魔开口了,声音像是一群螃蟹在晃动前螯,咔嗒作响,小秋一个字也听不懂,看幼魔奋力挣扎、张嘴欲咬的样子,说的肯定也不是好话。

    小秋只知道一件事,它的声音若是传出去引来外人,自己就是死路一条,都教们估计用不着请示宗师就能夺走他的道根,把他变成一堆行尸走肉。

    他伸出一只手去堵幼魔的嘴,结果为了躲避那两排尖锐的牙齿,反而被它逃脱。

    绝不能让幼魔出屋,小秋抢前一步蹿到门口,想也不想使出女祖锻骨拳中的一招,正中幼魔心口,将它打退数尺。

    幼魔丑陋的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不知是感到疼痛还是觉得意外,但它确定无疑是生气了,像离弦之箭冲向挡路的人类,双臂乱舞,嘴巴大张,看样子是要拼死一搏。

    小秋也得拼死一搏。

    这是一场对比悬殊的搏斗,一方是十五岁的人类少年,脚踏实地,使的是女祖锻骨拳,一声不吭地打斗;另一方是高不逾尺的淡蓝色生物,飞在空中,一通乱打乱咬,全然没有章法,嘴里时不时发出咔嗒咔嗒的响声,小秋已经不认为这是语言,觉得更像是野兽的嘶吼。

    双方竟然势均力敌,幼魔干瘦的身体里似乎蕴含着无尽的力量,每每从小秋的掌控中争脱,小脚丫踹上一脚,跟棍棒一样坚硬。

    十几招过去,双方仍未分胜负,外面偏偏在这时响起敲门声,然后房门被推开了。

    大良沈休明站在门口,睡眼惺忪的脸上露出几分惊讶,“小秋哥,你在折腾什么呢?”

    小秋转过头,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我……”

    大良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大半夜的你还在练拳,吵得我都睡不着觉。”

    小秋一愣,然后发现面前的丑陋幼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他还保持着搏斗的姿势,他原地转了一圈,房舍很小,一目了然,小秋甚至弯腰向床了扫了几眼,幼魔的确消失了,就像它凭空出现一样,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小秋哥,你怎么了?”大良担心地问,小秋的行为明显不太正常。

    “没什么。”小秋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我重度天劫成功了。”

    “真的?”大良兴奋地大叫一声,随后皱起眉头,“你怎么没叫我帮你看门?”

    “发生得太突然,没来得及。”

    小秋坐在椅子上喘气,过了一会儿,他走近大良,在对方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痛得大良原地跳起,差点撞到屋顶,“度劫也不用掐人吧!”

    “你也掐我一下。”小秋伸出胳膊。

    大良犹豫片刻,在小秋臂上狠掐一下:“这算是度劫的庆祝吗?”

    小秋痛得眼泪险些流出来,可他很高兴,非常高兴,甚至哈哈大笑出声。

    其它房舍也有弟子醒来,站在门口不满地叫道:“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小秋将大良推出去,小声说:“没错,这就是庆祝,快去睡吧。”

    第二天,小秋圆满度劫的消息没能成为最受关注的事情,毕竟这早在大家预料之中,饭厅里,弟子们议论纷纷的还是裴子函。

    “为什么庞山要收非妖弟子呢?”一名弟子大声质问,好像庞山宗师就站在他面前,“我听说其他道统查得非常严格,哪怕有一点妖族血统也不行。”

    没人回答他的疑惑,也没人反驳他的愿望。

    小秋没吱声,他倒是想找芳芳问一句,为什么没将裴子函有尾巴的事情告诉他,虽然他不是非妖的朋友,但也从来没有过敌意,甚至愿意提供帮助。

    可接下来几天非常忙碌,芳芳和小青桃夜里也不再去半月林练功,小秋找不到机会和她单独交谈。

    林都教向小秋表示祝贺,小秋犹豫再三,没有说出幼魔的事情,每个人度劫时都可能会有一点独特的经历,既然大功告成,特殊之处也就不足为外人道。

    小秋坚信自己重度泥丸宫天劫非常圆满,他还相信,隐藏自己体内的最后一点魔种大概也随着幼魔一块消失了。

    (求收藏求推荐)
    《拔魔》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