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小说网 > 青帝 > 章节目录 第五章祭文

章节目录 第五章祭文

    请记住本站地址www.BL5XS.COM,任何搜索引擎搜索BL5即可快速进入本站!

    这时暮烟四起,瞑色苍茫,挂出了一盘明月,清光四射,而一点红光在南麓缓缓移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叶青背着书筐,扶着山间岩石青松,时停时歇沿着山道前行。

    夜间甚寒,而山间所谓的道路,虽有明月,又借助火把映照,同是坑坑洼洼的崎岖难行。

    山前三十里,大半是平路,唯有眼下这五里山路难行。

    爬上一处高高山岩时,已是月上中天,顶上冒着阵阵热气,汗珠溢出,不得不稍事休息。

    叶青喝了点水,回望了叶府方向一眼。

    夜幕中,山下隐隐还能见到一片灯火,其中一个最显眼,这或许就是楼外楼,叶府的权力中心!

    回想起下午时,恶仆盛气凌迫的嘴脸,芊芊担忧果化作真实。

    叶青前世顺从了叶子凡的意思,自地球转世而来,就是有气运,因此没有受到这些耻辱,现在无语之余,心中只是冷笑。

    三位道君和这世界的大道相合,高高在上,道就是规律,需要的并不是一个混乱不堪的世界,或者说,至少对这个世界来说,是这样。

    万物有序,运转不休,这样才能使本在世界颠峰的它们,还有着进一步的余地。

    三位道君伊始,曾有过三国争伐的时代,各有道脉,各掌大教,各争气运,这不但使大地生灵涂炭,还使大道受损。

    大道反噬下,五帝中最强的青帝和黄帝应运而生。

    三位道君都是明智之人,审时度势,立刻停止了对抗,转而联合起来,制定秩序,这些实行下去,大道渐渐平稳,应运而生的青帝和黄帝再也无法崛起,不得不纳入天庭体制。

    以后百万年,五帝渐渐补全,当然这些知识,现在只有王朝最高层才知道,民间根本无所闻,只有大劫来临,秩序破碎,才有这些密事流传下去。

    这话不说,随着天庭确立,生灵繁衍,灵秀日长,秩序更深入到人道方方面面,万物有生有死,才能周转,长生不灭的仙人,并不需要太多,故仙门选择越来越严酷。

    实际上童子试,不但考文采,更是各人气运命数间的竞争,慧心、气运,资质是三大标准,除非文章惊天地泣鬼神,要是气运不旺,也是被挤压出局的下场!

    家族就是拿定了这一点,凭着把持族内气运分配,才能对子弟予取予夺,进行资源交换与分配。

    这在平时不至于太不公平,毕竟都是族内血亲,而且各县各郡世家林立,一个不能保证基本公平的家族,自然凝聚力崩溃,往往几代就沦落。

    不过,叶青目前仅仅是要求避让一届,还在族内合理范围内,在平时也罢了,无非让三年,但不远,大劫来临,一切旧秩序都岌岌可危,难道要他用这宝贵的时间和机会,换不知所谓的家族保护么?

    让自己想想,楼外楼在烈火中焚毁是在哪一年?

    叶青再不看那柱状灯火,继续走路。

    ……

    不多时,叶青就看见一处平地上,一颗大树上悬挂着一大口钟。

    心里就想:“按照传闻,果是就要到了!”

    再举着火把看着,却的确是一处荒芜山庙,见此,叶青不由松了口气!

    此世界是道法显圣之世界,阳气昭于世,相应阴气也重,人烟繁华之地,阳气冲城而出,又有着土地,城隍等守护,并无多少鬼怪。

    而荒无人烟之地鬼魅横行,无人敢行,一些百年战场尤其如是,北邙山自古就是百战之地,号称亡灵之地并不奇怪,当然这里远不是北邙山,只能说是北邙山的外围。

    就算这样,趁夜出行,其实是迫不得已而走险招,这可自芊芊临行前,她眼中的担忧可以看得出来。

    叶青到了此地,山庙立在一处深隧山谷前,庙前有平龟驮碑,字刻如剑。

    火把熊熊烈光凑近了看,碑上勒石为记:“古魏战场”

    这字体古老的很,显隔了好几个朝代,与书中所知的前几朝历史相应。

    传说魏时有名将忠心为国,却蒙冤难辨,全军战死于此,千古悠悠,现在却成了小有名气的古迹。

    谷里面没有透出阴风,可越是风平浪静,越叫叶青不敢再深入,只是看了看正门上有一块破匾,写着“镇谷庙”三个大字。

    进了山庙,只见庙中神像濡湿风化,看不出原本摸样,不知祭祀何神,只有香炉尚且完好,上品的形制,不远的香签都有腐朽痕迹,可见至少有几年没有人来祭祀了。

    叶青看了看,这已经算是祭祀不存了,要是依靠香火的人神,这种惨淡场面,都快是陨落场面了,就算遇到偶然路过的人,看见这情况,也未必肯上香。

    但叶青还是进去,将书筐放在地上,在一堆香中挑选,挑出三根还能用,用火石点燃了,插到了香炉上。

    就算神灵已陨落,至少这间庙宇名义上是这位所有,按着传统不能不告而住。

    “学子路途经过,借宿一夜,望神灵不怪。”叶青心中默念,又遵循着规矩,缓缓退下

    搜集了些干草当做铺盖,自庙后旧厨里找了些干柴,用干草引燃,点成篝火,噼噼啪啪的柴火燃烧声,混合着庙外山风呼啸,月光在门前倾洒,银辉一片,合着篝火红光,照着脸颊。

    这是一种孤独,不由忆起前世,心中一时有些怅然。

    自己上香,不过是按照程序,前世大劫而来,各种各样机缘也随之兴起,如果所记得不差,三年后,有一个贫困书生孙致杰路过此地,见着神像倾倒,同病相怜,故上香祭祀,又题祭文在其上。

    不想唤醒此庙神灵,以此而得资助气运,中得秀才,一时流传成趣闻,在郡内流传,得以知道。

    现在自己不过是依着先知,投机取巧罢了。

    不过只要自己成就,还给此人一个秀才名分并不难,到时弥补就是。

    当下选了一处完好的壁墙,定了定神,提笔而书。

    “后学路途经过,不胜感慨,谨告于此:”

    “将军生于前朝,出于草野之间,时有帝失驭天下,乱民四起,遂有将军南征北讨,屡平暴乱,沙场十四年矣,奈天下景运有其穷极,各禀德行,遂有此败,非战之罪也,今神灵不昧,其鉴垂今,尚飨!”

    提笔而上,一字一字,叶青精神投注着,不可见视角中,字迹冒起丝丝白光,不知是否是错觉,这时有一种目光投注过来。

    冥土中,此间地界对应空间,一片宫殿存在着,形制古老,气度深凝,虽崩垮了大半,但并没有完全朽坏,现在更是有着一丝丝力量贯注入内修复着。

    宫殿深处,一处寒冰玉床上,一丝香火带着祭文,落了下来。

    一个不知名的存在,感受着这变化,金色眸子睁开,惊讶出声:“何方士子,在我庙宇中提书祭文?”

    只是整个宫殿却无人应答,空旷寂静的声音,在大殿中回旋!

    这存在,突恍然忆起,这不是从前,自己早失去了祭祀,陷入了沉眠,这时听着四周回音空空,似悲似喜,再不言语。

    庙壁前,本来写完这章,已是足够,但写到最后,看着这被遗忘的英灵祠,叶青突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感慨。

    此神是这样,或凡人亦是如此,遂有“人生乃天地过客”的说法,只是凡人不自觉罢了

    而穿越者却无法欺瞒自己——除非彻底否认自己穿越的出身。

    突就想起了地球上的一首名诗,迟疑了下,最后取笔,蘸墨,在祭文之侧作诗,口中低语。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这本出自唐·陈子昂《登幽州台歌》,表达了作者的政治抱负不能实现的心情,但在这时,更契合此神灵情况,和自己穿越者的身份。

    叶青手上不停留,笔走龙蛇之间落笔成书,厚重骨劲,是地球上带来的颜体,又经前世运用后粹炼出的独特风格: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写此,莫名悲哀笼罩了他,停笔良久,才在文右首添书:“登临古魏战场歌”

    写完,叶青看着这字迹,不由泪流满面……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还有谁能比穿越者更能体会这种时空的孤独和叹息

    最后,叶青控制了自己情绪,转身到了篝火前,先是取出面饼吃了,再缓缓躺下,自始至终都紧抿着自己的薄唇。

    事情已经完成了,无论成败,明天都有相应安排,时机是这样紧迫,叶青浪费不起精力和感情。

    非是薄情,只是自觉!

    渐渐,随着叶青的睡着,庙中平静下来,只是这墙上,单是祭文还罢了,只是生出一些白气,渐渐略带红色!

    而这短短二十二字的诗章,却源源不绝衍生出白气,仿佛此章一出,便获得了某种恒常的气运一样。

    最后满壁生辉,股股白华延出,昭昭文气映照庙堂,随着时间推移,更是飞速加深变作赤红,再作橙黄,直至转作纯金后才徐徐变缓!

    篝火噼噼啪啪地晃动了一阵,神像上灵光一闪,却又沉默下去。

    月亮西沉,光荫流逝,这个夜,是越来越深了。
    《青帝》BL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bl5xs.com